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魔女异闻日志 > 第340章:正确的事

第340章:正确的事


  “什么!?收容区的遗物被偷了?”

  “什么!?永烈岛监狱被劫了!?”

  “凶手竟是张晓阳!?”

  李新连在得出了张晓阳偷盗遗物,和魔女合流破坏了永烈岛监狱之后大为震惊,得知这个消息的一瞬间他当场就……差点笑出了声。

  谁能想到呢,一个他一直看不顺眼想要踢出特卫局,但又碍于对方的业务能力和身上的荣誉而苦于找不到理由的刺头,居然自己想不开自己跳反了。李新连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天下还有这种好事。

  李新连局长立即连夜着急几名关键领导,召开了局内工作视频会议。会议短暂地进行了半个小时,会议研究决定后当即就将张晓阳叛变的事情上报有关部门,同时在全省范围内发出了通缉。

  当夜12点,值守的干员被全员召集,许多未值班的干员也被从温暖的被窝之中拉起,被强制要求参与一项令人困惑又震惊的任务——抓捕叛变的干员,张晓阳。

  根据任务要求,所有干员务必秉持着“治病救人,惩前毖后”的精神,对叛变的干员采取有力的控制措施,在必要的时候也必须以“杀鸡儆猴”的态度对其采取强制措施……说得简单直白一点,就是如果张晓阳认罪伏法就抓捕,但如果他抵抗就直接当场击毙不需要留手。

  特卫局的众人在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内心几乎是崩溃和懵逼的。

  张晓阳是什么人?

  张晓阳只是一个尚在实习的实习干员,他是前任局长陈嫣然特招进来的“关系户”。

  但是,并没有人敢看不起他,也没有人质疑陈嫣然的决定。

  因为,张晓阳第一次参加重大任务,就几乎是凭一己之力回收了S级遗物“命运之书”,更是孤身一人深入黑洞之中拯救了滨海市,还受到了市一把手的亲自嘉奖。

  当然,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张晓阳在上一次的危机之中斩杀黄昏魔女,粉碎魔女结社的进攻的战绩。那一场战斗,他在特卫局的主力干将纷纷战死或负伤失去战斗能力的情况下,单枪匹马迎战黄昏魔女,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挽救了滨海市于危难之中,以一己之力拯救了风雨飘摇中的滨海市特卫局。

  在特卫局的其他人眼中,张晓阳可是滨海市和特卫局的英雄啊!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叛变?

  特卫局上下的干员和战士们,在接到这个命令时甚至一度怀疑命令发错了。

  然而命令没有错,张晓阳确实偷盗遗物并且还破坏了收容设施,释放出了之前被关押的魔女,此时正在逃亡的路上。有关的人证物证确凿无疑,根本容不得半分质疑。

  证据确凿之下,没有人能保得住张晓阳。就算所有人都觉得眼下的情况再匪夷所思,也只能严格执行命令。一张用于抓捕张晓阳的大网,此刻已经紧锣密鼓地铺开。

  李新连布置完了抓捕张晓阳的有关工作之后,他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他总觉得仅凭特卫局的力量,要抓捕张晓阳还是过于勉强了,或许需要一些外力的援助才更加保险。于是他连夜联系他的老朋友莫里斯,想请他暗中帮个忙。

  李新连相信作为合作伙伴兼老朋友,老莫是不会拒绝他的这个要求的。

  深夜打电话给那个老头,李新连本来以为莫里斯会怨气很大,结果没想到莫里斯接到他的电话之后比他还急。

  “小李,出大事了。”

  “是啊,出大事了,还记得上次提过那个张晓阳吗?他……”

  “把张晓阳的事情先放一边。”莫里斯当即打断了李新连的话,“把我上次给你的钟表拿出来看一下。”

  李新连先是不解,随后他想起了什么。

  他从办公室桌子下面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手提箱——这是他持有的遗物,“潘多拉之盒”。

