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秦女谋 > 第343章

  这种感觉最初让保宁觉得有点丢脸,时间长了竟然也挺享受的。

  冯家的事情倒是顺利解决了。

  只是想到这一切竟然是秦书宁背后撺掇的,脸色不由得微微一沉。封晋和她称得上心有灵犀,立时明白保宁想到了什么。

  这里只是小小的茶水间,靠着北墙有一排柜子,里面摆着各种茶,秦老夫人闲暇时喜欢品名茶。保宁以前不喜欢茶水的苦涩,最近总跟在秦老夫人身边,喝的多了倒也渐渐品出几分滋味来。

  茶如人生。

  入口微涩,带着丝丝缕缕的苦,可最后的回味一定是甘甜的。“如今京中局势不稳,我可能很快会入京,保宁,我不放心你。”封晋直言道。就算他和华夫人有分歧,该做的事情他也会做。

  并非为了华夫人,而是为了他自己。

  如今如果封逸与他拼死一搏,封晋并没有稳赢的自信。

  可一旦他入京局势便不同了。

  封逸有的,他也会有。

  封逸没有的,他可能也会有。到了那时,便该换成封逸避他如蛇蝎了。

  了悟感慨,说他以前不像人,冷心冷肺的,好像谁也无法把他的心捂热。如今……也不像人。心一下捂的忒热了。满心满眼的只有他的小姑娘。这点不好,了悟对于保宁是即感激又觉得有那么几分嫉妒,毕竟了悟用了十几年都没能让封晋转变分毫。可是保宁知短几月便做到了。

  了悟私下其实挺好奇。

  不过封晋是绝对不会告诉了悟他自己当初如何挣扎,最终败给自己的。

  在了悟恨不得咬死他的目光中,他只说自己对保宁一见倾心。反正这辈子没有保宁,他活的也没趣儿。

  直让了悟瞬间忘了主仆身份,揪了他的耳朵。

  不过之后还是要苦心为他筹谋。“保宁,你可知道了悟?”保宁有些疑惑,不知道话题怎么又转到时了了悟身上,不过还是老实的点点头,又摇摇头。“祖母说了悟大师十几年前便到了碧炎寺,而后不问世事苦心钻研佛法。祖母每年都会上山几次和了悟大师畅谈佛法……不过我觉得了悟大师最终在碧炎寺落脚似乎另有隐情。而后知道你和了悟大师亦师亦友,更加肯定这个猜测。阿晋,你是不是要走了?”

  封晋轻叹。

  让他如何不在意她。

  闻弦知雅意,他还未开口,她便猜到了他的心思。

  “了悟大师曾经是我启蒙恩师。只是后来与我母亲颇多分歧,最后心灰意冷才来了凉州城。他一直对我很失望,觉得我……没心没肺。说我这样的人,便是争来了尊位,也不过是让黎明百姓涂炭。与其那样不如不争。可是上次他见了我,反倒劝说我回京。他说我如今……好像有点人样了。”

  说到这里封晋语气带着点无奈。

  保宁忍俊不禁。

  强忍着笑意上下打量他。

  “唔,好像似乎挺有人样的。了悟师傅好眼光。”

  封晋觉得更无奈了,他一直没和保宁提起过这一茬,便是想到小姑娘必定会笑他。他这人孤傲惯了,哪怕幼时那段被欺凌的日子也始终一幅倨傲之色。更何况如今他势力不弱,便是他母亲经营二十余载,如今和他也只是伯仲之间。

  少年得势,难免有几分盛气凌人。可能以前太过目中无人了以至了悟觉得他没个人样。

  如今……按着了悟的话说就是‘你倒是改的利索,只要能博美人一笑,你简直无所不用其极。’反正封晋只当了悟在夸他。

  反正他这人犟的很。

  认真的事情八匹马都拉不回来。

  以前是觉得无趣,想着那位子争也可不争也可。争了,最终就算胜了,坐在那位置上也未必就舒服。不争,他能自在过活,似乎也不错。可是如今……了悟的话犹在耳边。

  了悟说他们也算是师徒一场。虽然封晋最终‘省悟’的法子让了悟挺失望。不过封晋如今有了人样,他总要谢谢保宁的。如今时局动荡,眼下凉州城看起来倒是风平浪静,不过变数只在须臾间,一旦处于被动,轻则伤筋动骨,重则小命不保,他的小命不保便不保吧,反正他从小到大就没安份过,找死的事情也不知道做了多少。

