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招魂之地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兵天降

第二百一十七章 神兵天降


  张郃双腿向地借力,矮身便跃,有青雷紫电在其运动轨迹上显现,空气隐有略急的爆破声,他只当无所谓,自空中整个身挺得笔直,而又双腿叉开如坐,洪雷灌过,一独角先行出来,再是一佳骏良驹,‘唏律’马嘶后,正托起下落的张郃,竟是张郃的坐骑‘奔雷’。

  乘骑‘奔雷’,张郃有如北欧之神奥丁一样,所至所及,雷霆不灭,有时入了群围之阵,瞬时破阵,一人仿佛一军,与曹真二人所率魏军,斜刺入异族的百万大军中,便很快能与公孙军袁军汇合一道。

  “白马义从!”

  公孙瓒自骑兵奔袭中站起,双头铁矛高举,白缦白缨,旗帜鲜明,数万白马义从立即高呼相应,连坐下战马也不免受此驱策,愈发快速。

  “凿穿!”

  公孙瓒当即高喊。

  “凿穿!!!”

  万骑俱应,衔着麹义已是损失过半的先登死士的尾,高干所率的幽州突骑以及新到的曹魏骑军更是混合一处,组成更为强劲的‘矢尾’,彻里吉的铁甲军当即被冲垮,近似一触即溃之势,竟也弃了铁甲战车,往其中军反冲过去。

  “全部先头部队,撤至两翼,摆鹤翼阵!!!”

  还得是略习汉人兵法战阵的于夫罗知晓汉人军队这浩浩汤汤的锐角骑兵阵所图为何,也不管是否僭越,吩咐手底下人前去疏散已经被打崩了的蛮兵匈奴兵,不然逃散回来,不需汉人的‘锋矢阵’,他们的阵型就会先行而乱,若汉军再近些,必然得动‘杀鸡儆猴’的心了。

  好在那些蛮兵以及匈奴骑兵识得大体,又或者看到自家暴露出来的中军正在收缩变阵,自然是向两侧及两翼去撤,如此之下更无人阻拦,清空了的冲刺道路,除去人象尸体以及战车残骸,便再无一物可以减缓这支势必如同颜良文丑二人那般凿穿这异族大军的骑军,死战之时已至,无用书生也敢阵前效死,有何不可破。

  “南蛮王,请移尊驾”

  于夫罗话说是请,实则是在指使,然而孟获也不敢再多说什么,驾驭巨象开始往后撤,于夫罗也愤愤地看着逐渐靠近的汉人军伍,奔回军阵里去。

  “朵思大王何在?!”

  于夫罗却问。

  “嘭嘭嘭,嘭嘭嘭~~”

  回话的不是一人,而是一整支军队,乃是朵思大王手底下的牌刀獠丁军健,一齐齐刀拍响盾牌,蛮步兵持盾持牌而进,就连于夫罗与孟获也得为他们让出前进道路。

  “让吾秃龙洞元帅,来试试这汉人骑兵是否有吾军健强大”

  朵思大王没有骑马,与他的兵马一样,都是步行前进,只那一身土蛮迷彩与编羽,再手执盾牌,日下银晃晃的大刀,狰狞面目亦似极了绘在盾牌上的青面獠牙,站在那就是一个绝佳‘辟邪’物件,只是是否‘招邪’或也有待商榷。

  “上毒箭”

  朵思大王擎盾挡开乱矢,命令所有蛮兵上弦毒箭,而后屏退站在他前方以及附近的‘同伴’,刀插在侧,一手攥握成拳,一击捶地,可动静说有没有,排场倒是做足了。

  于夫罗与须卜骨都侯正犯嘀咕,却被孟获一拦,二人噤声,才是当做有了伏笔,不再存疑。

  果然,但见朵思大王那一拳捶地,虽是不见有多大威力,只是待其拿起拳头,那所砸之处确有泉水‘咕隆咕隆’冒出,只是在他操纵下,活水一样,聚成四线,自脚边穿行出去,来到这直面汉人骑军的空当之地,当即把那一整片空旷处全侵蚀得下沉下去,而后有泉水灌入升起,连续四道泉沟,好比天堑。[技能:毒泉——取材自《三国演义》,朵思曰:“此洞中止有两条路:东北上一路,就是大王所来之路,地势平坦,土厚水甜,人马可行;若以木石垒断洞口,虽有百万之众,不能进也。西北上有一条路,山险岭恶,道路窄狭;其中虽有小路,多藏毒蛇恶蝎;黄昏时分,烟瘴大起,直至巳,午时方收,惟未、申、酉三时,可以往来;水不可饮,人马难行。此处更有四个毒泉:一名哑泉,其水颇甜,人若饮之,则不能言,不过旬日必死;二曰灭泉,此水与汤无异,人若沐浴,则皮肉皆烂,见骨必死;三曰黑泉,其水微清,人若溅之在身,则手足皆黑而死;四曰柔泉,其水如冰,人若饮之,咽喉无暖气,身躯软弱如绵而死。此处虫鸟皆无,惟有汉伏波将军曾到;自此以后,更无一人到此。今垒断东北大路,令大王稳居敝洞,若蜀兵见东路截断,必从西路而入;于路无水,若见此四泉,定然饮水,虽百万之众,皆无归矣。何用刀兵耶!”孟获大喜,以手加额曰:“今日方有容身之地!”又望北指曰:“任诸葛神机妙算,难以施设!四泉之水,足以报败兵之恨也!”自此,孟获、孟优终日与朵思大王筵宴]

  “前方有变!”

  麹义作为冲在最最前方的领头人,见那前方突兀出现的四道泉沟,不用过多猜测持心知绝对是蛮将技能所成,必不能轻易冒进,便一扯马首,使那箭矢之尖无端偏弯,并且身后的兵员也以将旗为标,告知前方有变,汉军四方军队,皆是精锐,收到前方‘旗语’,立刻有了反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招魂之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