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神道长青 > 第两百六十八章:六合八荒尽归秦

第两百六十八章:六合八荒尽归秦


  秦族神宫,生死殿第九层。

  夏紫羽依旧盘坐在殿宇蒲团之上。

  安静、祥和、宁静、淡然。

  他就在那里,却又仿佛不在那里。

  他的身上没有半点光辉,一次闭关,便已经是四季交替。

  晴不知夏去,转眼已是深秋,时光偷换,便已是隆冬时节。

  他睁开双眼,眸子深邃,没有丝毫气息波动。

  身形逐渐淡化开去,他就那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殿宇之中。

  半年闭关,有所得,有所悟,有惆怅,亦有失落。

  他离开了,仅仅只是留下了一道消息。

  秦族之中,除了秦剑与宫翎,没有人知晓他已经离去。

  昆仑山脉早已经被白雪覆盖,天阳披着一身白色貂袍,在虚空上温煮酒水,微微抿了一口,嘴角笑意莹然。

  终是有所成,亦有不成,一场江湖,一场人生,各方皆动,他独行。

  “罢了,罢了,江湖路江湖人,江湖之上无故人!”

  冥阴面无表情,只是眸光在闪烁,欲言将止。

  昆仑神城,一柄黑金神剑背负在身,一身玄墨长袍披身,一头银发飘荡,独自迎风立在城头。

  秦冥俊的身形浮现,大雪飞舞,一身黑色貂绸的他显得格外的扎眼。

  望着眼前少年,笑问道,“此去何时归?”

  少年微微摇头,“不知,也许春暖花开,也许漫天红叶,也许一如今日,大雪纷飞日!”

  “帝关那边也许撑不住多久,你要快些!”秦冥俊脸色带着丝丝凝重。

  少年颔首,安静的立在城头,看着一望无垠的银白大地,他的身形凌空踏出,笑道,“俊叔,我打一套拳,若是明年此间,我尚未回归,告诉子渊,大势起,皇者归!”

  “六合八荒尽归秦!”

  音落,雪止,风停!

  天地间,只剩下那挥动拳锋的少年,一拳雪凝,一拳风骤,一拳憾长空。

  轻轻松松,不知不觉一百零八拳。

  拳落,影散,天地间再无少年身影。

  秦冥俊朗朗笑声响起,“好一个,六合八荒尽归秦!”

  他不知道少年要去何方,还是在走遍这方天地,寻觅那心中所行之道。

  但如今,这些事情,他需要去想,他知道,如今,少年是皇者,是秦族族长,虽然不曾加冕,却也是名副其实。

  光明神洲之上,一男一女,继续奔走在大地之上,风雪不沾身,长衫飞扬,鹰过无痕。

  纳美挽着秦明的胳膊,一路前行,在那尊少年精怪身上得知了一些消息之后,两人就朝着北边行走。

  这北边,也不是个什么善地,当然这是针对与凡人来说的。

  神识一扫,千里之地,皆有山神鬼怪妖魔,占领一方山头作祟。

  只是,这些作祟的山间妖魔鬼怪,倒也不常做那强掳樵夫凡灵等伤天害理的勾当,山上与山下双方倒也算得上的安稳,少有什么百姓与凡灵遭殃的传闻。

  有一段时间,这里声势鼎盛,便是好些神仙人物皆是要绕开此处,只是在不久前似乎遭逢了一场变故,一道神光打下,山间妖魔鬼怪被轰杀了不少。

  便由此而沉寂了下来,进一年岁月来,这一方山河之上只剩下一些不入流的山间野怪了。

  至于真相如何,秦明他们打探了许久,也不知道是何人所为。

  反正乡野间的传闻却是五花八门,有的说是那些神仙降临,觉得此处妖魔鬼怪着实碍眼,顺手为之,也有人说是天上神仙打架,被余波扫荡了一个干净。

  更甚者,有山大王不长眼,定然是外出觅食之际,得罪了神仙人物,惹得神灵不开心了,便有了千里之内被轰杀了一番。

  秦明与纳美走进山间,神识之中出现的东西,却是让两人有些毛骨悚然了。

  秦明有些略微有些诧异,有人将这张网布的这般远了,是有些算计什么,想要混淆视听还是什么?

