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后宫团子阵线联萌 >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别

第三百七十六章 别


  听完苏小酒的讲述,王院判颓然落泪,他这些年,到底做了些什么啊?

  竟就放任初年的孩子在宫中受苦,而自己却毫不知情!

  “你说,那孩子成了~内侍?”

  苏小酒低下头,算是默认。

  “初年,初年,师父对不住你,对不住你啊!”

  王院判捶着自己胸口,显然无法面对这个残酷的现实,就在两天前,他才在太后口中逼问出当年事情真相。

  那一年,锦妃风头太盛,元和帝一度要为了她遣后宫,废皇后,遭到群臣的激烈反对,后来皇后跑到慈安宫哭诉,说锦妃媚上惑主,实乃妖姬转世!

  她们宋家匡扶元和帝有功,太后自然偏袒这个正统儿媳,加之美色误国,元和帝为了这个女子做了太多荒唐至极之事,大大违背了一个帝王该有的原则和底线,她本也起了除去锦妃的心思,以免影响国祚大运,便默许了皇后后来的诬陷。

  本以为皇上对锦妃情深意重,她的谋划要颇费一番心思,没想皇上连仔细追查都不曾,单是听了她的空穴来风,便以雷霆手段处理了两人。

  任家阖族流放,任初年在流放的第三日,便被传意外身亡,他的妻儿也一并追随而去。

  王院判深受打击,当年他从东黎匆匆赶回时,已是半月之后,太后还曾在他面前感叹,叹人不可貌相,任太医看似一身正气,竟辜负了王院判的苦心栽培,做下如此不堪之事,实在令人失望。

  他虽相信徒弟为人,奈何太后言之凿凿,他又无力查证,不得不接受了现实。

  直到荣妃的话让他起了疑心,于忐忑中去了慈安宫。

  这些年,太后每每面对他时,其实也满怀愧疚,没想到时隔多年,王院判又问及此事,而且显然是听说了什么,想着反正一把年纪,若再不说,只怕他要带着疑问入土,便咬牙全盘托出,王院判心神俱裂,硬撑着走出宫门,便一头栽到了地上。

  “敢问当年救下初年遗孤的人是谁?为何、为何又将他送入宫中?”

  苏小酒道:“是先帝时一位承过宠的孙姑姑,她说当年先帝春风一度便将她抛之脑后,后来发现竟然怀了身孕,却被~~”

  她卡顿一下,顾忌着王院判与太后的交情,不知该怎么继续说下去,王院判却轻轻摆手道:“无妨,你且说便是,事到如今,还有什么是老夫不敢听的?”

  苏小酒抿抿唇,垂眸道:“她被太后灌了红花扔到辛者库,差点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当时辛者库的掌事嬷嬷看不下去,悄悄找太医取了药,又对她悉心照料,这才捡回一条命,那位掌事嬷嬷,正是任太医的亲姑母,后来也被牵连进去,一同流放,孙姑姑为报答恩情,冒死救出了任太医唯一的儿子,也就是崽崽。”

  关于如何救出崽崽一事,孙掌事并未说的太详细,但想也知道是冒了多大的风险,她出不得宫,也不放心将崽崽教给他人,便只能接到辛者库,亲自养在身边。

  转眼六年过去,她每日过的提心吊胆,生怕崽崽与父亲越来越像的容貌引起旁人怀疑,所以初见时,才会对苏小酒的亲近如此排斥。

  王院判老泪纵横,不知该叹天地不仁,还是苍天有眼,他颤巍巍起身,管家赶紧拿来鞋子为他套上,却听他道:“去将老夫外衣取来,我要亲自进宫,将崽崽接出来!”

  不仅要接出来,还要去向那些人讨回个公道,为初年,为他的孩子讨回应有的公道!

  陆侯摁住他肩膀道:“你行动不便,还是本侯去吧,你放心,本侯定毫发无损将人带来!”

  “我也去!”

  苏小酒道:“孙掌事与您不熟,只怕不会轻易让您把崽崽带走,还是奴婢跟您去一趟吧!”

  “也好,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进宫!”

  陆侯几步跨出门外,又道:“择日不如撞日,干脆将锦妃母女也一同接出来,省的麻烦!”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

  苏小酒喜出望外,真没想到,日日盘踞在她心上的两大难题,今日竟一并解决了!

  一入宫,两人便分头行动,陆侯去找元和帝,苏小酒则直接去了辛者库。

  锦妃母女好说,孙掌事那里肯定要好好交待一番。

  不出她所料,听到她的来意,孙掌事反应好久才敢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宫变那日,辛者库未被殃及,因此她并不知道太和殿中发生的事,对苏小酒的突然造访,显然十分意外。

  更意想不到的,是苏小酒提出的建议。

  若能将崽崽送到王院判身边,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不过~~想从宫中送出崽崽并非易事,万一被人发现,认出他来~~”

  不怪孙掌事迟疑,她哪里能想到,如今的苏小酒,已非从前那个普通的粗使宫人,更不知道,如今的元和帝,也早已不复当初高高在上,一句话便浮尸千里。

  苏小酒微微笑道:“姑姑且放心,我既然敢带崽崽走,就必定能保证他的安全,至于皇上那边,已经不会再对崽崽造成任何威胁。”

  朝中大部分势力都在陆侯手中,萧景也握着一半虎符,元和帝如今可谓不堪一击,哪里还有掀风起浪的余力?

