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五十三章 捡漏!王氏未来发展大计

第五十三章 捡漏!王氏未来发展大计


  ……

  说话的功夫,飞辇已经缓缓降落在了长宁卫东城门外。

  “唳~”

  朱顶仙鹤拍打着翅膀,优雅地停在了黄泥地上,仰头发出了一声轻啼。

  之前还叽叽喳喳的车厢里顿时安静了下来,包括姬明钰在内三个核心弟子都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冠,拿出了自己最好的风貌。

  “走吧~”

  房佑安率众下了车。

  多云天气,城外的光线并不好,但他们四人一亮相,却依旧让人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四人皆是人中龙凤,尤其是他们身上那股昂扬的姿态,飞扬的神采,更是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毫无疑问,他们各个都是天之骄子。

  尤其是为首的房佑安,气质更是出众拔群,有种超然的气度,站在人堆里简直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就连同为天人境的城守大人单论起气度来都不如他。

  在场的诸多世家家主眼里都不禁划过了一抹感慨和羡慕,油然生出一种“要是我们家族也能出这样一位天骄就好了”的情绪。

  就连作为天人世家的皇甫氏家主皇甫锦环,和天人雷氏的家主,也不例外。

  竟然是他们?

  人群里,王守哲眉毛一挑,有些意外。

  他也曾想过,这一次学宫来的亲传弟子竟会是谁?却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房佑安一众人。

  不过转念一想,倒也合情合理。

  紫府学宫闲着的亲传弟子可不多,房佑安带着一些师弟师妹们,来做一个大型任务也是合情合理的嘛。

  就在他思量间。

  城守大人夏侯弘德已经满脸堆笑地率先迎了上去,拱手道:“诸位便是紫府学宫的天之骄子了吧?在下乃长宁卫城守府,城守夏侯弘德。见过学宫诸位天骄。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说罢,他还掏出了身份令牌,以供对方检测。

  房佑安也是按照规矩,用灵识在那身份令牌上扫过,在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后,他就温文尔雅地拱手还礼道:“城守大人客气了。在下乃是紫府学宫玄冰殿房佑安,携诸位师弟师妹奉命前来长宁卫一带,协助诸位大人治理灾情。”

  说话间,他也掏出了令牌,以及来自紫府学宫和郡守府共同颁布的任命文书。

  夏侯弘德不敢怠慢,却也是依足了规矩,细细的检查了令牌和任命文书。

  在确定没问题后,他的神色愈发恭敬地行礼道:“下官拜见总督查使大人,以及诸位督察使大人。”

  无论是对方此番的任命职位,还是学宫亲传弟子的身份,都由不得他有丝毫懈怠。

  先不说这位房佑安总督查使,年纪轻轻便一身修为高深莫测,他的身后可是站在玄冰殿的那一位……在学宫诸位紫府上人之中,那一位绝对不是好惹的主。

  而且,他也听说过,紫府学宫中玄冰殿一脉的弟子个人的战斗力都非常强大,核心弟子个个都是战力非凡的战将,更别说一位天人境亲传弟子了。岂容得他来小觑?

  “城守大人,客气客气。您是前辈,叫我佑安便是。”房佑安翩翩君子气度,乃是玄冰殿难得一位好脾气的主。

  “岂敢岂敢,佑安总督查使。”略作寒暄后,夏侯弘德说,“我先给总督查使,介绍介绍我们长宁卫的诸位家族族长。”

  他话音一落。

  早已经等待了半天的天人雷氏,天人皇甫氏两位族长,立刻满面堆笑的走了上去,其余家族族长纷纷跟随在后。

  紫府学宫亲传弟子这个级别的大人物驾临长宁卫,乃是非常罕见之事,如果有幸能和他拉上关系,结下一份善缘,对家族有利无害。

  至于王守哲,动作慢了半拍,落到了最后。

  他的姻亲盟友家族也不是特别积极。毕竟他们跟着王守哲,最近见识的东西颇多。

  学宫亲传弟子虽然身份高贵,却也不是那么好巴结得上的,还是紧紧抱住守哲的大腿最切实际。

  “佑安总督查使,诸位督查使大人。这两位乃是天人雷氏族长雷秋玮,天人皇甫氏皇甫锦环。”

