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三十三章 喜得天骄!我玄遥一脉要崛起

第三十三章 喜得天骄!我玄遥一脉要崛起


  ……

  听到这话,王守哲心中蓦地一沉。

  虽然这长春上人并没有展露紫府境的威压,也没有刻意压制他。但对方轻飘飘的一句话依旧让他忍不住后背发凉,好似有一股大难临头的感觉。

  “上人,我这也就是和小学姐开开玩笑,哪能真要小学姐的钱呢?”王守哲尴尬的笑了笑,当机立断掏出那一万多乾金递给了长春上人,“劳烦上人将这些钱还给小学姐。”

  “你那些东西虽然贵了些,却充满了奇思妙想。既然绿薇喜欢,自然由着她去。”长春上人不以为意,到了他这个级别,些许小钱早就不在乎了。更何况,那是绿薇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都是她自己选择。

  “那上人的意思是?”王守哲有些莫名。

  “都出去吧。”

  长春上人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扫了其他人一眼,随意吩咐了一句。

  长春谷诸位弟子立刻识趣地行礼告退。

  授道殿里顿时只剩下了长春上人以及王守哲两个人。

  长春上人扫了王守哲一眼,王守哲顿时感觉仿佛被看了个通透,所有想法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王守哲的神经顿时就绷紧了。

  然而,就在他以为长春上人要斥责他的时候,长春上人却忽然叹了一口气,悠悠道:“绿薇和其他师兄弟们不一样。她并非世家子弟,而是我在野外捡到的孩子。因为从小就长在长春谷,她对很多事情的认知与常人并不相同。”

  顿了顿,他的语气倏地变得认真:“适才她多有得罪之处,我这做师尊的替她道个歉。”

  “上人言重了。”王守哲急忙束手还礼,严肃道,“我与绿薇小学姐不过是开开玩笑罢了~小学姐性格天真烂漫,并不觉得讨厌。”

  “嗯。包容宽煦,有勇有谋,倒是个好苗子。”

  见他这样,长春上人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他笑眯眯地看着王守哲,赞道:“你这外道学子,倒是比我很多核心弟子还要优秀,年纪轻轻便将《长春真诀》练到了如此火候。当真是沧海遗珠啊~”

  “上人谬赞,谬赞~”王守哲谦逊地说道,“我和诸位学长师兄的差距还很大。”

  “先前听你说,王氏7号麦种从根子上便无二次培育可能。”长春上人招呼王守哲到一旁坐下,态度和煦,“能跟我说说吗?”

  王守哲暗忖不已。

  莫非这长春上人已然知晓王氏7号麦种乃是他的所为了?

  虽然王氏7号麦种不错,但是在整个学宫眼里也不过就是个小玩意儿,长春上人应该还不至于觊觎。

  嗯,应该就是好奇。

  有了这个想法,他当即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启禀上人,这麦种乃是弟子无意中鼓捣出来的。与各家族先培育粮种不同,我的思路是,先培育出只要通过特殊液体浸泡后,便无二次繁育能力的种子,再在此基础上不断将其优化,提高产量。”

  “原来如此。”

  长春上人恍然大悟,随即忍不住笑道:“你这孩子思想倒挺特别,将防止他人破解为优先。再考虑粮种的产量,思路不错,可未免太过小家子气了,格局不够高。”

  “启禀上人,正所谓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王守哲束手而立,淡定道,“弟子家小门小户,全靠这些两种维持生计,自然应该先小人,而后君子。”

  言下之意,如果王氏有紫府学宫一样的实力,想法和格局自然不会一样。

  “你说的很有道理。想法也独特,并不曾人云亦云。”长春上人赞赏地点了点头,“你可愿意加入学宫,成为我门下的核心弟子?”

  听到这话,王守哲蓦地一愣。

  别人都是挤破了脑袋想要成为核心弟子却求而不得,他倒好,这话还没说两句呢,长春上人居然就主动朝他伸出了橄榄枝。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他这待遇,怕不是得嫉妒死。

  那他这是接,还是不接呢?

  这还用说吗?

