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明末凶兵 > 第693章 誓要报复

第693章 誓要报复


  第693章誓要报复

  青石城堡光秃秃的,看上去几分萧索,寒风刺骨,冰冷干燥,铁墨呆呆的看着窗外的天空,神情落寞。海兰珠解去厚厚的披风,静静地站在铁墨身后,“夫君,千万保住身体,如果气坏了身子,对方的目的也就达成了。只要把对方的底细摸清楚,一定能让对方付出代价的,在托木斯克,还没有谁能承受住我们的奋力一击。”

  感受着海兰珠的柔情,心底的狂暴也轻了许多,转过身,摸了摸海兰珠风尘仆仆的脸庞,“快马过来的?哎,其实你不用来的,这些事本督师还扛得住,只是一想起眼前的一幕....总是心痛,有的兄弟被活生生剥皮,本督师甚至能想象到他痛苦的哀嚎还有敌人的狂笑。死,并不可怕,但不该这样死。”

  海兰珠往前走了两步,轻轻拍了拍男人肩头的浮尘,一路赶来,颇有些疲惫,但看到铁墨如此坦然接受现实,心中还是有些高兴地,“能不赶来么?周定山担心你出事,再三催促,我心中惊怕,着实担忧,你要真出什么事,就算回到云府,我也无法交差。其实,换个思路想想,这也未必是坏事,斯拉夫人派出这么一群畜生,显然也是被逼的没有办法了。要说凶狠,一手绝户计要比他们厉害多了。”

  房间里,铁墨在海兰珠的安抚下,心情慢慢平复许多。不久之后,梅津附近的驻军将领们全都赶到了这座小城,一时之间,这座毫无疑义的小城竟然成了风云之地,如果此时,斯拉夫人能对梅津发动一次大突袭,晋北军高层会损失一半。大厅里,气氛有些压抑,每个人都阴沉着脸低着头,甚至连交流意见的心思都没有。

  街头那一幕,有的人看到了,有的人没看到,但是晋北军将士被活生生剥皮,简直就是巨大的讽刺和打击。发生这样的事,谁脸上也没光。铁墨从二楼走下来,往下看了看,就感受到气氛不对,不等众人行礼,他冷冷笑道,“怎么,都哑巴了?这点事就把你们击垮了?剥皮?很可怕么?本督师看,他们就是一群懦夫,只有懦夫才会干出这种事。”

  落座之后,作为情报处头子的沙雕责无旁贷的第一个站起来,“督师,经过多方打探,已经有了大致眉目。袭击梅津以及河边临时营地的应该是托木斯克西北部的克里格蒂斯克家族,治所冰原城叶琳堡,据知情者透露,指挥这次作战的是叶琳堡城主安托里的大儿子卡耶夫,从周围留下的痕迹看,总兵力不在五千人之下,以骑兵为主。由于梅津城附近兵力薄弱,要临时调派人手,所以目前还没有找到克里格蒂斯克家族兵马的踪迹。”

  紧接着沙雕将叶琳堡人的具体情况说了一遍,“克里格蒂斯克家族残暴成性,族中许多人都有剥皮的嗜好,在托木斯克,号称剥皮家族。”

  沙雕汇报的消息不多,但也不算少,铁墨心中暗笑,看来梅津城的事情并不是偶然,这个家族还有剥皮的传统啊。接下来周定山又将打探的情况说了一下,会议进行到一半,一名亲卫走到海兰珠耳边说了一句,将一封军报交到她手中。这时候大厅里也安静下来,海兰珠拆开军报看了看,随后递给了铁墨,“刚得到消息,西面的斯拉夫人有了动静,柴多夫集聚了十二个领主共计两万余人朝科米南部逼近,大有夺取科米的架势。”

  这个消息传来,许多将领反而松了口气。之前一直不明白为什么克里格蒂斯克家族为什么会干出这种事,如今一切都明朗化了。剥皮家族就是要用暴行激怒晋北军,打击晋北军士气的同时,尽可能的将晋北军往梅津城附近吸引,这样柴多夫的兵马就可以趁机收复科米南部了。

  不得不说剥皮家族这事干的很漂亮,卡耶夫残暴归残暴,但绝对不是那种无脑之人,这一招调虎离山计玩的如火纯情。当然,晋北军要是不上当,他们也没什么办法,不过这样一来,梅津守军被剥皮的负面影响肯定消除不了。怎么算,好像剥皮家族都赚到了。

  凶残的野兽一点都不可怕,因为再可怕的野兽也怕猎人的陷阱,可现在残暴的野兽如此聪明,那就不知道谁能当猎人了。尚可喜有些担心科米,在他看来,目前科米公国还是非常重要的,“督师,末将觉得还是先放过剥皮家族比较好,科米公国南部不仅关系到秋苏明丛林粮道,一旦被斯拉夫人夺走,还会将我们苦心经营的东部几国土地一分为二,后患无穷。”

  尚可喜的话,得到了许多人的附和,场中很多将领都点了点头。尚可喜是什么人,那是直爽汉子,嫉恶如仇,性情如火,如果受了欺负,他比谁都凶狠,冲锋的话但一定是冲在最前方。可就是这样的人,现在也谨慎了许多,由此可见科米南部的重要性。

  铁墨沉吟不语,等着众人发表完意见,他望着刘国能,淡淡的问道,“老刘,科米一直在你掌控中,说说你的看法吧,我们是暂且放弃剥皮家族,还是咬住剥皮家族呢?”

