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 第三百九十三章 伺机而动

第三百九十三章 伺机而动


  “我信你个鬼!你我不过一面之缘,你感哪门子的兴趣?”

  绍崇显伸出一根指头摇了摇,纠正她道:“不是一面哦~”

  好吧,其实是一天之内碰到两次。

  不过那根本不重要好吗?

  苏小酒心里呸一声,嘴上却道:“我不过是个普通宫女,有什么魅力值得王爷如此大费周章?还要冒险从宫里把我抓出来?”

  之前明明已经得到他离开大渊的消息,谁想这厮竟杀个回马枪,偷摸把她劫了!

  宫里守卫森严,能不惊动任何人就把她弄出来,这人的功夫快赶上萧景了吧?

  绍崇显笑得真诚,优雅的端起小桌上的茶盏喝了一口,摇头道:“怀瑾郡主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谦虚了?跟那天在梅园时的表现不符啊!”

  他对苏小酒脸上震惊的神色十分满意,又道:“而且能在宫变之日大杀四方,一举击杀叛贼首领的人,怎么能叫普通呢?”

  他可没忘刺杀她那晚,被守在她房间外的高手给挡了。

  “所以你把我抓来到底想干嘛?”

  对她的事了解这么清楚,很明显是专门打探过的,那对她跟萧景,又知道多少呢?

  这种满腹疑问却偏不能问的感觉,憋的她十分难受。

  “你猜。”

  绍崇显露出坏笑,说着打个呵欠,忽然解开自己衣带,又朝她伸出手。

  士可杀不可辱,马车的睡榻本就窄小,苏小酒惊慌之中无处可躲,见他欺身过来,只好抱着他的胳膊狠狠咬了下去。

  想染指你大爷,做梦去吧!

  绍崇显未想到她反应会这么激烈,吃了软筋散,还能这么大劲,胳膊上的肉怕不是被她咬穿了。

  硬生生把胳膊夺回来,想发火,又觉得好笑:“你属狗的?占着卧榻睡一整天,本王都要困死了,快起开!”

  说罢将她扒拉到一边,自己大咧咧躺下睡了。

  不仅躺下,还把苏小酒身上的被子扯了过去。

  呵,一会儿猪一会儿狗,感情到他这自己就不能是个人了。

  苏小酒误会了他的意思,有些讪讪的,又想他本就不是什么好人,白咬一口也算赚了,便虎着脸往角落靠了靠。

  绍崇显果真倒下便睡,丝毫没有其他动作。

  不过她却不敢放松警惕,目光在他身上一刻也不敢移开。

  “你若再这么盯着本王,本王可保不住真会做点什么。”

  靠,后脑上长眼了?

  苏小酒虚空做个掐死他的手势,绍崇显没回头,却精准的握住她的手,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疲惫:“别闹。”

  没多久,他的气息变得平稳而绵长,竟当真睡着了。

  苏小酒观察一下马车,里面装饰并不华丽,起码不似一个王爷该乘坐的,猜想他应该是为了不免引人注意。

  想看看自己现在到了哪里,奈何窗户离得有些远,想要过去开窗,必须要跨过绍崇显。

  现在身上没力气,她根本站不起来,怕制造出动静将绍崇显惊醒,只好作罢。

  再看身前的人,刚才还说自己,这会儿不也睡的跟死猪一样?

  是料定了她没法动手吧!

  不过,这软筋散的后劲也太大些,她睡了这么久,醒来竟还是无法活动,与其横冲直撞,倒不如等等看,看药效会不会散去。

  她侧目看向绍崇显,睡吧,多睡会儿,最好睡到老子药效没了,看不捶爆你狗头!

  如此,心思反而放松下来,开始担心起娘娘。

  不知她发现自己失踪了没有,刚生产完最忌情绪波动,可千万别急坏身子。

  还有春末,冷静了一天一夜,这会儿有没有想明白?

  还是在继续钻牛角尖?

  等回去了,还是得跟她好好谈谈才行。

  啊,还有双胞胎小娃,吃奶怎么样?有没有睁眼看看自己的新家?

  对了,还有张姑姑~

  要牵挂的人太多了,苏小酒本就没有力气,想着想着,就又靠着车厢壁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毕竟睡过一大觉,这次她很快便醒来,外面天色似乎又暗了不少,绍崇显还没有要醒的迹象。

  她试着活动一下手脚,却发现乏力的症状丝毫没有减弱,心中大为困惑的同时,更恨不得将绍崇显从榻上踢下去。

  不对劲,十分不对劲。

  她不相信古代人的药会这么猛,吃一次管好几天?

  在车厢里巡视一圈,目光忽然就落在一只紫金香炉上。

  那香炉袅袅冒着半透明的烟雾,丝丝缕缕延绵不断,她嗅嗅鼻子,却没闻到任何气味,因此方才竟没能注意到它。

  试问谁会闲的没事燃一支没味道的香呢?

  因此她几乎是立刻便断定,这香有古怪!

  但绍崇显也跟自己在同一空间,为何就不受影响?

  总不会是什么百毒不侵的体质~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他提前吃了解药!

  目光再次流转,这次落在了小桌的茶杯上。

  从她醒来到现在,绍崇显唯一碰过的就是它。

  她小心听着旁边人的呼吸,试图跪坐起来去够茶杯,但小桌与她所在的睡榻离着些距离,再加上中间隔着头猪,便有些艰难。

  而且加上软筋散的作用,浑身肌肉都仿佛失控,将将把胳膊举起来,就已经累的满头大汗。

  绍崇显似睡得不太舒服,忽然翻了个身,面朝她继续睡。

  这下她不敢轻举妄动,看着那一臂距离的茶杯,头一次恨自己胳膊太短。

  罢了,如今的情形,估计就算能抓到,也没力气握住,万一把绍崇显惊醒,再想逃就更难了。

  大脑飞速的想着对策,眼下只有两条路可以选,要么就与他虚与委蛇,等他放松警惕后再逃走。

  要么,就干脆不逃了,反正目前看他也没有对自己不利的意思,而且他除了南夏也无处可去,说不定去了还能碰到萧景。

  想到萧景,苏小酒心里又似塞了块铁坨。

  不知他到南夏了没有,万一绍崇显已经察觉她们的关系,用她威胁萧景,意图夺取南夏江山怎么办?

