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四十四章 坑师尊!我是专业的(6500大章)

第四十四章 坑师尊!我是专业的(6500大章)


  ……

  王宗盛急忙脖子一缩,对着周围的师兄弟们尴尬的笑了几声:“嘿嘿~认错人了,认错人了。”

  同时心中却在呻吟不已。

  四叔啊,四叔,你要不要这样坑我?我这才刚刚加入玄冰殿一脉,你便上门来踢馆子,这让侄儿以后可怎么混啊?

  好在众人的注意力都不在王宗盛身上,一时间倒是让他蒙混过关了。

  天空之中,长春上人捋着胡须,越看王守哲越是顺眼:“冰澜师妹,你看我这新收的徒儿怎么样?”

  他的语气中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冰澜上人的眼神冷漠如冰:“长得倒是不差,年纪轻轻也达到了灵台境,比你当年可强多了,就是不知手上有几分真本事。不过,能让你如此得瑟,想来这小子是有几分本事的。哼~本上人拭目以待。”

  “哈哈~冰澜师妹看了就知道了。”长春上人微微得意道,“我想他今天一定会给师妹一个惊喜。”

  他知道自己的冰澜师妹从小到大就是一条颜狗,所收的核心弟子,亲传弟子长相都是非常不错的。

  冰澜上人喝着灵茶,都不想再搭理他了。

  她转而看向房佑安道:“佑安,你安排一下吧。”

  “是,师尊。”

  冯佑安恭敬地应了一声,随即目光朝玄冰殿众弟子们一扫,声音温和道:“此番负责招收新弟子的是哪位师弟?有无优秀的苗子?”

  当即周康德上前一步,声音微微激动地道:“启禀佑安师兄,这一次是我招收新弟子。此次一共收了十四个新弟子,个个都是血脉一层觉醒,资质达到中品。其中有一位乃是资质达到中品甲等的玄冰血脉。云昊师弟,还不出来拜见佑安师兄?”

  只见一位二十岁左右,身穿锦色暗纹玄武劲装,英武俊朗的青年气度沉稳的走出来,郎声道:“在下姜云昊,拜见两位上人,诸位师兄。”

  此子气度不凡。

  面对如此大场面,竟然没有半分怯意,多半是家世不俗。

  中品甲等本就是比较罕见的天才了,更何况还是玄冰血脉。

  哪怕是玄冰殿,如此级别的弟子也非常罕见。便是当年的珑烟老祖,刚刚进入玄冰殿时也不过是中品丙等的元水血脉。

  而后她在晋升灵台境之前,靠着初级血脉改善液发生了血脉蜕变,才达到中品甲等的玄冰血脉程度。

  如今大名鼎鼎的姬明钰,玄冰殿年轻一代的顶梁柱,同样也是一个中品甲等的玄冰血脉者。

  也是由此,玄冰殿众位高层看向姜云昊的眼神都郑重了几分。

  此子若是不拉垮,勇猛精进的修炼,未来应当是和姬明钰同等级的人物。好好培养,天人境肯定跑不掉。

  如此人物,四五十年都未必出一个。

  冰澜上人的眼神也是瞬间柔和欣慰了几分。

  玄冰殿这一次的运气还算不错。

  唯一的问题便是,此子不过二十岁左右,修为也就堪堪到炼气境九层中段的模样。

  而那个叫王守哲的小子,年龄明显要大上好几岁,且已达到灵台境初期,这姜云昊恐怕远不是对手。

  当即,冰澜上人面纱下的玉唇微微一动。

  亲传弟子房佑安当即会意,温文尔雅的笑道:“云昊师弟当真不凡,过两日师兄请你喝茶。”

  随即房佑安又道:“今日长春谷来咱们玄冰殿见识见识。咱们作为东道主,自然应当好生接待。有哪位优秀弟子愿意站出来接待一下长春谷的师弟?”

