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三十九章 宙轩!守心!双灵霸道

第三十九章 宙轩!守心!双灵霸道


  ……

  不单单是她们震惊,逍遥峰一脉,万蝶谷一脉的弟子们也都震惊不已。

  这一对姐妹花已如此凶残,竟然还有人上去挑战。长春谷一脉三十五岁以下,恐怕很难有人打得赢他们吧?

  这不是找虐吗!

  “这……”正在宽慰新弟子们的锦山师兄也傻了眼,急忙想把王守哲劝下来,“臭小子,你别上去找死啊~那两个丫头可凶的很。”

  虽然他很嫉妒王守哲长得英武俊朗,但王守哲终究也是长春谷一脉的外道学子,他怎么能忍心,眼睁睁地看着他自寻死路呢?

  那些受过王守哲好处的学姐们也急了:“守哲学弟,你别乱来啊!连玉泽师兄都打不过她们,你一个外道学子怎么打?”

  “守哲学弟你快下来,她们太危险了。”连一直在一旁生闷气的绿薇小学姐也紧张不已,他出事了,以后去哪里买护肤品?

  见他们如此关心自己,王守哲心中也是欣慰不已。

  长春谷一脉虽然战斗力不强,但至少心地都还不错,不枉自己特意为他们出头。

  “呵呵。”

  天空之中,玄遥上人见得这一幕,忍不住嗤笑了两声:“这小子还是个外道学子,竟然也想挑战两位天骄。”

  “玄遥上人,你别小瞧他。”幻蝶夫人咯咯咯娇笑不已,“此子虽然看不出年龄,却已经达到了灵台境,说不定有机会赢。”

  王守哲虽然戴着高阶敛息佩,但是到了上人这一级别的人面前,高阶敛息佩戴和不戴根本没有区别。

  “灵台境又如何,终究只是一个外道学子。”玄遥上人摇头轻笑道,“那李玉泽还是优秀弟子,未来的核心呢,还不是败得干净利落。”

  “外道学子又如何?”长春上人幽幽地瞥了一眼,“谁说外道学子就一定比核心弟子弱了?”

  他对王守哲上场也是有些意外。说起来,他对这小子的感觉很不错,甚至还动了收他为核心弟子的念头。如果不是王守哲拒绝了他的招揽,这小子现在已经是核心弟子了。

  唯一让他有些介怀的便是王珑烟了。

  王珑烟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毕竟每隔三年,他都会听说王珑烟又将自家谁谁谁弟子打了。论对长春谷造成的伤害,王珑烟可比眼前这两个小姑娘只强不弱。

  等等!

  长春上人蓦地感觉到有一丝不对劲。

  这两位小姑娘都姓王,王珑烟和那王守哲也都姓王,他们之间不会有关系吧?

  这世界上姓王的人多了去,正常情况下他根本不会这么想。但今天情况诡异,还真不好说……

  长春上人眼眸中精光一闪。

  这时候,擂台上陷入震惊和懵逼中的王珞静和王珞秋也终于反应了过来。

  王珞静率先对王守哲拱手道:“珞静见过四哥哥。”

  王珞秋也连忙行礼,随即却是眉头一挑,语气中满是困惑:“四哥哥,竟然想替长春谷出头?”

  两女孩这两声“四哥哥”一出,她们自己没觉得有什么,周围的其他人却全都惊呆了。

  怎么可能,他们竟然是一家人?!

  尤其是长春谷一脉众人,更是觉得不可思议。一个外道弟子,竟然是这两个天骄的哥哥?

  果然!

  天空之中,长春上人心头咯噔一下,竟然还真的是一家人!

  旁边的玄遥上人和幻蝶夫人也露出了诧异之色。

  之前收徒弟时,她们也曾看过徒儿的出身资料了,乃是出生在边陲之城小镇内的八品世家。家世清清白白,祖上数十代都查得清。

  可如此世家,出一个天骄已是顶天的运气了,如今出两个,可算是祖上烧高香了。

  这个外道弟子,恐怕不能再是……是的,不然不是了。

  擂台上,王守哲却没被他们的反应影响。

  “瞅瞅你们这话说的。”他淡然一笑,“我虽然是外道弟子,却也算是长春谷一脉,自然见不得你们在我们地盘上撒野。”

  王珞秋气鼓鼓地鼓起了两腮,有些委屈:“四哥哥,你这是在欺负人。”

  “就是!我们难得有展现一下的机会。”王珞静也是眼神幽幽,似嗔非嗔地撒着娇,“你出来不是抢我们的风头吗?太欺负人了~”

  啥?

