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 第三百七十七章 成

第三百七十七章 成


  这场难舍难分,丝毫不亚于骨肉分离,苏小酒别过眼去,竟涌出一股拆散至亲母子的负罪感。

  她摸着怀中的铁器,暗道,反正也要逆着狗皇帝搞事情,要不就干脆一不做二不休?

  她暗搓搓靠近抱头伤感的两人,声音蛊惑:“孙掌事,若是有可能,您愿不愿意,跟崽崽一起出宫?”

  孙掌事身形蓦然一僵,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苏小酒,呼吸都无法顺畅:“你、你这是说的什么疯话?我怎么能出得去?”

  一个不打眼的小太监,走了也就走了,可她身为辛者库掌事,若是一声不响消失,虽不会引起大的波澜,但也够人议论一阵了。

  要知道后宫之中所有任命,最后都要经过皇后点头,她好好一个人,凭空消失,难道上面不会过问?

  苏小酒知道她思虑,不过自己如今连皇上都不鸟,还管她宋鸣徽高不高兴?

  当下道:“旁的不用管,您就说愿不愿吧?实不相瞒,我今日过来,原本就不单单要带走崽崽,还要将锦妃母女一起带走,左右也不差您一个了。”

  “什么?连锦妃都带出去?你真的疯了吗?!”

  孙掌事怀疑站在自己面前的,到底是不是之前那个苏小酒?

  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一番,忽然面色一顿,口气也变得严肃起来:“我知你是个善良的姑娘,但也得分什么事,不管崽崽还是锦妃母女,任何一个被人发现都是死罪,你切勿以身犯险!”

  能出宫是她一生夙愿,但绝不能建立在牺牲他人的基础上!

  在古人的思想中,皇权大于一切,孙掌事更担心苏小酒此举会赔上性命,再连累皇贵妃。

  苏小酒解释道:“孙掌事放心,我并非莽撞行事,不会牵累到任何人,如今侯爷应该已经见过皇上了,咱们现在一起去锦瑟宫,带上锦妃母女,便可一同出去。”

  孙掌事作为先帝的女人,当初因为没有位份,侥幸逃过陪葬,哪里还敢会想到有一天,自己竟活着出宫去?

  这丫头吃了雄心豹子胆,就敢打这天大的主意?

  苏小酒趁热打铁,劝道:“王院判府中没有女眷,崽崽一个小孩子,突然住进去肯定也有许多不适应,这深宫大院不是什么好地方,您何不干脆离开,以乳母的身份一同过去,亲自照料崽崽岂不更好?”

  见孙掌事还在犹豫,又道:“关于辛者库的掌事空缺,我自会安排,您更无需多虑。”

  “你可知道,今日所为,要冒多大的风险?”

  一个不慎,便是杀头之罪!

  苏小酒坚定的看着她道:“孙掌事放心,我若畏首畏尾,便不会站在这里,也知道崽崽对您有多重要,怎会拿着他去冒险?不说你们,小舞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无完全的把握,我绝不会轻举妄动!”

  她话说到这个份上,孙掌事终于点头道:“好!崽崽跟了我多年,我也不愿与他分开,那今日我们就麻烦苏姑娘了!”

  她说完拉过崽崽一起跪下,朝苏小酒重重磕下响头道:“苏姑娘大恩大德,我孙晴无以为报,出宫之后,定日日为姑娘焚香祈福,愿姑娘一生平安喜乐,所愿皆顺遂。”

  “孙掌事不必如此!”

  若说之前想救崽崽出去只是单纯出于同情,如今知道他与王院判的渊源,苏小酒便把这件事当成了自己的义务,

  既然沾了师徒名分,她不希望王老晚年凄凉,而且他如今的身体状况,确实需要精神支柱。

  崽崽高兴的一起磕了头,站起来抱着孙掌事道:“太好了姑姑,我们可以一起出去喽!”

  孙掌事强忍着泪水不住点头。

  入宫十几年,一朝获得自由,孙掌事恨不得立马生出翅膀飞出去!

  说来善有善报,其实她也才不到三十岁,本以为就要在宫中蹉跎此生,如今却沾了崽崽的光,能够获得新生。

  心情太过急迫,她只匆匆收拾些细软,便跟着苏小酒头也不回的出了门。

  她们一行三人,又带了包裹,在辛者库穿行十足引人注目,更有人忍不住好奇,问道:“姑姑这是要去哪?怎么还带着行李?”

  “哪都有你,还不滚去干活?”

  她像往日那般呵斥一句,那人便识趣的退下了,只是目光明显带着探究,悄声对旁边人道:“你看走在前面那人,穿的同样是掌事的衣服,料子却华丽许多,莫不是看上了崽崽,要将他领到哪位主子那去?”

  旁边人摇头道:“不能吧,崽崽天天脏乎乎的,跟个小叫花一样,哪个贵人会喜欢啊?”

  又有一人凑过来道:“那也未必,你们瞧那个掌事,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应该就是皇贵妃身边的苏掌事,听说她就是因为擅长照顾孩子才得了重用,说不定是让崽崽去荣华宫照顾小皇子呢!”