  他的言下之意,当然是那云昊师弟恐怕不是对手,就不上去丢人了。

  然而,不等一些优秀弟子们发话,姜云昊那俊朗的脸上就变了神色。

  他跨出一步道:“佑安师兄,我愿出战。”

  这可是能在两位上人以及周围师兄面前露脸的好机会,他可不想错过。

  “这……”

  房佑安的眉头一下皱了起来。

  姜云昊又道:“师兄请放心。云昊自幼勤学苦练,也有属于自己的奇遇,曾经越级挑战过灵台境而不败。哪怕不敌那位长春谷年长的师兄,也断然不至于丢人。”

  见他说的自信满满,房佑安略作思量便点了头:“既然如此,云昊师弟便先去领教领教长春谷师兄的厉害。不要怕输,毕竟年龄摆在那。”

  “是,师兄。”

  姜云昊精神一振,率先跳上了擂台,姿态不亢不卑地对王守哲拱手道:“在下姜云昊,请师兄赐教。”

  王守哲一脸无语。

  原本他是想快点结束这一场。他与长春上人也已经商量好了,就打一场。

  让他打一个年龄小六七岁的小天骄,他怎么提的起精神来?

  正待推辞几句的时候,蓦然,一股强大的灵识笼罩住了他。

  只听得长春上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小子,你就多打一场,也算让为师多爽一会儿。”

  “这……”

  王守哲微微蹙眉。

  “我已用灵识制造出了一片小空间,你有话可以直说,旁人听不见。”长春上人的声音又响起。

  冰澜上人眉头一皱,以异样的眼神瞟了一眼长春上人。

  这话说的,当她不存在吗?

  不过,她倒没有阻止,也想听听那小子说些什么。

  “上人,咱们说好只打一场的。”王守哲说道,“我得留点力气对付后面厉害的。”

  “只要多打一场,我给你三钱长春灵茶,”长春上人直接利诱道,“你那对手不过是个炼气境,费不了你什么力气。”

  “一两。”

  王守哲当然知道长春灵茶是好东西,直接狮子大开口。

  “一两!你当本上人的长春灵茶是外面那些野茶灵种吗?”长春上人胡子一翘,“最多五钱!”

  “五钱太少。”王守哲摇头道,“这对手可是个中品甲等,起码得八钱,否则上人可让其他弟子上。”

  其他弟子?

  开什么玩笑?上去丢人吗?如今他们长春谷一脉的年轻人,除了王守哲,谁能打一个中品甲等的小天骄?总不能派三十几岁的弟子上去丢人吧?

  “八钱就八钱。”长春上人咬着牙,肉痛不已,“不过你得好好打,打出咱们长春谷的威风来。”

  一旁的冰澜上人听得是眉头直跳,心中冷笑不已。

  这一老一少,还真是挺会玩儿,当真是把她玄冰殿当成一盘菜了!如此讨价还价,真当她玄冰殿没了手段吗?呵呵,你们给我等着。

  八钱长春灵茶,倒也是赚了。

  王守哲哪里知道冰澜上人在一旁窥屏?得了好处,他心里那点不情愿自然也就消失了。

  他风淡云轻地走上擂台,对那姜云昊拱了拱手道:“云昊师弟,我痴长你好多岁,即便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不如此战就此作罢,你下去吧。”

  岂料,那姜云昊冷笑了几声:“这位师兄,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若是败给我,岂不丢人现眼。”

  好吧~这是好心当了驴肝肺啊~

  王守哲心头叹息了一声,面上却依旧风度翩翩地拱了拱手:“既然如此,还请师弟先出手。”

  “好!”

  姜云昊也不推辞,当即拔出冰铁寒剑,施展着身法,向王守哲攻去。

  他的身法基本功扎实,疾若闪电一般,而剑法更是出众,剑势行云流水,速度极快而舞得密不透风。

  加上他强大的玄冰血脉,更是在周围降下来一道道冰晶雪花,仿若结成了一片寒冰领域,让周围的空气都寒冷的不少。

  别小看他的寒冰领域,高手相争的差距往往在点滴之间。一旦受到领域的影响,哪怕动作慢了半拍,都是一个字——败!

