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本王尚未娶妻

第三百九十七章 本王尚未娶妻


  不懂她口中穿越何意,绍崇显在听到她的“一起死”三个字后立刻嫌弃的皱眉:“想得美。”

  心中却道,就这伶牙俐齿的女子,若真跟她死在一起,只怕黄泉路上也要被她的唠叨再烦死一次。

  随便他嘴硬,苏小酒哼道:“得了吧,现在咱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生死由命,只期望你这马车用料够足,能经得起巨石摧残。”

  “还不是因为你!若非你诡计多端妄想逃脱,本王何至于被困于此?!”

  呦呵,这就恶人先告状了??

  苏小酒气的牙痒痒,用尽了全力,抡起膀子呼他一巴掌:“要不是你犯贱把我抓来,我这会儿正在宫里睡大觉呢!你还敢赖我?!”

  因为太黑,没注意这一下呼到了绍崇显脸上,他立刻暴跳起来,指着身旁黑乎乎的影子道:“你敢打本王?还不是你个臭女人,坏了本王的大事,否则本王吃饱了撑的去抓你?!”

  行,既然话说到这份上,干脆就好好论道论道。

  苏小酒撸起袖子坐起来:“那你倒是说说,一个大渊的宫女,一个南夏的王爷,八百杆子都打不到的俩人,我能坏你什么大事?”

  当然,若说她帮着萧景找到身世线索,那确实对绍崇显有些不利,但她几乎可以肯定,绍崇显并不知道她跟萧景的关系,否则不可能一路上对此事只字未提。

  绍崇显却不再继续说下去,只冷冷哼了一声,忽然又道:“你能动了?怎么打本王打的那么疼?”

  她活动活动手腕,才发现确实恢复不少力气,喜道:“刚才你出去控马的时候,小爷就趁机把香炉子踢出去了,过去这么久,自然会恢复。”

  “狡猾的女人!”

  “多谢夸奖!”

  苏小酒翻个白眼,可惜现在恢复力气也没啥卵用,她们身处滑坡中心,出去就是死。

  还是车厢里好呀!就算真困死在这,别人搜寻时目标也大些,尸首也囫囵。

  饶是如此,巨石时不时砸在车厢上,还有泥土混着石头碎屑从破洞的窗户漏进来的感觉依旧令人不爽。

  她宁愿被掩埋在车厢里渴死饿死,也不想被填满泥土憋死。

  “喂,把你大氅脱下来。”

  绍崇显本能将衣服抓紧,声音戒备:“你做什么?”

  “擦,我还能做什么?难不成强暴你?没看上面被你砸的窟窿,赶紧堵起来!”

  “你自己怎么不堵?”

  “你觉得我这四尺身高够得着?”

  听到“四尺”二字,绍崇显忍不住嘴角一弯,唰的站了起来,有意显摆一下自己身高:“小矮子,关键时候真是一点用也没有。”

  反正苏小酒也看不到,立刻对他的人身攻击以牙还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两人在里面斗嘴,却急坏了外面的玦鹰跟陆澄。

  尤其是玦鹰,他宁愿自己被坍塌的土石覆盖,也不想主子受一点伤。

  眼看着前面的道路被毁,而绍崇显生死不明,他一个纵身,便想踏过碎石进入滑坡的区域。

  陆澄正执了火把观望,见状眼疾手快将他拽住,喝道:“你这样进去与送死无异!我方才已经观察过,这里山体的坡度不大,等坍塌完全结束后,短时间内不会再发生,我们可以趁那个时候进去搜救。”

  “你能等,他们不能等!”

  玦鹰甩开他的手臂,反问道:“等坍塌结束后再进去?”

  他冷笑一声,直直盯着陆澄的眼睛道:“说到底,里面没有你值得付出生命的人罢了,可我不同,我要的是主子活生生的出来,而不是一具尸体!”

