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三十四章 凰鸟!终究将展翅高飞

第三十四章 凰鸟!终究将展翅高飞


  ……

  长春谷,授道殿中。

  王守哲和长春上人道过别,转身走到授道殿门口,正准备出去。

  蓦地。

  浩浩长空中,堆叠的层云骤然激荡起来。

  一道爽朗的笑声划破天际,自浩渺长空中远远传来。

  “长春前辈,我乃玄遥。按照学宫规矩,今日我将亲自带新弟子们前来拜访前辈。不知前辈欢不欢迎?”

  内容说的谦逊,可口气中却有一股压抑不住的兴奋感,仿佛对即将发生的事情心中早就按捺不住。

  长春上人那平静无波的脸上,蓦然微微色变。

  玄遥上人?这一次他怎么亲自来了?莫非是……

  王守哲见状,止住了脚步,拱手说道:“长春上人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心中疑虑不已,莫非那玄遥上人,与长春上人有仇?

  长春上人叹了一口气:“唉~此乃学宫中不良的传统。”

  随后他便三言两语将情况解释清楚。

  呃……

  王守哲倒是明白了来龙去脉。

  原来学宫招收核心弟子后,还会玩这一出。不过想想也正常,招收了新弟子嘛,总得炫耀炫耀。看样子,各上人之间还是有竞争关系的。

  长春上人无奈道:“我长春一脉,向来不喜与人争斗。每次都是其他各脉轮番前来见识拜访。此番玄遥上人能亲自前来,说明他定是收了一位极为满意的弟子。”

  “罢了罢了,反正每隔三年都会有这一遭。”

  换做平常,长春上人还能避开,眼不见心不烦。

  但是这一次,玄遥上人亲自上门,按照礼数,他长春上人躲都躲不过去。

  见得长春上人脸色不好,王守哲帮腔道:“这种传统的确不好。不利于稳定发展。”

  听到这话,长春上人顿时以奇怪的眼神看了王守哲一眼,幽幽道:“贵族的王珑烟最是热衷此传统。想当初,每隔三年,作为玄冰一脉核心弟子的王珑烟,都会带着新弟子们来我长春谷见识见识。”

  “呃……”

  王守哲无语,也有些尴尬。

  他总算明白了,为何长春上人提起珑烟老祖时是那般脸色。

  他倒也是想起了曾经珑烟老祖提起长春一脉的时候,为何会如此犹犹豫豫。只说长春上人活得久,也提到过一位长春一脉的师兄,好像很能扛。

  除此之外大抵也没什么好话了。

  原来如此啊~

  王守哲心中有些哭笑不得。

  咱们家珑烟老祖年轻的时候,好像真不是一个什么善茬。

  说话间,长春上人就已经越过他,走到了授道殿门口,负手朝天空中说了一句。

  “既是传统庆典,长春谷自当欢迎。你只管带弟子来便是。”

  也不见长春上人如何用力,他厚重的声音却穿透云层,在长空中层层荡开,远远传了开去。

  他的声音听起来古井无波,爽朗而洒脱,但是王守哲却从中感受到了一股,萧瑟无奈的味道。

  倘若长春真人真的无所谓,他先前提起珑烟老祖时,也不会如此语调幽幽了。

  本想离去的王守哲,暂且改变了主意,至少看看情况再说。

  若真长春上人门下无人抵挡,他便出手帮助挽回些颜面,也算还了刚才那个人情。

  玄遥上人刚才那一声长笑就相当于是下了拜帖。

  此刻,长春谷授道殿外那一片郁郁葱葱,花团锦簇的广场上开始不断有人前来,都是接到消息,从四面八方赶来的长春上人一脉弟子。

  一时间,整个长春谷都充满了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味道。

  很快,偌大的广场上便聚集不少人。

  “咦?学弟你也来了。”说话的正是刚才与王守哲指路的学姐。

  “还未请教学姐姓名。”王守哲拱手道。

  “我叫刘玉琴,是出云刘氏的直脉族人。”刘玉琴红着脸飞快说道,“今年二十八岁,炼气境八层中段,尚未婚配。”

  王守哲微微错愕,脸色有些无语地感慨。

  这位学姐,我就问一问你名字,何必连家世婚配都说出来?不是说学宫禁止此事吗?

