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李靖的中年危机 > 第二百零一章 小三战小三

第二百零一章 小三战小三


  李靖走进了朝歌。

  他看到的第一样事物,就是那座高耸入云的高台:鹿台。

  十年之前,当他离开朝歌的时候,这座高台才建成了不到一半,却已经让朝歌城中的百姓苦不堪言。

  而十年后他再次回到朝歌,这座高台终于快要完工了,抬眼望去,高台之上楼阁林立,斗拱飞檐,雕梁画栋,富丽堂煌,豪华盖世。

  只是这样的豪华壮丽的工程,不是现在得凡俗世间能够承担的,也不知这十年来,朝歌城中的庶民,又承受着怎样的煎熬重压。

  这座高台的完工之日,或许就是大殷的覆亡之时吧!

  李靖冷漠地想着。

  亡了就亡了吧!

  对于人族来说,这样的王朝同样已经成为了负担。

  不久之后,李靖的身影出现在了桃花大街自家巷子的巷口之处。

  巷口外依然有一座酒楼,但迎风招展的酒幡上,写的不再是“如风”二字,李靖的心中不禁涌起了一阵歉意。

  丁策那小子被自己带去了陈塘关,他的父母也没有精力再经营一家酒楼,只能将祖传了好几代的如风酒楼盘了出去。

  而现在的这家酒楼,门前人影稀寥,门内灯火黯淡,再也不见当初高朋满座,喧哗热闹的景象。

  或许是经营不善,也或许是因为这个世道。

  李靖叹息了一声,摸了摸怀中那封丁策托他带回来的家书,幸好自己能给丁老头带回来一些能让他们老夫妻开心的事情。

  那就是去年的时候,丁策和冉初彤成婚了,而且前两个月还生了对龙凤胎。

  至于丁策和冉初彤之间是怎么开始的,李靖毫不知情,毕竟这十年他真的没太多时间去关注这些事情,但结果很好,这就够了。

  而这个消息,应该也能让丁老头稍补变卖祖业的遗憾吧!

  不过李靖不准备今天就把那封信送过去,现在他想先回家。

  走进深巷,踏入那扇无比熟悉的大门,门后的院子中,暖熏的阳光中,一名老妇安详地坐在院子中打盹,看着这幕景象,李靖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原先胸中的愤怒郁气,在踏进这扇门之后不知不觉间就消散了许多。

  “柳姨娘。”

  他轻声唤了一句。

  老妇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看到含笑立在身前的李靖,顿时眼中射出了惊喜的光芒,啊地一声站了起来。

  “老爷,你怎么回来了?”

  “朝中有些事情,所以回来一趟。”

  李靖上前搀扶起柳姨娘的胳膊,顺便察看了一下柳姨娘的身体状况。

  还行,相对于她的年龄来说还算健旺,这也是因为当初李靖给她留下过几丸丹药,虽然不能长生,但也足以让普通人延年益寿,无病无痛。

  不过李靖接下来准备为柳姨娘寻种真正的长生不老药来,柳姨娘为他们家操劳了这么多年,李靖要还这位老人家一个长生不老。

  以前是没有能力,现在有能力了,李靖希望自己身边的人都能安稳开心地活在天地间。

  然后陪着柳姨娘唠了一会家常,诸如老三前几年已经出生了,是个男孩,很乖。金吒木吒也经常会写信回来,信中都有问起柳姨娘,还有殷素知也天天都记挂着老人家之类的事情。

  老妇人在阳光中听着李靖给她说着这些事情,呵呵地笑着,不时又会擦擦眼泪。

  小姐当初不顾整个皇族的反对,毅然嫁给了这个男人,如今终于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当初离开朝歌时请的几名仆妇,为李靖收拾好了房间,还是当年他和殷素知住的那间堂屋,其实也不用收拾什么,因为每个月柳姨娘都会让那些仆妇将这间屋子清扫一遍。

  老爷和夫人,总是要回来住的呢!

  老妇人一直如此坚持认为着。

  李靖在家中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早晨走出了家门,先去了丁老头的家丽,把丁策的那封家书交给了他。

  丁老头还是那么胖,但和十年前相比,终究是苍老了许多,或许是太过思念自己的独子所致。

  然后丁老头老夫妻俩,捧着书信一边看一边老泪纵横。

  “那两个小家伙都很健康活泼,这次我回去之后,也会安排人来接你们过去,现在的陈塘关被你家小子治理的不错,至少比现在的朝歌还要更繁华一些。以后就搬到陈塘关去,你们两个过过含饴弄孙,颐养天年的日子吧!”

  李靖笑着说道。

  不仅是丁老头一家,这一次李靖准备把柳姨娘也接过去。

  如今的朝歌,再非久居之地!

  有那头九尾狐在宫中搅风搅雨,城中的每一个人都不知道何时会大祸临头,也不知什么时候这座城市就会倒塌在血火之中。

  而且自己也已经下定了届时脱离大殷的决心,那么自己得这些亲朋就更不能留在朝歌了!

