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我在明末有套房 > 第二九六章留他们在这里肥地(为盟主浮◇夸加更20/20)

第二九六章留他们在这里肥地(为盟主浮◇夸加更20/20)


  第二九六章留他们在这里肥地

  其实,还真让孙承宗猜对了。

  就在皇太极接到范文程的情报,洪山口城被攻克的时候,他就有了退意。

  倒不是皇太极怕了明军,明军在京城城下的表现,虽然不如历史上那样糟糕,不过,皇太极依旧有胜利的信心。

  作为明军的老对手,他知道,明军是在小规模与后金军队相遇的时候,往往是胜多败少,一旦兵马超过十万,非常容易打崩明军。

  这主要是,兵马不是越多越好,而是适可而止。

  明军以步兵为主,兵马越多,需要的民夫越多,在盟友的配合之下,只要稍微一煽动,明军就会溃不成军。

  可问题是,眼下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那就是阿敏这个毒瘤。

  镶红旗的惨败,皇太极始终不相信是明军战斗力强大的结果,他更愿意相信是阿敏在搞鬼,引诱岳托出兵的胡尔哈刺已经被找到了。

  经过审问,胡尔哈刺熬不住刑,只好顺着审问的口吻,把事情引到了阿敏头上,结果就变成了阿敏使计,引诱岳托出兵,中了明军的埋伏。

  明军以天雄军、山西军两万余大军配合,由于岳托意外中炮惨死,其麾下的镶红旗骑兵,担心回去受罚,于是,他们不再撤退,与明军死战,最终全军覆没。

  这样的结果并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说明明军的运气太好了,明军的火炮炸死的最高级别的将领就是岳托,也是意外。

  然而,意外在战场上却无处不在。

  恐怕,阿敏也没有想过要弄死岳托,而是想让岳托吃个败仗,打击他的威信。

  另外一个情报就是让皇太极产生了误判,他非常想弄死阿敏。

  据幸存的镶红旗旗丁汇报:“天雄军战车火炮,列阵而战,任凭我军箭矢如雨,他们凛然不惧!”

  这是实情,却让皇太极想到了一个老对手,擅长使用火炮的戚家军。

  戚家军全军覆没,这是明朝与后金都知道的事情,可问题是,戚家军为何会死灰复燃?

  皇太极的第一反应是,戚家军如果有幸存者,那只能是当初负责打扫战场的镶蓝旗暗中放水。

  如果不是大明放水,后金早就不存在了,可同样,为了利益,阿敏在暗中放水也并不奇怪。

  皇太极最大的失误是没有把阿敏带到京师,而是让阿敏守遵化府、永平府这个后路。

  更何况,洪山口城易守难攻,怎么可能失守?

  唯一的可能还是阿敏放水,毕竟,洪山口城里有阿敏的不少包衣奴才,这些人打不了仗,可是开个城门,让洪山口城失守还是可以办到的。

  在阿敏的阴谋诡计之下,后金已经损失了二十二个牛录,这可是自他后金建国以来最大的损失。

  此时的皇太极已经萌生退意,对他而言,攘外必先安内,不收拾好阿敏这个不安定因素,怎么可能与明军堂堂正正的作战?

  皇太极决定撤军之后,速度非常快,他命阿济格率领缴获的物资和百姓先一步撤退,余者向永定门发攻佯攻。

  崇祯二年十二月十九日,后金以莽古尔泰为首,所部冲向永定门,随即向城墙上发射三轮共计上万只箭矢。

  城墙上的明军将士被压制得无法抬头,在这个时候,莽蟒古尔泰所部后退,换阿济格所部上前,后金军队采取轮流式,以耀武扬威的方式向明朝廷宣誓撤退。

  只是,皇太极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莽古尔泰撤退的时候,祖大寿朝着莽古尔泰麾下的无甲步兵发动了袭击。

  在关宁军骑兵的攻击之下,幸好有阿济格率领两千精锐骑兵救场。

  祖大寿虽然没有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不过在以少敌多的情况下,依旧造成后金军队三四千人的伤亡,自身损失不过数百骑。

