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曹操喊我去盗墓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封你为摸金校尉!(4000大章第二更)

第一百二十一章 我封你为摸金校尉!(4000大章第二更)


  步入后堂,曹老板与戏忠已在其中等待。

  看到吴良之后,戏忠便立刻像是后世面试会上的面试考官一般,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

  以至于吴良连忙下意识的四下看了看,如果发现地上有个纸团的话,就要果断捡起来丢进垃圾桶里。

  哦,对了。

  这个时代纸还是珍品,就算曹老板有纸,也绝对舍不得团成一团扔在地上搞这种变态的面试小测试,太浪费了。

  不过通过戏忠的样子倒也能看的出来,他即将面临就是一场“面试”。

  曹老板虽是真正的主面试官,但戏忠的意见也同样不容小觑。

  如果吴良所猜不错,只要能通过这场面试,他便将正式成为曹老板的员工,而且是心腹员工,接下来必须好好表现才行。

  “拜见使君,拜见……”

  吴良还没见过戏忠,因此并不认识他,哪怕心中已有猜测也不会乱称呼。

  “这位就是我伯父的军师戏志才。”

  曹禀连忙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拜见戏军师。”

  吴良躬身拜道。

  “见礼了。”

  戏忠温文尔雅,淡然笑道。

  “都是自己人又是私底下,就不必在意这些礼节了。”

  曹老板则是咧嘴一笑,对戏忠说道,“志才,这便是我与你说过的瓬人军司马吴良吴有才,你看他年纪轻轻便胸怀异才,这次徐州战事与兖州战事之中,又皆立下了不小的功劳,如何?”

  “初见这位小兄弟确实是一表人才,不过其他的事情忠未曾了解,不敢予以置评。”

  戏忠笑了笑,依旧淡淡的道。

  这是打算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的节奏?

  吴良心中暗暗想着,却也只是低眉顺眼的笑了笑,并未说话。

  “有才,我听安民说你此次还为我带回来一份大礼,可有此事?”

  曹老板又颇为希冀的问道。

  “使君,这礼物不是末将为使君带回来的,而是安民兄与瓬人军全体将士为使君带回来的,请使君过目。”

  说着话,吴良便从怀中要出一个麻布层层包裹的物件。

  不过并未亲自交到曹老板手中,而是先双手捧着微微躬身奉到了曹禀面前,由曹禀这个瓬人军主将来交。

  这是何意?

  你直接给不就行了?

  曹禀不知吴良是在表现“不贪功不越级”的优良美德,心中自是有些诧异,不过依旧将那物件接了过来,而后一边层层打开,一边递到了曹老板面前。

  最后一层麻布揭开的时候,一抹幽光已经自其中照射出来。

  瞬间将原本点了两盏油灯依旧有些昏暗的后堂照的宛如白昼一般,但这光线却又并不刺眼,给人一种十分柔和的感觉。

  “这是……!?”

  曹老板当即直起身子,一双眼睛灼灼的盯着面前这颗鸡蛋大小的宝珠。

  甚至就连戏忠也是微微睁大眼睛,身体不自觉的向前倾了一倾,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宝珠。

  “使君,末将已经向守墓人验证过,这颗宝珠便是与和氏璧齐名的随侯珠,当年和氏璧被秦皇制成了传国玉玺,随侯珠却自此没了下落,如今使君乱世中起兵,这颗宝珠又适时现世,并机缘巧合流落到使君手中,未尝不是一种征兆。”

  吴良拱手说道。

  “好!说得好!这果然是一份大礼,令我喜出望外的大礼!”

  曹操当即拍着大腿站了起来,眼中尽是狂喜之色,“那袁公路(袁术)自从得了传国玉玺,便常常妄言自己乃是天命所归之人,如今我却得了比那传国玉玺更加难得的随侯珠,岂不是天命所归中的天命所归?”

  因为宦官之后的身份,曹老板直到如今仍时常受到士族阶级的讽刺与诟病,他比任何人都更希望得到一个为自己正名的机会,而这随侯珠正是一个契机。

  “伯父说的是,这随侯珠可比传国玉玺难得多了。”

  见曹老板如此狂喜,曹禀也是喜不自胜的道。

  曹老板越是喜欢,他与吴良以及瓬人军的功劳就越大,他就越有可能得到曹老板应允,遂了心愿前去领兵打仗。

  “哈哈哈,很好!近日我便要举行一场盛大的献珠仪式,昭告天下随侯珠已经落入我手,教天下人知道我才是天命所归,叫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迂腐之人闭上臭嘴!”

  曹老板笑的略微有些忘形,一边将随侯珠拿在手中仔细端详,一边豪气万丈的说道。

  说到底曹老板也还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就会有缺陷,而曹老板最不愿意被人提及的心病,便是他的身份。

  历史上不知道有多少所谓名士因为议论曹老板的身份或是因此轻视曹老板被杀,就算这样也依旧有人不长记性。

  “此事请使君三思后行。”

  这时戏忠终于站出来说道。

  “为何?”

