首页 > 被迫成为大佬怀里小甜心后 > 017上次的事情,我们要不要再试一次

我的书架

017上次的事情,我们要不要再试一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寄庭大致算了算今天的收款,市中心几套房肯定是没有问题了。

傍晚时候陈娅和小白的红包也姗姗来迟,陈娅还特意穿了一身喜庆的裙子,给到两个新人的仪式感十足。

姜寄庭收了红包,规规矩矩地道了谢。

小白嘻嘻一笑,“不客气,新婚快乐。”

笑得少年一张嫩生生的小脸骤然爆红。

陈娅也是没料到被陆俨“调/教”了一个星期,竟然还是这么纯情,看起来依旧丝毫没有恢复记忆的倾向,那倒是好事一桩,一个清清纯纯的少年可比混迹黑粉圈的老油条好拿捏。

女子踩着高跟鞋哒哒哒地自顾自走过去,坐到沙发上,目光转递到陆俨身上问:“对了,你们微博上是怎么回事?”说着,还把手机摊开给陆俨看,“就算结婚了,人设也不能说崩就崩呀。”

说到微博陆俨还稍稍有一瞬间的愣神,完后想起来是姜寄庭帮自己发的微博。

陆俨粘锅了v:

大猪蹄子和他的新婚娇妻/囍//囍/

[图片]

陆俨捏了捏眉心,无奈里透着丝丝宠溺,目光瞥了一眼自己身后佯装无事发生还装傻充楞的少年:“你嫂子发的。”

他当时以为依姜寄庭的性格会选择最稳妥的文案,比如‘我们结婚了’,或者什么‘新婚快乐’啊,没想到他暗戳戳整得这一场,还挺出人意料,当然,少年对自己的定位也很清晰。

“哦哦,那就没事了。”陈娅喔了一声,网上也有大聪明猜测是姜寄庭发的,不过也无伤大雅,就算是夫妻之间的情趣罢了,单身狗不会懂的,“你们还可以随便点点赞,千万别忘了做售后。”

“知道。”

陆影帝应得敷衍随性。

很显然了,那点耐性已经被小白和陈娅两个不速之客消磨殆尽。

陈娅跟在陆俨身边的时间比小白要长一些,眼看着人的眼神不对,还时不时地往后瞟差点整个人缩进地缝里的社恐小老婆。

陈娅立马get到信号,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唰一下站起来。

“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洞房花烛也别玩的太晚,拜拜。”说完不给任何人说话挽留的机会,拎起小白的后颈皮,一路气势汹汹把小鸡崽子提溜出办公室。

空气里的尴尬骤然锐减一半,姜寄庭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说来也是奇怪,明明陆俨才是他真正应该忌惮的大老板,结果自己反倒是最依赖陆俨。

“六点了,我们要回家吗?”姜寄庭率先打破安静。

“不回。”陆俨说完站起身子来整了整衣服,“先去吃饭。”

陆影帝的决定,姜寄庭一向不会反驳。

跟在男人身后还以为是要进电梯去停车场开车呢,没想到陆俨拉着他的手走了楼道尽头的楼梯。

陆俨的办公室不是最高层,姜寄庭一直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他登上了写字楼顶层才豁然开朗,被眼前的景色被震惊到目瞪口呆。

这一整层都是私人的环形餐厅,看装潢搭配就知道是陆俨的喜好,进门通体是冷淡的商务氛围,唯一例外的是餐厅里面熏着淡淡的玫瑰花香,还放着暧昧低沉的英文音乐,姜寄庭英文方面是短板,所以本身就晦涩的歌词对他来说更加费解。

不过,陆俨用意他大致了解了。

约会。

少年和陆俨被侍应生引着到了唯一的一处餐桌前,倚靠巨大的落地窗,窗外半个市区的景色都能尽收眼底,众生微渺的震撼让他一时间无法收神,甚至没有发现对面的男人目光深沉且贪婪地一寸一寸描摹自己的侧脸。

半晌,陆俨开口:“生日快乐,庭。”

烛火摇曳,昏黄的光线只映着男人的半边脸,仿佛被打上了柔光滤镜一样,一双眸子在本就暧昧的环境里更显得款款深情。

姜寄庭愣了一下,笑容熠熠生辉:“新婚快乐,陆先生。”

本来以为就是走个结婚的过场,毕竟自己和陆俨能牵扯到一起也是因为这场荒诞的婚姻,没想到对方放在最后压轴的一幕是给他庆祝生日。

这很让人受宠若惊。

姜寄庭话音刚落,侍应生就推来了陆俨提前预定好的蛋糕,不大,唯一的特点就丑。

少年本来还寻思哪里的甜品店干成这样还没倒闭真是个奇迹,结果侍应生小哥立马附到他耳朵边偷偷告诉他,上面的人物图案是陆影帝亲自画的。

姜寄庭:“……”

姜寄庭:“哇,我好爱!”

商业吹捧完毕,少年一个头两个大地瞪着眼睛看了蛋糕许久,这特么的才把那两只倒立的猫头鹰看出些许人形来。

“不好意思,没有艺术天赋。”陆俨道。

姜寄庭面子给足,立刻拿出手机来咔咔拍照,温柔眉目之间的开心不似作假,笑着说:“陆先生亲自为我庆生,别人羡慕还来不及,这都够我炫耀一辈子了呢!”

说完,马不停蹄地发了朋友圈炫耀。

陆俨不大善于表达,“我下次还能给你做。”

少年的手顿住,三年的合同哪儿有那么多下次啊。

情绪到这儿突然又从巅峰一下子垮下去,不过姜寄庭埋藏得深,整场晚饭之间都没有泄露分毫。

陆俨不知道是不是初为人夫的原因,今天异常放松,连整个人之间的气场都柔和三分,谈笑间甚至还启了两瓶自己珍藏多年的红酒,和姜寄庭不醉不归。

饭后两瓶酒下肚。

陆影帝醉没醉不清楚,反正姜寄庭这个滴酒不沾的人已经整个人挂在了陆俨身上,眨巴着一双水盈盈的眸子,小奶猫儿似的窝在男人怀里打酒嗝。

“今天不回家了,可以吗?”陆俨稍许有口干舌燥的感觉。

少年跨坐在男人身上,不满意地扭了扭腰肢,蹭得陆影帝当场支棱起来:“不,不回家要睡大街吗嗝,影帝夫人不,嗝,不可以睡大街的!”

陆俨托住人不安分的小屁股强迫姜寄庭不再乱蹭,声音沙哑低沉,轻声讲道理:“去休息室,喝酒了没法开车。”

小猫眼眶红红,狠狠地点了下蹭得呆毛飞起的小脑袋瓜:“好叭,老公在哪里我就在哪里,洞嗝洞嗝洞房花烛嗝哪有分居的道理。”

陆俨沉默了一下,再次试探且极赋诱导性地开口:“那今晚要再试一次吗?”

姜寄庭歪歪头,虽然一脸茫然但是好在答应得痛快:“试试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