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血税 > 第十二章 是这样的吗?

第十二章 是这样的吗?


  劳娜小姐登上马车以后,四人就立刻向着郊外赶去。

  这时,天选者的战斗已经开始波及住宅区,甚至还有变得更加剧烈的迹象。驻守在重要路口的城防军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马车没有走多远就被守军拦住,不等带队的军官喝斥,驾车的女仆就挥舞了一下悬挂家纹的小旗,显示天选者的身份,不在宵禁的限制之列。

  围上来的城防军连忙散开,撤除路障,放她们过去。

  “他们动作倒是挺快的。”劳娜小姐靠在车窗边,看着城防军手忙脚乱的搬开路障。

  “只要是珍惜生命的人,都会努力避开与天选者遭遇,毕竟,万一被战斗波及,那后悔就晚了,”女骑士海蒂里理所当然的说道,“拜耶兰城里至少有十几个被选中者藏在暗处,盯着那两场战斗,一有机会就会扑出来咬住猎物的脖子。

  “我们离开城区以后在安全屋休息。清晨六点第二次热点标记开始以后恢复行动。”

  她指了指地图上城外一处道路错综复杂的小镇:“在这里,五分钟的时间只能让天选者知道我们的位置,却不能锁定我们的方向。我们到了那里再决定前进的方向。接下来的几天皆是如此。思菲丽珂,你和娜拉轮换驾车。”

  “是。”黑发双马尾的女仆乖巧的坐在劳娜小姐和她的女骑士对面。她穿着黑白色的女仆裙和长靴,个子很高,没有被问到的时候始终望着窗外。在这样百年一遇的大事件中,也只有劳娜小姐亲信的贴身女仆之一能够被留在身边。

  “我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躲下去吧!”劳娜小姐亮出魔杖,“以我们的实力,哪怕是超凡者也可以拿下!如果能偷袭夺下一个徽记,接下来就非常有利了。”

  海蒂里希严肃的否定了这个建议:“根据家族取得的情报,第二阶段会是一场长距离而危险的机动,我们要隐藏到那个时间,再去和其他天选者汇合,

  “白天并不执行宵禁,在公开场合,身份尊贵的天选者们依然要维持自己的体面,不会公开出手。你可以第二阶段选择与其中一位结盟,协助他夺取最后的胜利,甚至可以出让自己的徽记换取奖励。

  “据我估计,前半程最强势的被选中者是序列6‘圣殿骑士’康茂德殿下,预言之子‘窥秘人’亚伦,迦南的双途径非凡者嘉拉迪雅之中,还有杀害阿维尼翁大人的神秘人。他们不仅本人实力强大,背后还有压倒性的人力和物资支援,优势难以撼动。

  “但是,资源优势并不能保持到第三阶段,最后的试炼仅仅对被选中者开启。到了那个时候,每一枚徽记都可能是决定性的。

  “劳娜,只要能坚持到第三阶段,你的价值将是现在无法想象的。若是运作得当,神秘世界未来的领袖会和给你开出无法想象的条件,更不要说你还可以藉此窥探世界的本源,洛克哈弗特家族将会抵达从未有过的高峰。”

  “是是是,”劳娜小姐鼓了鼓脸颊,“总而言之,对于我这样的咸鱼被选中者,利益最大化的战术就是苟着呗~”

  “请不要这样说,荣誉取决于结果而非手段……”

  “好好好,海蒂里希你都对,我什么都听你的!”

  两人交谈的事项也是足以惊天动地的大事件。但是,看着她们说话的时候,总会给人一种小女生在聊天的感觉。

  马车颠簸了一下,似乎进入了一段不太平整的道路。

  “已经接近城郊了吗?有这么快?”海蒂里希掀起窗帘向外看了看,“我们应该才过敦巴瑟桥,还没有离开西敏特区才对。”

  窗外漆黑一片,没有可以辨识的标志性建筑,甚至,连房屋都没有多少。

  马车正在穿过一块开阔的空地,被坑坑洼洼的路面震的上下起伏。月光下嶙峋突兀的阴影,令人想起枯枝上窥伺着猎物的秃鹫。

  “这里是通往郊外的路?”海蒂里希警惕起来。路旁的景色越来越阴霾黑暗,甚至还出现了陵墓和墓碑。

  她们不知不觉中竟然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墓地。

  拜耶兰城的规模很大,甚至连墓地都可以容纳。

  “停车!劳娜,思菲丽珂,别出来。”