  “弟子拜谢长春上人的美意。”王守哲朝长春上人拱手,深施一礼,“不过,守哲乃是一族之长,肩膀上负担着家族重任,恐怕没有办法长期滞留在学宫中学习,还望上人恕罪。”

  “不过,但凡上人用得上弟子的地方,一声吩咐,弟子当竭尽所能。”

  这自然是一番推脱之词。

  王守哲对在学宫中学习,还真的没有什么兴趣。

  长春上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表情似有些惋惜,但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既然如此,那便罢了。”

  他也不过是看王守哲说有些潜力,不忍明珠蒙尘而已。既然对方志不在此,以他上人的威严也不会再三相邀。

  “不过你这孩子倒有些潜力。”长春上人又道,“既然今日有缘,我也喝了你的灵酒,那便给你半个时辰。你在修炼上可有什么不懂之处?”

  王守哲惊喜不已。

  他还以为拒绝了长春上人可能会触怒他呢,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好说话,不仅没生气,反而还愿意指点他。

  他当即理了理思路,便将这些年来修炼长春真诀的时候,所遇到的困惑,不解,茫然,一一说了出来。

  而长春真人也如敦厚师长一般,耐心地将王守哲所问,一一回答。

  他说话有条不紊,往往两三句话便将王守哲心中的疑惑解开,让他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随着时间的流逝,王守哲心中对长春上人的敬意越来越深。

  真不愧是上人。

  听说还是一位年龄很大的上人。

  两人一问一答,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王守哲心中所积攒的问题全都得到了满意解答,各种百思不得其解,晦涩之处都清晰了。

  心中感激之余,他便将他早就针对长春上人准备好的礼物从储物戒中一一拿了出来。

  此番前来,他曾经有过多种设想,也曾缠着萱芙老祖,将紫府学宫各位上人的喜好,秉性等都一一粗略摸了一遍。

  只是萱芙老祖不擅此道,说的都模模糊糊。王守哲只能半猜半解,并有针对性地拟定了几个送礼方案。

  长春上人是紫府学宫年龄最大的一位上人。

  活得久了,见识的东西多了,欲望自然也淡。

  根据萱芙老祖说,长春上人最是与世无争,生性恬静,一副无欲无求的模样。

  因此王守哲只能想办法准备了一些上好的灵酒,还有一些白玉灵米,赤晶灵米种子。这些种子并非是王守哲最新的品种,而是在研发过程中,作为被淘汰品存在。

  但即便是淘汰品,也有自身的独到之处。

  “上人。”王守哲将这些土特产一一奉上,“这些都是我们王氏自己土地上出产的,只为表达对上人的感激。”

  长春上人一看,果然都是些小玩意儿。

  对此,他反而欣喜道:“你这孩子有心了。”

  以他的性子,王守哲,真要拿出一大堆值钱之物,恐怕立即就要被轰出去了。

  他对王守哲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

  白玉灵米和赤晶灵米的种子不多。

  长春真人扫了一眼道:“这两种都是常见灵米,但是体型略大一些。想必就是你家族培育出来的新灵种吧。”

  王守哲将这两种灵米新品种的特色。颗粒较大,产量增加。一一与长春上人道明,其中最大的特性是,他可二次繁育。

  “你这孩子。倒是颇有灵性。”长春上人说道,“多少世家培育出了两种,往往都是敝帚自珍。如此,这两种灵米灵种。我便是参考研究一番,不会向外传出。”

  他这一生,见识过的灵种不计其数,其中有不少是改良过的。王守哲这两种,虽然有其特色,但是一些顶尖的玄武世家中,有不少比这厉害多了。

  “既然送给上人,如何处置也是上人的事。”王守哲无所谓的说道。

  能送出的东西自然是因为它有更好的。而且他十分清楚,只要给他时间,未来的王氏会有更强大的灵种。

  现在这些不过是初级灵种。

  “对了,既然你姓王。”长春上人突然想起一件事,“该不会认识王珑烟吧?”

  他这也是随口一问,毕竟天底下姓王的多了去。只是这两日,冰澜上人说是要将王珑烟收回门墙,他还表达了一些反对的意见,忽而想到,便随口问了问。

  呃……

  王守哲有些莫名,也有些惴惴不安,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道:“上人提到的这位……是弟子的曾祖姑奶奶,不知这里面有什么问题?”

  有什么问题?

