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四十七章 璃慈!副院长我养定你了

第四十七章 璃慈!副院长我养定你了


  ……

  房佑安也都很识相的纷纷走出玄冰阁。

  哎哟,老祖宗啊,这么大的八卦都不看不听吗?

  与此同时,玄冰阁内的声音,还隐约传出。

  “师妹,你……”长春上人如丧考妣,哀嚎道,“好好好,我便陪你走一趟!师妹,轻点。”

  那些对话也让王守哲眉头直跳,这虎狼之词有些凶猛啊。

  看样子长春上人和冰澜上人的关系,恐怕真的不一般。

  见得王守哲眼珠子骨碌碌乱转,珑烟老祖赶忙把他拉到了远处,低声告诫道:“你莫要胡思乱想。师尊的里间是一整片玄冰空间,她平常都在里面修炼的,不是你想象中……”

  “呃,这个……老祖你没解释之前,我还真没乱想到那种程度。”

  不过现在还真是有些在乱想了。

  房佑安也是一头冷汗,急忙阻止道:“明钰师弟,你去送一送守哲师弟吧。”

  他身为亲传弟子,多少也知道一些内幕。

  两人的确恩怨纠葛很深,但也不像王守哲想的那般不堪。

  让他再待下去,怕是会越描越黑了。

  与此同时。

  玄冰殿广场擂台旁,王宗盛和宇文建业正被一群摩拳擦掌的老弟子们团团围住。

  他们个个都已经三五十岁,实力最差的也是炼气境九层。可怜的王宗盛两人在他们的包围圈中,就像是误入了狼群的小绵羊一般可怜兮兮。

  完了完了~!四叔干得太凶了。

  这些老弟子们一定是受不了委屈,找他王宗盛来出气了!

  王宗盛欲哭无泪。

  罢了罢了,不就是挨一顿毒打吗?我身强体壮,过不了几天就能恢复,就是苦了建业兄,受到他牵连,还要白挨一顿打,他那么弱小的身板,也不知道扛不扛得住打?

  正在此时。

  王守哲与姬明钰从玄冰殿中走了出来。

  两人边走边谈笑风声,那样子就仿佛多年未见的好友一般。

  正准备拿王宗盛出气的老弟子们顿时停下了动作。

  “明钰兄,你回去好好养伤吧。”王守哲一脸关切的说道,“等你伤好了去我长宁玩,我定当尽地主之宜。”

  “守哲老弟。”姬明钰也是十分客气地行礼道,“与老弟一番谈话,当真是相见恨晚。你这兄弟我交定了。”

  两人一番依依不舍的拜别。

  随后,王守哲看到了王宗盛,对他笑了笑,投去了一个鼓励的眼神,随后便扬长而去。

  姬明钰则是微笑着拍了拍王宗盛的肩膀道:“你就是守哲老弟的侄子吧。他的侄子就是我的侄子。你在玄冰殿好好修炼,有谁欺负你随时和我说。”

  鼓励完之后,姬明钰便飘然而去。

  然后那些如狼似虎的老弟子们,个个都是眼神变了。

  “王宗盛,刚才没吓到你吧?这是师兄们和你开玩笑呢~”

  “哈哈哈,这也算是咱们玄冰殿的独特风俗。”

  然后一群老弟子们便簇拥着王宗盛,和蔼可亲地与他拉起了关系。

  “我,我……”

  王宗盛一脸发懵。

  我王宗盛好像要崛起的架势了。

  ……

  与此同时。

  紫府学宫的山巅。

  云雾缭绕之中,有一座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院子。

  这座院子像是好久没有修葺过了,看上去有些破旧。院子里也没种植什么奇花异卉,灵果和灵草,都是一些普普通通的寻常花草。

  一切的一切,都看起来如此普通。

  院子里,一座破旧的石亭内,老旧的石凳上正坐着一男一女。

  女子约二十几岁,因为长得有些婴儿肥,眉宇间又透着一股天真无邪的气息,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了许多。

  而男子的外表也不过三十余岁,但细细看去,却能看到岁月在他脸上留下的沧桑痕迹。

  他的眼神也冷峻而沉着,仿若深不可测的幽潭一般。

  如果将他放到地球上,西装一穿,戴上手表,便是一位妥妥而特有范的霸道总裁。

  “师兄。”女子满脸委屈,幽幽地说道,“你说的师尊何时才能出关啊?”

