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忧

第三百八十七章 忧


  他痛苦的蹲在地上,抱着头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朕那么爱她,那么爱她!她却宁死也不接受朕,为什么!为什么!啊!!!”

  嘶吼过后,他慢慢坐起身,缓缓靠上身后的御案,散落的头发披在肩上,伴着满脸的青紫,诡异而滑稽。

  萧景站在一旁,从头到尾都冷冷的看着他,这段不伦的感情让他愤怒,这个龌龊的男人更是让他不耻。

  可为了知道真相,他还是强忍着厌恶问道:“当年在别院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去了萧家,我的母亲,又去了哪里?”

  墨彦却似没有听到,只是一直喃喃道:“她不爱朕,她宁愿死,都不肯爱朕~~”

  “快说!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是不是杀了她?!”

  萧景俯身抓住他的衣领,看他像条烂狗一样任由自己摇晃,又恶心的将他扔在地上,这个男人,觊觎自己的亲姐姐,不伦之恋得不到回应,所以便选择了灭口?

  可既然能动手杀死墨茜,却偏偏又把他留下?还要几经辗转,再将自己收拢到身旁?

  莫非是觉得,当年之事做的天衣无缝,他永远不会发现自己的身世?

  可偏偏就那么巧,因为小酒无意的善举,让韩奕发现了他,从而确定了他的身份。

  殿门被人从外推开,萧景木然回头,是张公公走了进来。

  他依旧恭敬的佝偻着身子,像以往的每一次相遇,微笑着对他点头问好:“萧统领。”

  “张公公。”

  他抱拳,不明白张公公为何突然进来。

  张公公怜悯的看一眼已经失去心智的墨彦,忽然朝着萧景深深作揖,随后一撩衣摆,跪了下去。

  ……

  元和九年,春。

  皇后宋氏薨,元和帝痛失伉俪,一病不起。

  在退居太和殿前,御笔亲书立四皇子允为太子,皇贵妃陆氏册封皇后,钦点勇毅侯为摄政王,辅佐太子执政。

  原荣华宫掌事苏小酒,端慧淑敏,屡献良记,于国家社稷有功,破格封为怀瑾郡主。

  在冷宫出生的五公主,也被正式纳入皇室宗谱。

  五公主的生母梁锦瑟,自愿带发修行,为方便照顾五公主,一同入住芳菲宫。

  而太后,从始至终没有露面,只在一切尘埃落定后,自称年事已高,搬到了皇家别苑。

  荣妃站在高高的城楼上,遥遥看向太和殿,自那日之后,墨彦便疯了。

  变得谁都不认得,却每日对着一副小像傻笑。

  那小像上,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明眸皓齿,浅笑嫣然,沉静如书卷,倒像是二公主墨鸾长大后的模样。

  被派往太和殿秘密伺候的宫人内侍皆唏嘘不已。

  看来皇上最偏爱的,果然还是二公主,当年将她破例封为长公主,如今疯了,也只记得这一个女儿。

  大公主墨鸢,早在皇后逝去当日,便被皇上一直诏书,赐婚给藩国小王,自此远嫁他乡,再无音讯。

  只有张公公知道,并非皇上偏爱二公主,而是这些子女中,唯有她,像极了当年的墨茜。

  “娘娘,这里风大,咱们还是回去吧。”

  算算日子,荣妃生产就在这两天了,肚子越发大的骇人,走起路来更是颤颤悠悠,苏小酒都恨不得时时为她捧着。

  荣妃收回目光,低头抚着肚子,笑道:“没想到这两个小家伙还挺有耐心,硬是拖到了日子才肯出来。”

  虽说的轻松,可微微蹙起的眉峰还是出卖了她紧张的情绪。

  日子越往后,便意味着孩子越大,她怕自己撑不住。

  苏小酒握住她一只手掌,总是比荣妃先下一步台阶,谨防她脚下不稳,若真摔了,自己还能当个肉垫。

  也不能怪她过分小心,她早就劝娘娘不要来这么高的地方,可娘娘不听,如今她肚子大的连自己脚尖都看不到,每一步台阶都要格外谨慎。

  “若是被张姑姑知道奴婢带您来这么危险的地方,铁定从床上蹦下来,拿鸡毛掸子狠狠抽一顿。”

  荣妃失笑:“你如今身份不同,怎么还总是奴婢奴婢的?”

  张姑姑自那日受伤,便一直在床上躺着,太医说她年纪大了,头又是顶重要的地方,就怕会有内伤遗留,所以荣妃不敢让她随意走动,专门拨了四个宫人贴身侍候。

  苏小酒嘿嘿两声:“这不是习惯了吗?而且奴婢觉着挺顺口的。”

  说完又惆怅自语:“若张姑姑真能下床揍我就好了。”

  “放心吧,会好起来的。”

  荣妃按按她的手,主仆两人相携着走下城楼,正看到萧景在下面候着。

  他如今是太子太傅,却变得比当御前侍卫时更加沉默,除了看到苏小酒,其他时候几乎从不对人笑。

  见两人下来,萧景向前一步,恭敬作揖道:“微臣参见皇后娘娘。”

  荣妃看一眼苏小酒,知道他有话要说,便道:“有安心安然护送本宫,你们有事便去吧!”

  “谢娘娘。”

  目送荣妃离开,萧景却没开口的意思,苏小酒正好想询问一下那日墨彦跟他说了什么,一回头,却被萧景打横抱起,纵身飞上了城楼。

  如今可是白天,底下不少宫人内侍在呢!

  苏小酒红着脸下来,尤其娘娘已经说了,近日就要为他俩赐婚,便更加扭捏,说话就有点磕巴:“你、你要干嘛?在底下说还不行吗?非要到上面来吹冷风?”

