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综穿之麒麟儿 > 11.第 11 章

  等到贾母和贾珏到了贾珠的院子的时候,除了太医该到了的人都到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前些天不是说好了很多了吗?”贾母被贾珏扶着走进贾珠的屋子。一见到王夫人和贾政就焦急的责问到。

  “是啊,前些日子珠儿还说要继续念书呢。”王夫人擦着眼角,语气哽咽。

  “念书?太医不是说过不能费神的吗,你这个做母亲的怎么能这样糟蹋自己孩子的身体。”贾母看到大孙子奄奄一息躺在床上的样子,简直就是要原地爆炸。

  “呜呜,妾身也是这样说的,可是珠儿这孩子就是要强,看到珏哥儿中了秀才他就一直逼着自己读书。妾身也是劝过了,可是珠儿说他作为长孙不能落后弟弟。”

  贾珏听了王夫人的话挑挑眉,这是在说他给贾珠压力了?

  “二婶这话说得侄儿汗颜,”让人意外的是贾琏开口了:“要是这么说的话,那作为长子嫡孙的侄儿不是要去跳湖了吗。”

  噗嗤,贾珏心里暗笑,他这便宜哥哥也是个能人,这是说贾珠自己把自己看的太高,他这个继承人都没有觉得亲弟弟中秀才有什么压力,他一个不能继承荣国府的隔房堂兄来说什么压力。

  王夫人听没听懂贾琏的意思贾珏不知道,但是贾政涨红的脸色告诉他他是听懂了的。

  话说贾琏不是一直都挺亲近二房的吗,怎么这个时候会出言怼王夫人。

  贾琏说起来也是个苦命的娃,亲娘在他出生的时候就死了,亲爹也是一言难尽,老太太年纪大了,对于不争气的儿孙能保证的也只有物质方面不会亏待,其他的自然不会再多关心。

  贾珏听说过有一顿时间王夫人对贾琏十分的关心大概就是那段时间将贾琏的心给笼络过去的吧。

  只是现在怎么好像有清醒的意思了。

  “太医来了。”没有给贾珏太多的疑惑时间,大家心里期盼的太医终于到了。

  还是那位郑太医,这位郑太医据说是年轻的时候受过荣国公的恩,所以现在和贾家的关系很不错,贾家也很用心的维持着与他的关系。

  逢年过节送过去的好东西也是不少,不管是哪个年代医术出众的名医都是受到富贵人家的追捧的。

  郑太医看到躺在床上的贾珠,眉头就皱了起来。

  望闻问切,郑太医医术不错,一看贾珠的样子心里就咯噔一下。

  “太医!”

  “王氏,闭嘴!”贾母觉得自己的耐心快要告罄了,她现在已经是万分万分后悔,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儿媳妇。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也就罢了,现在连照顾孩子都能够把这么大的一个儿子照顾的奄奄一息。

  郑太医现在也没有心情去管这大宅门中的婆媳争斗,他急忙来到贾珠的身边,拿出他的手腕开始诊脉。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郑太医。

  “郑太医?”终于看到郑太医收回自己的手,贾母立马就问了一句。

  郑太医低头像是在思考什么,然后看向贾母。

  “老太君,公子是油尽灯枯之相。老夫无能为力。”郑太医一边说一边摇头。

  “怎么会!不会的,前几天珠儿还好好的,是不是你这个庸医治不好才这样说。”王夫人听到郑太医的话后,整个人都暴跳了起来。

  想要冲到郑太医身边,只是没走几步就被贾政给拦住了。

  “老太太!”鸳鸯扶住倒退几步的贾母。

  “祖母。”贾珏年纪小身高也不高,所以扶不住贾母。

  “郑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我孙儿才这般岁数,老婆子求您了。”

  “哎,老太太,不是我不尽力,你就算是请来了御医也是回天乏力。原本公子的身体就孱弱,老夫之前也是千叮咛万嘱咐要好好保养,可是这一次诊脉公子明显是肾水不足,这男女之事上太过了!”郑太医就差没有明说贾珠是纵欲过度而亡的了。

  叭!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骤然在被郑太医的话惊讶的安静的屋子里响起。

  “是你,是你害死了我的珠儿,要不是你缠着珠儿,珠儿怎么会出事。你不是书香门第家的姑娘吗,就这么缺不得男人。”

  王夫人仿若疯魔般的冲过去撕打李纨,就好像要把人给碎尸万段一样。

  “放肆,来人还不把你们二太太拉到一边去。”贾母怒火中烧,不要以为她不知道珠儿房里那些莺莺燕燕是谁给的。

  “呜呜,老太太,你要给孙媳妇做主呀,大爷很少来孙媳妇的院里,在大爷书房伺候的是太太给的两个丫鬟。太太和媳妇说过,不可以去大爷的书房打扰大爷念书,我哪敢违抗太太的命令。大爷宠爱两个丫鬟我也不敢阻止,我这边一说,太太就会将我叫到正院去训斥,说是我没有正妻的大度。呜呜!”