  万蝶谷和逍遥峰这两脉的弟子们全都傻眼了。

  新入门的弟子们有很多人已经将王珞静,王珞秋当作了偶像,感觉她们是那么的霸气和威武,有横推同代的无敌气势!

  堪称我辈楷模,却不想她们的四哥哥一上来,两个无比霸气的女孩竟然撒起娇来,这简直就是颠覆了他们的想象。

  “不管如何,我也是三十五岁以下。”王守哲轻笑着说道,“你们可以为了各自的一脉,来我长春谷见识见识。我自然也可以为长春谷出头,让你们见识见识。这样吧,四哥也不欺负你们,你们两个一起上。”

  “守哲学弟说的好!这话说的太霸气了!”

  这话一出,长春谷一脉诸多学姐们都欢呼起来。

  锦山师兄原本也想喝彩两声,见到一堆学妹们看向那王守哲的眼神里都放着光,顿时把话又咽了回去。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唉~这些学妹们就是太年轻了,不知道长得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

  想当初,唉……

  锦山师兄暗暗摇头,似乎被勾起了什么往事,整个人都变得沧桑了几分,一副破有故事的模样……

  然而,长春谷这边高兴了,万蝶谷和逍遥峰两脉的弟子却不爽了。

  “珞静师妹,珞秋师妹,不要管他是你们的几哥哥!现在可是关乎到各峰各脉的荣誉,该打的打别手软!师尊可是在天上看着呢。”

  两脉弟子这时候也顾不得相互别苗头了,纷纷将矛头指向了王守哲,一个个不服气地呼喊起来。

  然而,他们的呼喊并没有什么卵用。

  台上的两姊妹丝毫不为所动。

  “我才不要跟四哥哥打呢~四哥哥还是去见识其他人吧。”王珞静眼神幽幽地瞥了王守哲一眼,转身毫不犹豫地就下了场。

  王珞秋倒是微微犹豫了一番,最后却还是道:“今天时机不合适,妹妹还是以后再领教四哥哥的高招吧。告辞。”

  说罢,她也是调头下了擂台。

  其实倒也不是不能打,反正她平时也没少跟四哥哥切磋,就是打了之后,必然有损她未来女帝的形象……因为结果必然很惨!

  见两个女孩都二话不说下了擂台,众人皆是目瞪口呆。

  万蝶谷一脉沉默了。

  逍遥峰一脉也沉默了。

  唯有长春谷一脉士气振奋了不少,感觉王守哲帮他们拉回了不少颜面。虽然打都没打便赢了,总觉得不太得劲,但总比输了要好啊~

  “罢了罢了~”负责带队的张修平朝王珞秋笑了笑,“到底是一家人,你不愿和你哥哥打也正常。咱们今天就给他一个面子。走走走~大伙儿去玄冰殿见识见识。”

  提起玄冰殿,逍遥峰一脉的师兄弟们都是满脸兴奋激动。

  因为玄冰殿历来强势,多数时候都是他们去见识旁人。这一次能有去玄冰殿见识的机会,无疑是玄遥一脉的光辉时刻。

  听到他们这么说,万蝶谷一脉也不甘落后,立刻簇拥着王珞静说道:“走走走~咱们也去玄冰殿。”

  两波人马正联袂准备出发。

  蓦地。

  王守哲的声音从擂台上传了过来。

  “诸位,请留步。”

  “这位兄弟,不知还有何指教?”

  张修平和慕元白相视一眼,不约而同地挑眉看向了王守哲。

  他们也就是看在王珞秋王珞静的面子上,才对这位四哥哥客气了几分,否则以他们玄遥一脉核心弟子的身份,根本不需要将一个区区外道弟子放在眼里。

  “指教不敢当。”王守哲轻笑了一声,语气依旧平淡,“既然诸位在我长春谷见识过了。我自然也要代表长春谷见识见识诸位。”

  张修平和慕元白闻言都笑了起来。

  “那守哲贤弟,你说想怎么见识?”张修平开口,语气轻松自若。

  他暗忖,王守哲大概是想给长春谷挣一点颜面。看在珞秋师妹的面子上,派个弟子上去配合他一下倒也未尝不可。

  岂料,王守哲的目光却落到了他和慕元白的身上。

  “听说六十岁以上,便不能参加这项传统了,想必修平师兄和元白师兄都还没到六十吧。”王守哲神色平淡,似乎在诉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不知两位师兄,谁可以下场赐教?”

  “啥?!”

  这话一出,逍遥峰一脉齐齐震惊。

  珞秋他哥哥疯了吗?竟然想挑战两位核心弟子!