  陆澄瞳孔骤缩,解释道:“不是的,我只是不想你做无谓的牺牲,若连我们两个都一起埋在里面,便彻底与外界失去联系,情况只会更糟!”

  两人想法不同,这场商议根本毫无结果。

  玦鹰自是不肯被他劝服,深深看他一眼道:“好,那你就在这里慢慢等,若连我都出不来,便劳烦兄台及时去找救兵!”

  一句话刺得陆澄面色绯红,可理智告诉他,玦鹰的行为并不可取,落石太多,仅凭轻功很难躲过。

  更何况里面的人大概率已经受伤,带上一名伤员,就更加无法躲避乱石。

  对,就是这样的。

  对着前方一片废墟,陆澄终是闭了闭眼。

  苏小酒无聊的拨弄着一只茶碗,这山得塌到什么时候啊?

  也不知外面的玦鹰跟陆澄有没有顺利逃出去,否则这黑风岭又要多留下两条冤魂。

  “喂,都要死了,你该把哨子还给我了吧?”

  她差点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用胳膊肘怼了绍崇显一下,道:“听见没有?还给我!”

  没想都到这个时候,她还记着那破东西,绍崇显脸瞬间拉下来,语气也十分冷漠:“你可成亲了?”

  这问题跨度有些大,不过苏小酒还是回答道:“不曾,怎么了?”

  “本王也尚未娶妻。”

  “哦,那你把哨子还我。”

  “在南夏有个风俗,如果未婚的男女早夭,都不会急于下葬,而是要先配成**,然后进行合葬~~”

  “且,人都死了,还成个毛线的婚,把哨子还给我!”

  苏小酒说着将手伸到他脸前,结果被绍崇显精准的拍开:“能不能听本王把话说完?!”

  “行行行,你先说。”

  “所以今日若我们两人一起葬身于此,便是现成的**,到了阴间也是对名正言顺的**妻。”

  他越说越理直气壮,带着指控对苏小酒道:“所以你竟敢将其他男人的东西当做宝贝放在身边,想也别想!”

  绕来绕去说了一堆屁话,苏小酒气的直接上手掐他脖子:“堂堂一国王爷,竟然搞这些封建迷信?去你的**妻,快把哨子还!给!我!”

  她的力气已经完全恢复,这会儿掐着绍崇显的脖子,竟让他有些喘不动气,随手欲将她挥开,却发现这瘦丫头有股子干巴劲,一下竟没能成。

  苏小酒也愣了一下,是她的力气太大?还是他的力气小?

  很快她反应过来:“你不会功夫?”

  刚才山石落下,见他没有逃脱,便知其不会轻功,这会儿,又发现他竟然半点功夫也无,苏小酒不可谓不震惊。

  野心昭昭的南夏七王,竟然不会武功?

  绍崇显忽的沉下面孔,反问道:“是皇子就一定要学功夫吗?”

  “……那倒也没这个规定,不过~~”

  绍崇显却出声打断她:“与你无关。”

  哼,她还不想知道呢!

  反正不学武功能有什么原因?

  要么懒,要么笨,这是被人揭发出来恼羞成怒了吧?

  不过既然不会武功,那可就好办了。

  苏小酒绕到他身后,突然用手臂扼住他的脖子,威胁道:“快把哨子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说起来她可是有几下子真功夫,对付一介文弱书生还不小菜一碟?

  绍崇显却出奇的冷静,甚至故意向后仰倒,躺在她柔软的胸脯上:“你确定?”

  麻蛋,这么严肃的时刻,他竟然还在想着吃自己豆腐?

  苏小酒一巴掌呼他脑袋上:“色胚!给我坐好!”

  “如果本王偏不呢?”

  说话的同时,有个硬硬的东西抵在了她的小腹。

  苏小酒立马怂了,唰的将两手松开并举过头顶,讪笑道:“您看看,开个玩笑怎么还当真了?快把这玩意儿收起来,容易走火。”

  绍崇显对她的识时务非常满意,手中的枪却没动:“你再打本王一下试试?”

