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腹黑魔君的仙界怂妻 > 第358章真相

  子仙微微点点头,随即道:“你坐,无需客气。”

  苍楠笑着微微点头,坐到一旁的桌前,眸光落在面前茶杯上。

  子仙忙上前,将她面前的茶杯端走,笑道:“仙君见笑了,这茶本来是刚才我预备喝的。”

  苍楠没有搭腔,只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仙君是特意来找我的?”子仙问。

  苍楠微微点头,随即道:“为了我母亲的事情。”

  “……”子仙闻言,沉默着重重的叹了口气,随即道:“仙君别抱太大的希望,我所知道的,也并不多。”

  “没关系。”苍楠笑笑,还是打心眼儿里感激的,她道:“上仙肯告知与我,苍楠已经感激不尽了。”

  子仙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歉疚,他拿起一旁的茶壶和一旁的茶杯,给苍楠倒上一杯茶。

  随即,才道:“那时候,我还并未被囚禁与渡仙镇,战邪对我自是很信任的。”

  “每日清早,我都会去天宫陪他下棋,他奇艺精湛,但却同我不相上下,许是时而赢时而输,倒是让他兴趣更甚了。整个天宫,他最喜欢同我下棋。”

  “有时候,一下就是好几天,每次我都到了深夜才回宫。”

  “那天晚上……”

  数百年前,某天深夜。

  昼夜之巅,天宫。

  “四处看看,她受了伤,定当跑不远,一定要抓住她!”

  子仙刚回宫,外头就传来一阵喧嚣。

  他有些奇怪,天宫戒备森严,竟然会有人傻到来夜闯天宫?

  他本事出于好奇,打开门看看,一开门却见白澜浑身是血,站在门外。

  “白澜上神!”子仙有些吃惊。

  不等她从恍惚中缓过神来,就听见天兵的声音:“去那边看看!”

  看着眼前重伤的白澜,他来不及多想,一把将她拽进了宫里。

  她扶着白澜进了宫,让她靠在床榻上。

  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细汉。

  “上神?”他试探的唤了一声。

  白澜小心翼翼的转眸,看向子仙,两人四目相对。

  白澜猛地抓住他的手腕,颤抖着声音道:“别相信战邪,别信他……”

  子仙眉头微拧,有些诧异,他安抚着白澜:“上神你先别着急,我先给你倒杯水。”

  说罢,他松开白澜的手,转身去倒水,还没走到案桌前,外头就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他浑身一震,不等他回过神,外头就传来一阵声音:“上仙可歇下了?我等奉陛下之命追捕刺客,为了上仙的安慰着想,可容小仙进去搜查一番。”

  屋内,两人四目相对,子仙走到白澜跟前,道:“上神先随我来避一避。”

  白澜感激,肩膀上的伤却疼的她说不出话来。

  子仙扶着她走到一旁的书架前,打开书架后的暗格,将白澜藏进去,转身关上暗格,匆忙盖住榻上的血迹,迅速褪去外衣,制造出一副已经睡下起来开门的样子。

  他将门打开, 就见外头领兵的,正是木坤。

  “见过上仙。”他微微拱手,道:“上仙可方便让我们进去搜查一番。”

  子仙有些犹豫,他问:“是出什么事了吗?”

  “有刺客妄图行刺陛下,”木坤道:“被陛下重伤,逃走了。”

  “哦,原来如此。”子仙退到一旁:“请。”

  木坤微微颔首,带着人进去搜查了一番,却并没有发现人,才讪讪的带着天兵离开。

  木坤离开后,子仙才将暗格中的白澜扶出来。

  白澜伤的不轻,却死死地护着怀里的东西,白澜将东西拿出来,他才发现,是一支花束的根茎。

  “这……”子疑惑。

  白澜却道:“这是不死花的根茎。”

  子仙闻言,脸色微变:“不死花怎么会在这儿?”

  “……”白澜沉默片刻,道:“战邪想要不死花,可不死花是运转三界花草树木的关键,我不能交给他。”

  子仙不解,他道:“他、他要一躲花做什么?”

  白澜沉默着,没有搭腔,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子仙虽然不明白,但他同白澜是旧识,白澜的为人他最为清楚,这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

  “……”他看着白澜手里的根茎,道:“你若有什么难言之隐,就不必说了。你先在我这儿养好伤势再回去,等他们戒备稍松懈的时候,你才好离开天宫。”

  白澜没有拒绝,微微点了点头,她现在就算是想走也走不了的。

  “你先别着急,”子仙道:“等天亮,我会帮你通知苍戟,他若是能,就让他来接你。”

  白澜沉默着,没有搭腔。

  第二天,子仙便命人暗自去了苍山镜,苍戟得知此事后,便立刻来了皇宫,设法将人带去了苍山镜。

  后来的事情,苍楠也知道了。

  白澜了昆仑找了龙琴,随后,在残红的继任典礼上夺她继承权。

  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过去了,后来,白澜出嫁,苍楠看到的那封信和传音哨的碎片,是白澜怀着苍楠的时候让人秘密送来天宫给他的。

  “我知道的,也就这么多了。”子仙说罢,端起手边的茶水一饮而尽。

  苍楠有些疑惑,她依稀记得,不死花若是没了根茎是活不过一炷香的。

  这么说的话,天帝追捕她母亲,及有可能是为了根茎。

  天帝想要不死花,母亲想拿的应该不止是根茎,她打不过天帝,所以只能拼死护住根茎。

  可问题是,天帝要不死花做什么?

  “那后来,那根茎被母亲带去哪儿了?”苍楠问。

  “……”子仙沉默着,摇了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从那以后,再见你母亲,就是在她嫁到苍山镜的时候,除此以外,我们没再单独见过面。”

  苍楠闻言,瞬间有些泄气。

  虽然收获不多,但至少可以肯定,当初母亲一定是发现了战邪什么不可告人秘密,所以,天帝想除之而后快。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腹黑魔君的仙界怂妻》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