  结果,其他明军将领就心思各异。

  当然,这些明军将领的心思是不同的,比如总兵满桂,他的目的就是单纯的杀敌报国,一谢君王。比如侯世禄,他的想法则是趁机刷刷战绩。

  可是,无论是怎么样的情况下,随着祖大寿的出战,接着满桂和秦承祖这对搭档,也率领八千兵马出战,满桂头铁,他选上阿济格。

  阿济格麾下精锐骑兵战斗力非同凡响,但是,满桂和秦承祖麾下八千精锐如同一头蛮牛一样,直接冲向阿济格的大阵。

  秦承祖准确的说,就是全旭的学生。

  他学着全旭的形式,将满桂和他麾下的数十门一零五野炮,对着准备与满桂硬刚的阿济格部中后卫的骑兵一阵猛轰。

  阿济格部后营先溃,满桂和秦承祖获得大胜,斩首超过千级。

  这下明军将领就兴奋起来了,明军将领在明末的时候,已经养成了兵为将有的习惯,损失是他们自己的,如果打了败仗,不仅仅会被追究责任,还没有办法弥补损失,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几乎所有将领面对后金的时候,都是能不打就不打。

  可是当看到祖大寿与满桂率领麾下在城下大杀四方,其他明军将领也不再保留,纷纷出战。

  那么这样以来,后金就悲剧了。

  皇太极是一个聪明的人,在得知洪山口城被攻克,后路断绝的时候,他就派出代善向洪山口方向进发,代善作为先头部队,而皇太极则居中侧应,莽古尔泰和阿济格其实只是殿后部队。

  二人将近三万兵马,而且抱成一团,两军相隔不过数里,对于骑兵来说,数里的距离简直就不算距离。

  可是眼下,阿济格的崩溃,直接导致莽古尔泰腹背受敌,可关键是,明军最擅长的不是打硬仗,而是痛打落水狗。

  在明明知道莽古尔泰和阿济格是一个样子货的时候,明军将领马上在外围形成一道道包围圈,二十余万大军向莽古尔泰与阿济格所部压迫而去。

  “冲啊,杀光后金人!”

  明军越打气势越盛,而后金却越打越心凉。

  正所谓是,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狼多,蟒古尔泰越打越憋屈。

  当然,此时的莽古尔泰倒是可以突围而去,只不过他丢不下这个脸。

  身在皇宫之中的崇祯皇帝接到王承恩的汇报,连日以来就没有见过笑容的崇祯皇帝终于露出了笑容。

  “传旨嘉奖三军!”

  当皇太极得知岳托与莽古尔泰被围的时候,他已经率领中军与劫掠的人口和粮食等各种物资,抵达了昌平。

  无奈之下,皇太极只好亲自率领中军向北京转进,侧应阿济格与莽古尔泰突围。

  虽然在皇太极的侧应下,蟒古尔泰与岳托经过浴血拼杀,成功突出重围,只不过二人损失较重。

  反而是阿济格损失较轻,在后金权重眼中,无底是包衣奴隶也好,厮卒也罢,他们都不算是一个人,只是属于财产。

  相反,莽古尔泰却损失过万人马,八千轻步兵被明军包了饺子,全军覆没,特别是劫掠的财物,俘虏的明国百姓数千人丢在了北京。

  皇太极却没有心思计较,这场失败出了他的预料。

  他现在最担心的是范文程这个狗奴才,留守在遵化城的范文程身边只有八百护军,当然由于后金都是以主带仆上阵打仗,这八百护军却分成了八个牛录,不仅仅看押着数万明国百姓俘虏,还有数十万石粮草。

  在皇太极看来,范文程根本就支撑不了多少时间。

  然而问题是,皇太极没有看起的范文程超出了他的期望,不仅仅守着遵化城,而且一兵一卒都没有损失。

  十二月十九日,洪山口城外,后金军队只有数百名骑兵,却没有发动进攻。

  全旭知道后金被打得惨了,实力不强,他决定率领刚刚整编的全家军将士,三个炮团,以及三个步兵团,三个骑兵团,加上民夫三千人,五六千“军队”到遵化城下转一圈,当作武装行军。

  可是当二十日午时左右,全旭抵达遵化城城下,全旭却傻眼了。

  只见遵化城城墙下的壕沟边上,一排排人与人相捆绑着的百姓,众百姓在寒风中瑟瑟抖。不仅仅是城下,城墙上也是如此,密密麻麻的男女老幼,在后金护军的刀锋下颤抖着,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被吓和。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在明末有套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