  饶是她说的笃定,孙掌事还是不敢去赌,看着崽崽黑亮的双眸陷入了挣扎。

  “姑姑就算不信我,难道还不信王院判?他与任太医情同父子,得知崽崽还活在世上,不知有多高兴呢!”

  她不提还好,哪知孙掌事听到王院判的名字却冷哼道:“情同父子?若真情同父子,又怎会在崽崽举家流放之后高枕无忧,不闻不问这么多年?!”

  方才还有些意动的神色淡去,她冷冷瞥了苏小酒一眼,说道:“若你所谓的出路就是将崽崽送去王院判府中,那大可不必,我情愿崽崽跟着我在辛者库继续受苦,也不想将他交到一个薄情寡义之人手中!”

  她言辞犀利,明显对王院判误解极深,苏小酒必须为王院判澄清:“孙掌事误会了,这些年来,王老一直都在为当年那件事痛悔,恨自己没能及时从东黎赶回,而且当年那件事大有内情,便是连他也被蒙在鼓里,根本不知要如何挽救,还请孙掌事不要迁怒。”

  “当年那件事,便是我一个外人都能瞧出端倪,他为官几十载,焉能看不出蹊跷?说到底,还是为了明哲保身,不想为了区区一个徒儿,就将自己前程搭进去罢了。”

  孙掌事虽为掌事,却几乎一直生活在皇宫的底层,见过更多更直接的丑陋人性,因此并不赞同苏小酒的说法,态度也忽然强硬起来。

  大好机会放在眼前,苏小酒哪能眼睁睁看着它溜走,急道:“孙掌事!我敢以我性命担保,王院判不是那样的人!你可听说前几天他去慈安宫,与太后不欢而散一事?”

  王老与太后交情极深,宫中无人不知,他与太后不欢而散,几十年来还是头一次,因此孙掌事对此事也有所耳闻,知道苏小酒不会无故提起,便将脾气收敛些,道:“这跟崽崽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他去问了太后当年始末,而太后亲口告诉了他真相,王老悲愤交加,回去便大病一场,险些没能撑过去。”

  苏小酒深呼了口气,真诚的看向孙掌事道:“您可知,他在得知任太医尚有血脉在世有多高兴?外面乍暖还寒,他又病的这样重,竟赤着脚追到院子里,就为了询问崽崽的事。”

  “而且后来坚持要亲自进宫面圣,请求皇上为任太医正名,将崽崽光明正大养在膝下,我跟勇毅侯一起劝了好久才将他劝住。”

  孙掌事表情松动,若果真如此,崽崽跟着他,确是难得的好去处。

  他对学医有着与生俱来热爱和悟性,若能得王院判悉心教导,将来必成气候,说不得还能青出于蓝,别有造化。

  苏小酒趁热打铁道:“这次有勇毅侯亲自出面,又有王院判从旁协助,再不济,我也会时时关注崽崽的情况,还请您放心将崽崽交给我。”

  话到这份上,孙掌事所有的顾虑都被打消,看向苏小酒道:“我相信你的为人,既然开口,必定有了完全的把握,崽崽一天天长大,跟着我实非长久之计,若真能如你所言,我没有继续反对的理由。”

  她眼中闪过伤感,相伴多年,她早把崽崽当成自己的孩子,乍然要把他送走,心里有万般不舍。

  可也清楚,只有出宫,崽崽才能真正脱离困苦,堂堂正正的生活在阳光下!

  再见崽崽,还是那身脏兮兮的小太监衣服,只是半年不见,曾经的婴儿肥褪去,轮廓更加俊秀,也长高不少。

  因为一直被孙掌事保护的很好,即便是生活在辛者库这种浑浊混杂的地方,依然保持了纯然天真,再见到苏小酒,漂亮的双眼中不见一丝阴霾。

  “酒酒姐姐?!”

  没想到他还能记得自己,苏小酒很高兴,惊讶的打量着小小少年的变化,随着年龄增长,崽崽的容貌单靠抹的脏兮兮已经有些藏不住,越来越精致的面孔和愈显清雅的气质,便是穿着破衣烂衫,站在人群中也十分显眼。

  崽崽叫完一声,有些羞涩的朝她伸出双手道:“酒酒姐姐,我今天把手洗的很干净呢!”

  苏小酒心头一酸,垂眸看向那双白净的小手,十个指甲都修剪的圆润整齐,确定她看完之后,便又缩回到袖子里。

  姑姑说过,以后可以把手洗干净,但是不许被人瞧见。

  孙掌事将他拉到面前,为他细细整理着衣服,只是那衣裳实在过分宽大,不管怎么理,依旧松松垮垮。

  她眼圈一红,笑着开口道:“这些年,崽崽跟着姑姑受苦了,等以后出了宫,咱们就可以每天都干干净净,穿得体的衣服,大大方方的出门!”

  “真的吗姑姑?”

  崽崽难掩雀跃,自从记事开始,他就已经是辛者库中的一员,虽然年龄小,却也早从他人的只言片语中得知,辛者库中的人,除非死,否则一辈子也休想出去,没想到根本不是呢!

  孙掌事温柔的抚着他的发顶,笑道:“姑姑什么时候骗过你?这次苏姐姐来,就是要带你出去的。”

  注意她说的“你”而不是“我们”,再看孙姑姑爱怜难舍的目光,崽崽眼中闪过惶然,紧紧抓住她的衣袖道:“姑姑不跟崽崽一起走吗?”

  “傻孩子,姑姑这个年纪,又无一技之长,便是出去又能去哪呢?姑姑早已没了别的家人,只要你能过好,便心满意足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后宫团子阵线联萌》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