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保护我方族长 > 第三章 套路反制

第三章 套路反制


  ……

  “够了。”公孙蕙娇声斥责阻止,随后又道,“六叔,你先别冲动,凡事我们冷静解决。”

  公孙蕙本身是山阳公孙氏的嫡女,又是王氏先族长正妻,更是王氏新一代族长的嫡母,以此身份来处置调停此事已足够。

  王定海语气激动道:“五嫂嫂,不是我老六冲动,而是刘家小子太过份。这平安镇谁都知道,这安江从定蒲渡口右起三十里至乱石滩,是我平安王家的水域地盘。可刘永州那小子几次三番地越线捕捞,这一次竟然堂而皇之的越线十里,我要再不动手驱逐,这安江还有我王家立足的余地吗?”

  “哟哟哟,王老六你可别恶人先告状。”刘永州一副受到了莫大冤枉的模样,“这安江风大水急,我刘家水域地盘又在安江上游,难免会有定不住船的时候。倒是你一上来,就拿渔船来撞我们,冲突之下吃了点亏竟然还叫家长。真是岂有此理,是欺负我刘家没有族长长辈吗?”

  王守哲一直没说话在暗暗观察和揣摩,他已经确定这一次是刘氏主动挑起的争端,目的多半就是趁着他这个族长新上位时试探一二,也可能存着一些掂量他这位新族长能耐的想法。

  若是他这个族长本事不够且胆小怕事。接下来多半又是与赵氏联手,一系列的阴谋明谋就会如潮水涌至。

  “咳咳!”

  王守哲咳嗽两声,淡定地走上前去。

  “守哲侄儿,你也来了?”王定海脸色一喜,随即又愤愤道,“快给你六叔评评理,这小子暗中使诈偷袭。你六叔不服,想和他再来一次公平较量。”

  “原来是王氏少族,不,应该是族长驾到了。”刘永州眼睛微微一眯,对王守哲露出了些许忌惮和嫉妒之色。

  毫无疑问,王守哲在各方面综合实力上都是远超过他刘永州的。而且王守哲才十八岁,便修炼到了炼气境第六层高段,未来成长潜力很大。

  如今刘氏内部也非常忌惮王守哲,如果给他机会冲上灵台境,那平安镇的格局就会发生巨大变化了。

  周围一些围观群众们,也开始低声议论纷纷,似乎对平安王氏刚继任的年轻族长颇有兴趣,言辞之间都隐约指出,王氏先族长王定岳死太早,如果能再撑个十年,等王守哲这少族长彻底成长起来后,平安王氏的局面就不一样了。

  “六叔,胜败乃兵家常事。”王守哲微微眯起眼睛,压低着声音随口试探道,“不过,六叔你真有把握稳赢他?若是众目睽睽下再输一场,有损我王氏威望啊。”

  “这个……”王定海略作犹豫,低声说道,“我与那姓刘的小子有过数次冲突,平常都是旗鼓相当,互有优势。不知为何今天邪了门,那小子的水遁之术好似进步了一大截,在水里滑溜地像条泥鳅一般,猝不及防下六叔吃了亏。不过侄儿你放心,你六叔拼着老命也要赢下这一场。”

  水遁之术进步一大截?

  呵呵,这就有意思了,王守哲摸了摸鼻子,大抵上已经明白对方的战术了。制造矛盾冲突,激起王定海的不服心态,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刘永州这个后起之秀击败王定海,折损王氏威望。

  若是能再激化一下情绪,双方签个赌约什么的,那就再完美不过了。届时,自是又能从王氏身上咬下一大块肉来。

  王守哲对现场有了明确的判断,当即说道:“六叔,此事交由我来处置。”

  “这……”王定海略一犹豫,不过,在看到王守哲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后,便冷静了下来退后两步,“守哲,你要多加小心些,刘氏最擅长玩弄诡计。”

  “六叔且放心,吃不了亏。”王守哲安抚一句后,环视了现场一周,在众目睽睽下朗声说道:“玄武世家,向来是以武立家。所谓祖传地盘,若是后辈无能守护,退居一隅也是理所当然。刘永州,你们刘氏既想蚕食吞并我王氏渔猎区域,制造矛盾冲突不过是小道而已。不如爽快一些,咱们两个同辈之间,不如效仿祖辈来一场不论生死擂台战,谁赢了对方的渔场就归谁如何?”

