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我想先苟几年 > 第二百零五章 林恒

第二百零五章 林恒


  “保重!”

  ……

  “你们也是!”

  ……

  “等到了地方,千万记得写信!”

  ……

  “知道了!不会忘的!”

  ……

  “我留的钱,应该足够他们撑上一年!等灾年过去,日子应该会好过一些!”

  ……

  和飞马寨众人告别之后,林虚独自步行赶往最近的县城。

  本来贺峰想把那匹“乌骓”送给他代步,只是被他拒绝掉了。

  他一心想要低调,不想引人注意,要是真的骑上那匹马,以后别想有安稳日子过。

  到了县城之后,他没有停留,问明方向就继续赶路。

  一连走了三四天,终于到了武当山。

  ……

  天边还没有亮,浑身酸痛的林恒,已经从床上坐起身来,揉着朦胧的睡眼穿衣服。

  “周清这个混蛋!才一个月没送礼,就翻脸不认人,真是无耻小人!等我成了真传弟子,非宰了他不可!”

  林恒一面收拾东西,一边面在心里骂道。

  周清是武当外务处的总管,负责管理他们这些记名弟子。此人性格贪婪,常常或明或暗的威胁手下弟子给他送礼,敢有不送的,他就会利用手中的权力处处刁难。

  上个月林恒为了突破练气四层,花光积蓄买了一枚精元丹。

  如果突破,他就能成为外门弟子,不用在做杂役,可以专心修炼武功。可惜事与愿违,他不仅没有突破,还伤了元气,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因为银子花光,他又不想劳烦家里,就没有给周清送礼。

  本来想着已经送了这么久,少上一两个月应该问题不大。不成想周清心眼如此之小,当月就开始给他找麻烦。

  原本很少的杂役工作,被硬生生提高十几倍,林恒从天不亮就开始做,一直做到天黑,有时候还是做不完。

  若是一直这么下去,他根本没有时间修炼,还有可能把累垮。

  “实在不行,就只能先找兰玉姐借点钱应应急了!”

  林恒心中虽然对周清不爽,但周清后台不简单,他只能认栽,想着以后有实力了再报复。

  “难怪大哥一直不想来武当学艺,这还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林恒心中感叹。

  虽然他们林家只是偏远地区的小家族,但是在家里,那也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

  而现在进了武当,简直跟个下人没什么区别。

  收拾妥当之后,他挑起院子里的水桶,借着月光,踩着晨霜,往山下水潭飞奔而去。

  他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天亮前挑满十大缸水,否则就没办法吃早饭。

  挑完水之后还要劈材,劈完材之后还要打扫卫生。

  就这样忙忙碌碌到了中午,累的几乎虚脱的林恒,找了一处树荫,准备躲着偷会懒。

  “混帐东西,你父母送你上山,就是让你在这里睡觉的吗?赶紧给我起来干活,不想干就给我滚下山去!山下有的是人想进武当派!”

  一个长着死鱼眼的胖子,手中拎着一根藤条,抽打在林恒的身上。把刚刚眯上眼睛的林恒,疼的一个激灵。

  林恒不由得暴怒,他原本怎么说也是养尊处优的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般苦楚。

  只是等她看清楚抽打的人之后,却又不得不咬牙忍下来。

  “周管事!”

  “看什么看!不服啊?不服来打我呀!”

  周清十分嚣张的指着自己的脸。

  林恒要是敢还手的话,他不仅能够治对方一个以下犯上的罪过,还能顺便教训教训他。

  别看他长得胖,修为可一点不弱,已经达到了炼气六层。

  现在他一心想着攒够钱,买上一粒九转小还丹,帮助他突破练气后期。

  小子居然敢在这个关头停了孝敬,简直是不知死活!要是人人都像他,什么时候才能攒够钱。

  敢不孝敬老子,你以为自己是掌门之子不成?

  林恒咬牙低着头不说话。

  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就算打得过他也不敢动手,门派里面是禁止私斗的,特别是他这样刚入门的弟子。

  如果他敢动手的话,周清百分之百会把他赶下山。

  “没胆子的熊货,真不知道阮长老,怎么会有你这么废物的外孙!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给老子干活!”

  林恒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低着头默默的走远。

  看到林恒敢怒不敢言的模样,周清冷哼一声,心情舒畅往到住处喝起了小酒。

  他就是要拿林恒杀鸡儆猴,免得其他人有样学样。

  至于林恒的外公,外门长老阮成陵,他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把林恒赶走的主意,就是阮成陵大儿子有意无意朝他提起的。

  那位阮长老,好像不太喜欢林恒这一家子。

  至于什么原因,周清没心情探究,反正对他来说只是举手之劳。就算那位阮长老事后算账,以他的背景也根本不畏惧。

  敢近乎半公开的收好处,没点关系怎么行。

  就在周清悠哉悠哉喝自己小酒的时候,林恒却被一个外事殿的弟子叫住。

  “你是不是叫林恒?”

  “没错!不知道师兄找我什么事?”

  林恒恭敬的询问道。

  眼前的弟子不过才二十多岁,看修为却已经是练气后期,这绝对是外事殿的精英,未来有望先天,由不得他不恭敬。

  “既然如此,那你就跟我走一趟吧!”

  外事殿弟子说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

  “师兄稍等一下,我去和管事说一声。”

  虽然不知道对方叫自己干什么,但是外事殿威名在外,是除了刑罚殿外最不能招惹的部门,他可不敢质疑对方,万一惹的对方不快,那可比得罪周清还要惨。

  那名外事殿的弟子皱了一下眉头询问道:“你管事是谁?”

  “是周清周管事!”

  “我知道!你先和我过去,等会儿回来报上我的名字就行了!我叫阎欢!”

  “这个——”

  林恒还是有点犹豫。

  周清现在明显已经把他当成了眼中钉,如果他再给对方上眼药,武当派是真有可能待不下去。

  只是不等他再辩说,阎欢脸色已经阴沉了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想先苟几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