  当初在荒古大战结束之后,他便感受到这股气机,说是邪,也不算,说是魔,也谈不上。

  当初邪神族引起的大劫,这方天地损失惨重,让他父亲与秦剑等老一辈的秦族人都难以释怀。

  如今竟然在光明神洲的地界之上发现了这样的气机,邪神族的手何时伸的这般长了?

  邪神一族如今能在外行走的也不过皇境,而且还是皇境初期而已,可是此地留下的邪煞之力却是皇尊之境,这其中是否有人在误导他们?

  想了许久,他也未能找出其中关键之处。

  那没见到他在沉思,也没有去打扰,而是安静的走着。

  两人走进了一座山头上,只见山上竟然有一座庙,庙宇之中供奉的不是所谓的神仙,而是一条大蛇。

  大蛇闭目盘卧在那方神台之上,似乎是在沉睡,而它身前的案桌之上在摆放着些许贡品,以及一个香炉,香烟缭绕。

  秦明与纳美的眼中皆是看见一缕缕气运之力涌向那条大蛇。

  大蛇背部呈现黑色,而腹部则是雪白之色,暗含阴阳两极。

  纳美刚要出声,秦明便阻止了她,微微摇头,随后迈过庙宇的门槛,上去点了一炷香。

  那条大蛇似乎感应到了,微微开阖双眸,蛇信子吞吐间便有声音传出,“两位来此所求何事?”

  秦明微微一笑,大手一挥,只见庙宇天地瞬间变幻,成为了一方洞府。

  纳美似笑非笑的望着大蛇,开口道,“胆儿不小呀,连我们的香你也敢接?”

  大蛇身躯一颤,目冷漠的目光转化成为惊骇。

  这方洞府乃是它的居所,因它修行有成,便将这方洞府化成了山神庙,以此来吸收人间香火之力,凡人没有谁能看透此间本质。

  就是那些所谓的山上神仙,也少有人来此,于是它才能安然在此。

  大蛇身躯之上青烟缭缭,化成了一个童子模样,一袭黑衣,额上已经出现了两只若隐若现的角状物。

  连忙跳下案桌,躬身道,“不知仙人降临,小的在此并未行恶事,只是向尽自己的一分力,换取一些香火助我修行,还请两位大仙饶了小的。”

  秦明淡笑,转头看向纳美笑道,“看不出还是一个心善的小妖呢?”

  童子额头上渗出些许冷汗,双腿发颤,生怕眼前这两位神仙,一怒之下,将他镇杀,扒皮抽筋。

  纳美款款上前,“倒是不懒,按照他们的说话,这小家伙怎么着也的有五百年的修为了吧,额上掌教,胸腹凸起,有化蛟龙之资。”

  这一句话,更是让童子浑身一个激灵,能轻而易举看透他本质的大人物,他就是想要逃跑都做不到了。

  只能是希冀眼前这两位神仙莫要了他的小命才好?心中叫苦不迭的童子,脸色发青,身躯微颤,显然是害怕道了极致。

  秦明看出了他的窘态,手再次一挥,这方洞府化为了之前的庙宇,淡然道,“不必担忧,我们不是来杀你的,只是你这里离得比较近,所有来此打探些东西。”

  童子闻言,心中还是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说道,“两位大人,只管吩咐,只要小的知晓,定然如实道来。”

  秦明微微抬头道,“你可知晓为何前些时日,这里遭逢大难,此间的大妖都去了何处?”

  说话间,秦明在庙宇之中捡拾干材,童子也连忙上前,不一会便拢在一起,童子一挥手,一道篝火就烧了起来,两人一妖就那么坐在旁边。

  童子说道,“其实之前我们这千里之内吧,还是有许多大妖的,就是小的现在所在这方洞府,之前也是其他的大妖的,只是就在一年前,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变故,这些大妖都在一夜之间便销声匿迹了。”

  纳美呢喃道,“销声匿迹?”

  “不是有人来此,将他们都捉走了?”

  童子支支吾吾,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颤声道,“去年的时候,确实是有金芒出现过,而起声势很大,在那之后,这方土地山头上的大妖就没有了。”

  “反正到最后,就剩下我们这些小妖了,要是放在以前,这些山头哪能轮到我们坐镇。”

  秦明笑道,“既然是如此,你们为何不去山下觅食,反而学那些人间神仙吸收香火之力修行?”

