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 > 第347章 “一家人”的温馨

第347章 “一家人”的温馨


  宁初夏不知道为什么,心跳会那么快!

  就像,被突然一种莫名的情感触动到了心口,会让她莫名的欣喜,又莫名的疼痛。

  她那一刻就这么站在燕衿和那个小女孩的面前,就这么看着他们。

  看着那个小女孩,穿着粉嘟嘟的连衣裙,柔顺的波波头上,夹着一个可爱的红色蝴蝶结,她皮肤特别白,带着小婴儿的细嫩,吹弹可破。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黑色眼眸几乎占据了她整个眼眶,看上去很灵动。她小小的唇瓣,颜色红润润,仿若自带唇彩。

  这么一个小女孩,长得这么可爱漂亮的一个小女孩,真的让人从内心拒绝不了她的亲近。

  宁初夏突然……一滴眼泪滑落。

  连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眼泪,就从她看着细细的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开始,从眼底溢满,掉落。

  “妈妈,你哭了吗?”小女孩脸上的期待变成了紧张,她有些不知所措的模样。

  宁初夏那一刻似乎才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连忙擦拭了一下自己的眼泪。

  为什么她会哭?

  为什么在看到这个和燕衿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小女孩时,会掉眼泪。

  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哭过了。

  记忆中,好像就不记得哭过。

  其实康健那段时间也会承受很多痛苦,但不管多痛,她就是不会掉眼泪。

  她一直以为自己在部队那些年,应该被她父亲训练得,无坚不摧。

  “妈妈。”小女孩一声一声,清脆的叫着她。

  宁初夏喉咙微动。

  慢慢的也开始再让自己平静。

  但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应她。

  毕竟。

  她不是她的妈妈。

  她也不知道,燕衿想要让她成为一个什么角色。

  “妈妈刚刚起床,你别吓到她。”燕衿宠溺的声音,对着小女孩说道。

  之前见多了燕衿在外面一本一眼甚至过于严肃严谨的样子。

  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在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可以温暖到这个地步。

  要不是真的亲眼所见,根本想都想象不到。

  那一刻她甚至觉得,燕衿把自己所有的温柔,全部都给了他女儿。

  当然。

  她此刻最关心的还是。

  燕衿刚刚默认了,小女孩叫她“妈妈”。

  所以。

  这是燕衿要求的吗?

  要求小女孩叫她妈妈?!

  她也不知道什么感受。

  也没想过,要让燕衿的孩子叫她这个称呼,她尊重他的所有前任,也尊重他们的孩子。

  “过来坐。”燕衿开口,叫着她。

  宁初夏回神。

  缓缓,坐了过去。

  刚做过去。

  “爸爸,我要妈妈抱。”小女孩挣脱着燕衿的怀抱,就要扑到她的身上来。

  燕衿也没有征求宁初夏的意见,直接就把小女孩放在了她的怀抱里。

  宁初夏心口一顿。

  她都还没有做好准备。

  还没做好准备,和燕衿的孩子这么亲昵。

  但好像也不会拒绝。

  小女孩一扑进她的怀抱,就把她紧紧的抱住。身上奶香奶香的味道,她居然觉得很好闻。

  甚至抱着她软软的身体那一刻,她还能够感觉到她的心跳频率ꓹ 就是在加速的跳动。

  她都觉得自己有些好笑。

  就是好像从没有心动过,现在却因为一个小孩子ꓹ 让她有了心动的感觉。

  那一刻甚至还不由得,把她抱紧了一些。

  她突然有点理解为什么燕衿抱着这个小女孩会有一种,拥有的全世界的感觉。

  这女孩都不是她亲生的ꓹ 她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满足感。

  “佩奇,妈妈也饿了。”燕衿提醒。

  那个叫佩奇的小女孩才连忙反应过来ꓹ 她抬头ꓹ 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她,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吃早餐。”