  不过她这种实力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事实上,紫府学宫的大部分弟子都是这等水平。能在三十五岁以下成为灵台境便已算优秀弟子了,有机会终于见到核心弟子身份了。

  那刘玉琴脸色蓦然一变,好像想到了什么,急忙低声道:“学宫不让说出生哪个世家,学弟听过就罢了,千万别宣扬出去。”

  “学姐放心,我自当守口如瓶。”王守哲郑重地说道。

  说着,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儿:“出云刘氏的话,好像有个叫刘云浪的,是你什么人?”

  “咦,学弟还认识我云浪族弟?”刘玉琴有些意外,“我那弟弟人不错,只可惜资质差了些。”

  现在的资质可不差了。

  王守哲暗忖。

  估计他们家族还没来得及通知她。

  不过通知了作用也不大。这刘玉琴就是一个普通的弟子,还没有到能照拂他人的地步。

  其余,刚才授道殿内的一些学姐也都认出来王守哲,在与他搭讪的同时感慨那些护肤品好像太贵了。

  “诸位学姐请放心,刚才那些都是‘奢华高配版’。我们不久将来就会推出,效果同样不差的‘尊享版’。”王守哲解释道。

  别小看这些实力不咋样,一个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学姐。

  如果把她们到地方上,都个个算是小精英人物了。而且能来学宫上学的,在家族中都有些地位和影响力

  说话间,他还拿出了一些小样品给前来打探的学姐们试用一番。

  王守哲当即就被围了起来,一大群莺莺燕燕们,喊着学弟,我也要我也要。

  惹得那些师兄们对王守哲直翻白眼。

  咱们长春谷的师兄们已经很不好混了。

  毕竟这些长春谷女弟子们,多数都是喜欢的什么玄冰殿,逍遥峰啊那些能打的师兄们。

  结果现在居然还跳出了这么一个长相英俊,家世不错,各方面都十分优秀的臭小子,跳出来与他们抢资源?

  至于说为什么知道这小子,家世不错。原因很简单,家世稍微逊色一点的,只能随手带着储物戒?

  这世道啊~~怎么如此不公啊?

  正在这是,天空中忽然传来一阵刺耳的破空声。

  下一刻,凛凛剑气从长空中划过,眨眼间便破开层云,呼啸着朝长春谷落了下来。

  那剑气浩荡凌厉,仿佛蕴含着开天辟地一般的磅礴威势。

  一瞬间,整个长春谷都仿佛被笼罩在了剑气当中。

  长春谷中汇聚的众人顿时微微骚动起来。

  “是玄遥上人的开山剑光!”

  刘玉琴脸色微变,忍不住低呼了一声,声音中充满了惊惧和敬畏。

  王守哲也不禁被那股剑光吸引了注意力,紫府境强者当真是浩荡巍巍,难以匹敌。上人的威风,真是令他神往之,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达到如此程度,便不枉穿越一场了。

  也不知长春上人,准备怎么应对?是否能应付得来?

  一时间,王守哲倒是替长春上人有些担心了起来。

  毕竟他对长春上人,还是颇有一些好感。

  然而,还没等剑光落入长春谷,长春谷上空就出现了一层厚厚的深褐色能量罩,直接把剑光挡在了外面。

  看到这一幕,王守哲松了一口气,偌大的长春谷,怎么会没有阵法守护?

  如此护山大正看的他是眼馋不已。

  只见那玄遥上人剑光,在天空中滴溜溜一转,眨眼间便落在了长春谷外的空地上。

  很快,剑光散去,一群乌泱泱的人影便出现在了空地之中。

  为首的青衫中年人神色威严,气度斐然,赫然便是玄遥上人。

  在他身后,是逍遥殿的几位核心弟子以及二三十位新晋弟子。

  此刻,他们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容,也不知是因为见识到了玄遥上人的通天手段,还是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充满了期待。

  “玄遥,你这打招呼的方式还真是百年如一日不变。”长春上人的声音蓦地从山谷中传来,“这也就是我长春谷的‘春华秋实大阵’,换了其他峰谷中的大阵,哪经得住你这么折腾?”

