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四十一章 欲求天骄!我长春一脉也要崛起

第四十一章 欲求天骄!我长春一脉也要崛起


  ……

  不过,锦山师兄这一句话一出。

  长春谷一脉的弟子们眼神顿时痴了,瞬间狂热了起来。

  去其他各脉见识见识,已然是这些三四十岁的弟子们梦寐以求之事。

  去玄冰殿见识见识,那是在今天之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事情。

  面对那众目灼灼,万众期盼的情绪。

  王守哲也不好当场泼他们凉水,当即转移话题道:“诸位学姐师兄们,守哲刚才一战已有些疲劳。”

  言下之意,当然是玄冰殿之事就算了。

  可锦山师兄却会错了意,一脸严肃道:“守哲师兄所言极是。是应该好好的休息休息,才能去玄冰殿一战。来人~把授道殿内的休息室打扫打扫,什么好吃的恢复元气的,通通都给我贡献出来。”

  “是!”

  底下一众师弟师妹们欢呼一声,立刻热忱无比地跑去办事了。

  只要守哲师兄能带他们去玄冰殿见识见识,他们做什么都愿意。

  半刻钟后,授道殿的隔间内,王守哲和柳若蓝,柳若蕾,柳萱芙等人面面相觑。

  “姐夫,你不会真去玄冰殿见识见识吧?”柳若蕾在一旁担忧的问道,“玄冰殿可不同于其他地方。他们的弟子们学长们,甚至是……唉,总之都非常的强势,可不好惹。”

  萱芙老祖也是略皱眉头道:“玄冰殿的核心弟子数量倒是不多,你若去玄冰殿,有个人须得注意。”

  “他叫姬明钰,乃是陇左姬氏的一位嫡脉弟子,只因是嫡次子才送到学宫来。”

  “此子不过四十几岁,便已达到灵台境三层。加上他血脉浑厚,底蕴十足,比起当年珑烟表姐又要厉害几分。这几年,便是他率领着新弟子们到处见识见识。此子虽然比真正的天骄要差了些许,却也差之不远了。”

  即便是萱芙老祖说起此人时,也是一脸郑重,又仿佛有些羡慕。

  “哦~”王守哲不置可否,其实他压根就没打算去玄冰殿。

  他可不像王珞秋一样,有着强烈的帝路之心。

  此生最大的理想,就是经营好他的小家族,让家人们过上好日子,至少不用再为修炼资源而发愁。

  打架什么的,他压根儿就不感兴趣。

  “我想,夫君主要还是顾及到珑烟老祖的脸面。”柳若蓝笑着解释说,“我们若是打上门去,岂不是把老祖宗往火坑上架了?”

  “还是娘子知我心。”王守哲深情款款地看着柳若蓝,拉着她玉手道,“得妻如若蓝,不枉我来人间走一遭。”

  “嫁与夫君,才是若蓝此生最大的幸事。”柳若蓝的俏脸上,微微潮红,露出了幸福的光芒。

  “嘶!”

  又来了!

  柳若蕾生生地打了个寒颤,每次看到姐姐姐夫洒狗血秀恩爱,她都感觉人生对她充满了恶意。

  偏生这对夫妻,还挺乐在其中,随时随地都会来状态。

  萱芙老祖的眼神,也开始游离不定了起来,显然她同样有拔剑的冲动。

  几人正说话间,门外有长春谷弟子恭敬地说道:“守哲师兄,不知您休息的如何了?若是没什么事,上人请您过去叙话。”

  果然!

  王守哲笑了笑。

  长春上人的邀请,其实也是在他预料之中的事情。

  在最后关头他之所以上去大出风头,固然有为长春谷挽回些颜面的打算。就当是回报了上人先前的一番谆谆教导,但更多的也是想交好上人。

  不敢奢望能立即抱到上人的大腿,至少要做到在上人心目中有些地位。

  不是那种可以无视的阿猫阿狗,而是一个有作用性的人。

  人活一世,最怕的不是被利用,而是没有利用价值。

  如此,以后若是遇到不公之事。

  他就不至于走投无路,起码还有一个地方可以申诉一番,有一条路可以走走。

  “娘子,萱芙老祖,你们先歇息一会儿。我去去就来。”

  王守哲嘱咐两句后,便跟着那位弟子一路出了授道殿。

  长春谷坐落在一条顶尖灵脉之上,谷中遍地都是灵田,种植着各种泛着灵光的灵植,间或夹杂着一丛丛郁郁葱葱的灵树,灵茶,放眼望去,一片生机盎然,就连空气之中都仿佛浮动着草木的馨香,让人心旷神怡。

  越往山谷深处走,灵田的等级就越高。

  不知不觉,周围的灵田就已经从下品灵田过渡到了中品灵田,又从中品灵田过渡到了上品灵田。灵田中灵植的等级也越来越高。

  仿佛各种灵种宝材,随处可见,俯仰可摘。

  王守哲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真不愧是学宫圣地,许多灵植他别说见了,连听都没听说过。