  “好。”宁初夏微笑。

  就是对着佩奇,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

  她捉摸着对燕衿而言ꓹ 佩奇要天上的星星ꓹ 燕衿都能想法设法的给她摘下星辰。

  就是那种。

  好像带着魔力一般。

  宁初夏抱着佩奇换了一个方向坐着ꓹ 就是方便她们两个都能吃饭。

  本以为自己可能抱孩子会很生疏。

  却没想到ꓹ 就好像曾经抱过似的,很熟练。

  她就这么一手抱着佩奇ꓹ 一手吃早餐。

  燕衿在旁边,喂佩奇吃早餐。

  餐桌上,莫名的一片和谐。

  “爸爸ꓹ 你能喂妈妈吃吗?”佩奇软糯的声音又突然问道。

  燕衿眉头微皱,声音明显带着责备,“你才吃这么一点就不想吃了?”

  就算责备。

  也能够听出来,他的宠爱。

  “不是。”佩奇解释,“爸爸不是说,妈妈回来之后,我们都要好好照顾妈妈吗?文叔叔说爸爸喂我吃饭,就是照顾我,所以爸爸喂妈妈吃饭,就是照顾妈妈了。”

  宁初夏和燕衿明显都有些愣怔。

  是没想到一个三岁的小孩子,逻辑性可以强到这个地步。

  “爸爸不是吗?”佩奇眨巴着大眼睛,问燕衿。

  “是。”燕衿点头。

  就是一副,对佩奇的所有要求都无条件接受的那种。

  “那爸爸一定要给妈妈呼呼呼,不要给把妈妈烫到了。”佩奇还不忘提醒。

  宁初夏想,任何女人应该都拒绝不了,自己有这么一个可爱贴心的小棉袄吧。

  她不由得又抱紧了一些佩奇。

  就是很自然的,就想要去亲近她。

  “初夏,张嘴。”耳边,突然响起燕衿的声音。

  低沉的磁性嗓音。

  宁初夏抬头,看着燕衿把一勺营养粥放在她的唇边。

  她都不知道应不应该感谢,感谢佩奇居然让堂堂首领,喂她吃饭。

  她张嘴,还是吃下了。

  就是拒绝不了,佩奇那期待的眼神。

  那种小孩子才会有的纯真期待。

  吃下去之后,她明显能够看到了佩奇开心的笑容,然后乖乖的也把小嘴长大很,“爸爸,啊……”

  就是,自己也要吃的样子。

  燕衿就一勺喂宁初夏,一勺喂佩奇。

  怎么都觉得这样的画面,很温馨。

  就真的,有家的感觉。

  “爸爸,我吃饱了。”佩奇抱着自己的小肚子,还拍了拍,“真的鼓鼓的了。”

  “是吗?让爸爸摸摸。”燕衿放下碗和勺子。

  他大手放在了佩奇的小肚皮上。

  佩奇怕痒,燕衿一放上去,就笑个不停,小身子还在宁初夏的怀抱里,也扭动个不停,惹得宁初夏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爸爸,痒痒,痒痒……”佩奇奶声奶气的声音,可爱到不行。

  分明刚开始还安安静静的,现在就突然响起了,打笑声。

  连在做家务的文逸,都忍不住抬头看向他们。

  自从乔箐走后,这大概是四爷这么多年,笑得最灿烂的一次。

  他本来也不太接受四爷这么频繁的娶妻,但……如果真的能够让四爷重新再爱上一个人,也不见得是坏事儿。

  “佩奇才吃了饭,你不要一直去挠她,对肠胃不好。”宁初夏看不下去了,她提醒燕衿。

  燕衿一怔。

  缓缓,放开了佩奇。

  佩奇也是好久,才停下来她的笑容。

  但很显然,她很喜欢和爸爸这么玩。

  “好了,爸爸带你去那边看电视,不要打扰到妈妈吃早餐。”燕衿突然一把将佩奇从饭桌旁抱起来,然后走向一边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宁初夏看着他们的一大一小的背影。

  所以在家里面。

  燕衿就是这样的吗?!