  童子虽然是瞧着稚嫩,但在秦明的眼中,这尊小妖竟然也是存活了六百多年的妖物,只是形体上尚在幼年。

  童子憨笑,这便给两人讲述其了其中的缘由,“两位大人是有所不知,我们这片山林,从来就有一个规矩,就是不能侵害山下人间的利益,只要修为足够,可以力所能及的为凡人们办事,以此修建一方小庙,吸收香火修行。”

  “之所以会有这般规矩,除了之前几位大妖头领们接触过外面的世界,性情也比较为何,除此之外嘛,在其麾下也有众多性情暴戾之辈,当然是没有什么菩萨心肠,但是割据一方,最怕的就是臭名远扬。”

  “所以统领们就定下了规矩,不得去侵害凡人,当然了,若是遇上了不长眼的,心间没有啥好心肠的,杀了吃了便罢了。”

  “若是无故伤害了人,那么就会被统领们镇杀或是驱赶出去,没了庇护,离死也就不远了。”

  “因为都怕山下的人们为之变色,一传十,十传百,万一是惹来一方神仙弟子,吃饱了撑着,贪图那所谓降妖除魔,为民除害的世俗名声。”

  “那我们这些妖物岂不是连个生存之地也无,于是便有了严格的规矩,那怕是各方大妖们消失了,大家也都还是这般遵守着规矩。”

  “既是有山下人们上来求神,我们便帮上一帮,汲取些许香火,两全其美。”

  秦明与纳美闻言对视了一眼,不曾想着世间还有这般理智的妖。

  童子拨弄着篝火,苦涩地说道,“往常我们要是遇上了所谓的山上子弟前来降妖除魔,皆是躲藏起来,求个平安。”

  纳美疑惑道,“你们既然不曾为恶,为何还是要惧怕他们?”

  童子苦笑摇头,“自古皆是财帛动人心,名利场上需要些东西去填充的。”

  “那些所谓的仙家子弟,来此莫不是想要求宝、求财、求名声,而我们这些妖身上,有些东西对于他们的修行则是大有裨益,为此他们可以不惜手段斩杀我们,之后名利双收。”

  “若是我们不躲,与他们硬碰,杀还是不杀呢?”

  “杀了弟子,来个先生,杀了先生再来个老家伙,哪怕是有本事来两个杀一双,来三个全都毙命于此,都给杀尽杀绝。”

  “此间事情闹大了,当地官府上报庙堂,庙堂大人们觉得丢失了面子,我们就成了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可不就是去请那些大人物吗?”

  童子无奈道,“很烦人的,若是来了你们这样的,我们就得死绝了。”

  秦明笑道,“若不是如此,这山上妖山下人,岂不早就一团乱麻了,山下百姓怎么能安生呢,只是说南边那座小城池,便是死了个通透,他们在外系的亲朋好友作何想法?一夜之间,所有人都么了,活着的人,自然也会害怕的吗?”

  童子愣了愣,似乎有些好奇眼前这俊男与女子究竟是何方人物,笑道,“先生高见,便是如此,所以我们只能在山上,能活着便已是极好了!”

  后来童子说了些关于那方城池的事情,确实是与之前那少年精怪所说如出一辙,还说了些许跌闻趣事,毕竟数百年的时间,总算是有人能谈论一番。

  不敢与凡人言语,是怕吓着他们,但是现在他不担心眼前这两位神通广大的人害怕他。

  而是他害怕他们,虽是怕,但话也就说的多了一些。

  秦明与纳美静静的听着,两人心中得知城池之事后,心中皆是一个激灵。

  那方城池出事的时间,似乎与这方山林大妖们消失的时间,有什么不可分割的联系,只是两人在一时间,难以揣摩其中的关键。

  歇歇了一番,庙宇之外的大雪总算是停了下来,秦明与纳美与那童子道别,临行之际,秦明还留下了一道机缘,至于能否有所得,便要看童子自己的造化了。

  大蛇所化的童子目送下山的两人,独自倚靠在庙宇的门上,呢喃自语,似乎想要跟随这里去,可脚下如是绑了千万斤的巨石,挪不动脚步。

  下山的路途之中,纳美疑惑的问道,“如果这两件事情有什么联系的话,其中的谋划必然不小。”

  秦明沉吟道,“什么谋划我一时间也难以相透,这半年来,蛛丝马迹寻觅了太多,可几乎都不能将其串联起来。”

  纳美摇头道,“若是当初默爷爷说说不错,邪神族定然不可能将手段伸的这么长,但是若是其中圣地氏族的人呢?”

