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坤 > 第三百一十八章 小子

第三百一十八章 小子


  说起来公主才是她骨肉至亲的侄女,也是为了她,眼睛都没睁开就趟了这浑水,喘病这辈子怕也治不好了。

  别看紫禁城这么大,跟她有瓜葛的,其实只有这一个。她怎么能不心疼?可气的是,就算她执掌了这座禁廷的生杀大权,却也不能处置给公主下毒手的人,反而是提都不能提。

  张贵妃被草草埋了,那是她自作孽,合该如此,她有什么不平的,要做这些给活人看,还接着祸害公主?!

  海若瞧她气大了,不敢隐瞒,接着道,“后来我问了其他宫里,说是闹的还不止这一处。还有钟粹宫。。。”

  太后心境此时已经一团糟了。

  钟粹宫里住的康嫔,有谁不知道?如今一起闹鬼,只怕是有人故意做筏子。

  “可问准了?宁太妃那里有什么动静吗?”她沉着脸问。宁妃要是搅合进去,才是不知死活。

  海若身子一凛,太后能容留宁太妃,就是因为公主的缘故,可要是宁太妃知道什么风声,为着她姐姐康嫔的事,那就不能留了。

  好在永和宫里都是自己的眼线,有个什么的,也早早传到自己耳朵里来了。

  她犹疑着,忖了忖道,“主子放心吧,那宫里如今都是咱们的人,不会出岔子。奴才也留意了,宁主子不像有什么怀疑的。只是钟粹宫那边,到底要费点功夫。怎么没人住的,就闹起鬼来。”

  太后一声冷笑,“你也知道,这世上哪里有鬼,不过是人心。太皇太后费了那么多心思,到底跌在怕鬼这一宗上。如今还有人拿这个来吓唬我,做她的白日梦去!什么魑魅魍魉,我是不怕的。”

  她杀康嫔,也是康嫔先动了不该有的心思。若是连这个都怕,自己爬到太后位子上做什么,不如那会子就让宁妃如愿,如今大夏的天下,交给阿玛跟宁太后。

  “永和宫还要看紧些,过了这一年再应付吧。”她揉揉脑袋,“真是不得清闲。”海若去取了西洋进贡的膏子药来,在灯上烤了,拿簪挺替她贴在两太阳上。

  一头又应了道,“奴才觉着,宫里如今流言不断,总得想个法子,外头,说是那郭公公的坟也被挖了,掏出个人来,竟瞧不出男女。还有。。”

  还待说,太后奇道,“怎么郭公公被人刨了坟?我怎么不知道?”

  海若放下手里的簪子,拿靶子镜递给她端详,“前些时日的事儿了,传的邪性,没个真假,便没跟主子回。奴才倒是细细打听了,说是被赶去守灵的那些下等妃嫔的主意,恨他荧惑先帝,也不知谁就出了主意,要刨了他。众怒难犯,郭谦也是罪有应得。”

  皇太后听了就知道这事牵涉的宫妃太多,要是自己再往下查,牵出这么多人来,倒被人指自己脊梁骨,说她待先帝的旧人凉薄。所以海若就挡了,只当不知道。

  叹口气道,“罢了,那些人如今没了指望,心里怨气没地儿发去,恨到他一个人身上,不管了,不过一个太监罢了,莫非我还真为了他去得罪先帝的人去。”

  想了想道,“只是那些人的嘴还是要堵上,你去叫德子来,把钟粹宫好好修整一番,查查谁在后面闹鬼!”

  小德子如今得了太后的信任,也是慈宁宫的掌事太监了。

  海若忙道,“要不借这个由头,让人到英华殿念几天经,如今小主子年幼,怕镇不住后宫这些阴祟,请高僧念念经也好安稳人心。”

  皇太后心里也知道这程子杀伐太重,宫里难免没有怨言。借着诵经,求个心安,便点了头。

  “也好,我这几日,总是梦见一个白胖小子,追着我叫額涅。他穿的百衲衣,只是笑嘻嘻的,问他也不说叫什么,只管叫額涅。”

  海若道,“都是您操劳用心太多,梦都是做不得数的。如今天下都在主子肩上担着,见天儿的多少事,您都不得歇着,就是长了四个脑袋八只手,也不能都理过来。该丢开的就丢开,不能搁心里的就别琢磨了。”

  皇太后长叹一声,不再多说。忽然想起来,嘱咐道,“玉太妃也一起祭奠了吧,她待先帝倒是用了心的。”

  海若知道她是指玉太妃为伺候先帝染病的事,也跟着叹息一声,都是可怜人。

  几乎同时,皇城根儿下一座小庭院里,一声啼哭中气十足,从落地穿衣就哭,哭得撕心裂肺。

  翠微一身大汗,精疲力尽,听了哭声也跟着流下泪来。“我,,瞧瞧。”

  戴着面罩的郭谦把刚打好的襁褓递过去,挨着她的脸,一嗅到她的气息,孩子的哭声竟戛然而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坤》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