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四章 族长有点凶

第四章 族长有点凶


  ……

  “大侄儿,万万不可。”王定海情急劝阻道,“刘氏家主已经四十岁了,经验老到。”

  “哲儿,你太冲动了。”公孙蕙也有些慌乱了,“族长身份尊贵,是家族的定海神针……”

  若是和刘永州打,他们倒是乐得其见,毕竟双方实力差距较大。可直接挑战刘胜业,那就情况未明太过冒险了。

  一旁的刘胜业倒是暗下抹了一把冷汗,还好还好,这王氏还是有明事理之辈的,是应该好好劝劝王氏这个年轻族长,这叫什么事吗?

  哪有一上来,两军主帅先来生死决战,这不乱套了吗。

  更何况他刘胜业这么些年来一直养尊处优,久不与人动手了,生死决战可不是开玩笑的。

  “大娘,六叔。”王守哲却是直接打断了他们,“族长不过也是家族一员,但凡家族一员,谁都有权利和义务,为家族抛头颅洒热血,为家族的生存而牺牲。何况珑烟老……”

  说到后面,王守哲的情绪有些激动和悲愤,仿佛是要在压抑中爆发一般,最后三个字更是欲言又止,猛地咽了回去。

  “守哲!”王定海一下子慌了,急忙低声问,“珑烟老祖她不会……”

  “放心,她没事。”王守哲的脸色有些苍白,“就是心疼老祖一辈子为了家族付出太多太多,我们这些做后辈是时候站出来流点血了。”

  然而他说的话,怎么看都像是在掩饰。

  说罢,王守哲转身盯上了刘胜业:“刘家主,既然你我两家矛盾重重,不如趁此良机来一次了断。你我签订生死决战契约,输者撤出安江渔场,并且家族不得追究。”言辞之中,颇有一股决绝之色。

  “好,王族长少年英雄果然有血性。”

  “既然两家有矛盾,不如王对王,来个了断。”

  围观群众们,自然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有机会看到两大族长亲自上场生死战,是何等罕见的趣事,当即,都纷纷起哄,将此事架起来再说。

  “娘的!这小子怎么像头饿狼似的?看他言辞闪烁,难道……传言是真的……如此一来,形势就变了啊。”刘胜业一激灵,眉头直皱,略一思索后就有了计较,转移话题且露出一副和气生财的表情,“贤侄啊,说起来我与你父亲,也算是多年故交,唤你一声贤侄不过分吧?我们平安三世家立足平安镇多年,都是乡里乡亲,理应彼此扶持和照顾。如此小小矛盾冲突,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呐。”

  “那依刘家主的意思是,准备赔偿我六叔医药费了?”王守哲眯起了眼睛,嘴角挂着冷笑。

  赔偿医药费?

  刘胜业脸一黑,不过他向来擅长隐忍蛰伏笑里藏刀,此时笑得愈发和蔼:“乡里乡亲矛盾冲突在所难免,不过这一次既然是永州的错,我们自然就得承认。这是三十乾金,算是给定海兄弟赔罪。”

  说罢,刘胜业掏出三张十枚乾金的金票,笑眯眯地塞到了王守哲手里:“都说贤侄是人中龙凤,潜力不输当年珑烟老祖,未来必是我们平安镇的顶梁之柱。”

  三十乾金?

  融合了记忆的王守哲知道,这已是一笔巨款了,当即他见好就收,同样笑道:“刘家主才是我平安的定海神针,守哲刚刚担任族长之位,今后还得靠刘家主多多照拂。”

  一定一定!

  刘胜业哈哈笑了两声后,带着家将和刘永州离开了深水码头区。

  围观群众们见没真打起来,倒是一片惋惜和叹息声,仿佛像是错过了什么大戏,略显失望地三三两两散开。

  “还是侄儿有手段。”王定海仿佛出了一口恶气一般,喜上眉梢道,“三言两语便扳回了局势,还让刘胜业那头老狐狸心甘情愿赔礼道歉。”

  而公孙蕙却是丝毫没有喜色,眉宇间反而显得忧心忡忡。

  “六叔,大娘,我们来都来了,不如上六叔的船上看看。”王守哲笑了笑,“我这从小到大,还没随六叔出过船。”

  “好好好,那六叔就带你好好玩玩。”王定海高兴道,“待会儿给你表演一下捕鱼绝技。”

  临上船之际,王守哲将几个家将招到身边,与他们低语交代了一番。家将会意,行礼后四下散开执行任务去了。

  王守哲这才和公孙蕙一起,随着王定海往深水泊位走去。

  与此同时。

  定蒲渡口外,年轻气盛的刘永州脸色很难堪道:“家主,我们说好的要在王氏身上咬块肉下来的,怎么弄到最后,我们赔礼道歉了?”

  “永州啊,你还是太年轻了。”刘胜业风淡云轻,背负着双手笑眯眯道,“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这种局势下,我们非但不能主动去招惹王氏,反而应该处处小心避免和王氏冲突。”

  “家主……”刘永州有些恼怒和不理解。

  “以我推断,王珑烟那老不死的已经命不久矣。”刘胜业眯着眼,智珠在握道,“王氏现在就像是一只即将死去的病虎,正是最危险的时候。若是我们逼迫太紧,说不定就会引起对方的疯狂反噬。我刘氏虽然不怕,却也不想便宜了赵氏渔翁得利。”

  王珑烟!

  这个名字就像是哽在刘氏喉咙口的一根毒刺,她一日不死,刘氏便一日不敢与王氏彻底撕破脸皮。

  “家主这是真的?”刘永州兴奋不已。

  “原先王珑烟闭关不出,连王氏家主更迭如此大事都不出现,我便已有了三四分猜测。”刘胜业嘿嘿冷笑了起来,“我观王守哲那个新族长如此沉不住气,竟想孤注一掷与我拼死一战,便印证了七八分推断。嘿嘿,我岂能如他意。快则两三年,慢则四五载,等王珑烟一死……”

  “家主?还要那么久?”刘永州有些发懵。

  “你懂什么?家族的兴衰交替岂是一朝一夕能够达成?我刘氏这么多年都等过来了,区区几年还熬不起吗?”刘胜业一挥衣袖,在家将的搀扶下走上马车,“何况在王珑烟死之前,我们刘氏还有很多准备工作要做。永州,你切记,没有我命令前不得与王氏冲突,否则家法处置!”

  “是,家主。”刘永州憋着一股气,却又无可奈何,只得恭送族长刘胜业的马车离去。

  ……

  话说王守哲让几位家将留守码头执行任务,和大娘公孙蕙一同登上了王定海的中型渔船“定海”号,那艘中型渔船长约八九丈,宽余两丈,全部由木质结构制造。

  从高高的桅杆与落下的风帆看,是一艘风帆动力的船只。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