  萧景解开大氅,将她裹在怀里,光洁的下巴垫在她瘦瘦的肩膀上,贪恋的感受着她身上传出的温度,良久,才轻声道:“在这里她们看不到,我可以多抱抱你。”

  明明乍暖还寒的时候,苏小酒却一阵燥热,尤其是脸上,感觉一直烫到了耳尖。

  “等以后成亲了,说不定让你抱都要嫌烦了。”

  萧景微微侧了脸颊,轻吻她的小巧的耳垂:“不会,只要是抱你,一辈子都不会烦。”

  温热的气息喷在颈间,差点让她身子都软下去,萧景却很快便离开些距离,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总觉得你情绪不对。”

  “我想去一趟南夏。”

  苏小酒愣了一下,随即点头表示理解:“既然你的身世已经确认,是该亲自去见见绍帝了。”

  不为别的,单就绍帝的身体,还不知能撑多久,萧景早一日启程,父子两人便能早一日相认。

  “你~~”

  “嗯?”她抬头,看着萧景纠结的表情,心中隐隐有点期待。

  他是不是想让她一起去?

  若他开口,自己是应还是不应呢?

  说起来,等以后她们成了亲,绍帝便是她的公公,按照礼节,她确实应该去拜见的,可现在婚礼未行,她顶多只能算是女朋友,贸然去了,会不会让人觉得不够矜持?

  可又不知绍帝还有多少日子,若不去,只怕以后也没机会见面了,总觉有点遗憾。

  但娘娘不知哪天就要生了,虽然宫中魑魅魍魉皆已清除,可她还是希望能陪在娘娘身边……

  她在心里纠结半天,却听他说道:“我这次去,可能会耽搁的久一点,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人我担心,知道吗?”

  “~~哦,我、我会的。”

  羞涩和纠结通通化成尴尬,两手不知所措的垂下去,她笑容牵强起身:“你也要注意多保重。”

  萧景清楚的感知到她情绪的变化,改为握住她的双手,柔声道:“你也知道南夏如今的朝局,有绍崇显从旁虎视耽耽,我乍然出现,定又掀起不少风浪,那里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我不敢,也不能带你涉险。”

  原来是这样。

  苏小酒心头一松,微笑着抬头:“我知道,你放心吧,我会乖乖等你回来~~娶我。”

  最后两个字声如蚊蝇,可他还是听个清楚,俊脸忽然在眼前放大,唇齿交缠间,再次溢满了柠檬草香气。

  苏小酒感觉自己是踩着棉花回来的。

  许是因为即将分别,方才那吻便格外的绵长缱绻,两人似乎要将所有的不舍,全都通过这种方式传达给对方,最后还是萧景要赶路,两人才依依不舍的分开。

  嫣红的嘴唇,昭示着主人刚刚经历过什么。

  荣妃是过来人,怎会不懂小女儿家与情郎分别之苦,又瞧她手中捏着针线,却精神恍惚,心思半点没在跟前,不由心疼道:“让你休息又不肯,既然这么担心,何不跟着他一起去?”

  苏小酒闷闷的拿针戳着面前的箩筐:“他说太危险了,不许我一起去,而且~您很快就要生产,这个节骨眼上,奴婢怎么能离开呢?”

  张姑姑还在养伤,春末也~~

  如今娘娘身边得用的,除了安心安然,就只有刚调到前殿的非染跟苍联,宫里又有两个小主子,一旦发生意外,根本就顾不过来。

  就算她跟着去了,万一真遇到危险,说不定还会成为萧景的累赘,手枪虽然好用,但前提是对方身手不怎么样,但凡遇到个高手,恐怕她连掏枪的机会都没有。

  她不愿做电视剧里那些只会拖后腿的憨憨女主。

  将针线收进箩筐,苏小酒拍拍自己的脸颊,起身一脸轻松道:“算啦!不想那些,娘娘还是想想晚膳要吃什么,奴婢这就去给您做!”

  她说完撸起袖子就往外走,荣妃刚还在心疼这傻姑娘,这会又被她逗笑了:“你如今身份不同,哪里还需亲自下厨?想吃什么,让厨娘们做就得了。”

  “那可不行,厨娘们做的哪有奴婢做的好吃?”

  作为一名合格的干饭人,她的原则就是不忘初心,不管贫穷富有,健康疾病,落魄还是飞黄腾达,都要坚持自己做饭。

  尤其这段时间,各种事件接踵而至,都不给人喘口气的机会,如今终于告一段落,必须要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

  因春末伤的重,非染便顶替了她的位置,见苏小酒往外走,便也挽起袖子跟她一起出门,道:“郡主,奴婢跟您一起去吧!我特意吩咐厨娘们给您留了鸭爪~~”

  不防前面的人忽然停住了脚步,非染一个收不住脚,撞在了苏小酒的身上:“对不起郡主,奴婢没注意您停下。”

  “哦,没关系,是我走神了。”

  她垂下眼眸,看着廊上的红色地砖,随后扬起笑脸,夸张的咽咽口水道:“走吧,正好我许久没吃鸭爪,早就馋的不行了呢!”

  临产这几天,荣妃因为太过紧张,没有什么食欲,每顿只吃一两口便推说饱了,苏小酒担心她生的时候没力气,便尽量做些既美味,又不太长肉的饭菜。

  而且,只有绞尽脑汁研究菜式,才不会有太多时间胡思乱想。

  “咦?怎么没看到苍联?”

  往日每次过来,都能看到苍联带着小围裙坐在马扎上一本正经的择菜,今天一来,厨房了少了那个格格不入的身影,还有些不习惯。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