  “你是怀疑有圣地氏族的人在其中推波助澜?”秦明凝眸,身形微微停顿了一下,继而前行,说道,“也不无这个可能,而且,那方城池的灵魂不能进入轮回,如今这方山林的大妖被抓走......”

  秦明没有再说下去了,眸光与纳美撞了一个正着,两人脑海之中同时响起了一句话。

  “求财、求宝、求名利,我们这些妖身上,有些东西对于他们的修行则是大有裨益,为此可以不惜任何手段斩杀我们!”

  他们,山上神仙,神仙是指修仙者,修仙者可以借助妖身上的东西修炼,那么圣地氏族的修道随着也可以。

  “养蛊!”秦明与纳美同时惊呼出声。

  两人后辈皆是冰凉,那方城池之中的阴魂就仿佛是蛊虫般,被养在城池之中,待时机成熟之际前来收割。

  秦明神色阴沉之际,“这种丧尽天良的修炼之法,真让人恨不得斩了那做局者!”

  纳美沉声道,“我们定然是不能久留,这里的事情可以找族中的年轻人来解决,还有那些灵魂,也要像一个办法解决掉,若是真让那暗中做局者得逞,恐怕会成为大患!”

  “我们还得去深处一趟,看来需要掉暗堂之人过来盯着了,顺便找个由头让光明神族之中的弟子前来历练一番,至于那方城池的事情,我可与族中打个招呼,让他们来解救。”秦明轻声道。

  说完,两人踩着刚被大雪覆盖的地面向深处走去。

  嘎吱嘎吱的声音,在林间回荡。

  ————

  寒夜交加的夜晚。

  稷下学宫有个小姑凉,一袭红色的长袍披在身后,肩上蹲着一只金色的小猴子。

  风雪又开始了,红衣小姑娘双手抱着一个大大的仙桃,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盯着仙桃,不停的咽着口水,似乎有些舍不得吃。

  她已经来到稷下学宫快要半年了,她经常会带着小猴子来到学宫门口,眺望远方。

  经常性的发呆,任由学宫弟子们怎么劝说,她也不肯离去。

  发呆的时候,就会抱着大大的仙桃,她想要将手中的仙桃送给哥哥吃,可现在半年都快过去了,天都下雪了,哥哥还是没有来。

  每天修炼的任务都很重,好在她聪明,反正她是这么认为的,经常会将第二天长老们要教授的,在前一天就准备好,到时候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逃课了。

  她的住处不是与学生们一起,而是在后山的山谷之中,因为那里有苍老在,时不时还能看见墨尺叔叔在那里闲逛。

  她的房间如今都堆积了好多好多的经书,还有一摞摞她抄录的锦绣文章,这些都是百家的先生要教的,只是她不爱听,因为不是哥哥讲的。

  可是不能不读书,哥哥说过,要读书才能懂道理,才能讲道理,不能老是用剑去解决问题。

  所以她还是很用功的。

  今夜,她依旧在学宫门口,坐在那牌匾之上,摩挲着手中的仙桃,心中一点点的算着时日,用心算着自己与哥哥分别了多少时日了。

  都这么久了,哥哥怎么还不来接自己呢?

  秦红伊眼眶有些红,被风给刮的。

  既然都半年过去了,岂不是意味着距离哥哥来接自己的时间,便近了许多?

  秦红伊有开心了起来。

  于是秦红伊开心的站起身来,在牌匾上学着先生的模样,装着先生的语气,指指点点,目光时不时眺望远方,说不定,学着学着,望着望着,哥哥就已经出现在学宫了呢?

  “哎呀!”

  一声惊呼,秦红伊就自那高高的牌匾之上掉了下去,眼看就要与雪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

  咻!

  一道金光骤然出现,一把将秦红伊就要着地的身躯抓了起来。

  “小丫头,你还是一样的调皮呀?”淡淡的笑声响起,秦红伊看清楚那张脸后,小脸顿时气鼓鼓的,冷哼道,“要你管了?”

  一身金边白袍的龙毂一脸受打击,委屈道,“好歹是我接住的你好吧?你就这样对我?”

  秦红伊双手叉腰,仰头翻着白眼道,“大块头,你以为我傻吗,我会飞的好不好?要你接住我了?”

  龙毂捂着额头,一脸苦笑,这姑奶奶他是真不知道怎么伺候,反正怎么着都是他的错呗?