  曹老板止住笑意,微微皱眉道。

  “使君如今得了随侯珠确是天命所归,但现在还并非是昭告天下的最佳时机。”

  戏忠拱手说道,“如今使君虽占据兖州与半个徐州,但局势依旧不稳,四周强敌环绕,倘若使君此时昭告天下,恐招来非议,若再被有心之人利用,很容易便会成为众矢之的,于使君大业反而不利,若是使君能暂时将此事压下,待大业初成时再昭告天下,便无人敢再说些什么,又是一番众望所归的局面,方可一蹴而就成就大业。”

  “……”

  听完这话,曹老板似乎也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重新坐了回去,面色深沉陷入了沉思。

  这戏志才果然是难得的谋士,想得倒确实挺全面……

  吴良暗自想道。

  这个问题早在刚刚得到随侯珠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到了,不过不管当时还是现在都带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想法,一点要干扰曹老板决策的意思都没有。

  而这戏志才简单一番话,又有那么点兴头上泼冷水的意思,非但没有招致曹老板的反感,反而能曹老板瞬间冷静下来陷入沉思。

  由此可见,戏志才对于曹老板而言,确实不是一般的谋士。

  如此沉默片刻之后。

  “志才,你说的倒也有些道理,如今北有袁绍,南有袁术,吕布、张邈叛军未平,田楷、刘备又伺机而动,此事确实需从长计议,不可操之过急。”

  曹老板终是点了点头,将“随侯珠”放到了一边。

  接着再看向吴良时,曹老板脸上已经露出一抹欣赏之色,又笑呵呵问道:“有才,此次我听闻你还献出一种叫做‘飞奴’的奇物,助安民与仲德于谷城打败北地太守张辽,可有此事?”

  “使君,末将这‘飞奴’其实并非奇物,只是寻常的鸽子,只不过经过一些筛选与驯养罢了。”

  吴良当即拿出一块早已准备好的绢帛,双手奉到曹老板面前,低头说道,“有关这‘飞奴’的挑选与驯养办法末将都记录在这里,为了防止不慎泄露出去,末将不敢与任何人说起,只等使君归来,亲手献与使君。”

  “好!好!你做的很好!”

  曹老板立刻又惊喜笑了起来,甚至结果那块绢布的时候,手都略微有些颤抖。

  与那颗随侯珠的象征意义相比,这“飞奴”才是最为实际的战略级物资,也是曹老板最想要的东西。

  如今吴良肯主动献出,而且献出的是可规模型投入的挑选与驯养办法,这可是能够令他的军队如虎添翼的奇物。

  有如此奇物相助,他那“昭告天下”的野望便可更快一步实现!

  “……”

  见吴良如此痛快,戏忠也是略有些意外。

  昨天荀彧说起这件事的时候,他也想过吴良这次亮出“飞奴”的意图。

  在他看来,如果这“飞奴”果真可以驯养的话,最实惠的用法,无疑便是对驯养方法闭口不谈,将其变成一种只有自己独有的东西,如此才可保证自己独一无二的地位,令曹老板不得不倚重于他。

  但现在看来,吴良显然并没有这个意思,竟毫无保留的献了出来?

  如此看来。

  似乎已经可以进行直接进行最后一项测试项目了……

  果然如他所想。

  曹老板看过了绢帛上的内容之后,心满意足的将其叠好小心放入怀中,再看向吴良脸上欣赏之意更胜,笑呵呵的又道:“有才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异才,只是可惜惊了魂不能领兵打仗,倒叫人惋惜的紧呐,不过如今张邈已经逃走,这陈留太守便空缺了下来,不如我上书罢免张邈,举你为陈留太守,有才你觉得如何?”

  如今天下大乱,朝廷基本上已被架空,吏治亦是十分混乱,尤其是地方吏治。

  诸豪强在自己的地盘上几乎可以为所欲为,说是上书举荐或是罢免,其实只不过是走个形式备个案。

  最终不论朝廷同不同意,不管任命之人是什么身份,地方的士族名士又是否服气,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不过严格说起来,这样的官职并不归属于各路豪强,而是属于朝廷编制内的官吏。

  因此仍有无数人削尖了脑袋想要得到这样的官职,毕竟这才是正统意义上的官,等于真正步入了官场。

  结果。

  “末将反对!”

  不待曹老板把话说完,吴良便立刻一改此前的恭顺,抬起头来大声说道。

  “陈留太守的俸禄可比你现在高了许多,你因何反对?”

  曹老板皱起眉头,看似有些不悦的道。

  “俸禄自然是多多益善,但末将不愿做汉朝的官,只愿做使君的官!”

  吴良义正言辞的道,“若非汉朝朝廷昏庸羸弱,末将此前怎会被迫落草为寇,末将十分不喜这汉室朝廷,因此在挖汉室祖坟的时候,末将毫无愧疚之意,反倒是使君丝毫不在意末将出生,令末将在瓬人军发挥才能,末将才有了今天衣食无忧的好日子,因此就算做官,末将也只愿做使君麾下的官,誓死不与汉朝朝廷扯上关系,请使君务必收回成命!”

  哼哼哼,“盲夏侯”的套路见过没?

  历史上夏侯惇素有“肉票将军”之称,不但被吕布绑架过,也没什么显赫的战绩。

  并且一路都坐镇最为安全的大后方,管理一下内阵与后勤,却能够成为曹老板最为倚重的大将,甚至是曹魏第一大将的原因……

  吴良分析过,应该就与他的“不受汉职”有关。

  而与之相成鲜明对比的……实在不好意思,又要将荀彧拉出来“鞭尸”一遍了。

  这个拥有“王佐之才”辅佐了曹老板半生的大功臣,在曹老板挟天子以令诸侯,终于统一北方官至丞相,准备进一步晋为晋魏公的时候,竟公然站出来坚决反对,导致曹老板“心不能平”,以至最终落得一个悲惨而死的下场……

  关于荀彧忽然会站出来坚决反对曹老板做晋魏公的原因,后世便有这样一种说法:“荀彧这一生忠的不是曹操,而是汉室,因此此前不遗余力的帮助曹操完成霸业,也是寄希望与曹老板能够在成就霸业时匡扶汉室,于是当他发现曹操动了僭越之心之后,才会站出来坚决反对。”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曹操喊我去盗墓》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