  “您这话说的,那哪是打啊?我那明明是给您按摩!”

  苏小酒狗腿的伸出双手为他捏起肩膀:“王爷知道我们太医院的王院判吧?推的一手好拿,我可是他关门弟子,您若不信,我这便给您露两手,保准您舒服!”

  黑暗中,绍崇显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嘲讽道:“按摩功夫是不错,变脸的功夫却更胜一筹。”

  “嗨,都是为了生活嘛!”

  随着手上使劲,便听绍崇显痛苦的嘶了一声,她这才想起刚才他非要救自己出去,趴在车窗口的时候,好像被石头砸伤了。

  对刚才的行为就有点内疚,不管怎么样,这家伙也算有点良心,说不定她态度好些,哄得他高兴了,自然就把哨子还给她。

  于是她殷勤的问道:“你受伤了?车里可有伤药?我帮你敷一敷吧?”

  “不用。”

  “怎么能不用?你也别太悲观,说不定等会儿咱们就被人挖出去了呢?但伤口不处理可是会感染,晚了就没救了!”

  她在车厢里四处摸索一圈,在睡榻的下方摸到一个把手,打开,里面竟是个一米宽的大抽屉,空的。

  “喂,你车里这么多空地方,你都不知道准备些吃食药物?”

  “本王不需要备药。”

  “那吃的呢?你好歹也放些点心啊!”

  她可是接近两天没吃饭了。

  苏小酒郁闷的坐回去,那抽屉里比她脸都干净,连根线头都没找到。

  “……本王只吃新做的食物。”

  她翻个白眼:“矫情!”

  绍崇显难得没回嘴。

  苏小酒坐了一会儿,又想起了软筋散的问题,忍不住道:“对了,今天你给我喝的茶水跟你的不一样吗?你的茶杯里是不是放了软筋散的解药?”

  否则他俩同在一个车厢,怎么他就毫无反应?

  只听绍崇显冷冷道:“不曾。”

  “那你怎么没中软筋散?”

  “无可奉告。”

  他越不说,苏小酒就越是好奇,又问:“那你什么时候吃的解药,我怎么没看见?”

  绍崇显明显不耐烦:“你是在审问本王?”

  有该没有搞错,她才是被抓的那个好吗?

  苏小酒赶紧摆手:“没有没有,就是纯粹好奇,不过反正都要死了,有什么不能说的?”

  “闭上你的乌鸦嘴!”

  他到底是哪根筋不对,非要回头救她?

  就该让她一个人埋在这里,自说自话。

  苏小酒哼了一声不再追问,刚才还妄想跟她做**妻呢,这会儿又嫌她乌鸦嘴?

  真·双标。

  他吐口气,转头向苏小酒问道:“你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发生坍塌吗?”

  “还不是你不听劝,非要驾车在这里跑,震的!”

  “非也。”

  绍崇显静下心来跟她分析:“都是因为你太聒噪,连这里的土地公都听不下去了,所以才一怒之下想要埋了你。”

  他拍拍自己胸脯:“本王不过是受你牵累的无辜者,你都不觉得愧疚吗?”

  哈?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呢!

  话不投机半句多,苏小酒决定从现在开始保持体力,于是转身从后面摸索出一床小被子,将自己裹起来不说话了。

  她安静,绍崇显反而有些不习惯,闷了一会儿,瓮声翁气的开口:“你的情郎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么久还没能来救你?”

  话音刚落,便听车厢顶上似有石头搬动,紧接着玦鹰的声音透过重重的掩盖物透了进来:“主上?你在哪?若听到还请回应属下!”

  绍崇显顿时激动起来,起身朗声道:“本王就在这里!能听见吗?”

  苏小酒好笑的看着他道:“本姑娘的情郎是不大可能来了,不过王爷的狗腿子跑的倒是快。”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