  男子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声音温和道:“小师妹勿要着急,我已传讯给师尊。他会尽快出来与你相见。”

  “师兄,我饿了。”女子蹙着眉头,一副有气无力地说道,“跟着你一起上山,我还没吃东西呢。”

  “抱歉抱歉,这都怪师兄不好。忘了小师妹现在修为境界还低,无法长期不吃东西。”男子说着在储物戒上一抹,掏出几个馒头递过去,“小师妹,这些都是灵麦面粉做成的馒头,十分顶饿,还能有效补充气血。”

  “就这?”

  女子眼睛都绿了,目瞪口呆说,“师兄,你不是说咱们师尊是副院长吗?有权有势,什么好吃的都有,你你你你就让我吃这个?!”

  “这个……师妹,抱歉抱歉。等拜见了师尊后,师兄便带你去吃好吃的,你先凑合凑合。”

  这个婴儿肥的女子自然便是王氏第八代,王璃慈大小姐。

  她在招新大会上才刚刚一露脸,就被这中年师兄一通忽悠,说是代副院长收徒。

  在问清楚管饭包吃包住后,她就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走了。

  岂料,她已经在这个破院子里等了两天了,却连师尊的面都没见到。

  而口口声声说院长长期闭关,在学宫之内便是副院长权威最大的师兄,却请她吃冷馒头。

  我璃慈大小姐怎么这么命苦啊?

  架不住肚子饿,王璃慈含着眼泪啃起了冷馒头。

  就那几个馒头,三两口就没了。

  “师兄,我饿。”王璃慈又是眼泪汪汪地看着师兄。

  “吓?”师兄睁开半闭的眼睛,也是被吓了一跳,“这就吃完了?”

  然后,师兄又掏出了几个馒头:“璃慈啊,慢点吃,别噎着。”

  随即,他又闭目养神起来。

  然而,他的眼睛才刚一闭上,就又听王璃慈声音带着哭腔说:“师兄,不够吃,我饿。”

  又过了会儿。

  “师兄,我饿。”

  “师兄,我饿。”

  ……

  一刻钟后。

  这如魔音贯耳一般的声音,好似已经给他洗了脑。

  他连眼睛都不敢闭上,因为只要一闭眼那娇滴滴,长得挺可爱的师妹就会可怜楚楚地说:“师兄,我饿。”

  他储存的一个月的伙食已经全给师妹吃光了。

  可师妹她,还是在喊饿。

  师兄的脸色已经变得不自然了起来,这位师妹好像挺,挺能吃啊。

  他们云阳一脉,向来讲究克己修身,尽可能减少外在的物质条件,以磨练内心,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

  他刚刚从外面做任务回来,正巧撞见学宫招收新弟子,又碰巧见到了王璃慈,发现她资质非凡,乃是达到上品丙等的天骄级别。

  再加上与之交谈后发现她生性质朴,心中无垢无邪,最是契合他们云阳一脉的气质,这才如得至宝,代师收徒,将她接回了云阳山巅。

  然而,此刻,他却隐隐感觉到了不妙。

  这师妹。

  收得好像有些草率了。

  正待他准备追问几句时,院内陈旧的建筑中传来一个古拙浑厚的声音。

  “明达,你传讯说收了一位质朴如玉的天骄。便是这位姑娘吗?”

  话音一落。

  老旧的石亭之中,出现了一位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

  那老者形容清癯,气质飘逸,深邃的眼眸中神色温和,充满了睿智的气息。

  他甫一出现,目光便落到了王璃慈身上。

  他仅仅是随意一打量,便仿佛将王璃慈看了个通透。

  “好好好!血脉浑厚,眼神质朴,乃是一块难得的良才美玉!”他的脸上露出了欢愉之色,“明达,你气运不错,竟然能从各峰各脉的手里优先抢得如此人才,为师记你一功。”

  明达小心地提醒了一句道:“师尊,咱们家小师妹好像挺能吃的。”

  “能吃?”老者不以为意,“年轻人嘛,能吃是福,谁还不是这么过来的?明达你当初也挺能吃,为师还不是把你养活了?”