  最终。

  绕过一片长满了灵苔的湿滑山壁,领路的弟子终于在一座外表朴素的茅草屋前停下了脚步。

  “守哲师兄,上人已在屋内等候,我便不能陪你进去了。”领路的长春谷弟子拱手道。

  长春谷弟子不是每一个,都有资格称呼长春上人为师尊的。

  只有达到核心弟子级别,才算是上人的真正弟子,有资格称呼一声师尊。

  “多谢这位师兄。”

  王守哲道了声谢,掏出了些小玩意儿奉上,这才仔细观察起了面前的茅草屋。

  跟周围灵光流淌的高等级灵植比起来,这茅草屋看上去就平平无奇多了,不过,王守哲却不敢有丝毫轻视。

  因为这茅草屋的主人,乃是大名鼎鼎的长春上人。

  他整理了一下衣袍,这才神色郑重地朝屋内拱手道:“外道学子王守哲,求见长春上人。”

  “吱呀~”

  简陋的木门无风自动,缓缓打开。

  茅草屋里传来一声温和的声音:“进来吧。”

  王守哲依言进入了茅草屋,只见屋内布置十分简单。除了一些简单的木制桌椅,就只有一个蒲团。

  长春上人还是那副乡间老农的打扮,身上却多了股生机盎然的味道,温和厚重,让人不自觉得心生亲近之意。

  “守哲见过上人。”

  王守哲立刻上前一步,依足了礼数拜见。

  “坐吧~”

  长春上人朝他点了点头,态度和蔼。

  王守哲依言坐下。

  “在最后关头,为何替我长春谷出头?莫要告诉我,你心中有长春谷的荣誉感。”长春上人说道,“莫非守哲想讨好我不成?”

  说罢,他还似笑非笑地看了王守哲一眼,仿佛颇有深意。

  这一眼,自然让王守哲有被看个通透的感觉。

  换作普通人恐怕会被这股威势压住,连说话都十分困难。

  然而王守哲又岂是寻常之人。不敢说步步算计,也不敢说每一个举动都有深意。

  但至少这一次出手,绝非表面如此简单。

  这一次的被召见,也是琢磨过了。

  当即他神色如常的坦然道:“启禀上人,守哲在最后关头出手,一来是报答上人先前指点之恩,二来是想交好上人,好让我王氏在学宫中有一个靠山。”他在实话实说。

  可这实话却说的,让长春上人微微一愣。究竟说这小子狡诈好呢,还是耿直好呢?

  “我向来不喜争斗,更不会插手世俗之事。此生最不喜欢的,便是像守哲这种功于算计之辈。”长春上人脸色微微有些不愉,“不过,我也不喜欢欠人情。这样吧,这件古树甲胄以及两枚长生树叶就当做你此番的酬劳。”

  说罢,他拿出来一块巴掌大小的树皮,和两片嫩绿色散发着生命气息的树叶。

  这两样东西王守哲都在李玉泽身上见识过,自然知道这都是好东西。

  十分显然,长春上人这是想与他划清界限。

  王守哲依言拿了古树甲胄和长生树叶,随后起身,对长春上人拜谢道:“守哲,多谢上人赏赐。若无他事便告辞了。”

  “咦?”

  长春上人眉头微微一挑,“我如此说你,你竟不想为自己辩解几句吗?”

  “上人说的乃是实话,守哲本就是那种功于心计之人,又有何可辩解的?”王守哲坦然一笑,“上人,告辞了。”

  说着,他便往外走去。

  “等等。”

  长春上人忽然将他叫停。

  他看着王守哲的眼神有些复杂,心中也不由有些气闷。

  毫无疑问,他还是十分欣赏这个小子的。

  他严厉的责备两句,不过是想让他知道错了,迷途知返。

  只要他肯表示痛改前非,我这做上人的,岂会不给你一个改正的机会?

  然后你不是要抱大腿吗?还不赶紧倒头就拜师?

  岂料,这小子竟然摆出一副我便是如此,然后便准备拍拍屁股走人?

  这让他堂堂上人一片拳拳之心情何以堪?

  “上人,可还有事儿?”王守哲的态度客气而恭敬,又有些敬而远之的味道在。

  什么叫还有事儿?

  没事我大老远让你过来,吃饱了撑着啊?

  小子,你就不能按一下套路走吗?

  尽管长春上人心中腹诽不已,却只能继续摆出一副长辈没话找话的关切模样:“守哲,你这是上品血脉吧?而且看起来像是乙木血脉,又有些不像。”

  “启禀上人。”王守哲恭敬的说道,“我这血脉天赋的确已经三重觉醒,至于是什么天赋,我自己也不知道。”

  废话。

  本上人早就看出来了啊,而且你的血脉的确不一般。

  还有,要不是三重血脉,你能越级打赢逍遥一脉的核心弟子?