  长春上人那仙风道骨一般的气质一滞,忽然不说话了。

  半晌,他忽的泄气道:“算了~你是外道学子,学宫里的这些传统跟你也没什么关系。”

  “罢了罢了,此事与你无关,你这就退下吧。”

  说着,他摆了摆手,似是不欲多谈。

  王守哲心中惊疑不定,却也不敢不从,只好向长春上人拱手一拜道:“既如此,那守哲便告退了。”

  惹得他心头百思不得其解。

  怎么一提到珑烟老祖,长春上人对他的态度就一下变得冷淡了?

  难道是珑烟老祖得罪过长春上人?可也不应该啊。

  毕竟两人的身份和修为,差距有些大。

  ……

  就早稍早些时刻。

  紫府学宫另一头。

  一座巍峨高山耸立在群峰之中,如同鹤立鸡群,卓尔不群。

  如丝如缕的雾气自山腰一直缠绕到山顶,远远看去,整座山峰仿佛罩上了一层朦胧的轻纱,钟灵毓秀,仙气飘渺,让人见之忘俗。

  这座山峰,名为逍遥峰。

  逍遥峰上,有一座逍遥殿。

  逍遥殿坐落于一处陡峭的悬崖边缘,霹雳千仞,大气磅礴,尽显仙家风韵。

  它属于紫府学宫几位上人之一的玄遥上人在此坐镇。

  各峰各谷各殿之中,逍遥峰并不是最强大的那一脉。只因玄遥上人乃是诸位上人之中最为年轻的一位,如今还不到五百岁岁。

  因此他招收弟子的时候往往放低门槛,多收弟子以壮声势。但正是因此,也使得逍遥峰弟子人数虽多,却是鱼龙混杂,良莠不齐。

  而且,他晋升紫府境还不足两百年,名下的弟子们也就那么两三位是亲传弟子,核心弟子也就寥寥二三十个,倒是普通弟子和优秀弟子一大堆。

  每一次学宫开始招收弟子,新收的弟子数量倒是不少。但能拿得出手的寥寥无几。纵观全局,即便不垫底也至多就是中不溜。

  紫府学宫中有一项传统,每三年一次招新大会后,各峰,各谷,各殿,都会有学长们带着学弟们,去其他峰,其他谷,逛一逛,见识见识。

  美名其曰,带你们介绍介绍其他一脉的弟子。实际上就是彰显一下,咱们这一脉的强大,并且招收的新弟子之优秀。

  基于这个潜规则。

  自然而然便衍生出一个特色,那就是学长们只会带学弟们去那些能打得过的一脉见识见识。

  至于那些打不过的,通常都是“被”见识见识。

  玄遥上人这一脉,通常都是去见识见识别人,同时也被别人见识见识。

  但是这一次,一切都不一样了。

  逍遥殿内,逍遥峰上的一众弟子正齐聚一堂。

  玄遥上人高高坐在正殿之上,正微微低头,俯瞰着台阶下的一众弟子。

  他如今正当壮年,眉峰沉敛,神态威严。

  袅袅香烟自他身侧的黄铜香炉之中升腾而起,模糊了他的身形,却掩不住他那一身如同高山般巍峨的气度,犹如山峦竦峙,大气斐然。

  一柄巨大的石剑镶嵌在他背后的中堂壁上,看似朴实无华,却仿佛散发着凛凛剑气。

  在这石剑的衬托下,玄遥上人浑身的气势都仿佛多了几分厚重和凌厉,让人一见之下,就忍不住心生慑然,不敢直视。

  正殿之中聚集的是逍遥峰上的核心弟子们,以及一些即将跨入核心行列,准核心弟子,总计三十余人。除了一些特殊原因,在其他地方办事等等之外的核心弟子,一众人都聚齐了。

  这一次他们个个都非常兴奋,彼此讨论不已,今年显然有些不一样。

  “修平师兄。”一位“青年俊彦”意气风发地说道,“上一次可是你带学弟学妹们,出去见识见识的。这一次怎么也得轮到我吧。”

  “元白师弟,上次是什么光景你不知道吗?新收的学弟中无一靠得住。”那位修平师兄,言辞愤愤道,“我这哪是带他们去见识,分明就是一直被见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