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四十五章 长生果得手!嗜血藤蔓立功劳(6300大章)

第四十五章 长生果得手!嗜血藤蔓立功劳(6300大章)


  ……

  “铛!铛!铛!”

  擂台上剑芒四溢,冰雪纷飞。

  姬明钰的攻势犹若潮水一般,一波接着一波而连绵不绝,让人毫无喘息之气。

  而王守哲也是将防守发挥到了极致,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一招一式都防得妥妥。

  甚至他都没浪费玄气,让宙轩剑激发出剑气来进攻,而是将所有专注力都放在了防守上。

  如此一来,打得自然不是很好看。

  玄冰殿众人兴奋不已,纷纷呼喊道:”明钰师兄再加把劲,轰开他的乌龟壳,他快挡不住了。”

  相对应的。

  长春谷弟子们则是微微失落,守哲师兄明显一直被压制着打,到现在竟然连还手余地都没有。

  有两人甚至私底下议论了起来。

  “你们懂什么?”锦山师兄低声怒斥道,“针对什么对手,使用什么战术,乃是正常选择。咱们长春真诀最擅长的便是持久力。只要持续不断消耗下去,姬明钰终究会玄气耗尽,最终败下阵来。”

  “可是锦山师兄。”某位新弟子弱弱的说道,“那姬明钰师兄,已经是灵台境三层了。玄气浑厚无比,如何能耗得光?”

  “这……”锦山师兄一脸犹豫道,“兴许守哲师兄,有别的想法吧。”这话说的,他自己信心都不足。

  不管是台下还是天上,都在对这一场战斗议论纷纷。

  但是姬明钰与王守哲都沉浸在自己的战斗之中,对外界的信息一切都忽略了。

  王守哲惊叹于姬明钰,攻势的无比强横。

  而姬明钰同样在惊叹于王守哲防守无双,看似只有灵台境一层的修为,但是玄气却源源不断,仿若无底洞一般。

  更令姬明钰震惊的是。

  他的玄冰剑气以及一些冰刃,已经几次三番破了王守哲的防御,撕开了他的古树甲胄让他受了些伤。

  可这家伙略微流了几滴血后,便好似没事人一般,继续生龙活虎的战斗。

  可怕的防御能力,可怕的恢复能力,可怕的玄气无底洞。

  “守哲师弟。”姬明钰淡然一笑道,“你想凭着防守耗光我的玄气,恐怕失策了。这里可是玄冰殿,坐落在一条顶级的玄冰灵脉上,我拥有着主场优势可源源不断的恢复玄气。”

  “虽然赶不上我的消耗,但耗死你已然足够。”

  “糟糕了,我说好像哪里不对劲!忽略这是玄冰殿主场了。”锦山师兄脸色一变道,“若是在我长春谷作战,守哲师兄还有几分赢面,可在这里……”

  连锦山师兄都变了脸色,其余长春谷弟子们自然都是士气低落,开始不看好守哲师兄了。

  而与此同时。

  擂台上。

  王守哲轻笑一声说:“明钰兄,建议在说大话之前先看看脚下。”

  “脚下?”

  姬明钰微微一错愕,只见脚下擂台上,莫名出现一些绿色嫩枝。

  那些嫩枝生长极为迅速,仿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窜长着

  蓦然!

  一根枝条缠绕在了姬明钰的脚上。

  姬明钰的脸色顿时一变,暗道糟糕,他也是忽略了王守哲乃是长春谷一脉的弟子。

  长春谷弟子最是擅长种植。

  一些高手也会培养一些战斗类植物。

  如果是长春谷的普通弟子,这点优势可以忽略。但是这王守哲,本身就已经十分难缠。

  “唰唰唰。”