  没有架子,没有距离感,只是一个,充满父爱的男人。

  她把剩下的早餐快速吃完。

  吃完之后。

  就也走向了沙发那边。

  此刻佩奇蹲在地上玩积木,看到她过来,热情的叫着她,“妈妈。”

  宁初夏微微一笑。

  就是很自然的摸了摸佩奇的小脑袋,然后不太自然的,坐在了沙发上。

  燕衿此刻在看综艺节目。

  因为佩奇没看电视,所以他放了他自己喜欢的节目。

  她可能对燕衿确实存在偏见。

  她一直以为像他这种人,看的一定都是严肃的新闻联播或者时事政治,社会新闻,完全想象不到,他会看这么热热闹闹的东西。

  “我其实也是一个正常的人。”燕衿似乎发现了她对他的疑惑,解释道。

  宁初夏连忙收回视线。

  刚刚的自己对燕衿的眼神好像有点太赤裸裸了。

  “我已经给你父亲打过电话了,今晚上送你回去。”燕衿突然转移话题。

  宁初夏似乎这一刻才反应过来,她昨晚夜不归宿了,而今天她父亲居然没有主动打电话给她。

  她也忘了要去交代。

  果然。

  她对家人真的太冷漠了。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愧疚。

  却又不明白,为什么会对佩奇这个小女孩,会有莫名的一种情绪。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否则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解释,她对佩奇的感情。

  佩奇蹲坐在地上,似乎是弄好了一个积木模型。

  她连忙冲着宁初夏说道,“妈妈,你看我做的城堡美不美?”

  宁初夏回头,看着地上的佩奇,附和道,“哇,佩奇真的好棒。”

  “真的吗?”佩奇得到表扬,整个小脸上都笑开了花。

  “真的。”

  “妈妈,我的城堡里面还有很多房间。”佩奇开始炫耀了。

  小孩子,就是从来都不会掩饰自己的情绪。

  “是吗?那给妈妈介绍一下你的房间。”宁初夏此刻也蹲下身体,坐到了佩奇的旁边。

  那一刻甚至都没有发觉,她已经把自己的称呼改成“妈妈”。

  就好像。

  顺其自然的事情。

  佩奇小小的手指指着一个房间,“这个房间是哥哥的。”

  宁初夏一怔。

  此刻似乎才想起,见里面除了佩奇,还有一个小男孩。

  她正想问乔治在哪里的时候。

  就听到头顶上燕衿说道,“乔治功课比较忙,在房间里面写作业。”

  有时候宁初夏都觉得,燕衿好像能看穿人的心思。

  这人……太可怕了。

  “这个方便是佩奇的。”佩奇幼嫩的声音介绍着。

  “佩奇的房间在哥哥的旁边,是不是佩奇很喜欢哥哥啊?”宁初夏和佩奇聊了起来。

  “我最喜欢哥哥了。”佩奇连忙点头,“哥哥也最喜欢我。”

  “嗯。”宁初夏笑容满面。

  就是对佩奇,无法吝啬自己的微笑。

  “这个房间是爸爸和妈妈的。”佩奇用自己的小手又指着一个房间,说道,“这个房间最大了。”

  宁初夏嘴角的笑容还是有些僵硬。

  佩奇这么小,就知道父母要住一个房间吗?!

  “妈妈,你喜欢吗?”佩奇问,灵动的眼眸,可爱到不行。

  “额……”她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妈妈不喜欢吗?”佩奇明显失落。

  小脸上委屈到不行。

  委屈的模样,真的想把全世界都给她。

  她连忙说道,“不是不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激动到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真的吗?妈妈真的喜欢吗?真的喜欢和爸爸一个房间吗?”佩奇问道。

  “……”宁初夏怎么有一种,被小屁孩设计掉坑的感觉。

  然而面前的小朋友,分明还一脸单纯,眼睛圆圆的满是期待。

  宁初夏完全没办法拒绝,她只能硬着头皮回答,“是。”

  “爸爸。”佩奇突然很激动的从地上拍起来。

  小小的身体分明还有些笨拙,小胳膊小短腿的蹭蹭蹭的往燕衿的身上扑去,“爸爸,妈妈答应了你和你睡一个房间了。”

  “……”她什么时候答应了。

  她就这么看着小佩奇。

  才3岁而已,分明就是个小机灵鬼。

  燕衿抱着佩奇,嘴角也是难掩的宠溺。

  他轻点了一下佩奇的小鼻子,“好,爸爸知道了。”

  “那我是不是就会很快有小妹妹了?”佩奇兴奋的问道。

  宁初夏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一刻就听到燕衿说,“爸爸努力。”

  谁稀罕你努力了!

