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伯起这人也太不地道了,他有这么好的东西,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们?要是我们当日有马镫,根本不会败给夏侯渊!不对,我们当年在渭水一战中完全能够打赢曹操!何至于沦落到现在这种寄人篱下的日子!”

  就在马超在那里神游之时,后面却是传来一个声音,赫然是马超的堂弟马岱。

  曾几何时,马腾一家子也是家大业大,但到了现在,除去马超那些因为简杰幸存下来的子女,也就只有马岱一人还和马超有着一丝的血缘关系,是现在马超最信任的人。

  只是听了马岱的话,马超却是苦笑一声:“简伯起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告诉我们?他是刘玄德的手下啊!又不是我们的手下!”

  被马超这么一说,马岱也是有些语塞,是啊,简杰从来都不是马超的手下,凭什么要把这么一件大杀器教给马超呢?

  见马岱无语,马超也是长长得叹了一口气:“回想起当日与简伯起在凉州的接触,我发现,自己就像是一只猴子一样,被简伯起玩弄于股掌之间!”

  听了马超的话之后,马岱也是一愣,其实也并不是马超第一次说出这样的话,把自己比作一只傻乎乎的猴子。

  上一次马超发出这样的感叹,还是在渭水之战后,当时马超中了贾诩的离间计,和韩遂闹僵了,而曹操也是趁着这个机会打败以马超和韩遂为首的联军。

  事后,当马超撤退到凉州之后进行复盘,这才意识到自己中了离间计的马超,气急败坏的马超便当着马岱的面把自己比作了一只被贾诩玩弄于股掌之间的猴子。结果没想到时隔数年,马超竟然再次有了这样的感慨。

  不过人家贾诩是文和乱武,扰乱天下的毒士,这简杰比起贾诩来似乎差得有点儿远啊!

  “你不要不服!我现在想想,当时如果不是简伯起逼反杨阜,又料到赵衢会在冀城叛乱,我们能不能坚持那么久?”

  被马超这么一说,马岱最终也是无奈得点了一下头,他这个大哥在凉州不得人心可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尤其是那一次的冀城之乱,如果不是简杰事先洞察了赵衢等人要趁着马超出城平乱的时候造反,马超全家,还有马岱一家人,那就全都完蛋了。不止如此,马超失去了冀城,失去了囤积在这里的大量物资,还怎么和夏侯渊打?恐怕一下子便被夏侯渊从凉州给赶跑了。

  “简伯起这家伙当日到冀城,名义上是来帮助我们抵抗曹操,他实际上也是在帮助我们,可是他对我们的帮助却是有所保留的,恰好让我们与夏侯妙才两败俱伤,然后等我们两家打完了之后,刘玄德这才兵出凉州,兼并了我们,打死了夏侯妙才!如果当日我们打赢了夏侯妙才,恐怕这次的天水之战,就是我们和刘玄德打了!”

  被马超说起这事来,马岱也是神色大变,到了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他们兄弟在凉州和夏侯渊打生打死,却都在人家刘耷的算计之中,最后成就的全都是刘耷的事业。

  “还有这次的陈仓决战,刘玄德早已经准备好了马镫来对付曹操。恐怕曹操这个时候依旧蒙在鼓里,压根不知道他将要面对的是一支怎样的军队,知己不知彼,而且是这么可怕的敌人,你说曹操怎么可能赢?”

  “大哥,你说我们怎么办?”想明白这点儿后,马岱只觉得他们兄弟两人的智商,似乎真得不够用的,也是问起马超的态度来。

  “还能怎么办?你觉得我的气度和人望能够比得上刘玄德吗?”

  “比不上!”

  虽然马超是自己的堂哥,可是马岱拍着良心说,自家堂哥比起人家刘玄德来那可真是差了一个次元的存在,明明是个从小在凉州长大的半个凉州人,可是马超在凉州却是一个万人嫌。反倒是外来户刘耷,来到凉州才一个月的时间,却是迅速征服了凉州百姓的人心,就连马腾父子的老对头韩遂,马超的手下庞德,都向刘耷投诚。

  “那你觉得你我的谋略,再加上韩文约,能够比得上刘玄德身边的法孝直和简伯起,还有那个传说中的诸葛孔明吗?”

  “比不过!”

  “那你觉得我的勇武和军略,能够比得上关张等人吗?”

  “还是能够比一比的!”

  “那你说怎么办?”

  “我们大概也只能为刘玄德驱驰,与关张比拼一下功绩了!真得,到现在我才看清楚自己的真本事,我压根就不是一个争天下,甚至能够割据一方的诸侯,或许我的武力够了,但是其他的地方却达不到……算了,跟我去见一下刘玄……主公去吧!”

  片刻之后,马超带着马岱再次来到了刘耷的营帐外面,在侍者通传之后,马超兄弟也是进入了刘耷的营帐之中。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