  潘多拉的魔盒,编号A-944。这个手提箱形状的遗物可以变形成994种形态,其中既包括强大的机械飞龙,也包括可怕的战争兵器。

  能够实现这种变形的基础,是潘多拉魔盒内部的一个奇妙的“盒内空间”。

  据有关专家分析,盒内空间内隐藏着潘多拉魔盒真正的本体,外面大家所看到的这个手提箱子不过是它的冰山一角罢了。这个奇妙的盒内空间内不仅隐藏了潘多拉魔盒真正的本体,还储存着奇怪的能量。当这些能量被喷吐出来时,能够“湮灭”现实之中的物质,但是从外界将东西放进去之后,这股能量又会影响放入盒内的物质,让它保持原有的运动规律继续运动。

  这种维持运动规律的特性,甚至可以超越时间的影响。

  当李新连将表拿出来的时候,他发现表上的时间完全偏离了正确的时间,并且钟表上用于显示日期和星期的数字也发生了偏差——这个表的时间已经超出了现实时间一天以上。

  “发生了什么事?这个表的时间错了。”

  “错了就对了。”

  “什么意思?”

  莫里斯沉默片刻之后接着说道:“并不是这个表的时间错了,而是我们所处的时间变了。”

  李新连的瞳孔渐渐收缩:“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天灾级中的天灾级魔女的能力吗?”

  “她就是这次执行委员会要根除的目标——时之魔女。”

  ……

  张晓阳和赵曌在破坏了永烈岛监狱,救出了所有被关押的魔女之后,他们也通过“传送旗帜”传送到了张晓阳联系雪伦预先准备好的轮船上。

  这是一艘格里芬集团控制的游轮,此时正在航线上向着公海航行。船上的设施齐全而且空间巨大,容纳几百名被营救出来的魔女绰绰有余。

  救出所有魔女并传送到船上后,赵曌和张晓阳分头行动。赵曌负责去安抚和安置被救出来的魔女们,维持秩序并且预防有人图摸不轨暗中作乱。张晓阳则是迅速去处理“传送旗帜”中的那面白旗,防止追兵通过“传送旗帜”追杀过来。

  张晓阳找出了白色旗帜,将预先就系紧重物旗帜往海里一抛,任凭其沉进了海里。

  “这样就不会有人追踪过来了吗?”

  就在张晓阳望着白旗逐渐下沉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张晓阳回头看去,看见了一个铂金色头发的女孩——那是叶莺。

  她此时已经换了一身衣服,然后飘飘悠悠地来到了张晓阳身边。

  张晓阳耸了耸肩:“追过来就只能在海底喝海水了。”

  叶莺犹豫了片刻后说:“如果局里的人追击过来,会不会……”

  “不会的,他们没那么傻。”张晓阳知道叶莺仍然还担心过去的同伴,怕他们传送过来之后被困海底,于是摇头说,“毕竟是曾经的同事,互相对对方的智商还是信赖的。他们看见我大大方方地把红旗留在了地上,自然就能知道我有后手准备,不会傻乎乎地直接传送过来的。”

  叶莺手扶着甲板边缘的栏杆,望着漆黑的海面陷入了沉默。张晓阳知道她此时的内心心情一定很复杂——事实上他自己此时的处境也和叶莺差不多。

  “我们……回不去了吧?”叶莺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平静。

  张晓阳望着西面依旧依稀可见的那被城市光污染所浸染的天空道:“文件是我从李新连的公务邮箱里找到的,你看过就应该明白自己的立场了。”

  “他们真的不要我们了吗?”

  张晓阳蓦然回首,发现在月色的映照下,身边的魔女不觉间已是泪流满面。泪水流过的痕迹闪烁着荧光,仿佛月光在脸庞上流淌。

  “离开这座城市吧,到新的地方重新开始。”张晓阳拍了拍叶莺的肩膀沉声道,“你是无辜的,你不该仅仅因为身为魔女,就被关在箱子里靠营养液饲养,甚至是被处决作为遗物回收……我知道下定决心和过去告别很难,但现在我们别无他法。”

  叶莺低着头许久,然后抬起头吞吞吐吐地说道:“晓阳,我知道有些话由我来说可能有点不太合适,但……你将所有的魔女都放出来了……这真的好吗?”