  “啥?”

  周围一片惊呼声,生死擂台!?王氏那少年族长要不要如此激进啊?

  王守哲比刘永州小了足足五岁,可如此当面发起生死擂台战,却让刘永州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茬他不敢接,也接不住,只能讪讪说:“王家族长您说笑了,你可是族长,怎能下擂台生死战呢?”

  仅从这一点上来看,刘永州虽然在同龄人中也不俗,但是比起一直当作少族长培养的王守哲来说差了不止一筹。

  “呵呵~”王守哲冷笑嘲讽,“无胆便是无胆,何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我王守哲今天便站在这里,只要是你刘氏的永字辈,来多少我王守哲接多少。”

  “好!说得好,王氏新族长够豪气啊。”

  “玄武家族,以武立家,有点意思,这一下看刘氏怎么接。据我所知,刘氏永字辈最大的三十六七岁多,最小的还在牙牙学语,思来想去,还真是想不出谁能和王氏新族长一战。”

  “兄台,这年轻人实力怎么样?还真能打败刘氏所有永字辈?”

  “你是外地人吧?那是我们平安王氏新族长王守哲,年仅十八就快修炼到炼气境高阶了,而且传说他在剑道天赋上极强,剑术早就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本地人略带自豪地介绍说,“而且那王守哲已通过紫府学宫的招生考核,不日即将入学,只可惜王氏出了那么一桩大事,只得放弃学业了。”

  “紫府学宫,就是那个号称一入紫府必成灵台的紫府学宫?厉害厉害,可惜可惜!”

  周围的议论纷纷传到王守哲耳里,倒是让他记起前不久还真通过了紫府学宫的招生初选。

  陇左郡的紫府学宫每三年都会招收一届新生,不过他们的要求极为严格,长宁范围内每次都会有一到三个通过初选,并有资格参与复考的名额,而这一年王守哲名列其中。

  但是说什么即将入学就夸张了,整个长宁卫管辖范围,十年八年也未必能出一个紫府学生。王守哲自认不凡,却也知道能通过复试考核的概率不足三成。

  周围的风向和舆论,开始向王氏倾斜。

  之前的那一场冲突矛盾,原本处理不当会损伤王氏名声。可眼下,却反而助长了王氏的威望。

  “大侄儿干得漂亮。”王定海满脸欣喜道,“看那刘家的小崽子还敢嚣张不?”

  公孙蕙那对美眸中,更是对王守哲异彩连连,没想到他三言两语一出,竟然将有损家族威望的坏事,扭转成了对刘氏威望的不利局面。

  在此之前,她那嫡子向来只专注于自身修炼,对其余事情关心极少,没想到初当族长,就显示出了能耐。

  “好!”

  蓦地,一个喝彩声响起,“王氏家主这番言论,真是令刘某振聋发聩,佩服佩服,玄武家族,以武立家,若守不住祖业,何不退居一隅,好,说得好!”

  说话间一位身穿锦袍,气度不凡的中年男子,在几名悍勇家将的簇拥下龙行虎步而出,表情似笑非笑地盯着王守哲。

  此人一出,公孙蕙和王定海齐齐色变:“竟然是刘胜业!”

  尤其是公孙蕙,直接脸色难堪地对王守哲轻声提醒:“哲儿,刘氏家主此时出现必有蹊跷,你须得小心应对。”

  刘胜业。

  王守哲眼睛微微眯起,平安刘氏的当任族长,听说他个人武力并非刘氏最强,四十岁了还没突破到炼气境八层。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保护我方族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