  刚才尚可喜等人发表意见的时候,刘国能就已经在思考这个问题了,所以回道,“经过前后两次辎重转运,已经达到了西伯利亚的承受能力,想来短期内西伯利亚一线也无法再为我们运送粮草辎重了。所以,从这方面来说,粮道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斯拉夫人若是想靠着科米南部,锁住我们的咽喉,完全是痴心妄想。至于南部萨马拉几个公国,我们并不是太需要,有没有这几个公国,对我们将来的西线战事也没有决定性作用,所以,从战略意识上来说,科米南部完全可以放弃的。我们只需要扬马尔和托木斯克大片战略空间,足够支撑接下来的战事了。所以,我觉得若是斯拉夫人铁了心想要科米南部,我们让给他们又如何,只要集中兵力吃掉剥皮家族就行了。诸位不要忘了,灭掉剥皮家族,不仅可以消除梅津城带来的负面影响,还能警告那些西部斯拉夫贵族,让他们以后行事不敢如此嚣张。”

  刘国能的话将众人的思路引到了另一个层面上,那就是士气和人心。有时候战争不是一城一地的得失,士气和人心有时候会成为决定性的东西。剥皮家族毫无顾忌的干这种事,仿佛看准了晋北军的软肋。晋北军号称十几万,但仆从军不少,占领科米、托木斯克、扬马尔等东部几大公国后,需要留守各处城池,兵力一下子就分散了。总数听上去许多,但分散开来,就没有多少有事了。

  剥皮家族就瞄准了这个软肋,你到底要不要报复呢?报复的话,就必须集中更多的兵力,到时候,其他地方就会出现漏洞。目前来看,晋北军能调动的恐怕也只有科米南部的驻军了,托木斯克河边驻军以及科米北部驻军需要防备的地方太多了,根本不可能大规模调动。

  铁墨嘴角翘起,露出诡异的笑容,哼,他铁某人可没那么死板。打一下一座城就要守住,别说十万精锐,就是二十万也不一定够用,兵力分散,就给了斯拉夫人可趁之机。有些不重要的地方,斯拉夫人想要给他就是了,如果这舍不得那舍不得,早晚被这些城池拖住。

  刘国能的解释非常完善,铁墨也不需要过多补充,“怎么样,都听到刘将军的话了?科米南部几座小城,斯拉夫人想要就给他们,只要他们打不到北边,又有什么用?给他们十个胆子,他们敢越过秋苏明丛林去打西伯利亚?他们想要,我们就给,多出来的两万大军合力围剿剥皮家族,不就是几座城么,本督师舍得,总之,本督师要灭掉剥皮家族,让那些斯拉夫人从此以后见了我们就打哆嗦。”

  说罢,铁墨握起拳头狠狠地砸在桌面上,嗡嗡的响声在众人耳畔回荡,督师还是那个督师,他广开言路,但该霸道的时候绝对不会犹豫。既然铁墨已经做出了决定,尚可喜等人也不再反驳,而且刘国能的话也不无道理,一些没有战略价值的地方干嘛死守着不放,否则非让那些无法移动的城池拖累不可。

  晋北军的目标是消灭斯拉夫人的有生力量,而不是过多计较一城一地得失,斯拉夫人的抵抗力量灭的差不多了,那些无法移动的城池早晚能拿到手。

  “督师放心,我等马上下令南部驻军逐步向西北方向靠拢,不过需要打叶琳堡么?”叶琳堡距离托木斯克有点远,想要打叶琳堡就得灭掉西面两个公国,这对晋北军来说,可不是什么简单任务。

  铁墨站起身,神情严肃,“打,为什么不打,本督师说过了,这一次要灭掉剥皮家族,克里格蒂斯克家族么,从今往后这个家族该改名换姓了。另外,尚可喜你不用在这里了,你去一趟巴尔扎斯,将那里的角斗场清理出来,另外,在托木斯克和扬马尔全力收购野狼,记住要活的,有多少收多少。”

  收狼?一时间尚可喜不知道铁墨要干嘛了,狼,在托木斯克并不稀罕,托木斯克和扬马尔北部林子里有的是狼,好多村庄一到冬天都被狼群祸害,晋北军要收狼,恐怕那些猎人可就有买卖做了。尚可喜不解,但还不至于问出来,反正照令行事就好了。

  黑鹰谷,梅津城南部靠近河边的地方,卡耶夫裹着厚厚的皮裘,哈着热气,搓搓手,脸上依旧一副邪笑,“柴多夫那个老狗动了没有,再不动,咱们也该回去了。东方人不是蠢材,咱们弄出这么大事,要说不报复咱们,也太说不过去了。”

  卡耶夫号称小血魔,不仅仅残忍剥皮,还因为他足够聪明,如果不是头脑聪明,他也活不到今天了。克里格蒂斯克家族不仅仅残暴成性,还有着另一个传统,那就是家族通婚,为的是保证家族血统纯正,家族内男子从小就要经受残酷的考验,族中争斗从来没有断过。

  一直以来克里格蒂斯克家族的孩子都很多,但真正留到最后的却很少,大部分都在内耗中死去了,纯正的血统,残酷的考验,才会早就一位强大的家族领主。卡耶夫的母亲其实就是父亲安托里的亲妹妹,出身绝对算得上高贵,但即使如此,也不能破了规矩,一步步走到今天,卡耶夫亲手毁掉了两个兄弟,一个死,一个疯。没人会说卡耶夫残暴无情,不这样做,又怎么能变得强大呢?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明末凶兵》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