  按照规矩,夏侯弘德先介绍了两个天人家族。

  雷秋玮和皇甫锦环当即脸色笑盈盈的拱手道:“见过总督查使,以及诸位督查使大人。”

  房佑安也不是那种不食人间烟火之人。他明白在地方上办事儿,还得依靠地方上的豪强们,自然不会眼高于顶的怠慢他们。

  他刚准备还个礼,介绍一下师弟师妹们时。

  蓦然。

  阳德师兄喊了一声:“那位不是守哲师弟吗?”

  守哲师弟?

  此言一出,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房佑安也看到了人群后面的王守哲。

  他微微一愣,有些欣喜,当即朝着雷秋玮和皇甫锦环拱了拱手,歉然道:“两位,先对不住了。在下碰到了熟人,先去打个招呼。”

  在房佑安的率领下,一众玄冰殿弟子们都笑吟吟地向王守哲走了过去。所过之处,长宁卫众人纷纷让行。

  不等房佑安说话,王守哲率先行礼道:“守哲见过佑安师兄,见过各位师兄,以及这位学姐。”

  房佑安温润的还了个礼:“守哲师弟,当日学宫匆匆一别,已有两月有余。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碰面。”

  姬明钰,李阳德,以及另一位核心女弟子钱彩灵,也都急忙纷纷还礼,嘴里都是喊着“守哲师弟”。

  他们也都知道,王守哲乃是长春上人的记名亲传弟子。

  虽然带了“记名”两字,但他们都知道那是无奈之举,只要王守哲愿意,长春上人随时都能收他做亲传弟子。

  而且,他们也觉得理所当然。这位守哲师弟还远没到三十岁,年纪轻轻便能战胜姬明钰,便是他要加入玄冰殿,他们的师尊冰澜上人多半也会收他为亲传。

  学宫的风气便是如此,不讲出身来历。你若实力不行,便是出生紫府世家,一些核心弟子亲传弟子也不会太拿你当回事儿。

  但是像王守哲这一种,就纯粹是靠着自己实力争取来的地位,便是连姬明钰都对他敬佩不已,不敢再战。

  略作寒暄,王守哲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与他们打着招呼道:“阳德师兄,彩灵学姐。此番事了后,你们先别着急走,容得守哲好好招待招待。”

  见到他们如此熟络,各八品世家家族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微妙起来。姻亲盟友们自然都带着喜色,其余则神色略见复杂。

  两个天人世家族长雷秋玮和皇甫锦环,则明显有尴尬之色。

  他们冲在最前,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好好巴结一下学宫的亲传弟子核心弟子,却不想他们竟与王守哲如此熟络,关系如此亲密。

  便是连城守大人夏侯弘德,也是愣了好一会儿,才上前呵呵笑道:“原来守哲族长与诸位上峰大人如此熟悉,着实让人羡慕。不过,此地并非说话之处,在下已在百味阁准备好了酒席,为诸位上峰大人接风洗尘。”

  显然他也看出了其他家族的尴尬,不免出手化解了一番。

  与此同时,王守哲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无形中又是拔高了几个层次。看来,他得到的一些学宫情报并不全面,终究还是低估了王守哲!