  他会怎么选呢?

  那是他父亲苦心经营又苦苦支撑了十几年的重担,若因为她拱手让出,只怕她一辈子都不能心安。

  可他若选了江山~~

  心头忽然一阵烦躁,果然女人就不能恋爱啊,天生绑定胡思乱想技能,总喜欢假设出傻问题难为自己。

  而且她们刚开始恋爱,并没有到生死相依的地步,便是萧景选了江山,她也没有权利去指责什么。

  本想自我安慰,结果越想越气。

  再看绍崇显,都怪这个家伙把自己绑来,害她控制不住乱想。

  我让你睡!

  她恶狠狠踢出一脚,结果力道跟挠痒痒也差不多,不过绍崇显还是迷糊着醒来,见她目露凶光的看着自己,十分无语:“本王睡觉也碍着你了?”

  “对!因为你碍眼,污染我视线!”

  若非浑身无力,这一脚将你腰子都踢碎,非让你断子绝孙不可。

  “不可理喻。”

  绍崇显面朝外躺好,嘟囔道:“本王再睡会儿,你先自己玩。”

  ……想都别想。

  又是一脚踢过去:“喂,我渴了。”

  绍崇显不耐烦道:“忍着。”

  再踢一脚:“我好闷,能不能把窗户打开透透气?”

  “忍着。”

  “我要尿尿!”

  眼见的绍崇显额上暴起青筋,他一个翻身坐起,将她扑倒在榻上,如萧景如出一撤的眼睛危险的眯起:“你再聒噪一个试试?”

  苏小酒心想这下玩大了,在他的绝对压制下难以动弹,艰难的咽口唾沫,绍崇显目光顺着她的脸颊向下,威胁道:“你若实在无聊,本王倒也不介意跟你做点有意义的事。”

  “你敢!”

  擦,她保证,若他真乱来,她一定要用上最大的力气,把他猪口条给咬下来!

  绍崇显挑起嘴角:“那就给本王乖乖的。”

  苏小酒彻底泄气,她现在不过是砧板鱼肉,根本没法跟他斗。

  若激怒了他,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好汉不吃眼前亏,她当下改变策略,服软道:“王爷,要不您就直接说想要什么,我若有呢就双手奉上,若没有,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没什么用还只会给您添麻烦,不如干脆放我走,怎么样?”

  怕他不答应,又补充道:“你放心,我保证不会告诉皇后娘娘跟摄政王,是你绑了我。”

  她长得瘦小,眼睛却大,故意放低姿态时,别有一番楚楚可怜的意味。

  绍崇显却直接无情的揭穿她:“你说的话,本王半个字都不会信,这会乖的跟小猫一样,心里还不知道在想着怎么杀了本王呢,放了你?想都别想。”

  苏小酒孜孜不倦,甚至还使劲憋出几滴眼泪:“求您了王爷,你想要枪可以直接拿走,我还有很多银子,通通都给你!只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呵,他看起来很缺钱吗?

  绍崇显从她身上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别演了,没用,我劝你还是省些力气,乖乖跟我回去,我保证不会动你分毫,但你若不乖,那可就不一定了。”

  “外!你这样就没意思了。”

  苏小酒也费劲的爬起来,盘腿坐在他对面,不耐道:“那你到底是怎样啊?我浑身上下就那把枪值钱,已经被你拿走了,你还想要什么?”

  绍崇显背靠着车厢,闭上眼睛不说话。

  说实话,他也没想好到底为了什么绑她。

  最初派人去刺杀,是气她破坏了自己的精心布局,再后来是对她手里那把不知名的武器感兴趣,但现在亲眼见过枪之后,他相信,那并非是凭她一己之力可以设计制作出来的。

  现在~~

  他邪邪看向她姣好的面容,忽然就有了主意。

  “大渊与南夏为友邦,你说若本王亲自提出要与大渊联姻,你们皇上会答应吗?”

  苏小酒眉心一跳,本能往后靠了靠:“联姻?和谁?”

  绍崇显放肆的目光在她身上游走一番:“你觉得本王说谁?”

  “你做梦去吧,他绝不会同意的!”

  “哦?你怎如此笃定?”

  苏小酒哼了一声,没说话。

  看来这个绍崇显也没有多厉害,并没将大渊真正的朝局搞清楚。

  元和帝都被关起来了,他能做主才怪!

  但这属于高等机密,她不会傻到去告诉一个别国王爷,于是任由他怎么问,都不再开口。

  绍崇显逗她一会儿,见她一直拒绝回答,也觉得索然无味,起身打开车厢门问道:“到哪了?”

  苏小酒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就听赶车人道:“回王爷,刚过了黑水城,再往前走二百里,便到与南夏的交界处了。”

  “这么快?!”

  这次是苏小酒问的,她伸长脖子从门缝望出去,发现这样小的一辆马车,竟用了四匹高头大马:“靠,还是四驱车!”

  绍崇显竟就听懂了她的意思:“这几匹马皆可日行千里,同时找到四匹可不容易,你该感到荣幸。”

  苏小酒呵呵,借着看马的时机迅速扫了一圈外面的环境,却发现她们竟然走的官道,但具体在哪个位置就不得而知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