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在斗破苍穹 > 第一百零一章:老怪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一章:老怪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山巅之上,天穹之下!

  恐怖的斗气洪流汇聚成一个漩涡,而漩涡的中心,正是错愕的萧宁。他不得不再次盘坐下来,结印修炼。

  周围天地间的能量被强行抽出并被吸纳,虽然斑驳,但是却胜在量多并且取之不尽,那雄浑能量正在以源源不断的态势涌进体内,不知疲倦的填补着那犹如无底洞一般的斗晶。

  然而虽然萧宁吸纳速度极为快捷,但是晋阶所需要的能量实在是太过庞大,常人想要突破,无不是经过长时间的累积,但是萧宁如今却是突兀而仓促的突破,这其中所需要的能量,自然是庞大得令人骇然,所以,即使其吸纳速度极快,但是那拳头大小的斗晶依然是没有半分充盈的感觉,顶多也就只是那本就璀璨的表面更加光润了一些。

  心神不断的指挥着能量顺着“五雷乾坤功”功法路线运转,源源不断的能量犹如高速公路上奔驰不停的车俩一般,呼啸而过,最后径直冲进斗晶之中。

  再深的坑洞,终有填满之时,虽然晋阶所需要的能量庞大得令人咋舌,但是在源源不断地吸取之下,那庞大能量正在急速的被弥补。

  半日之后,那从萧宁体内爆发而出的强猛吸力,却是极其突兀的骤然消失了去,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浑身毛孔缓缓收缩,将体内的能量尽数囚禁,不使之外溢丝毫。

  气旋之内,拳头大小的斗晶正犹如一颗璀璨耀日一般,温暖并且刺眼的光芒不断的射将而出,将整个气旋都是照得通透。

  经脉之中,最后一股能量在完成运转之后,也是流转进入气旋之中,最后灌入那如耀日般的斗晶之内。

  “嗡!”

  随着这最后一股能量的灌注,那枚菱形斗晶却是陡然间微微颤抖了一下,一道低低的嗡嗡声响悄然传出,最后在气旋之内回荡不散。

  “扑通……扑通……”悄然间,有着细微并且极有节奏的声音在气旋之中响起,细细听去,竟然如同心脏跳动一般,极为的玄异。

  而随着这节奏声音的响起,那菱形斗晶之上的光芒,也是变得忽强忽弱了起来,并且,在萧宁心神的注视下,他错愕的发现,那本来有些不太规则的斗晶,却是逐渐变得犹如珠体一般圆润了起来。

  而随着斗晶本体的圆润,其四周所布满的菱角,却是诡异的凸了出来,这样模样,倒是极其象一个浑身布满长刺的海胆……细细数去,那海胆之上,刚好是有着九根长长的尖刺。

  这海胆般的斗晶光芒时强时弱,而随着光芒的强弱,那极赋节奏性的心脏跳动声也是再度响起,那模样,就犹如海胆之中有着一颗具有活力的心脏一般。

  当菱形斗晶彻底转化成海胆斗晶之后,其身体上的光芒强弱也是越来越急促了起来,那心脏跳动声,也是随之变得快捷……

  “扑通……扑通……”

  低低沉闷声响在体内缓缓回荡着,到得最后,竟然完全和萧宁本体心脏的跳动完全处于了同一个节拍之上。

  就在这两种跳动完全凝合的那一霎,气旋之内的海胆斗晶猛然一颤,一股极为强横的能量涟漪从中猛的扩散而出!

  能量涟漪毫无阻碍的穿过气旋,经脉,体内骨骼,最后透过皮肤,旋即猛然爆发!

  山巅之上,盘坐在青石之上的萧宁眼眸陡然睁开,凌厉精光如实质般的暴射而出,一股雄浑气息从体内蔓延而出,气息喷涌间,萧宁猛的一仰头,一声清啸,带着雄浑斗气,犹如惊雷一般,在山洞之中炸响而起!“轰!”

  惊雷炸响,一道劫雷,自九天而下,贯彻天地,落在萧宁身上,却不能伤萧宁分毫,犹如水流一般流过萧宁的身体。

  “这就是雷灵珠的力量嘛?”雷灵珠给萧宁带来了对雷电强大的亲和力,现在的萧宁几乎是行走在人间的雷电,却有着人类的躯壳。

  他伸手握住这道外人看来十分恐怖的劫雷,仿佛握住了代天行刑的利剑!随后他摊开手,劫雷从手心进入,被他吸纳进体内。

  他再伸手,雷电在他手中化作刀枪剑戟,化作花鸟虫鱼。有形有质,恐怖绝伦。

  “恭喜宿主进阶斗灵,提升大段位奖励礼包已到账!”

  系统没有感情的动听声音在萧宁的脑海中响起,萧宁像是被唤醒一样,那代天行刑的冷酷脸色修炼柔软,随手一挥,散去雷电,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今日的收获是巨大无比的,不论是自身突破斗灵,还是五雷乾坤功的进阶,还是雷灵珠带来的巨大好处,近乎将萧宁的硬实力提升了好几倍。

  当然,最最重要的,还是那遍布萧宁身体内的光点,别的不敢说,但是在雷这一道上的修行天赋,萧宁已经不弱于修行火属性的萧薰儿了。还有炼化雷灵珠,萧宁的肉身强度也又一次的提升了。

  吐出一口浊气,萧宁目光转向南方之所,那里是内院天焚炼气塔的座落处,良久之后,萧宁足下一点,整个人弹射而出,身形便是化为一抹黑影,急速的对着山脉之外飞掠而去,转瞬间,便是化为小黑点消失在了天际之边。

  从山脉之中回到内院,足足费去了萧宁将近三个小时,凭借着胸口上的内院徽章,萧宁毫无阻碍的进入了内院之中,望着视野之中逐渐错落起来的人影,他不由得在心中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苦修了一个多月,现在闲下来,倒有些想念韩月了。

  进入了内院,萧宁紧绷的心情却是悄然舒缓了许多,快速的脚步也是逐渐放缓,步伐轻闲的对着临湖苑所在的新生区域缓步行去。

  “月儿?”走近临湖苑,还没有到门前。萧宁便忍不住叫了几声,但是始终没有人应声,萧宁不由得有点焦急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口中也没有停。

  “月儿?月儿?”

  “唉,小子,别叫了!”苍老而不耐烦的声音从屋顶之上传来,萧宁这才看到屋顶之上还躺着一个人。

  这人破衣烂衫,邋里邋遢,除了那日在藏宝阁见到的守门人还能有谁?

  “你怎么在这里?月儿呢?”这个时候,萧宁实在顾不得礼貌了,直接质问道。

  守门人在屋顶上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急得萧宁眼中血丝都要起来了,才缓缓说道:“你小子扰人清梦,我老了,睡眠少,难得睡着……”

  萧宁听他乱扯,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掌心雷电涌动,今日不论这老家伙是不是斗尊强者,也要打一场……

  萧宁正要暴起,那守门人却突然说道:“你的月儿没事,只是去修炼了而已……”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