  房佑安等人,自不会驳斥夏侯弘德的面子,从谏如流下,随着众人一起进了城。

  在城防营的开道下,一行人径直去了百味阁。

  当然,长宁卫的百味阁,与陇左郡的百味阁总部还是远不能比。

  到了百味阁,却发现钱氏商行长宁卫分行的掌柜钱学安,早已经守在了门口。

  他腆着越来越大的肚子,如同弥勒佛一般,笑着恭迎紫府学宫的房佑安和诸位核心弟子。

  见到钱彩灵,他直接深深行了一礼,喊道:“学安见过彩灵姑姑。”

  “原来是学安啊。”钱彩灵上下打量着他,“这才两三年没见你又胖了,原来你也在长宁卫。”

  插播一个app: 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咪咪阅读 。

  钱彩灵对这钱学安记忆十分深刻。

  原本不过是区区一个毫不起眼的直脉庶子,却不想现在越混越好,几次为家族立下了大功劳,连家中老祖宗都提到过他两次名字。

  这是何等荣耀?便是连她钱彩灵这堂堂学宫的核心弟子,也对这钱学安印象越来越深了。

  当然这也是因为钱学安挺擅长钻营,逮到了个机会,每隔个两三年都会往学宫跑一趟。

  她钱彩灵也没少收钱学安好处,印象自然深刻。

  这番小小的对话,听起来没什么。可长宁卫的诸位家主,不免又是神色一凛,心中再度郑重了几分。

  感觉学宫那几位核心弟子中,就属这一位叫钱彩灵女核心弟子好似最不起眼,却不想她竟然出身于钱氏。

  在整个陇左郡,钱氏可是赫赫有名的五品紫府世家,地位十分显赫,几乎无人敢惹。

  便是连王守哲都对钱彩灵多投去了几个眼神,没想到这彩灵学姐竟然是钱学安的姑姑。

  紫府学宫果然是藏龙卧虎之地。

  或者说,陇左钱氏的底蕴的确浑厚无比。

  随后,自然是一番热络的招待,有钱学安这个长袖善舞者在场,气氛也是活跃了许多。

  酒过三巡之后。

  房佑安脸色一正,朝酒席中座位拱了拱手道:“诸位,这饭吃了,酒也喝了,但是灾情不容懈怠。我房佑安承蒙郡守府和学宫委托,前来督查平定灾情,还得请在座的诸位多多帮助。城守大人,我适才在空中看到不少难民聚集在了长宁卫附近,不知此事可有妥善安排?”

  一提到正事,所有人的脸色都严肃起来。

  夏侯弘德脸色凝重道:“此番安江中下游受灾非常严重,许多难民朝着东面来。因为我长宁卫只有三成地方遭了灾,因此许多难民聚集在长宁卫不走。我已下令建造了许多临时难民营,也开了粮仓,对难民进行施粥。然而,难民越来越多,我长宁卫库房存粮有限,迟早会力有不逮。”

  房佑安的眉头皱了起来:“此番我们几个师兄弟先行一步,也有一些师弟师妹从陆路赶来,沿途征集粮草,但恐怕远水解不了近渴,还需要咱们本地世家有力出力。”

  此言一出,众人一阵沉默。

  宁西党氏党正鹤一脸苦笑道:“总督查使,我们宁西党氏已经全部淹掉,辖区内的佃农和平民们,都已经逃难到了临镇辖地内。此番若是得不到救援,我党氏怕是要……”

  其余世家也是面现苦涩,表示现在并非收成季,各家各族都靠着余粮在度日,各家各族也都有不小的损失。

  “粮食倒还好说。”钱氏商行钱学安说道,“我还能筹措一些,短时间内能应付应付。问题是难民越聚越多,难不成将他们赶到其他地方去吗?据我所知,咱们上游的定南镇泽两个卫城灾情更加严重,无数田地房屋冲毁,尤其是镇泽卫,迄今身处一片汪洋之中,死伤不计其数。活下来的那些平民佃农,恐怕都无家可归了。”

  “哼!”房佑安的眼眸中略过一道杀机,“定南、镇泽两卫,平日疏于防洪,以至于造成此大灾。那两位城守恐怕是好日子到头了。此事暂且不提,那些难民还得请各位世家想办法安置一番。”

  此言一出,众位世家又是一阵沉默,心中各自盘算和思量着。

  王守哲知道,这不怪他们。

  长宁卫经过数百年的开发后,大部分世家的地盘都已经处在了饱和状态。增加佃农和劳工的数量,并不会给经济带来大幅度增长,反而会增加各种消耗,形成包袱。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