  张晓阳沉默,他明白叶莺的意思——那些被他放出来的魔女,并不是所有人都是无辜者。

  她们之中有些是曾经杀害过普通人的暴徒,有些是制造化学武器意图危害社会的秘密结社成员。她们相互混杂在一起,张晓阳也不知道她们之中哪些人是无辜的,哪些人是有罪之人,他在释放魔女的时候将所有人都一股脑地放出来了。

  “抱歉,我没有时间分辨。”张晓阳这样说道,“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我做得太鲁莽了,或许本该有更好的做法……但时间不等你我,我不知道他们下一次批量处决魔女是在什么时候,所以只能尽快行动。”

  叶莺忧心忡忡地说:“我很担心,如果她们再做坏事……”

  “那就阻止她们。”张晓阳的语气很坚决,“如果她们之中还有谁的罪没有赎清,那就等我们修正了特卫局的错误之后,在由特卫局将他们抓回去接受法律的审判,但绝不能靠错误的手段来维持正确。”

  “绕了这么大一圈,又会有很多人受伤吧?”叶莺的双眼望着漆黑的海面,“或许你从一开始就不该来救我们……”

  “不,小叶,你错了。”

  叶莺茫然抬起头,红着眼睛注视着张晓阳。

  张晓阳语气十分坚决地说道,“通过残害无辜来维持的秩序不是真正的秩序,而是强者剥削弱者的机器。而不择手段的正义也绝非正义,那是以正义之名执行的强者对弱者的暴行。如果因为害怕有人受伤就选择不抵抗,甘愿成为这种暴行的牺牲品,那么你也不过是那群暴徒的帮凶罢了。”

  叶莺缩了缩脖子,她紧紧地抿着嘴唇,手指攥着衣角脚用细若蚊吟的声音说:“我……我只是担心……你来救我们的话,局里也不会放过你的……”

  张晓阳沉默,攥着护栏的手渐渐用力。

  叶莺见张晓阳不说话,便渐渐鼓起了勇气道:“到时候你就不得不和他们刀兵相向,你所谓的纠正难道就是对自己曾经的同伴举起屠刀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沉重地点了点头道:“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武力相见的地步……就算敌人是过去的同伴,我也不会手下留情。”

  叶莺看张晓阳的眼神中写满了难以置信,她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质问张晓阳道:“可他们只是履行他们的职责而已啊!他们明明就什么都没有做错……靠武力和厮杀的方式去纠正所谓的错误,这样的方式真的是正确的吗?你口口声声地说着‘法律’、‘正确’什么的,那你做的事情难道不是在肆意地破坏法律吗?你难道真的以为自己是什么正义的使者吗!?”

  越说到后面,叶莺的声音就愈加激动,到了最后她的声音甚至变成了咆哮。

  她抓着张晓阳的衣领,痛苦着用额头撞击着张晓阳的胸膛。

  她在质问张晓阳,也在质问她自己。

  她……很痛苦。

  当她知道自己曾经信赖的组织居然要对自己举起屠刀,而自己自由的代价又是可能让更多无辜者遭受苦难之后,她感到了强烈至极的矛盾感。这种矛盾感让她痛不欲生,她在终于无法忍耐种痛苦之后,将崩溃的情绪全都发泄在了眼前这个唯一能和她感同身受的人身上。

  她用拳头无力地捶打着张晓阳,靠在张晓阳的身上泣不成声。

  张晓阳握住了叶莺的手腕,叶莺茫然地抬起了头。

  两人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叶莺从张晓阳的眼睛之中她看到了……无可奈何。

  张晓阳嘴角牵起了一丝十分勉强的苦笑:“从做出选择开始,我就明白我的选择会害死很多无辜之人,也知道我会与特卫局的人刀兵相向……但即便如此我也会去做,因为这世上有比个人的生命更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我们所信奉的信条和理念。这些东西虽然无形,但却会为我们守护更多的生命,甚至在生命逝去之后还会一直延续下去。”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魔女异闻日志》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