  此子实力非凡,看上去比起王珞秋或是王珞静这两位天骄,也仅仅是差了半筹而已。

  难怪,他的口气如此厉害。

  只可惜,他的对手是王守哲。如今哪怕是五妹妹六妹妹联手,也难以测出他的深浅来。

  更遑论姜云昊这个小天骄了。

  王守哲只是略微一晃,便如柳絮般飘走,对手所有的剑招,全都落了个空。

  “哼~装腔作势。”

  姜云昊脸色一寒,抓紧攻势,剑法更是凶猛了几分。

  而王守哲自始至终,都只是背负着双手在擂台上飘来荡去,仿若狂风骤雨中的一片柳絮,令人琢磨不透。

  姜云昊的攻势虽然密集如骤雨,却没有一星半点是落在王守哲身上的。

  他终究是小瞧了王守哲。

  不论是前身还是穿越后的他,在修炼上始终不曾有半分懈怠,尤其是对玄武战技身法等基础的打磨,更是十数年如一日。

  他始终明白一个道理,天赋再好也要脚踏实地,水滴而石穿。

  “怎么可能?”

  姜云昊的脸色变得难看至极。

  他也曾对战过家族中的灵台境修士,自忖能与灵台境修士周旋一二,却不想这个王守哲竟然如此之难缠。

  他原本的打算不过是与他纠缠,坚持的时间越久越好,让他暴露的底牌越多越好。

  但是现在,王守哲那无法捉摸的身法,却让他生出了一种被戏耍的感觉。

  “云昊师弟的基本功不错。”王守哲夸赞了一声道,“等你到了灵台境,必然是一方高手。”

  这句话夸得姜云昊差点找个地洞钻进去。

  他脸色羞愤欲绝,不免再度加快了攻势。

  可不管他如何进攻,施展出任何招数。王守哲始终没有出手,仅仅是靠着身法与之周旋。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仅仅是炼气境的姜云昊,竟然有些坚持不住了。

  反观王守哲却依旧风淡云轻,如同信步闲庭一般,连脸色都没有多变半下。

  房佑安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缩。

  原本以为,这位姜云昊师弟即便最终会落败,也应该能撑一撑场面,摸一摸对方的底子,却不想对方仅仅凭着身法便将他戏弄在鼓掌之间。

  “罢了,云昊师弟认输下场吧。”房佑安朗声说道。

  再打下去也不过是活生生的被拖垮而已。

  长春谷的弟子最擅长的便是持久战,一旦给他们机会,他们能给你拖到天荒地老去。

  再打下去已无意义。

  姜云昊虽然脸色不甘,却被逼得无可奈何,当即将剑招一收,满面羞愧道:“是在下输了。这位师兄好生了得。”

  认输的同时,他心中也是凛然不已。

  真不愧是紫府学宫,果然藏龙卧虎,不是他家那个小小的卫城可比。

  “承让承让~”王守哲笑眯眯的拱手,“不过是守哲痴长了几岁而已。云昊师弟到了我这年龄,未必逊色于我。”

  他是个思想成熟的成年人。

  他来学宫是拓展人脉来了,而不是拓展仇人来了,自然得给对方留点面子。

  果然,此言一出,姜云昊的脸色舒缓了许多,一下子对王守哲好感凭增了不少。

  当即,姜云昊也收敛起了傲气,心服口服道:“守哲师兄大气!以后若有机会,当和师兄多多学习。”

  说着,他心甘情愿地跳下了擂台。

  一番本来要结仇的事情,却被王守哲三两下扭转了局面,而且还给后面埋下了一颗交好的种子。

  这个学弟不简单。

  房佑安心头暗赞了一声,面上却仍微笑不已,朗声道:“守哲学弟实力非凡。我玄冰殿还有哪位优秀弟子想上去切磋切磋?”