  从丁老头家中告辞出来之后,李靖先去了一趟兵部报备,表示自己已经奉命回到了朝歌,至于天子帝辛什么时候会有空召见他听他述职,那就看天子的心情了,他也只能先等着。

  在兵部报备之后,这个时候李靖本来最该做的事情,就是去费仲府上拜会一下,毕竟不管从别人看来,还是事实上,他都算费仲一系的人,当初那个陈塘关总兵的选拔资格是费仲给他的,而他在陈塘关的这些年,在钱粮财物上费仲也确实给了他不少支持。

  只是李靖一想到要去见费仲,内心就有些拒绝,这些年朝堂上发生的事情也断断续续会传到陈塘关来,对于费仲在其间的所做所为李靖也很清楚。

  那个男人,为了他所谓的大志,已经变得彻底地偏执而疯狂了。

  他这么搞下去,绝不可能造出他所谓的清平世界,而只会留下一个血色人间。

  反正今天好像是大朝会的日子,费仲应该也不在家。

  李靖给自己找了个理由,能拖一时是一时么。

  从兵部出来,李靖往朝歌南门方向走去,他准备先去找姜子牙。

  李靖不知道如今姜子牙具体在哪里,但上次的那封来信中,姜子牙随意地提过一句,在朝歌他有一个朋友,叫做宋异人,住在朝歌南门外的宋家庄,他来朝歌的话,应该会先落脚在那个朋友的家中。

  有地址就好办,刚才在兵部时候李靖也跟人打听过了那宋家庄的大致方位,所以此时一路朝朝歌南门而去。

  ……

  是的,有地址就好办。

  哪吒也是花了一天的时间,终于找到了骷髅山白骨洞。

  那天在后花园中,他听到过李靖称呼那个女子为石矶师叔。

  石矶这个名字让他觉得有些耳熟,哪吒想了半天,终于想起主神给他的剧情线中提到过这个人,是一个妖仙,居住在一个叫骷髅山白骨洞的地方,好像也是因为自己而死的。

  那就好办了,既然是跟自己相关地剧情人物,杀了她还能赚不少积分呢。

  哪吒悄无声息间潜入了白骨洞中,在洞口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清秀温婉得女子,地仙境,哪吒也觉得有些眼熟。

  对了,前些年在自家后花园确实也见到过,看来那个男人和这些女人已经牵扯很久了啊,娘亲却一直被蒙在鼓里。

  哪吒眼中再度闪过一丝怒火,然后从碧云的身边走了过去。

  碧云毫无所觉。

  因为哪吒此时用的是隐身术。

  这两年的时间中,他名义上得师傅太乙真人其实来找过他一次,在李府,小住了月余时间,然后教了他一些玄术道法,也算尽了些师傅的责任。

  说起来,这次他魂穿来到这个任务世界,一开始还有些对主神不满,觉得自己的实力被削弱了太多,现在才渐渐发现了好处。

  就是拥有了哪吒这个身份之后,原先那些可能要用命去拼才能获取的技能道具,如今自动就会送上门来,就比如现在,他来到这个世界几年时间,几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就已经得到了两件E级法宝,三四门F级D级不等的技能。

  这么说吧,这次任务世界他就算什么支线都不去发掘,只要用现在这个身份按着剧情走,他获得的收益,也足以让它离开这个世界之后,顺利踏进B级强者的行列。

  而他现在这门隐身术,就是当初太乙真人教给他的那些道法中的一门,按照他们轮回者世界的分级,算是一门D级辅助技能。

  至于效果按施展者实力的强弱自然有所不同,但刚才那个女子不过是地仙境,而哪吒如今的境界也已经是地仙。

  他的肉身是玉虚宫异宝灵珠子,修行一事上自然毫无滞碍,仙道之途就是这么不公平,有的人苦苦追索一生仙境难求,就像李靖,终生也只能是个大道士,而有的人破境就像喝水吃饭般容易。

  而哪吒以地仙之境,施展隐身之术,碧云自然是毫无所觉。

  经过碧云的身旁时,哪吒的脑中闪过一个念头,要不要将这女人也杀了,上次好像这女人也和李靖在后花园呆了许久,说不定两人间也有一腿呢?

  不过哪吒马上自己否决了这个主意,怎么也得先将实力更强的那个干掉再说,免得打草惊蛇。

  进了洞中,只觉洞内阴气森森,煞气极重。

  那石矶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这洞中也没有什么岔路,哪吒一路前行,很快就找到了那个叫石矶的女子。

  那是一间放满了书籍的石室,那女子坐在一堆书籍上,似乎在自言自语,说着一些奇怪的话。

  “你还不肯认输么?”

  “我可是一醒来就带你去见那个男人了,知道我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因为这些都是你最喜欢的事情,只有当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你的抵抗心才是最弱的。”

  “要不了多久了,这一次……”

  哪吒悄无声息间走到了她的身后,没有理会她在说什么,乾坤圈自手腕间滑下,握在了掌中,然后再高高地举了起来。

  对不住了!

  我觉得现在的这个家很好,不想被任何人破坏,也不想娘亲知道这件事情,那么让你在世间彻底消失时最好的解决方法。

  哪吒冷漠地想着,然后手中的乾坤圈就准备落下。

  这个女人是金仙!

  但哪吒并没有惧怕之意,因为他不是普通的仙人,而是最擅长战斗的战仙,即可远攻也可贴身肉搏。

  如果说是面对面地交手,现在的自己还不是金仙的对手,但既然被自己欺近了三尺之处,又是背后偷袭,那就算金仙恐怕爷挡不住自己一击吧。

  他的身躯是灵珠子所化,天生堪比灵宝般坚固,举手抬足得攻击之间,自蕴大道真意,早已经超越了普通的巅峰武夫,已经堪比上古真正的巫族般强大,而且乾坤圈虽然只是天阶法宝,但却因为和他相伴而生,心意相同,在哪吒手中使出来杀上力绝对不比灵宝差,特别是这几年他实力大增,乾坤圈的威力也就更大了。

  这也是哪吒这次敢来刺杀这个女人的原因,他是一个资深轮回者,绝不会真的因为一时愤怒就冲动鲁莽行事,而是经过了反复计算之后,觉得自己有七八成的把握成功,是以才有了这次刺杀!

  这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自己能不能靠隐身术接近那石矶的三尺之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李靖的中年危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