  随后,老者看向王璃慈,一副越看越满意的模样道:“老夫乃是云阳上人,忝为学宫副院长。你可愿意拜我为师?以你资质,只要略加努力,便有可能继承我的衣钵。”

  他自信满满,以为王璃慈一定会满口答应,纳头便拜。

  岂料,王璃慈连连摇头:“我不愿意。”

  “什么?”

  云阳上人怔住。

  这种回答明显是不符合常理啊。而且这只是走走过场而已。实际上手续已办完,这丫头。已经是云阳一脉的人了。

  不等他们说话,王璃慈直摇头道:“咱们这一脉太穷了,房子那么破。整天还吃冷馒头,还吃不饱我才不要呢。”

  “明达师兄还骗我,说包吃包住,只要我的吃得下随便吃。”

  “这。”云阳上人师徒俩面面相觑,这姑娘,要不要如此耿直啊?

  云阳上人的脸色顿即一板道:“明达,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怎么能让小师妹吃冷馒头呢?”

  随后,云阳上人温和自信地说道:“你家师尊怎么说都是一个紫府上人,况且还是堂堂副院长。怎么可能连你一个小丫头都养不好。”

  “为师答应你,只要你能吃得下,随便吃。”

  “真的吗?”王璃慈瞪大了眼睛微微有些质疑,环顾着四周,呐呐道,“咱们家里看起来有些穷啊。”

  “为师乃堂堂紫府上人,而你明达师兄,也早已是天人境修士。”云阳上人自信道,“养活你一个小丫头还不轻而易举。”

  说着他手一挥,丢了一个装有灵石的袋子给明达师兄:“明达,这里有一百灵石。带你师妹去学宫内部的天膳阁,好好吃上一顿。敞开了吃,别给为师省钱。剩下的灵石,在长春谷采购一些新鲜食材,回来作为你师妹的伙食。”

  “我需得再闭关几日,小师妹就让你先带着。”

  “是,师尊。”明达师兄一下子有了些底气,笑盈盈的说道,“走,小师妹,师兄带你吃好吃的去。”

  “师兄你真好。”一听说有好吃的,王璃慈便走不动道了,连拒绝拜师都忘记了。

  如此开开心心的日子,就过了两天。

  依旧是那个破落的小院子。

  明达师兄看上去有些憔悴

  云阳上人身形一晃,出现在他面前,神色微微有些不满道:“明达,不是告诉你为师正在闭关吗?为何又传讯于我?”

  “启禀师尊。”明达师兄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师妹的伙食费没了。”

  啥?

  “为师这不是给了一百灵石吗?”云阳上人眼皮子直跳,“莫非天膳阁敢冒大不韪,恣意涨价不成。”

  “并非如此,看在咱们云阳一脉的份上,天膳阁已给我们打了折。”明达师兄有气无力的说道,“除了那一百灵石,咱们还赊欠了三十灵石。”

  这才短短两天,便是吃了一百三十灵石。

  云阳上人也是有些摇摇欲坠,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璃慈。

  “师尊,你可是说敞开了吃的。”王璃慈一副天真无邪,满眼无辜地说道。

  其实王氏家族,早已经不敢在王璃慈面前说一句,你敞开了吃。

  这丫头真敞开了吃,那真是一个无底洞。

  “璃慈啊,师尊来帮你检查一下血脉。”云阳上人也算是见多识广,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先前听明达禀报说,璃慈小师妹应该是某种战体类三层血脉。

  战体类通常都比较能吃,可再能吃也远远没有如此能吃。

  随着云阳上人的一道威压,落在了王璃慈身上。

  蓦然。

  王璃慈的那柔弱无辜的气质猛然一变,一股凶猛霸道的气息在她身上弥漫而起。

  随之。

  在她的身后,一只狰狞恐怖,有着血盆大口和巨大肚皮的怪物虚影凝聚而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