  当说话声响起的时候,长春上人的声音还在山谷深处,但当他话音落下的时候,他的人影已经出现在了长春谷门口。

  长春上人还穿着他那身跟庄稼老农没什么区别的衣服,但此刻,他负手而立,一身的气度却如同那高耸入云的参天古树一般,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却也带着难以言喻的强大压迫力。

  玄遥上人身后那些新晋弟子们脸上兴奋的神色瞬间为之一顿。

  他们这才意识到,上人之所以是上人,便是因为他们强大的实力。即便是上人之中公认的脾气最温和的长春上人也不是他们可以小觑的。

  “弟子见过长春上人。”

  一众弟子们连忙躬身行礼,不敢有丝毫怠慢。

  “行了~来者是客,都进来吧。”

  长春上人也没怎么在意小辈们的表现,随意朝他们点了点头,便率先转身回了长春谷。

  玄遥上人威严的脸上带着一抹笑意,负手带着众弟子跟了上去。

  “玄遥上人。”

  “见过玄遥上人。”

  见玄遥上人带着众弟子们进了谷,谷中长春上人一脉的弟子们连忙行礼。

  “看来,这一次你玄遥一脉新收的弟子质量不错。”长春上人扫了玄遥上人一眼,随意说道,“说说吧,是哪个弟子竟能惊动你,让你不惜亲自带队。”

  玄遥上人负手而行,闻言眼神中顿时划过了一抹掩饰不去的得意:“我这徒弟可比当年的宫晟哲也不遑多让,将来我玄遥一脉,说不定就要靠她发扬光大了。”

  看着玄遥上人这副嘚瑟的模样,饶是长春上人涵养深厚也有点忍不住了。

  “行了~说了这么久,你好歹先把人带出来让我认识一下。也让老头子我见识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出色。”

  “这是当然。即便长春前辈不开口,我也是要让徒儿过来拜见一下老前辈的。”玄遥上人语气中带着骄傲。

  说着,他便朝身后唤了一声。

  “宝贝徒儿,出来拜见一下长春上人以及各位学长。”

  听到这话,长春谷中的众人,也是当即伸着脖子看去,想要看看这个快被玄遥上人吹到天上去的新晋弟子究竟是何等人物。

  就连王守哲也忍不住好奇。

  同时,他心中还隐约有一个猜测,总觉得……

  正当王守哲暗自思量的时候,就见万众瞩目之中,一道英姿飒爽的倩影从人群中越众而出,缓步走到了玄遥上人身后。

  这是一位穿着鹅黄色劲装的女子,她大约二十岁左右,眉眼精致,顾盼生辉。

  然而,跟她的容貌比起来,更让人在意的却是她的气质。

  她仿佛就是天生为大场面而出生的,面对众目灼灼,她丝毫没有惧怕之色,昂首阔步,表情淡定自若,好似是信步闲庭一般。

  在她的身后还簇拥着几个核心弟子和一堆新入门弟子,隐约间竟透出了几分威严。

  她往玄遥身后一站,凰眸横扫,一股天下之大,芸芸众生之中舍我其谁的霸气便沛然而起,衬得她浑身的气质越发出挑。

  她表情平静,朝两位上人拱手行礼道:“珞秋拜见长春上人,拜见师尊。”

  玄遥上人见状,微微颔首,心中满意不已。

  看这王珞秋如此气度不凡,哪怕是场面再大,面对着上人也惊扰不起她内心的波动,这可不单单是天赋所能形容了。

  这代表着,她有一颗横推当代,我自无敌的坚定之心。

  玄遥上人真是越看越欢喜。

  此等百年罕见的天骄弟子,当真是卓绝不凡。比起当年的他来,尤要多了几分锐意进取,却又古井不波的强者之心。

  正所谓“天骄好找,帝心难得”,拥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强者之心,未来之路必然顺畅许多。

  便是长春上人,眼神中也是微微露出了一丝讶色。

  此女宠辱不惊,云淡而风轻,年纪轻轻便有一副绝世强者的气度,这未来的潜力恐怕真的不能限量。

  “玄遥,你这一次当真是收了一个好徒弟。”长春上人感慨而羡慕。

  我长春谷怎么就不出此等天骄呢?

  其实倒也不是长春谷不出天骄,只是木系天赋的天骄,本就不擅长打架,再加上长春谷整体氛围比较恬静自然,这单挑的战斗力比起其他各脉来说,的确是远远不如。

  不过,比起他们,在场众人之中最震惊的其实还是躲在人群背后的王守哲。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