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四十九章 进化!平安镇逐渐强大

第四十九章 进化!平安镇逐渐强大


  ……

  性命攸关之下,王守哲脑子转得飞快。

  他一脸宠溺而深沉的看着柳若蓝:“娘子的手艺,为夫实在太过喜欢。你若天天给为夫做,为夫哪里控制得住?岂不让为夫暴饮暴食?久而久之,自然对身体不利,岂不是在谋害亲夫吗?”

  “由此,娘子偶尔下个厨就可以了,这也可以让为夫有个念想不是。”

  柳若蓝脸上的寒色渐渐散去,俏眸幸福地横了王守哲一眼:“夫君果然好才华,连夸人都夸得这么惊心动魄,别出心裁。”

  为了转移柳若蓝的注意力,王守哲揽住了她的腰肢,低声说道:“这些日子一直出门在外,诸事多有不便。我已许久未曾领教娘子‘玄水真诀’的造诣了。”

  柳若蓝俏脸微微一红,低声道:“我也许久未曾检查过夫君‘长春真诀’的修为进度了,只是,只是两个孩子还在隔壁书房读书……”

  他们夫妻俩出差太久,许久没抓他们功课,导致俩小家伙全都放飞了自我,这会儿正恶补进度。

  熊孩子果然麻烦。

  王守哲遗憾地摇了摇头,正准备将注意力放在沙盘上时。

  柳若蓝却红着脸,咬着嘴唇说:“罢了罢了~反正他们耽搁功课也不是一天两天,我嘱咐巧儿照看孩子,咱们去水月天阁修炼一番吧~”

  “嗯。好吧。”

  王守哲思量了一番后,觉得还是打不过柳若蓝,依言而行。

  半个时辰后。

  书房之中。

  王璃瑶和王宗安这对姐弟正满脸严肃地拼命做功课。

  娘亲可是说过一会儿要来检查功课的。

  他们小小年纪,便早已知道察言观色,知道在家里宁愿得罪爹爹一百遍,也绝不能惹娘亲一次发火。

  因此,他们奋笔疾书,十分刻苦。

  然而,等了好长时间,也没见娘亲来检查功课。

  “巧儿姑姑。”王璃瑶眨着漂亮的眼睛,满脸狐疑道,“娘亲该不会又和爹爹去修炼了吧?”

  “这个……”巧儿一头冷汗,干笑着解释说,“小姐和姑爷都是天骄,努力修炼也应该的。”

  姐弟两个面面相觑。

  得了,今天的功课又白做了。

  爹娘这一修炼没个两三天回不来。

  “安安,走,姐姐带你出去玩儿。”王璃瑶一下子来了精神。

  “这个,姐姐不太好吧。”王宗安到底是心虚了几分。

  他可不像姐姐那般胆大。

  “怕什么?你又不是不了解爹娘,他们就是嫌咱们碍眼,找个地方躲躲清静去了。”

  王璃瑶一把抓起王宗安,就大摇大摆的往外走去,顺便还嘱咐了一句:“巧儿姑姑,你可得帮我们打着点儿掩护。”

  巧儿一脸无语,心中直埋汰。

  小姐,姑爷,你们那借口用了多少年了?连小小姐都瞒不住,能不能推陈出新一下?

  ……

  随后数日,天气又是大雨连绵。

  安江的水位不断上涨。

  王守哲收到情报,安江靠中下游一段,已有不少地势较低的地方遭遇了洪水,形成了内涝。

  长宁卫因为在安江北面,沿岸地势陡峭,内陆地形也高,只要排水妥当,一时半会儿淹不了。

  而平安镇的地势实际上以丘陵居多,又有很多低洼之地,总体地势比安江北面要低不少。

  这也是为何,平安镇这一块地方,一直都没有人过来开荒。若此处是一块好地,哪里还轮得到宙轩老祖?