  张修平和慕元白更是被气的不轻。

  他们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从来没有忍气吞声的习惯。何况,核心弟子的威严岂容人践踏?

  刚才他们完全是为了给珞秋师妹面子,才对她哥哥客气几分,既然这小子不识好歹,那可就怪不得他们了!

  张修平和慕元白相视一眼,当即就有了决定。

  慕元白轻轻一跃,双脚踏空如踩实地,闲庭信步般上了擂台。

  见状,擂台下的长春谷一脉弟子顿时紧张了,就连万蝶谷一脉的女弟子们都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

  慕元白双手背负在身后,神色严肃,眉眼间带着一丝凛冽之气:“兄弟,我们若是切磋,我必不会手下留情。”

  王守哲表情平淡如常,不紧不慢地拱了拱手:“那是自然,还请元白兄赐教。”

  “好!”

  慕元白一下子变得非常认真。

  他单手背负,一手虚托,掌心中顿时出现了一把尺许长的剑。

  这剑薄如蝉翼,通体都散发着莹莹青芒,在他掌心中游弋不定,灵动得有如一条活鱼一般。

  剑锋划过空气,更是发出了悦耳的轻鸣声。

  “此剑名为‘蝉鸣’。”他低头看着掌心中的,“乃是我师尊玄遥上人所赐,灵动锋锐,杀人于无形之间,还望守哲老弟小心一二。”

  王守哲表情古井无波,手在储物戒指上一抹,一柄古朴厚重的长剑便被他握在了掌心之中。

  这剑长约四尺三寸,通体呈厚重铜色,灵光内敛,有古老的符文若隐若现,低调之中透着不凡。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惹人注意的。

  最惹人注意的是,它那起码比一般长剑厚了三成,以及那远比一般长剑更宽的剑刃,这让它少了几分轻灵的同时,多了几分厚重大气。

  看起来不像是剑,反而更像是一把双面开刃的刀。

  很显然,这是一把可攻可守,又擅长劈砍的灵剑。

  这也难怪,宙轩老祖当年委托炼器大师铸造此剑时,必然是考虑到要在外域与凶兽作战,剑太轻了可不行。

  “此剑名为‘宙轩剑’,乃是我家传中品灵器,剑芒厚重霸道,可断金开山。”王守哲手握着宙轩剑,眼神也渐渐变得强势起来,“元白兄,小心了。”

  透过宙轩剑宽厚的剑身,他仿佛能看到当年老祖手持宙轩剑,击杀凶兽的场景。

  宙轩剑这些年都是供奉在王氏祠堂里,只有宵翰老祖在对敌时,使用过它杀敌。

  王守哲身为王氏一族之长,才是宙轩剑真正的继承者,这不单单是武力的象征,它还凝聚了所有家族成员的供奉与信仰,是家族威势的象征。

  不知不觉间,王守哲体内的玄气便流转起来,浑身的气势也越来越盛。

  见到宙轩剑出现,王珞秋和王珞静这两位不可一世的妹妹表情也严肃起来,眼神中多了一抹敬畏。

  若是说,四哥哥平常在她们面前的威势是六七分的话,一旦他手握宙轩剑,这份威势就会直接涨到十分。

  这时候,两人连顶嘴都不敢。

  “中品灵器?”

  慕元白体会不到宙轩剑中蕴含的深刻内涵,眼神却也是瞬间变了,又是凝重,又是羡慕。

  中品灵器无论是材料的珍贵程度,还是炼制难度都远大于下品灵器,总价值也得多上数倍。

  珞秋师妹这哥哥又有储物戒指,又有中品灵器,这底子可真是足。

  他刚准备开口宣布切磋开始时。

  蓦地。

  王守哲手又是一翻,左手多了一张盾,那盾脸盆般大小,形如一个倒扣的锅盖,厚重而不失轻盈,符文流转间灵光闪烁,显然也不是凡品。

  “此盾名为‘守心’。”王守哲介绍道,“它是半物理,半能量灵盾,总体防御十分强大,元白兄小心了。”

  两件灵器?

  慕元白神情一滞,表情既是凝重,更是羡慕不已。

  他出生在一个八品家族,家族中给予了不少支援,让他年纪轻轻便成为了核心弟子,可再让家族支援一柄灵器就未免太过分了。

  其余各路弟子们对王守哲也都是眼馋得很,觉得他多半是天人家族的嫡脉传人,这有钱程度让人羡慕。

  “元白兄,请赐教。”

  王守哲手持剑盾,摆出了战斗姿势。

  “如此我便不客气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