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发动

第三百八十八章 发动


  也不知他现在到哪了,此行是否顺利,更担心他与绍帝相认后,南夏那些朝臣能不能容下他,还有绍崇显,听闻那人诡计多端又心狠手辣,会不会为了争夺皇位谋害他?

  越往深了想,心里便越慌。

  早知道,自己还是跟他一起去的好,能亲眼看到他,总比独自一人在这里瞎猜疑好多了。

  反正娘娘这边可以托侯府照顾,又有王院判在,应该没什么大问题~~

  随即又摇摇头,算了算了,他武功那么好,便是真有什么意外,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吗?瞧他也不是那么死心眼的人,应该懂得什么叫迂回吧?

  自己果然是操心的命,身边的人哪个都顶重要,哪个都放不下。

  “郡主,仔细手底下。”

  想的正出神,忽然听到非染唤的这声郡主,苏小酒心跳加速,蓦然回首看向门外,就见一抹红色身影笑嘻嘻的跳了出来,嚣张的掐着腰:“又背着我卤鸭爪了吧?哼哼,休想逃过我的鼻子!”

  “你~~!”

  “怎么了郡主?”

  非染疑惑的看向门外,门口空荡荡一片,并没有什么人经过。

  苏小酒怔愣的回头,才意识到非染叫的是自己,神色随之一暗,道:“哦,是我没听清,你刚才说什么?”

  非染指指她身前的面盆。

  脸上腾的一红,原来方才走神太过,她将鸡蛋打破后,蛋皮放进了面盆中,却把鸡蛋丢入了垃圾筒。

  非染偷笑,将面盆拖到自己跟前,将蛋皮细细挑出去,又重新取了几枚鸡蛋来打进去,问道:“郡主在想什么,走神的这样厉害?”

  苏小酒掩饰的笑笑,垂眸道:“就是在想该给殿下跟公主做些什么好吃的,普通的饭食她们好像都吃腻了,这几天饭量都不大呢!”

  非染如今负责照顾允儿,也在为此发愁,之前春末带着时,殿下吃饭一直好好的,最近可能突然换成她喂饭,小家伙有些不太适应,再加上刚学走路,总想着到处跑,吃饭不按时也不按量,肥嘟嘟的脸蛋都没以前圆了。

  想了想,便提议道:“小孩子应该会喜欢吃甜甜的东西吧?要不郡主试试?”

  “非染~~”

  “嗯?”

  “要不,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叫我掌事吧?”

  苏小酒搅着盆里的鸡蛋,因为低着头,非染看不清她的表情,却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怕她想起些伤心事,便道:“正好奴婢也觉得叫掌事顺口些,您还需要什么食材,奴婢去取。”

  感激她的善解人意,苏小酒抬头对她笑笑,说道:“那就麻烦你取些牛乳和白糖过来吧,对了,再看看可有什么好果子,我给殿下们做果酱甜甜圈吃。”

  “果子无非就是年前囤下的苹果橘子,再有就是黄桃罐头了,掌事要哪一种?”

  非染说着摘下围裙,准备去小仓库取。

  苏小酒想了想,这几种做果酱都不好,便摆手道:“算了,我就做普通的好了。”

  又听非染道:“对了!早上的时候好似听厨娘们说了一嘴,说今日采买的时候,送货伙计捎来一篮老鸹果,长得虽丑,吃起来却酸酸甜甜,掌事要不要看看?”

  “老鸹果?那是什么?”

  非染自架子寻摸一圈,果然发现一只小篮子,拿过来递给她看:“就是种小果子,最大也就跟指头肚一样,在野外长的,倒是可以给殿下们吃个新鲜。”

  苏小酒好奇的接过一看,笑了,这不就是蓝莓嘛!

  真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蓝莓营养价值高,还能抗衰老助消化,尤其对眼睛也好,听说孕妇多吃,生下的婴儿眼睛又黑又亮,比葡萄好很多呢!

  上面一层白白的果粉,看起来很新鲜,她对这种浆果类的水果毫无抵抗力,捻起一粒随便搓了两下便扔进嘴里,唔,爆浆了,好吃。

  “太好了,麻烦帮我倒出一半洗干净,我来做果酱。”

  跟着她做饭久了,非染也差不多知道果酱的制作方法,除了用的食材不同,基本上步骤都是一样的,于是手脚麻利的将果子洗了晾上,又将锅里添了水,准备下白糖跟容器。

  苏小酒慢慢熬着,她便帮忙和面发面,为了让面发的快一些,将炉子上面摆好架子,将面盆放上,剩下的时间便是等。

  两人配合的十分默契,这边果酱熬好,面团也发如蜂窝。

  “郡主!郡主!娘娘方才见了红,怕不是要生了!您快过去看看吧!”

  “什么?!”

  做好的甜甜圈还没放进烤炉,就有宫人从前殿咋咋呼呼的跑来,苏小酒沾着一手的油和面,围裙都没解,急匆匆赶往前殿,发现众人已经乱作一团。

  张姑姑卧床,没个主心骨,一堆年轻的宫人內侍哪里能压得住场面?

  苏小酒用围裙草草擦了手,见荣妃躺在床上,已经开始发作,虽然阵痛的尚不够规律,间隔时间也长,但疼痛感却很强烈,俏脸煞白。

  “去请王院判了没?”

  头几日她便命人将王院判接到了宫里,为的就是荣妃生产时以防万一,只是为了避嫌,王院判一直住在太医院。

  “已经去了一会儿,应该很快就来了!”

  “那快派人去王府送信,就说娘娘要生了!”