  姬明钰剑出如龙,剑芒所过之处如同在割草,那些疯长的藤蔓被迅速断成了无数截。

  只可惜。

  王守哲早就在刚才战斗之中,已将藤蔓种子撒遍了整个擂台。

  姬明钰割草虽快,却阻挡不住藤蔓持续不断地疯长。

  很快整片擂台逐渐变成了绿色的海洋,一根根藤蔓当空舞动着,如同魔女的长发在飘荡一般,令人心生寒意。

  局势仿佛一下子扭转了。

  藤蔓大阵的海洋,牵制住了姬明钰不少精力。而且他还不能停下,否则被藤蔓卷住便会越陷越深,最终不得动弹。

  “哈哈哈。”锦山师兄大笑了起来,“我就说吧,咱们守哲师兄肯定有后招。姬明钰他中计了,就和之前的慕元白一样,迟早就是一个字,战败。”

  “师兄,你这是两个字。”

  锦山师兄脸色一变:“你小子懂个屁,我就是说个笑话让大家放松放松,说不定还能迷惑姬明钰,让他分分神呢。”

  “锦山师兄睿智。”众位新弟子们脸色汗然不已。

  随着局势的变化,该轮到玄冰殿一众弟子们的担忧了。

  而与此同时。

  宇文建业和王宗盛则是躲在了一旁角落里,他们就怕忍不住为王守哲喊了几声加油,然后挨一顿毒打。

  宇文建业低声感慨道:“宗盛啊,我以为珞秋大姐大已经够厉害了,没想到你家四叔更猛啊。连大名鼎鼎的姬明钰都能压制。”

  “那是当然。”王宗盛得瑟的说道,“我家四叔很少出手,但是就算五姑姑六姑姑联手,都不是我四叔的对手。”

  “厉害厉害,你家四叔应该是你们年轻一代最厉害的了吧?”宇文建业羡慕和崇拜道。

  “这个……”王宗盛打着哈哈笑了两声,心中暗想,四叔虽然厉害,可家里四婶婶才是最可怕的那一位。

  不过这种事情,他自然是不能对外说的。

  就在玄冰殿一众新弟子们,为姬明钰担心之时。

  一些核心弟子们,房佑安,还有冰澜上人全都是淡定自如。

  凭此就想对付姬明钰,那也太小瞧他了。

  果不其然。

  姬明钰与藤蔓大阵纠缠一番后,眼神渐渐恼怒了起来:“守哲师弟,果然是好手段,领教了。看样子,我若不认真一番,还奈何不了你了。”

  说罢!

  姬明钰脸色一凌,手中冰晶宝剑滴溜溜绕着他转了一圈,丈余范围内的藤蔓都被削成了两截。

  与此同时。

  他手举宝剑缓缓悬浮了起来,凌厉霸道的玄冰气息从他身上蔓延而起,直冲云霄。

  玄冰殿上空厚厚的积雪云层,中间那一块,竟然受到这股气劲的牵引缓缓旋转了起来。

  当即大朵大朵的雪花冰晶,如狂风骤雨一般席卷降临擂台。

  只是呼吸之间。

  擂台上的冰晶和雪花大面积铺陈开来,白皑皑一大片,还在不断地加剧。

  怎么可能?

  饶是以王守哲的足智多谋,此时也是脸色有些异样。

  不是吧!

  这姬明钰连灵台境中期都没到,竟然能搅弄风云,引得天地起变化。虽然搅动的范围不大,可以匪夷所思。

  因为哪怕是天人境,也得天时地利人和,利用种种外物手段,才勉强操控些许天道法则。

  这姬明钰何德何能,竟能做到如此地步?