  她就这么瞪着这一对父女。

  怎么都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

  佩奇一听到她爸爸的回答,小脸蛋又笑开了花,她兴奋的欢呼,“耶,我就要有妹妹了,我就要有妹妹了!”

  宁初夏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佩奇搭话了。

  燕衿抱着佩奇哄了她一会儿,就又把她放在了地上的爬爬垫上,让她继续玩积木。

  “昨晚上我带你回来,佩奇刚好醒了。”燕衿似乎在解释。

  宁初夏觉得自己此刻脸有些燥。

  她没有转头看着燕衿,眼神就放在专心致志玩积木的佩奇身上。

  “她看到你问我是不是妈妈回来了?”燕衿说。

  宁初夏不由得开始想象那个画面。

  心里莫名有些涩。

  就是小佩奇任何一个小举动小表情,都让她有点说不出来的,难受。

  就好像,亏欠她很多很多。

  “佩奇在稍微懂事开始,就一直找妈妈。我不想佩奇知道太多,所以就告诉她,妈妈在外面工作,等工作完了就会回来。昨晚上看我带你回来,她就以为是她妈妈回来了。”燕衿看着佩奇,声音压得很低。

  其实小朋友玩游戏的时候,是听不到大人们在说什么的。

  燕衿却还是怕被佩奇知道一般,声音很小。

  甚至,故意和她坐得很近,几乎在她耳边说。

  让她有点……羞涩。

  “所以今天佩奇才会叫你妈妈。”燕衿看着她,“你会介意吗?”

  宁初夏连忙摇头。

  她说,“不会,我很喜欢佩奇。总觉得好像有种特殊的缘分。”

  “嗯。”燕衿应了一声。

  这一声。

  总觉得夹杂着万千情绪。

  又似乎只是错觉。

  宁初夏总觉得和燕衿接触越多,好像……越是有很多,说不出来的情感迸发。

  这算是谈恋爱的感觉吗?!

  她也不知道。

  但她突然觉得,因为佩奇,她好像都没有那么排斥燕衿了。

  之前,真的对他有很强烈的距离感。

  就是内心深处的有点抗拒,他的靠近。

  “首领。”大厅中,文逸突然从一边过来,“小姐的家教老师来给小姐上课了。”

  门口处,就看到几个家教老师,毕恭毕敬的站在那里。

  燕衿微点头。

  他蹲下身体抱起佩奇,“佩奇,老师来上课了。”

  “好。”佩奇奶声奶气的答应着。

  她听话的放下了手上的积木,从她爸的怀抱里面起来,非常愉快的奔向了门口的几个女老师,就是很亲昵的直接扑进了她们的怀抱里。

  不得不说。

  佩奇真的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小女孩。

  她就看到老师们轮流的给了佩奇一个大大的腰包,然后牵着佩奇的手,走向了她们的教室。

  插一句,【 \咪\咪\阅\读\A\P\P \w\w\w\.\m\i\m\i\r\e\a\d\.\c\o\m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宁初夏看着佩奇和老师离开,才有些尴尬的发现,大厅中就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终究认识不久,所以会有些不自在。

  宁初夏想了想,找了一个话题,“佩奇都是在家里上课吗?”