  可是保宁是无辜的,小姑娘秀秀气气的。如果没有封晋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祸害,人家小姑娘兴许能嫁个不错的人家,生儿育女一世平顺。

  偏偏有了封晋。

  小小年纪就要经受这些动荡。偏偏封晋还是个就算是想息事宁人,也没法抽身而退。

  他的出身注定他会一路染血,脚下荆棘丛生。

  所以不是他不想便能不想的。他因为姓封,所以身份可以无上尊贵,也是因为姓封,注定他做不了贩夫走卒。

  这话虽然不太中听,可话糙理不糙。所以……

  “在下不才,从小到大模样都挺俊俏的。如今拜倒在三姑娘的石榴裙下,着实……”

  “着实什么?”保宁挑眉问道。

  封晋立时眉开眼笑。“着实荣幸至极。”对于这厮的厚脸皮,保宁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心知封晋在用自己的法子安慰她,可是心里终究有些发慌。

  时间快到了。

  如果一切如前世那般轨迹,离今圣驾鹤西去的日子不远了。

  而封晋,也适时入京了。

  保宁不知道上辈子封晋什么时候入京的,也不知道他最后为什么会败给封逸。

  上辈子她心眼偏,满心满眼只有封逸。对于封晋简直恨的咬牙切齿,每每封逸皱眉,她都在心里大骂封晋那厮狼子野心。可如今易地而处,她才知道自己上辈子有多蠢。

  那时的封逸忧愁自然是真忧愁。她的出身让他能自在的在她面前腹诽,倾吐不快。

  也许就是因为她的‘一心一意’所以封逸理所当然的觉得她本该逆来顺受。才会渐渐原形毕露,觉得他不管如何,她都只有顺从的份。

  进而行事越发的激进,毫不掩饰自己肮脏的内心。

  “封逸那边应该会闹上一场。恐怕还会借机掀些风浪,你和祖母万要提防。”

  封晋收了笑脸,郑重叮嘱道。

  保宁点头。“我明白。你……你的事我也不多问,我该知道时你自然会告诉我。我只叮嘱你一句,万事小心,保重自己。你如今……

  你若有个好歹,我是绝对不会伤心的。我一定高高兴兴的找个男人嫁了……”

  还没放完‘狠话’,她已经被扯进一个熟悉的胸膛里。男人似乎长长叹了口气,可是他开口时,保宁却丁点听不出他有什么异样的情绪。“你死了这条心吧,这辈子,你休想移情!”说的言之凿凿,不过动作却温柔的很。

  “恩。我不移情,这辈子我心里只装你一个,你如果……大不了我便随你一起。”上天入地,她都跟着他。她这人死心眼,倔的很。秦老夫人总说她看着软塌塌的一小团,可谁也休想轻意拿捏她。

  “不好。去好地方你自然随我,不好的地方……你还是找个男人嫁了吧。最好找一个比我还厉害的,虽说有点难,不过慢慢找,还是有机会的……”然后,他腰间的软肉便被保宁毫不留情的狠掐了一把。

  让他胡说。

  封晋轻声讨饶,手上又加了一分力。

  “放心。我会好好的。”好好的回来娶她过门。他还没八抬大轿娶小姑娘过门呢,怎么会有事!

  他绝不会让自己置身险境的。

  为了她,也绝不会。

  两人没再露面,而是悄悄的去了秦海宁的院子。秦二公子最近日子过的着实有些生不如死。朝学开课,他信誓旦旦的发了宏愿,一定好好跟着先生读书,下次科举一定高兴,给秦家门楣添光。可是……学问这种东西吧,委实和他不太搭。

  说不搭都抬举了他。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秦女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