  如此急速寒冻下。

  便是连王守哲,都感觉寒意遍体,空气中所有的水分都已冻结成冰霜。

  他的那些藤蔓植物,虽然一次一次在不断地进化。

  在耐热抗寒等等要素上,王守哲也早就有过考虑。甚至它们种子中蕴含的能量和物质,已经足够生长一次,而不需从大地中吸收养分。

  但这些藤蔓种子终究还达不到灵种级别,面对如此可怕的严寒,霎时间就变冻成了一根根绿色的冰凌。

  “咔嚓嚓”

  碎裂了一地。

  它们已死的不能再死,就算王守哲注入玄气能量也是白搭。

  最重要的是。

  仅擂台范围内,暴风雪速度依旧在加强。

  就算王守哲穿着古树甲胄也感觉浑身僵硬,整个动作慢了两三拍。

  高手相争本在毫厘之间,速度差个两三拍怎么能打?

  “守哲师弟,我教你学个乖。”姬明钰脸色如冰道,“去各脉各谷见识见识,可不是简单的事情。因为你得承受他们的主场优势。而我们玄冰殿同样有主场优势,可不是那么好见识的。

  为了表示对你的尊重。我将裹挟,学习玄兵天道的这一剑。送你落败。

  一股极寒深意的气息,在姬明钰身上弥漫越重,他的威势正在一点点拔高。

  如此可怕的寒冰剑势,哪怕是灵台境中期也难以抵挡吧?

  天空之中冰澜上人暗暗点头,姬明钰这孩子不但天赋不错,而且也颇为努力。

  哪怕是借着主场优势想做到这一步也是极为不容易。

  倒是可以考察考察,有机会可纳入亲传。

  同时她对长春上人投去一个冷笑的眼神:“长春,你那颗长生果省下来了。回头我再问你要,你若敢糊弄我,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长春上人也是一脸苦闷,守哲小子你说好了有底牌拼拼命的呢?

  结果到现在即将落败了,底牌还没出现。

  “长春……”冰澜上人在准备说话时,蓦然她脸色微微一变,道了一声不好。

  只见擂台上。

  情况再度出现了变化。

  “轰轰轰!”

  一道一道的火光炸响出现。

  空气被震地剧烈震荡,漫天的雪花狂乱飞舞。

  一道道的火龙在空中妖娆的舞动着。

  霎时间,整个擂台冰与火交错。冰晶和雪花在狂热的火龙下融化成水,蒸腾起了一道一道白色的雾气,整个擂台仿佛处在了一个大蒸笼里。

  “那是我的火龙果。”李玉泽师弟激动不已地叫喊道,“那是我花了十年工夫,辛辛苦苦种出来了。”言辞之中,充满了骄傲之色。

  火龙果培植不易,生长周期漫长,耗资不小。

  李玉泽都是拿它当作杀手锏备着的,平常连一颗都舍不得用。

  他最终落败在王珞静手下,既有舍不得用的心态,又是落败太快了。

  后来听到王守哲要带大家去玄冰殿见识见识。

  李玉泽一激动下,就把火龙果交给了王守哲,充作底牌防身。

  这不果然用上了。

  可李玉泽欣慰的同时,心却在发痛。

  “守哲师兄,你就不能省着点用?我辛辛苦苦种了那么久的火龙果,你竟然一次性全给用上了,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心痛。”

  这让他生出了一种崽卖爷田不心疼的感觉。

  李玉泽唏嘘不已。

  擂台上。

  王守哲大把大把的火龙果丢出,将擂台炸裂,冰风暴炸飞的同时。最主要的功效是将姬明钰的大招蓄势给打断了。

  “噗!”

  反噬之力让姬明钰脸色一白,口中喷出了一口血。

  就在他惊疑不定时,耳畔却传来王守哲的声音:“明钰兄,我也让你学个乖。你这个大招憋的时间有点长,不太适合擂台战。”

  “而且废话太多,容易给敌人翻盘的机会。”

  “噗!”这句话激得姬明钰,再度喷了一口血,他怒斥着说道:“你不也是废话太多,是准备给我机会吗?”