  如今荣华宫有一位皇子一位公主,眼看皇贵妃又将临盆,这就顶少三个小孩,说不定崽崽就是被领取照顾小殿下们的。

  毕竟很多皇子的心腹,都是从小就跟在身边的内侍,看来崽崽要转大运了。

  不过孙掌事历来将崽崽看的如眼珠子一般,之前曾有其他宫中的内侍,想要将崽崽收为徒弟带走,硬是被孙掌事骂了狗血淋头,好久都不敢来辛者库。

  今日孙掌事不仅答应,甚至还亲自拿着包裹把人送出去,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一时间,众人心中疑云丛生,却见孙掌事目不斜视,牵着崽崽的小手消失在了辛者库大门外。

  孙掌事看似淡定,实则心如擂鼓,这道门她曾经走过无数次,可不管走到皇宫哪一处,最终还是要回到这里。

  但今天不同了,踏出这道门槛,她与这个污浊逼仄的地方,便永远不会再见。

  崽崽同样心潮澎湃,从记事起他就被告知不能去辛者库以外的地方玩,是以长到快七岁,他到过最远的地方,就是辛者库大门口的老槐树下,今天,随着一步步远离这个地方,他的心里除了喜悦,还有对未来的不确定。

  他马上就要走向一直向往的世界,可是那个世界,真的有他容身之地吗?

  感受到他不安,孙掌事握着他的手紧了紧,低头看着他笑道:“崽崽不怕,有姑姑在。”

  轻轻的一句话,却给了他无数的力量,他仰起头,露出一抹明媚的笑,是啊,只要有姑姑在,他就什么都不用怕。

  苏小酒脚步轻快的走在前面,想到马上就能将小舞从冷宫里接出来,她恨不得插上翅膀立时飞到她们身边。

  甬道上几乎不见什么人,孙掌事提着的心稍微安定,只是还未等到达锦瑟宫,就见一行禁卫军朝冷宫的方向赶去,将大门重重看守起来。

  “苏姑娘,你看前面,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苏小酒也早就看到了,起初以为是陆侯带人来接她们,目光巡视一圈,却没发现陆侯的身影,觉得有些蹊跷,不禁放慢脚步,对孙掌事道:“麻烦孙掌事在此地等等,待我先去看个究竟,咱们再走不迟。”

  孙掌事担忧的点点头,带着崽崽躲到一处凹进去的宫墙后,看着苏小酒阔步朝禁军走去。

  苏小酒并没见过他们,只从服饰的差别直接走向领头,再看被紧锁的锦瑟宫大门,冷声问道:“谁派你们来的?为何要将门锁上?”

  从她架势看出来者不善,领头哈腰道:“回苏掌事的话,小人是奉了皇上的命令,重兵看守锦瑟宫,防止罪犯逃脱。”

  “你认得我?”

  苏小酒挑眉,她平日只在后宫走动,这人是怎么知道她的?

  领头之人在宫变那日曾目睹苏小酒击杀徐莽,见她过来,神色掩不住的震惊,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其余人见了不禁纳闷,不过一个宫人,队长怎么跟老鼠见了猫一样?

  不仅如此,平日呵斥他们时的大嗓门今日好似没吃饱饭,只在嗓子眼里回道:“有幸瞻望过苏掌事神技,一直铭刻于心,不知苏掌事到此,是有何吩咐?”

  狗腿的语气让同伴们纷纷投射出不屑的眼神,他却毫无所觉,兀自谄媚的看向苏小酒。

  她淡淡应了声,原来是见过她杀人,难怪了。

  又看一眼锦瑟宫,问道:“不知里面哪个罪犯如此有排面,竟值得皇上亲自下令看守,还带了这么多人?”

  其实心中早有答案,只是想确认一下。

  随着她走近的功夫,甬道中又整齐的走来两列禁军,与先头的加起来,起码有上百人。

  领头的似有了些底气,将腰板挺值了些,却还是恭敬的回答道:“回苏掌事的话,正是罪妃梁锦瑟!”

  呵!

  如此看来,侯爷在御书房的交流并不顺畅,狗皇帝怕她们硬抢,便先一步将人看守起来了?

  她一言不发的看向领头,他们人多势众,即便自己有枪,也不一定能震慑住。

  但事已至此,今日不能把人带走,又心有不甘,两难之间,脚步便定在了原地。

  领头见她不说话,却直勾勾的看着自己,心中不禁发毛。

  再看看左右,兄弟们都虎视眈眈,谅苏小酒也不敢突然暴起,于是笑道:“小人有命在身,不便多聊,还请苏掌事自便。”

  说着逃也似的走到冷宫大门口,一本正经的站起了岗。

  硬闯是没希望了,担心锦妃的同时,她更担心侯爷怎么样了?

  他孤身去了御书房,可不会被狗皇帝扣起来了吧?

  甬道尽头再次响起的整齐的脚步声,苏小酒心中暗骂,没完了是吧?不过是看守一对孤儿寡母,狗皇帝是要把整个皇宫的禁军都派来?

  若不是看在这些人只是无辜受命的份上,她真想扔几颗手雷,把他们组团送去阎罗殿里旅个游。

  领头无端打个冷战,看向不远处那个一身粉红的小姑娘,越看越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于是赶紧调转目光,装模作样的走去另一边巡视去了。

  苏小酒迎着整齐的脚步声走过去,想要看看狗皇帝到底又派了多少人过来,就见前方拐角率先走出一人,英姿勃发,一身玄衣,剑眉星眸,紧抿着嘴唇疾走而来。

  在见到苏小酒的瞬间,锁起眉头顿时舒展,萧景舒一口气,唤道:“小酒,我来了。”

  苏小酒惊喜的看着他,他不是在军营吗?怎么回来了?

  小跑到他身边,苏小酒仰起头看着他问道:“绍崇显不是还没走吗?皇上怎么允许你回来了?”

  萧景将她的披风拢好,一挥手,身后的侍卫便分成两路,挡在了禁军队伍的身前。

  未等回答她的问题,眼尖的领头已经小跑过来招呼道:“萧统领,您也是来监管犯人的?”

  萧景淡淡瞥他一眼道:“开门,我来接锦妃娘娘出宫!”

  领头神色一凛,并没马上照办,而是质疑道:“萧统领莫不是开玩笑吧?卑职刚奉了皇命过来看押罪妃,您这就要把她放出来,实在令卑职为难。”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