  海蒂里希跳下马车,举目四望只能看到阴森的枯木和坟冢,不时传来两声乌鸦的哀鸣,让气氛更显异常。

  “娜拉,怎么回事?你怎么到这里来?”女骑士拔出佩剑,指着驾车的女仆说道,“下来,把手举过头,让我看到你的脸。”

  但是并没有人回答她。女骑士一个箭步冲到驾驶席旁,发现那里空空荡荡,毫无人影。

  突然,她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与残烛发出的噼啪声或絮叨完全不同的声音。是隐约的说话声,是令人毛骨悚然、呼吸停止、冰冷恶毒的呓语。

  冰冷的墙上挂着破旧的小灯,闪着昏黄的幽光。有几个人影,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出远处的废弃石屋,接着又消失在黑暗中。

  海蒂里希的心提了起来。她看到断壁残垣中用鲜血涂抹着脚掌大小的字,在忽明忽暗的火光照耀下无法辨认。一声令人寒毛倒立的尖叫。那声音绝不来自人类的喉咙,甚至不属于这个世界。

  随之而来而来的是,是一股刺鼻恶臭以及大群夜枭的恐怖尖啸。

  海蒂里希·希梅厄感觉自己的脊背冰凉。她参加过战争,目睹过可以让人心智癫狂的惨剧。但是,在霍蒙沃茨愉快的学习了几年以后,她渐渐适应了体面和优雅,那些只有噩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早已深埋心底。

  但是,此时此刻,那些糟糕的,令人无法直视的恐怖阴影又一次从她的心底里挖开尘封的泥土,用枯朽的没有皮肤和血肉的骨头,一点一点的爬出来。

  坐在马车里的劳娜小姐也是一样。尽管她是一个出名的胆大冒险家,但是,依然逃不出被无名的恐惧扼住喉咙一般的战栗和恐惧。她注视着发出怪叫的黑暗,意识到,那里有什么东西正在那边的黑暗中注视自己。

  这无法名状的怪异抓走了自己的女仆,将大家带到黑暗诡异的墓地。在沼泽般粘稠的恐惧气氛中,还带着几分疑惑

  劳娜强打精神,握紧魔杖,用自言自语来调动情绪:

  “我在害怕,这很奇怪,哪怕是迷失在寄宿古老恶灵的遗迹中我也没有害怕过。难道,这附近藏着某种引起恐惧的特质……嗯,我要,啊——!”

  一种冰凉的,像蛇一样滑腻的触感卷过手腕,把劳娜吓得叫了一声。

  “怎么了,劳娜小姐?”扎着双马尾的女仆思菲丽珂可爱的歪歪头问道。

  她没有一点慌乱,镇定的让劳娜都有些惭愧。

  “有什么东西,像蛇,碰了一下我的手腕。”劳娜一边说,一边查看座椅和车厢,却并没有发现什么。

  难道是自己的错觉吗……

  “是这样的吗?劳娜小姐,长长的,滑滑的……”女仆举起双手,捏住脸颊向两边拉,摆出一个滑稽的表情。

  一条条蚯蚓和蜈蚣粗细的触手纠缠着,搅动着,从漂亮女仆的樱红小嘴和头发里钻了出来,变成长满口器的肉触,而且越来越粗大。女仆的脸也像蜡一样融化,变成一滩漆黑的泛着莫名亮光的黏液团,从四面八方朝劳娜卷了过来。

  这一幕击溃了劳娜的心理和认知防线。她挥舞魔杖,像拿着根棍子一样乱打,接着就被卷住双手,捆住腿脚。滑腻、恶心的触手甚至绞住了裙子。

  “啊——!”

  马车里传来的尖叫惊醒了因为异状而陷入迟钝和恐惧的海蒂里希。她刚要去打开车门,精巧的车厢就像装进老鼠的皮包,在劳娜撕心裂肺的惨叫中上蹿下跳起来。

  与此同时,黑暗中出现了“啪嗒啪嗒”的密集脚步。一种轮廓和形状像是畸形野狗的生物向着女骑士扑来。它们有一部分是人类,长着人类的手和头,过度发育的大脑挤开头骨,丑陋的脸无比扭曲,背后还拖着苍白的骨尾,四肢伏地疾奔而来。

  海蒂里希强压心中翻滚的厌恶和恐惧,举起佩剑,在恐怖尖叫和怪物奔袭的沙沙声中,以几乎疯狂的执着和镇定吟唱起来。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血税》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