  秦红伊拍了拍自己的衣衫,转头望着龙毂问道,“大坏蛋,你是不是来接我的?”

  “不是!”龙毂环抱着双手,目光看向他处。

  砰!

  一个小小的拳头就呼在他的胸膛上,他瞬间就如炮弹般砸落在雪地之中,一脸生无可念的神情,又白雪在自己脸上呼了一把,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秦红伊大笑道,“大坏蛋,揍你没商量,哼!”

  秦红伊说完,蹦蹦跳跳的向学宫深处走去。

  龙毂半坐起身,微微摇头苦笑,“唉,小祖宗!”

  说完,起身,拍打了一番身上的雪,跟着秦红伊走学宫,秦红伊走在前面,突然一个转身说道,“走不动了,背我!”

  “不背!”龙毂十分硬气的说道。

  “好啊,大坏蛋!”秦红伊蹦起身躯,一把拧住龙毂的耳朵,“背不背?”

  “疼疼疼......背,你放手,我背!”龙毂大叫。

  秦红伊闻言才笑着松开了手,示意龙毂蹲下身,一大一小,笑声如银铃般在去往山谷的道路之上回荡。

  学宫一处楼台之中,巫十微微抬头,苦笑着望着这一幕,哭笑不得。

  一路上,有不少人主动跟她打招呼,秦红伊都一一回应了过去,学子们好奇的望着龙毂,这个能背起秦红伊的青年是谁,与秦红伊的关系这么好,就是他的哥哥吗?

  与画像之中的少主也不太一样啊,有不少认识龙毂的弟子微微对着龙毂点头。

  许鸿雪看见龙毂,连忙上去迎接,可是被秦红伊嫌弃的赶走了,龙毂一脸受伤的望着许鸿雪摇头,叹声继续背着秦红伊前行。

  回到山谷,龙毂看见秦红伊房间堆积的学籍,笑了笑,就退出去了。

  山巅之上,龙毂上去找到苍老,尚未开口,“来了?”

  “苍老!”龙毂微微躬身。

  “事情查的怎样了?”苍老转身笑道。

  龙毂微微笑道,“不出所料,唐族那边已经乱了起来,至于其中做局之人有子渊,但是与其对弈者还是隐藏起来的,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至于唐族内部,我进不去。”

  苍老颔首道,“只要乱起来就好,现在北便三家,恐怕都已经是自顾不暇了,韩氏那小子也不是善茬,只是他的局可能会影响秦族这边的行动。”

  龙毂听得云里雾里,他去的是唐族,苍老为何要说韩氏,况且韩氏少主与秦族不是朋友吗?

  而且韩族的态度,一直都是模棱两可,天骄大会之上更是围杀秦族之一,与他调查的事情有什么联系。

  他此行进入北域神洲就是想要看看当初与荒古神宗连手围杀秦族是什么人的主意,还有就是这些主事这对于秦族是一个怎样的态度。

  当初围杀秦族是门下弟子们的主意,还是说高层已经站在秦族的对立面了,到时候清算之际也不必伤及无辜。

  苍老笑道,“我告诉你一个幸秘吧,当初秦族隐匿之前,曾经遭遇了一次围攻,就与你们在天骄大会之上的场景差不多。”

  “这一次看似是荒古神宗在牵头,可要知道当初荒古大战,这些人可都是站在秦族这边的,双方损失的人都不在少数,可他们就这般放下当初的仇怨,联手对付秦族,你觉得这般简单?”

  “苍老的意思是,这其中还有一只手在针对秦族?”龙毂眼神微凝,“若是这样,他是也什么利益说动荒古神宗与七族之人,更是有通宝阁牵扯在其中?”

  苍老淡然道,“其实在天骄大会之上,你们应该都已经听说了,秦族阻挡了他们的道路,所以想要将秦族从天地间抹除。”

  龙毂不懂,说道,“阻止了他们的道路?现在不应该是同仇敌忾吗?帝关那边情势危急,唯有集中力量支援才是正道,为何还要在大陆之上掀起波澜呢?”

  “你只是看到了表明,你有没有想过,那暗中的黑手与万族攻打帝城是一个目的呢?”苍老笑眯眯的说道,眼神之中神色冷冽,“秦族的存在会阻碍他们的行动,他们不会在乎这苍生怎么样,只会在乎自己的利益。”

  龙毂凝眸沉吟道,“若是这样,这方天地现在岂不是腹背受敌,万族在外,黑手在暗?”