  数位三四十岁的优秀弟子立刻抢着开口“我来”,“我来切磋切磋”。

  这便是玄冰殿弟子们的好战之心了。

  哪怕那王守哲实力非凡,他们也浑然不惧,反而更激起了好胜之心。

  “诸位!”姬明钰朗声道,“我看守哲师弟实力非凡,有天骄之资。明钰不觉手痒,还请诸位师弟师兄们给个机会。”

  一听到姬明钰要上场,刚刚还嚷嚷着要上场的那些优秀子弟们纷纷都退让了。

  由姬明钰出手,那王守哲必败无疑!

  “姬明钰。”

  见得此人要出手,王守哲暗中呢喃了一句。

  虽然心中早有预料这一幕,却暗暗地朝天空中打了一个手势。

  长春上人会意,当即故技重施,用磅礴的灵识将两人包裹了起来,问道:“小子,又有什么事儿?”

  “这姬明钰我听说过。”王守哲皱眉不已,露出了一副为难的模样道,“他的实力非同寻常,我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小子,如此关键时刻你怎能退缩,至少也要斗个旗鼓相当再退吧?”

  长春上人正爽着呢,一听王守哲要退,当即有些心头堵得慌。尽管他也知道,那姬明钰的确厉害,守哲十之八九不是对手。

  “上人呐,我这也是没办法。”王守哲“无奈”地叹息道,“听说他是中品上等玄冰系血脉,年龄也比我大了二十岁,修为更是将近灵台境中期。我若不拼命,恐怕难有胜算。”

  “什么?”长春上人以及正在竖着耳朵偷听的冰澜上人,齐齐一怔。

  这小子的意思是,若是拼拼命还有胜算。

  冰澜上人率先怒极而笑,声音在长春上人灵识撑起小空间内响起:“你这小子,牛皮未免吹得大了吧?你当我的弟子姬明钰,是那些阿猫阿狗吗?随便来个谁都能打得赢吗?”

  “这个……启禀冰澜上人。”王守哲低声解释道,“我的意思是说,要拼拼命才有胜算。”

  那不是一样吗?

  冰澜上人被气得不轻,冷哼了一声。

  “好,好,好。”长春上人却是惊喜过望道,“小子,那咱们就拼拼命打赢这一把,让冰澜上人好好看看。”

  “不行,需要付出代价太大。”王守哲摇头。

  “代价是吧?行,那老夫来补你这个代价。”长春上人豪气冲天道,“只要你赢了,我补你五枚长生树叶。”

  这长生树叶可是了不起的东西,哪怕仅是一枚,在战斗中非的作用性极强。给那些身受重伤的人服用,也很快便能痊愈。

  这是外面买都难以买到的宝贝。

  冰澜上人听得是眉头直跳,暗忖,长春你这老东西,为了赢我一把,还真舍得付出代价。

  岂料,王守哲依旧是摇了摇头道:“长生树叶我不缺,而且我自己也擅长治疗。此物对我来说不过是鸡肋而已。”

  “那你要什么?只要我能拿得出来都行。”长春上人一副豁出去的模样道。

  “既然上人如此有诚意。”王守哲这才满意的说道,“上人只要给我一枚长生果,此战我便给上人一个满意的结果。”

  “长生果!”长春上人惊疑不定道,“你你你,你小子怎么知道我还有一枚长生果?莫非是绿薇那丫头告诉你的。”

  “上人啊,我也就随口问问,谁想你真有呢。”王守哲不紧不慢道,“若想打赢此战,我付出的代价太大。需得有长生果来补偿。”