  但是对王氏来说,平安镇就是他们的根基,没的选择,只能悉心经营。

  水利工程向来不是一朝一夕之事。穿越至今,王守哲从未对此有过放松。

  在珠薇湖清淤填土,不过是个开端而已。

  这些年来,他不断的做着疏浚河道,开拓水道,巩固堤防,修建排涝闸口等等工作。这场豪雨,也正是检验他这八九年来辛苦布置的时候。

  整个王氏,甚至是很多王氏的旁系子弟,都参与到了这一场防洪工作之中。

  首当其冲的是安江堤防。

  从宙轩老祖开始,便是不断修建堤防,加固堤防。每年都会动用一部分人力物力投入其中。

  到了王守哲这里,更是注重安江平安段的堤防建设与巩固。

  如今的平安王氏除了有钱之外,手中还握着一大利器,那便是传说中的洋灰。

  简简单单的石子沙砾洋灰,按照比例加上水搅拌之后,便是大名鼎鼎的混凝土。

  只不过,留给王守哲的时间太短,目前也仅仅是在几段最危险之处修筑了石坡和混凝土河堤,约莫仅占到一百四五十里的三分之一。

  但即便如此,比起原来的河堤,抗洪能力也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王守哲冒着雨,一路检查着河堤。

  随着水位上涨,原先一些还算安全的河堤都有了些隐患,他立即派遣族人,组织佃农和平民对那些河堤临时加固。

  与此同时,他还检查了排涝闸口。

  在地球上,一些排涝闸口都是使用的大功率水泵抽水。简单的水泵制造并不难,难就难在这世界上没有电力。

  但是,人类的智慧却是无穷的。

  在这世界上,自然也是有一些灌溉用的水车。

  王守哲这些年来做的工作很多,自然也包括了与专业人士研究水车的改进方案。

  三大排涝闸口之中,位于丰谷农场的丰谷闸口,还是当年宙轩老祖所建。

  这八年来,王守哲对这闸口进行了多次修缮和改建,已使得它成为一个主要排涝口。

  如今,高大的闸口左右各有一座“水龙阵”。

  “水龙阵”,说起来十分好听,实际上就是一种结构比较简单的大型水车。

  当江水流动时,会推动小型摩天轮一般的水车转动。水车的转动又通过炼器师打造的比较精密耐用的轴承和齿轮,对一个结构简单的往复式唧筒做功。

  而这往复式唧筒,会将闸口内的水抽排到安江内。

  而闸口内的水道,则是四通八达,连接着平安镇内所有的水道和湖泊。

  王守哲拥有不少地球知识,虽然这些都不是他精通的范围,但他知道大方向,而这世界上也并不缺乏聪明的工匠和炼器师。

  两厢合作之下,才有了如今的“水龙阵”。

  当然,这个大型水车也并非就是直接裸露放在河道里。

  王守哲在河道边缘打了桩,并用混凝土等砌了大型基础,与闸口河岸形成了一条前宽后窄的八字形水渠甬道。

  如此,喇叭口能进来更多的水,随着后方水渠甬道收窄,水流速度也会更快,对水车产生更多的动力。

  水车前方的甬道口,还有一个两丈来宽的绞盘升降闸门。在不需要水车运转时,只需放下闸门,便可截断水流。

  此外,在喇叭口还设有铁条网格,拦截跟着水流冲下来的各种较大的垃圾或是凶猛的水生凶兽,防止对水车造成破坏。

  丰谷闸口这两个水龙阵工程,原理结构都十分简单,却花了王守哲足足五年时间与工匠和炼器师沟通,用小型结构不断尝试和改进,完善后才正式投建,前后耗资上万乾金。

  当然,效果也十分明显。

  管理这个闸口的负责人是一位精干的王氏旁系子弟。他一见到王守哲便迎了上来,激动道:“启禀家主,两座水龙阵运转都十分顺畅。”

  庞大的水车在湍急的水渠甬道中稳定地旋转着,看似缓慢,但实际上它的转速并不慢,只是因为水车外周长比较大,看起来才显慢而已。

  在水车的带动下,对准安江的管道口中不断有水喷出,如同两条白花花的大型水龙一般。

  如此场面,便是水龙阵名字的来由!