  苍老颔首道,“不错,现在就是这么一个情况,那只黑手一计不成,定然还会想其他的办法,而大陆之上的各方圣地氏族心中都各有各的算计。”

  龙毂问道,“那要是将这些圣地氏族都统率起来,是否那只黑手就没有了可乘之机?”

  “难,想要统率这方天地,非是大帝境不可,可是现在大陆之上也就仅仅两尊而已,况且近乎是站在对立面的。”苍老摇头道,“那只黑手就是看清楚了这个局势,所以一直在暗中穿针引线,想要让各方乱起来。”

  龙毂他不明白这方天地的局势有多乱,他来此也不过一年多,对于这方天地还是知之甚少,都不知道暗中有怎样的幸秘。

  看着黑夜的大地在白雪覆盖下散发出阵阵银色的光芒,他觉得有些寒冷。

  不管是在哪里,都脱不开利益二字,有利可图没有人回去在意众生会如何,只要能达到目的就可能不惜一切代价,能向秦族这般以苍生为己任的,也就仅此一家而已。

  “夏小子也还没有出关,他要是出关,应该会有应对之法吧?”龙毂叹声道。

  苍老笑道,“少主?也许吧!”

  两人并肩而立,看向远方,天地一片银装素裹,在这片洁白素净的世界之下,又有多少不为人知的肮脏事情正在发生呢?

  秦族神宫之中,在受到一道讯息之后,很少外出的圣无殇,先是回到神宫回了一道讯息,自信满满,然后破天荒的去了一趟生死殿,然后去找了秦剑。

  但是回到山脉之后,圣无章与圣阳泽就发现他有些兴致不高,虽然不知道他所为何事,看这样子应该是不太顺利。

  圣无殇不愿意提及,只是独自坐在大阵之上长吁短叹,可很快他又鼓起勇气,斗志昂扬,走出山脉去了一趟昆仑神城,找了一趟秦冥俊,随后又找了秦旭,还有青庚,等等他都硬着头皮逛了一圈,回来的时候,便又是病恹恹的了。

  圣无章与圣阳泽皆是一头雾水,看着圣无殇在鼓捣一些材料,都是铸炼神兵的,但是好些东西都是上品材料。

  隔了两天,圣无殇又消失了,再次去了秦剑那里,随后去昆仑神城找秦冥俊。

  圣无殇这般忙前忙后,圣无章与圣阳泽看的是满头雾水,不知道圣无殇是在忙什么,也不给他们两兄弟吱个声。

  圣无殇虽然看起来平日间没什么心思,可他们都知道,这小子可心高气傲着呢,那叫一个眼高于顶,就算是有什么事情都是憋着,自己解决。

  平日间,就是看见秦剑他们等人也是打声招呼便过去了,可不会去求人,如今圣无殇这般跑来跑去的,难不成是遇见什么事情?

  这样就有些欠揍了,三兄弟都在这里,有事情竟然不吱声,看来是好久没被松皮了。

  两人忍不住问了一嘴,圣无殇只是回了一句:我能解决!

  然后就独自离去了,看的两人一阵气恼,心中暗道,等着小子闲下来,定然要揍一顿才行。

  终于有一日,大雪漫天飞时,圣无殇端坐与崖畔间,独自饮酒,嘴角带着释然开怀的笑意,就像是一个得志归来的少年般,是那般阳光灿烂,让这寒冷的隆冬时节,都感觉到了一丝炙热。

  看着圣无殇的模样,圣无章与圣阳泽相视一笑,两人阴恻恻的揉着拳头,望着圣无殇的背影,缓缓走去。

  砰砰砰......

  密集的拳头声响起,只见那云端之上,彩云四散。

  好一会,三人才气喘吁吁的躺在虚空之中,圣无殇哀嚎道,“我总算是知道为什么那只小猴子会像一个市井痞子一般揍人了,感情都是你们两教的呀?”

  圣阳泽笑道,“可不是我们教的,是夏紫羽教的,别说,这样打架还挺痛快的,看你丫的,下次有事情敢不与我们吱声?”

  圣无殇闻言一笑,心情大好,带着两人飞掠道一座崖畔旁边,取出酒壶,脸上笑的很是开心。

  圣无章与圣阳泽对对视了一样,开口道,“他莫不是傻掉了?”