  李纨知道自己的丈夫救不回来了,心里又惶恐又怨恨。

  嫁到贾家的这些日子,她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丈夫孱弱又不喜她,婆婆更是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她的头顶。丈夫屋子里的那些通房丫头,仗着是婆婆给的。哪一个又将她放在眼里了。

  现在丈夫眼看着是要不成了,婆婆又想把这盆污水泼到她的身上。就算李纨是读女四书长大的,也是受不了了。

  贾母看着李纨,之前她觉得给珠儿娶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姑娘,小夫妻也能够聊到一起去,日子自然是能够过得和和美美。

  可惜把人娶进门之后,才知道李家的家教也是女子无才便是德。

  说真的有了王氏这个蠢货媳妇之后,她对于这样‘无才’的媳妇也是犯怵。只是人都娶回来了,看着性格倒也温顺。贾母对李纨虽然没有对王熙凤那样喜爱,但王熙凤有的李纨也会有。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的是李家的姑娘还是嫡长女,竟然连挟制妾室的手段都没有。李家是认真的吗,她记得李老爷后院也是有妾室和庶女的。李夫人不也是打理的干干净净吗。怎么作为女儿的李纨这么不中用。

  “老太太,我……”

  “大奶奶!”李纨的陪嫁丫鬟素云看到自己主子晕过去,立马着急的上前来扶。

  贾母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李纨晕倒不管,也幸好郑太医没有走。

  “老太太,这位少奶奶是有孕了。”郑太医看了一场八卦,现在诊出喜脉都不知道该不该说恭喜。

  “好,好!”贾母却是很高兴,孙儿还能留下一丝血脉,只希望这个孩子是个男孩。

  “郑太医,珠儿那边你可有办法唤醒。怎么样也要告诉他,他有孩子了。”

  “可以用一副药,但是却是虎狼之药。”

  “……用吧。”贾母闭了闭眼。

  贾珠作为晚辈,他的葬礼其实并不隆重。而且这个时候不同的人所能用的葬礼规格也是不同的,贾珠不过是白身一个。用的棺材也是普通的木材,家里的长辈是不可能扶灵送他回金陵祖坟安葬的。

  于是选来选去也只能让贾琏扶灵回金陵。

  “爷,这长路漫漫的路上可是要小心一些。”王熙凤对于自己的丈夫被派遣这样的事情心里也不怎么满意。

  再怎么说他们也刚成婚没多久,一来新婚燕尔哪里想分开这么久。二来不管怎么说这事也挺晦气的。

  “嗯,我知道。”贾琏回答的却有些敷衍,现在他脑子里想的还是之前他无意间听到的事情。

  那天他因为和王熙凤发生了一点争吵,心情烦躁就到了花园子中的假山暗处躲清静。

  “太太,听说琏二爷和二奶奶又吵起来了。”

  这个声音他一下子就知道了来人是谁。

  “又吵架了,哎,也不知道王氏给琏哥儿灌了什么迷魂汤,一定要娶这么一个母老虎回来。”邢夫人的声音中都是嫌弃。

  “以后琏二爷自然会尝到苦头的,琏二奶奶可不是省油的灯。”王善保家的的声音笃定。

  “算了,他要认贼作母我一个继母也是管不住的。只希望以后他到了阴曹地府能有脸面对他那被害死的嫡亲兄弟和母亲。”

  “太太,不是说不再提起这件事情了吗。”王善保家的紧张地往四周张望。

  “我也不过是随口说一句话罢了,王氏那个人狠起来那是真的狠,当初要不是我留了一个心眼,珏儿恐怕也不能出生。”

  “这都是咱们三爷有福气。”

  “确实如此,只可惜琏哥儿也是个傻的,看不清他那好二婶的野心,他嫡亲的兄弟要不是挡了王氏儿子的路,也不会死的这么不明不白。不过人在做天在看,贾珠现在前程尽毁又怎么知道不是给王氏的报应呢。”

  邢夫人语气里有叹气有解气。

  “太太说的对,咱们就看着那些人遭报应。”

  贾琏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子的,反正那一天后他一个安稳觉都没有睡过。他生而丧母,对于母亲和那个兄长也没有什么印象。但是这不代表他可以无视亲身母亲的死,他想要知道真相。

  贾琏读书不行,但是打听消息之类的活还是很不错的。他开始在府中打听服侍过他母亲的下人。可是没有,他母亲的陪嫁,也没有。

  这就是一个很不正常的现象。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综穿之麒麟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