  姬明钰话音刚落,声音顿时惊恐万分地惨叫了起来,“这,这这是什么东西?它,它在吸我的血。”弥漫的水蒸气,让他视线受阻,仅能凭着灵识感应。

  “唰。”

  姬明钰随手一斩,感觉好似斩断了什么东西。它体内的玄气鼓荡之间,将周围浓郁的水蒸气驱散。

  定睛一看。

  入目的,是一支已被斩断,赤色如蚯蚓般的触手,它在地上不停的扭曲,断裂处有血水渗透出来,散发着邪恶而可怕的气息。

  他又看了一眼自己脚踝上,那里多出了一个血洞。鲜血仿佛止不住地泊泊向外流出,滴到了擂台上,与冰水融为一体,浓郁血腥味四下弥漫。

  霎时间,他心头掠过一丝毛骨悚然的寒意。

  “明钰兄,我和你不一样。我与你说废话,那是分散你的注意力。”王守哲笑呵呵道,“我那嗜血藤蔓的威力可还不错?告诉你一个秘密,你那伤口若是不靠玄气封住血管,短时间内可不会愈合。”

  “嗜血藤蔓。”

  姬明钰脸色一寒,刚准备答话时。

  后背又是一道非常微弱而隐晦的异样危险感袭来。

  他暗道一声不好,又差点被分散了注意力。

  急忙向前跃去,翻了一个身后,才扭头看到了那偷袭的怪物。

  那是一条仿若血色巨蟒般的藤蔓。

  但是与光滑蟒身不同的是,它身上还长着密密麻麻的触手,每一根触手都生着尖锐的吸血倒刺,倒刺如海草一般舞动着,长得极为恶心和狰狞。

  仅仅是看了一眼,就知道此物绝对可怕和邪恶。姬明钰情不自禁的怒斥一声:“这是什么鬼东西?”

  “此物乃是嗜血藤蔓。”王守哲笑道,“还请明钰兄,慢慢享用。”

  说话间。

  周围刚被驱散开的水蒸气,又沸腾而起,整个擂台上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随即,众人也看不见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只听到,姬明钰不断地怒吼和咆哮。

  而与此同时。

  天空之中冰澜上人和长春上人,也是脸色凝重的面面相觑。

  这不是嗜血藤蔓吗?

  年轻的弟子们不熟悉,他们岂能不懂,紫府学宫经常会开掘一些神武皇朝的遗迹。虽然还没开掘到特别有价值的的遗迹。

  但是对神武皇朝的研究却不少了。

  这种嗜血藤蔓,在不少遗迹中有野生的,曾经让很多探索者吃了巨亏。

  实物非常邪恶凶猛,一旦成长到了极致,便是连紫府境修士遇到了,也有可能被活生生地吸成人干。

  一句话,此物大凶。

  这小子是从哪个遗迹弄来了嗜血藤蔓,竟然还被他培养成了战斗植物?

  两位上人都是疑虑不已。

  不过若仅仅是一株此等级别的嗜血藤蔓,恐怕还奈何不了姬明钰!

  然而除了嗜血藤蔓之外,擂台上还有王守哲,还有那烟雾弥漫的水蒸气充斥满了整个擂台。

  沸腾的水蒸气凝聚后的白雾中。

  姬明钰惊怒交加地咆哮声越来越惨烈。

  他不知道斩断了多少根嗜血藤蔓的触手。但是大多数的触手在断裂前,都已经在他身上如水蛭般叮咬了一口。

  别小看这一口。

  那触手吸血的速度之快,仅一瞬间便能吸掉一大口。

  更加令人可怕的是,被叮咬后的伤口处,没有任何疼痛和异样。血液却止不住地泊泊流出。

  这让他不得不分出许多玄气去封住伤口的血管。

  而那可恶的王守哲,也加入到了战斗之中不断对他压制骚扰。一道一道的剑气向他劈砍而来。

  时间在飞速的流逝。

  而姬明钰也在感觉自己飞速的虚弱。

  当擂台上的雾气消散掉之后。所有人在看到姬明钰时,纷纷脸色大变:“明钰师兄快罢手吧,不能再打了。”

  只因姬明钰那一身英姿勃发的制服上,已经满是洞洞到处都是一片狼狈血渍。

  更可怕的是。

  他的脸色已经惨白惨白,比死人的脸色还可怕。

  冰澜上人见状也是勃然色变,娇声叱道:“明钰,快点投降。”

  姬明钰听到师尊的声音,脑袋一激灵,总算清醒了几分,急忙听话的喊道:“我投降!”