  “是。”燕衿回答。

  “为什么不让她出门和其他小朋友一起上课?”宁初夏问。

  总觉得好像不应该这样。

  小孩子,还是应该在同龄孩子中一起成长。

  “不放心。”

  “现在天平盛世,应该还好吧。”宁初夏有些不太赞同。

  燕衿眼眸看着她。

  宁初夏这一刻才觉得自己好像管得太宽了一点。

  说到底,佩奇也只是燕衿的孩子。

  虽然叫她一声妈妈。

  她也没权利去过问佩奇的事情。

  她嘴角笑了笑,“我只是随便说说,当然你是佩奇的父亲,你更了解佩奇,你的安排肯定更好。”

  燕衿喉咙微动,没有再说话。

  宁初夏觉得,她刚刚可能冒犯到他了。

  即使他什么都没说。

  与此。

  燕衿的电话响起。

  因为这个电话,似乎才打破了他们之间的尴尬。

  燕衿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起身去一边接电话。

  燕衿走远。

  宁初夏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就是觉得,还是很有压迫感。

  即使燕衿在家里的样子很温柔。

  而燕衿刚走几步,他回头那一刻,就看到宁初夏放松的情绪。

  所以对她而言,和他在一起,很累吗?!

  燕衿拿着手机走远。

  宁初夏就把注意力放在面前播放的电视频幕上。

  她其实挺长时间没看综艺节目了,这一刻看到里面搞笑的画面,还是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

  直到。

  燕衿突然回来。

  回来就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渐渐隐退。

  甚至在他走到她身边时,她还站了起来,显得很是恭敬。

  “初夏。”燕衿叫着她的名字。

  宁初夏连忙答应着,“嗯。”

  “我们以后是夫妻。”燕衿说。

  宁初夏眼眸微动。

  “以后,不要对我太客气。”燕衿的口吻,很轻,但不容反抗。

  “好。”宁初夏点头。

  但是,明显还是很拘谨。

  燕衿微叹了口气。

  他突然伸手,拉着她的手。

  宁初夏手指微动。

  燕衿的大手将她的小手紧紧握住,握住那一刻,身体突然也靠近了一些。

  他说,“我要出去一下,一会儿有个采访。中午午饭我会回来吃。”

  “好。”

  “初夏。”燕衿突然又叫着她的名字。

  总觉得带着很深很深的感情。

  宁初夏真的不觉得他们才见过两三次面,就会对对方产生感情。

  至少她没有。

  但是燕衿这一刻的模样,让她有那么一点觉得,他好像是真的喜欢她。

  “亲我。”燕衿突然,要求。

  宁初夏身体一怔。

  她直直的看着燕衿。

  是知道他是一个强势的人,但没想到,真的会对她这么霸道。

  她轻咬了一下唇瓣。

  迟迟没有照做。

  就是觉得……会很不自在。

  也带着一丝,不情愿。

  身体好像在抗拒,让她不要去亲他。

  彼此,就这么僵持。

  僵持到。

  燕衿放弃了。

  他想,他或许还是太心急了一些。

  他放开她的小手,转身准备离开那一刻。

  身体突然一紧。

  他就这么看到宁初夏主动的踮起脚尖,主动亲吻着他的唇瓣。

  事实上。

  他只是想要让她亲一下脸。

  分别的情侣之间,应该有的仪式。

  但不得不说……

  他更期待,这种。

  他就这么感觉到她柔软的唇瓣,在他唇瓣上,小心翼翼的亲吻。

  亲吻着,似乎在犹豫就这么离开还是深入的那一刻。

  燕衿直接桎梏她的后脑勺,一个用力。

  彼此的吻,变得深入,很深入。

  文逸在旁边,只得不好意思的转身走了。

  总觉得好久没有见到四爷,这么失控的样子了。

  两个人吻了很久。

  吻到。

  彼此都是有些气喘。

  燕衿放开了她。

  宁初夏满脸通红。

  刚刚真的想要拒绝的,却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又亲了上去。

  或许是因为,燕衿那句话说得很对。

  以后他们是夫妻。

  夫妻之间。

  很多事情都会做。

  所以她在告诉自己,要提前习惯。

  “等我回来。”燕衿说。

  眼神中的情欲,那么明显。

  宁初夏默默的点头。

  燕衿似乎是深呼吸了一口气,在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才恢复如初的大步离开大厅。

  终于走了。

  宁初夏不由得又松了一口大气。

  总觉得和燕衿的相处,还是会有点,很不自在。

  好像不只是他的身份。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她儿砸被大佬盯上了》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