  长春上人表情微微一滞,这不又是陷入到尬聊局面了吗?

  小子,嘴上说着要抱大腿,拜师你不会吗?

  长春上人心中满是幽幽碎碎念,先前已被拒绝了一次核心弟子的邀请,难道让他堂堂上人,再三请求你拜师吗?

  不过,这小子在灵台境便达成三重血脉觉醒,已经堪称是紫府种子了。

  此等紫府种子,未来一个天人境必然跑不了,紫府境也有资格冲上一冲。

  若仅仅是紫府种子也就罢了,他长春上人名下可有好几个。

  但这小子真的是一个极为难得的人才,比起他其余几个亲传,那就厉害多了。

  罢了罢了。

  本上人为了避免沧海遗珠,再厚一次脸皮吧。

  长春上人内心一番挣扎后,再次说道:“若我收你做亲传弟子,你可愿意正式加入学宫?”

  “亲传弟子……”

  王守哲轻轻叹了一声。

  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一旦成为紫府学宫的亲传弟子,在整个陇左郡里不敢说能横着走,但至少也没有人敢随意招惹了。

  可惜诱惑虽好,但终究不是他要走的道。

  王守哲缓缓摇头:“上人之美意,守哲感激不尽。奈何守哲为一族之长,担负着族人和先祖们的期望。”

  竟然又是拒绝了。

  长春上人虽早有几分猜测,可待王守哲真正拒绝之后,才觉得有些怅然若失。

  此子功于心计,凡事都做算计,可面对唾手可及的地位和前途,却又无比坚定地拒绝了。

  一时间,他都有些看不透王守哲了。

  略作沉吟,长春上人终究还是叹息说道:“罢了罢了,人各有志,有些事情也强求不来。不过念在你我总算也有缘的份上,你说说看,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真正目的……”王守哲正色说道,“守哲来学宫,不外乎是寻找几位靠山。不求仗势欺人,只求家族不被欺凌。”

  “就这?”

  长春上人眉头皱了起来。

  “自然就这。”王守哲哑然失笑,“上人该不会以为我来拉帮结派,壮我家族威势,然后出去扯虎皮称霸陇左郡的吧?”

  额……

  长春上人眼神中掠过一丝尴尬。

  先前或多或少,也是是担心他沉迷于权势斗争之中,将学宫当做他的棋子。

  “守哲所求。”王守哲一脸郑重地道,“不外乎是八个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想一心带着家族安安心心种田,没事搞搞研发,弄点新品种的粮食果树,再或者是制造一些可以让人类生活更好的产品。以此为基础,给家人们争一点修炼资源。”

  长春上人一下子来了兴趣:“例如你们的王氏七号,以及那些灵种……对了,还有你卖给绿薇的那些护肤养颜品。”

  “不错。”王守哲笑了笑,“不过都是一些小产业。与学宫相比,不过是班门弄斧。”

  “好。”

  长春上人反而松了一口气道:“如此心性,倒是契合我的道心,算你过关了。学宫不会参与到家族争斗之中,但是倘若你安安心心种田,有人试图以不正当的手段侵犯你的成果,你可写信于我,我帮你出头。”

  听得此言,王守哲心中暗喜不已。

  他辛辛苦苦谋划,不就是为了这个结果吗?

  搞发明创造他不怕,研发新品种他也不怕。他最怕的是那些高深莫测的家族或势力,对他产品的觊觎,更怕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

  毕竟这是一个高武世界!

  若有学宫做靠山,那胆子就可以更大一些,步子也可以迈得更大一些。

  长春上人见到王守哲如此欢喜,也是不免暗喜,终究没看错人,当即心情放松道:“不过,若想我帮你撑腰。你得帮我做一件事儿。”

  “上人,但请吩咐。”王守哲拱手道。

  “你可知,此番玄冰殿为何没来我长春谷见识见识?”长春上人唏嘘不已,“估计是嫌我们太弱,久而久之,已经没了兴趣……”

  “呃……”

  王守哲报以同情的眼神,每次都被人见识,已经是一件很惨的事情了。但更惨的是,人家现在连见识你的兴趣都没了。

  “自我接掌长春谷以来,咱们长春一脉还从未去过玄冰殿见识见识。”长春上人眼神中有些忿忿不平,“你若是带着新弟子们去见识成功,我以后便是你坚强的后盾。只要不是掺和到家族争斗,或是你主动惹事挑衅,但凡有不可阻挡的敌人觊觎你的产业,我都可以斡旋一二。”

  “不为别的,就为那玄冰殿这两届都已经不来我长春谷了,那冰澜忒小瞧人了。”

  王守哲心中哑然失笑。

  都说老小孩老小孩,咱们这长春上人竟然也有些小暴脾气了。

  你这旁人来见识见识吧,不爽。现在旁人不来见识见识吧,你更不爽。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