  然后他逃也似的落下了擂台去。

  既然已经投降,王守哲自然不会再追击。而是慢悠悠地收起了嗜血藤蔓,遥遥对姬明钰拱手道:“明钰兄,承让承让!”

  闻言。

  姬明钰身躯一晃,双腿一软几欲倒地。几位核心弟子急忙冲上前去,将他扶住。一些丹药像不要钱似的往他嘴里灌去。

  直至此时此刻,姬明钰才感觉到害怕和后怕。

  他已经全身发软,没有了半丝力气,所有的精力精血都仿佛被吸得干干净净。

  好似传说中被数十个妹子先*后*后,一般虚脱的模样。

  冰澜上的脸色非常难看。

  他一眼就看出这个核心弟子差点被吸空了,幸亏她叫停的早,否则若是伤到了根基就麻烦了。

  她狠狠地瞪了一眼王守哲:“你小子,明明占据了优势,就不能手下留情一番吗?

  “启禀上人。”王守哲淡定如常道,“明钰兄如此强大。他若不投降,我岂敢收手?若叫他反败为胜,该当如何是好?”

  心中补了一句碎碎念,我要是输了,长生果你负责赔吗?

  冰澜上人被怼的一滞,无话可说。

  不过,她却是狠狠地瞪了一眼长春上人,那目光凶狠的,好似要杀人一般。

  直把长春上人瞪得是错愕不已,冰澜师妹,明明是那小子怼你,关我何事?

  “哼!”冰澜上人已经觉得没脸再待下去了,嘱咐几位核心弟子,好好照顾姬明钰,便飞身回了玄冰阁内。

  等她一走。

  长春上人顿时活泛了,哈哈大笑道:“好小子,这一战打的可真精彩,可给我长春谷争脸了。”

  其余长春谷弟子们,自然也是热烈欢呼了起来。

  尤其是一种老弟子,他们个个热泪盈眶,包括锦山师兄在内,有几个嚎啕大哭起来,那场面真是要多壮观就有多壮观。

  这是多少代长春谷弟子们的愿景啊?

  就在这一天实现了。

  反观玄冰殿弟子们则士气无比低落,个个耷拉着脑袋。尤其是一些老弟子们,他们活了这一辈子,还是第一次被长春谷前来见识见识。

  而且还见识成功了!

  连年轻一代核心弟子中最强的姬明钰,都败下了阵来。

  王守哲见到长春上人满脸得意唏嘘不已时,便趁机说道:“上人。你答应我的东西。”

  “你小子放心。”长春上人无奈道,“我堂堂上人,还能赖你东西不成?”

  说着,他掏出了长春灵茶茶叶盒,扣扣索索的给王守哲弄了八钱灵茶,多一钱都没有。

  随之又拿出了一个玉盒,满脸都是心痛的递给了王守哲:“此物便是长生果。小子,我看你无病无灾,也没折损寿元,未来命长的很,这东西与你不实用,可别贪嘴吃了。”

  王守哲接过玉盒,打开一道细缝看了看。

  果不其然,一股沁人心脾的味道弥漫了出来,那里面躺着一颗拳头大小,长得有些像葫芦的果实。

  根据之前从绿薇小学姐那里探来的消息。

  此果正是长生果!

  凡人服用大概率能活到一百几十岁,当真是件宝果。

  当即,王守哲拱手道:“多谢长春上人所赐。”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