  “十二时辰盯防,一旦水龙阵出现故障,不惜一切代价抢修。”

  王守哲见到自己辛苦许多年,投入巨资的水龙阵,发挥着积极作用,心中也颇为自豪。

  他将平安镇视为领地,视为自己的家,自然会想想尽一切办法将其打造得铁桶一般,希望它面对各种自然灾害也能扛过去。

  之前有过测算,一架大型水龙阵全速运转时,一天大约能排水二十万立方。

  而这种水龙阵,在三个排涝闸口总计有六座。全速运转,一天大约能排水一百二十万立方。

  听起来数字很大。

  但事实上,以珠薇湖举例,珠薇湖约万亩水域,满蓄水时就约莫有两千八百万立方的水。

  这六台大型水龙阵全速运转,需要二十多天才能将珠薇湖抽空!

  更不用说,平安镇内大大小小的河道水渠,以及还有星罗密布的小型湖泊的含水量了。

  也是由此,每年雨季来临前,这六架水龙阵就得开始提前运转,降低整个平安镇内部河道湖泊的水位,以防止汛期一来,根本来不及排涝的尴尬局面。

  而且现在还在不断下雨,哪怕大部分雨水都被土地所吸收,或是进入了地下水等渠道中,仅剩的那一小部分水排入河道之中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也是由此,这六架大型水龙阵即便是全力运转下,河道内的水还在一点点上涨。

  虽然缓慢,却依旧在涨。

  好在,雨季来临之前便开始提前排水,让平安镇水位处在了较低状态。否则,说不定现在很多麦田已经河道水倒灌了。

  王守哲表情有些凝重。

  六架水龙阵终究还是太少了。

  就算今年的汛期比起历史上那两次洪涝时候还远不如,也差不多到水龙车的极限了。

  花了八年时间,逐渐打造的水利工程终究还只是雏形,王守哲暗忖,这个汛期一过,须得再次加大水利建设方面的投入。

  反正现在整个平安镇都属于王氏一家,投入再多也只是一种长期投资,少发生一次洪灾就回本了。

  接下来又是六七日,整个王氏率领着平安镇四万人,投入到了紧张的抗洪之中。

  这种时候,没有外人能帮到王氏。

  毕竟汛期凶猛,哪边都遭受着洪灾的威胁。

  在此期间,有三个河堤出现了缺口,情况一度差点失控。王守哲夫妻俩个更是亲自坐镇第一线,投入到抗洪之中。

  在大自然的滔滔伟力面前,如今不过灵台境的他们能够发挥出的作用相当有限,但有他们坐镇,所有人就有了主心骨。王氏众人和全体镇民齐心协力之下,硬是一次又一次堵住了缺口,阻止了洪涝的发生。

  最终。

  连续两天天色放晴后,安江湍急的水流终于略缓了些,总水位开始缓缓降低,两天就降了半米多。

  这也昭示着,汛期终于过去了。

  这也代表着,平安镇这一次成功渡劫,扛过了最容易发生洪灾的汛期。

  不过,平安镇所有人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仍然齐心协力的巩固着堤防薄弱处,防备着汛期反复。

  如此,又是过了数天。

  安江水位不断下降,水势逐渐平缓。

  汛期终于彻底过去,平安镇当即陷入了一片欢呼庆祝之中。

  这一次汛期来势凶猛,换作是十几二十年前,洪涝灾害几乎难以难免,会造成较大伤害。

  可这一次,除了部分地区内涝后有一定减产外,整体粮食产量依旧维持在了一个较高的水准。

  最重要的是,这一次的汛期仅仅死了几个人。

  这是一次伟大的胜利!

  王氏在平安镇的声望虽然早已经爆表,但这次之后,民心还是再度拔高了一大层次。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