  之前陆夫人便打算进宫小住,方便女儿生的时候陪产,荣妃体恤她身子不好,怕她在宫里住不惯,便没让她来。

  陆夫人只好交待苏小酒,一旦娘娘发动,便第一时间送信回去。

  陆侯也记挂闺女,这几天就直接没回家。

  他身为摄政王,每日政务缠身,又是给外孙守业,比之前更加尽心尽力,却从不僭越,不管忙到多晚,都不会在御书房留宿,而是跟陆澄一起宿在侍卫营中。

  苏小酒也派人去给他报了信,自己则焦急的站在门口眺望,等着王院判过来。

  产婆已经就位,开始吩咐众人准备热水帕子,将苏小酒特意缝制的产褥垫也铺好,将屋子里烘的暖些。

  娘娘是二胎,按说相对头胎来说生的要快些,但凡事有万一,苏小酒丝毫不敢大意,只将所有能想到的东西都准备好。

  简直比自己生娃还要紧张,直到看到王院判矫健的身影,心才落回肚子里。

  “师父!您可算来了!”

  她速速迎了上去,却不想王院判看起来竟比她还急切,不仅健步如飞,还一边朝她招手,一边远远喊道:“苏丫头!”

  之前的憔悴不再,取而代之的是满面红光,身后是林斐然背着药箱,一路小跑着追赶,却始终没能追上他的步子。

  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却没想到娘娘生产,怎么倒把王院判高兴成这样?

  王院判本就生的高大,走到苏小酒身边,两手重重在她肩上一拍,神情非常激动:“好消息!好消息呀!”

  苏小酒被他拍的呲牙咧嘴,又不忍扫他的兴,只好硬挺着肩膀道:“是好消息,但娘娘还没开始生呢,等她生完了咱们再高兴也不迟呀!”

  “不是皇后娘娘,是崽崽!是崽崽!哈哈哈哈!!”

  没等说完,又扬声大笑起来,将苏小酒笑得一脸懵,忙拽拽他衣袖道:“师父您先别急着笑,到底是什么事呀?崽崽怎么了?”

  王院判强行将笑声止住,将自己呛了一下,双手紧紧握住她的双肩摇晃道:“崽崽他~~唉,你一个姑娘家,该怎么跟你说呢?就是,崽崽他还是男孩儿!他可以继承香火!”

  说道后面两句,他可以压低了声音,又不放心的朝四下张望,生怕被谁听了去。

  苏小酒听懂了,这意思就是,崽崽他不是小太监?!

  天啊!

  她不知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想笑,但眼泪却已经涌了出来,想说点什么表达一下激动心情,张了张口,却发现不知该说什么。

  两世为人,第一次知道喜极而泣竟是这种感觉!

  第一次见到崽崽的时候,她便因此同情过这个小家伙,没想到~~

  孙掌事,一定是她!

  原来她一直不肯让崽崽离开辛者库,最重要的是这个原因!

  也明白了为什么后来她提出要将两人接出宫时,她没怎么犹豫便答应了。

  崽崽随着年龄越长,男孩子的特征会愈加明显,继续留在宫里,很容易便被人发现,那才真是有性命之忧!

  这对王院判来说,简直比活到一百岁还要高兴!

  “孙姑姑也太厉害了,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如今元和帝形同虚设,再谈论此事,便没什么好避讳的。

  王院判脸上的笑容一凝:“额~这个老夫倒是忘了问。”

  老头跟个孩子似的,不好意思的挠着后脑勺:“等皇后娘娘平安生下小殿下,老夫便回去好好问问孙丫头。”

  “嗯嗯,师父还是先进去坐下歇会儿吧!”

  一路急走而来,再加刚才一场大笑,确实耗费了不少力气,王院判随着苏小酒进门,又招呼赶上来的林斐然道:“走的这样慢,都不如老夫半截入土的人!”

  “您老当益壮,徒儿哪能更您比?”

  说着话,林斐然已经走进,身后背着个檀木药箱,看起来沉甸甸的,并一脑门的汗。

  “微臣参见郡主。”

  见到苏小酒,还是有些放不开,问好的时候都不敢看她眼睛。

  苏小酒点头示意,让非染端了茶水跟果子蜜饯,非染过来放好,立在一旁等候吩咐。

  妇人生产时间不可掌控,苏小酒怕王院判年纪大,等的太久受不住,特意嘱咐要备些吃食。

  大人再慌乱,孩子总不能不管。

  这几日她一心在娘娘身上,孩子几乎都交给了非染带着,此间万事妥当,便道:“非染,你去后院,跟苍联一起照顾殿下和公主吧。”

  “嗯?”

  林斐然正端坐在椅子上垂眸看着自己衣袖上的花纹,闻言起身,茫然的看看王院判,又看看苏小酒,最后指着自己的鼻尖为难道:“郡主是让,微臣去看孩子?~”

  妇产科一直是他的弱项,今日皇后生产,他特意央求了王院判一道而来,正为了遇到紧急情况时可以打下手,又能亲自观摩学习,却不想竟被安排了看娃的差事?

  只是又不敢拒绝,便纠结的立在原地没动。

  就见旁边一位妙龄宫人诧异的看他一眼,而后又抿嘴笑着下去了。

  许是她笑得太好看,林斐然面上一红,有些尬尴的看向苏小酒。

  苏小酒被他突然起身吓一跳,又看看走出去的非染,失笑道:“啊,我竟才发现,你们的名字是谐音。”

  她指着非染的背影道:“她叫非染,是非分明的非,一尘不染的染。”

  原来并非唤的他,林斐然更加窘迫,一双手自案上拿下来束在身侧,最后又勾在一起,磕磕巴巴道:“真是好、好名字。”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