  “长春!你竟然还藏有一枚长生果。”冰澜上人声音也有些愤怒,“前些日子我问你要时。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这个这个……我也是好不容易攒了一颗。”长春上人的声音好生无奈,“长生树需得在顶级木系灵脉上才能生长,如此百年方得结一果。此果服用后,有重伤痊愈,延年益寿,补损寿元之功效。”

  此果功效,王守哲已然从绿薇小雪姐那里得知。

  据说,若是凡人吃了,可洗髓伐毛打破寿元桎梏,活上个一百几十岁。

  而灵台境若是吃了便可暗伤尽去,折损的寿元也能补回来,只要不战死活过两百岁也未可知。

  哪怕是天人境吃了,也能补充寿元之不足,多活个十年八年。

  当然此圣果对于紫府境修士,效果就不明显了,

  最多能延寿个一两年。

  但即便如此,长生果也是十分罕见而价值非凡的天材地宝。

  “小子,你非要长生果来补贴于你,才能打得赢吗?”长春上人纠结不已道,“你该不会拿去卖吧?”

  “说实话,那姬明钰实在厉害。”王守哲正色道,“若非我无意中听到了长生果功效,而此宝对我又有些作用。即便上人给出的补贴再多,此战我也不可能动用底牌。”

  长春上人听他说得真挚,略作思量后道:“好,说起来,长生果对我的作用也不大。但是你需得接受两个条件。第一,只有你赢了才有长生果。第二,你得保证自用,而不是拿去卖。”

  “成交。”王守哲一口答应了下来。

  冰澜上人眉头微皱,眸光闪动了几下,却终究没有阻止。即便那王守哲可能暗藏一些手段,可想战胜姬明钰,那无疑是痴人说梦话。

  等过了这茬,她完全有办法让长春上人乖乖的把长生果拿出来。

  三人这一番交流都是在小范围内,外人也无从得知。

  等这边交流一结束。

  姬明钰已经站在了擂台上,他身穿玄冰殿核心弟子的飘逸俊朗的制服,背上挂着一把长剑,仿若出尘脱俗的剑修侠客。

  见到王守哲回过神来,姬明钰便拱了拱手道:“守哲师弟准备好了吗?若是没有,可再准备一会儿,咱们不急。”

  “多谢明钰兄体恤。”王守哲客气地还礼道,“我已准备好了,随时可切磋。”

  “既然如此,守哲师弟请出手吧。”姬明钰温润尔雅的说道,如一位风度翩翩君子。

  他无论是年龄还是修为,都远高于王守哲。如此切磋若还需抢先进攻的话,未免失了格调,这比输掉比赛还丢人。

  “多谢。”

  王守哲行礼之后,当即左手持盾,右手持剑。同时还在身上套了一层古树甲胄,将防御做得妥妥的。

  古树甲胄重量不轻,显然会减缓王守哲的身法。

  “聪明!两人修为差距较大,守哲师兄的身法就算练得再纯熟,恐怕也比不上快五十岁的姬明钰。”锦山师兄在擂台旁,向新入门弟子们解释着守哲的战术意图道,“如此,游走战术既然不利,便只有进行防守反击,守哲师兄那是扬长而避短。”

  随着锦山师兄的解说,周围新弟子们都以崇拜的眼神看着王守哲。

  此时。

  王守哲略做准备后,说道:“还请明钰兄出手。”毕竟对方已经谦让,他可不好将所有便宜都占尽。

  “好,守哲师弟,小心了。”姬明钰也不推辞,眼眸一凌,锵的一声,拔下了背后宝剑。

  那剑不过长约四尺,通体晶莹如冰,寒冰灵光吞吐不定。甫一出现,周围空气便冷峻了数分。

  此剑,显然并非什么凡品宝剑。

  姬明钰也没心情与王守哲介绍此剑,只是双脚在空中连踏,每踏一步都如踩实地一般,步步登高,呼吸之间,便已飞到空中十多丈高。

  随着他玄气爆发,无数冰晶雪花萦绕在他身边,飘逸不定。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