  圣无殇扔了一个白眼给他,意气风发,顺手唤出一柄神剑,剑长三尺三,剑身之上铭纹闪耀,剑柄上仿佛是龙鳞覆盖一般,鳞次栉比。

  他笑道,“我的本命神剑铸造完毕了,我已经炼化将我的大道气机注入其中了,娘亲在昆仑神城也开了一间商铺!”

  圣无章与圣阳泽愕然道,“你这段时间就是为了这两件事情?”

  圣无殇咧嘴笑道,“这不是娘亲在神宫之内闲的无聊吗,修行之上一时间也难有寸进,于是我去看她的时候,她说想要去昆仑神城开间铺子,寻找一些资源,也不用事事去劳烦秦族的人,好叫人讨闲话!”

  “这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没有与你们言语,想着自己铸剑是我的事情,就不打扰你们修行了,娘亲的事情本来就是开口说说的事情而已。”

  圣无章与圣阳泽在心中腹诽道,小事?

  娘亲的事情确是小事,可你丫的铸剑是小事?之前你一天到晚无心修炼,抓耳挠腮、死气沉沉、生无可恋的模样,是为哪般?

  再说了,铸炼本命神兵,所需要的材料是那般简单的,之前你拿出来的那些材料,又不是没有看见,远远没有达到标准。

  估计每次出去,都是战战兢兢,脸皮都快要被磨光了。

  圣阳泽淡淡的问道,“是族长帮你解决的?”

  圣无殇面色微微一变,笑意有些牵强,故作豪迈的说道,“那当然了,我上门去求教,再说了,我心在也是秦族的一员,都这么熟了,他帮帮我这后辈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圣无章与圣阳泽没有说什么,他们都只带只要不是违背原则的事情,秦族这边都会帮他们妥善解决。

  当然也不愿意揭穿圣无殇在他们面前的吹牛而已,毕竟圣无殇在他们跟前是死要面子的人。

  圣无殇说的是唾沫横飞,眉飞色舞,只是说到最后,便没了声音,干脆不说了,默默的喝着酒,余光看向自己的储物戒指。

  他的本命神剑确实是铸造完成了,并且还是秦剑亲手打造的。

  但是他付出一些代价,不是交换,而是为了铸炼自己的本命神剑。

  他整个储物戒指都空了,甚至秦剑还在生死殿之中取出了一些材料为他打造神剑。

  他肉疼的同时,又有几分愧疚。

  只是没有后悔。

  只有打造出本命神兵,他的战力才能变强,才能帮助秦族做更多的事情,才能去了结之前的恩怨。

  他突然笑了起来,伸出手,只想东南方向,“哥,以后我们去了那里,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神剑的厉害,我要用它给秦族,给我们三兄弟,斩出一片天地来!”

  “好教那三族之人知晓,我们三兄弟,不是他们的奴隶,不是他们可以拿捏的,也让他们知道,我们这一脉有多强!”

  圣无章与圣阳泽相视一笑,起身,伸手搭在圣无殇的手上,笑道,“别忘了,我们是兄弟,齐心协力,终归有一天,他们会知道,我们这一脉的厉害。”

  三人坐下,都沉默了下来,酒水一杯接着一杯。

  远方,青庚等人也没有去催促他们。

  圣无殇突然说道,“如果,如果少主在的话,我应该可以不用麻烦族长吧?”

  圣无章与圣阳泽轻轻回应了一声。

  西火灵洲,灵阳国一处郡城。

  一个穿着破烂的小男孩,神色冷漠,小心翼翼的行走在主街道之上,在这权贵云集之地,他轻车熟路的来往,手中时不时多出一些华贵的玩意儿。

  雪花飞舞,小男孩冻得瑟瑟发抖,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双冷漠的眸子。

  他找到一处松树,蹲在下面,躲避着风雪,这个地方僻静少有人来往,他方才小心翼翼的拿出那些华贵的东西。

  看着自己冻得通红生疮的手,那份痛楚涌上心头,看得他眼泪直流。

  他默默的收回视线,擦干泪水。

  很快,一处宅子的大门打开了,从门缝之内,溜出一个跟小男孩差不多年岁的小女孩,是个权贵人家的富贵小千金,穿着厚厚的貂绒袄子,她有些怯怯的望着蹲在她家门前的小男孩,笑容灿烂的问道,“你是谁呀?”

  小男孩赶忙将自己手中的东西收进怀中,这才转头看向那小女子,眼神冰冷。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神道长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