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抽奖在斗破苍穹 > 第八十八章:逐鹿

我的书架

第八十八章:逐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茂密安静的森林间,忽然树叶微微抖动,几道人影从树枝上闪掠而出,旋即身形如灵猴般的一点树干,身体再度前冲而去,如此几个跳跃,便是飞快的消失在了树枝尽头。

  “且慢!”人影闪掠间,领先的人影忽然手掌一竖,旋即其后面四道身影便是极其敏捷的落在树干上,然后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前方的青衫青年。

  “怎么了?”柳擎目光在四处扫了扫,却并未发现有什么动静,不由得有些疑惑的低声道。

  “有人来了!”风属性斗气的林修崖在森林中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听听风声,嗅嗅风息,就能发现危险。

  四人听后也是微微点头,旋即五人身形同时闪掠,飞快的窜进了下方茂密丛林中。

  在萧宁几人隐蔽好身形约莫三五分钟左右,不远处的密林间,忽然有着细微的破风声传来,旋即,五道身影逐渐浮现,最后在距离萧宁等人隐蔽地方的不远处停了下来,锐利的目光缓缓的扫视过这片安静的丛林,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后,方才走向这边。

  茂密森林之中,五道人影缓缓的步行在枯枝树叶上,脚步踩着枯叶,发出细微的沙沙声音,在这五人胸口之上,都是佩戴着一枚绘有塔型模样的徽章。

  “一人一个,速战速决,晶卡到手后,大家集体分配。”见到五名老生无意识地靠近过来,萧宁脸庞上也忍不住露出笑意,偏头对着身后的四人轻笑道。

  “嗯。”

  “既然明白了,那么...上吧,为了我们的“火能”!”萧宁微微一笑,顿时间,五股雄浑斗气,猛然在密林中暴涌而起!

  数分钟之后,几道人影猛然插着地面倒射而出,最后重重的撞在一处从地面上凸出来的石头上,脸庞一阵扭曲,一丝血迹从嘴角溢流而出。

  萧宁领着四人走近他们,柳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五名不幸的老生,霸道的声音,传进几人的耳中:“把火晶卡拿出来吧。”

  五名老生虽然心中极其不愿,可也是不敢拖沓,满脸苦涩的从纳戒中掏出自己的淡蓝色晶卡,然后递向萧宁。他们也看出了这支队伍很明显是以这个黑衣少年为首。

  收缴了火晶卡之后,柳擎和严皓熟练的扑了上去,将五名老生一一打晕。战斗结束的非常快,从五人暴起伤人到收缴火晶卡总共也就十分钟不到。森林就再次陷入平静之中。

  将“火能”抢夺过来之后,萧宁把那些淡蓝色晶卡放回了这几名老生身边。随后领着四人一阵纵跃,再度隐匿进了无边森林之中。

  ……

  林间,篝火升腾,篝火之上,烤肉翻滚,弥漫着香气的油滴滑落下来,落进篝火中,升腾起一缕焰火。

  这一日,萧宁几人一共就抢了三支老生队伍,手中晶卡上的数字也直逼三位数。

  “给。”萧宁将手中差不多的烤肉递给身边的韩月,笑道。

  “谢谢……”韩月明亮的双眸闪过一丝暖意,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回了一句谢谢,然后方才接过来,撕下一小块烤肉,韩月红唇微微蠕动,细嚼慢咽的优雅姿态让得一旁狼吞虎咽的柳擎和严皓有点感觉到自卑。只有温文尔雅的林修崖吃相正常只是他思绪不在这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恐怕现在我们抢老生的事情已经传开了……”回过神来,林修崖停止了嘴中无意识地咀嚼,对着萧宁道。这种事和严皓柳擎商量是没用的,他们肯定是一味的莽上去,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栽。只有萧宁可以冷静的分析局势,做出最有利的决策。

  果然,还没等萧宁说话,柳擎就第一个说起来:“我看这群老生实力也不怎么样,主要担心的就是人数太多,双拳难敌四手。”难得从战斗狂人口中听到担心二字,林修崖也不由得一笑。其实柳擎不是只知道战斗,只是他好像习惯了让萧宁拿主意一样。

  一旁的严皓塞着满嘴的肉面色严峻地点了点头,仿佛很同意柳擎的话,只是这个样子怎么看怎么滑稽。

  “我想,也没有别的好办法,短时间内他们恐怕不会分散开了,我们等一天试试看!”萧宁想以逸待劳转攻为守,毕竟盘踞起来的毒蛇比龇牙咧嘴的恶犬更为致命。

  “好!”其实林修崖也是这么个想法,虽然各自底牌尽出未必打不过那五支队伍,但是最后的黑白双煞怎么办呢?功败垂成的感觉其实比一开始就放弃还要难受。

  但是要是萧宁要是想去拼一波,他当然也乐于并肩作战,但是一直习惯运筹帷幄的他还是忍不住询问萧宁的想法,所以才有了这样一段对话。

  只是他们是这样想,那群老生却不这么想。每一届的大比前五在这种战斗中都不会屈服,心高气傲的他们有所反弹是肯定的,甚至压着老生打的也不是没有,只是最后都没有成功胜出这场围猎。

  老生们对于这场围猎已经有了心得,而且代代相承,如何对付前五,他们有很好的方法。

  ……

  森林之中,各种各样的传言开始蔓延而出,到得现在,萧宁等人在猎捕老生队伍的事,几乎已经传遍了整个森林,不管是老生队伍或者新生队伍,都被这个震撼性的消息震得目瞪口呆。

  “不愧是这五个人组成的传奇阵容!有这战绩,也算是替我们新生出了一口气了!”

  “当然,这可是外院大比顶尖战力的配置。”

  “……”

  森林之中,老生的临时聚集地,一道道目光目送着三支队伍的离开,旋即开始有些沉寂,许久后,那些原本还充斥着一些怀疑的目光,终于是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凝重以及淡淡的愤怒。

  作为内院老生队伍,在这几年中,几乎从未出现过老生被新生抢夺的事情,而如今在这森林中忽然出现的事,却是犹如一个巴掌般狠狠扇在那些老生脸上,而且这个巴掌,还是如此的响亮。

  “看来,他们又要采取上一届对付我们这一届那五位的办法了……”坐镇最后的黑白双煞目光冷漠地看着聚集地中聚在一起讨论的另外五只队伍。

  不可否认每一届的大比前五在这场战斗中,都会做出一些轰天动地的事。在他们看来,这一届也不过是在重复上一届的结局罢了。

  只有黑白双煞知道,自己这一届的前五的队伍,当初有多么令人扼腕。黑煞望着面前的篝火,陷入了那永远不会忘记的一段时光。

  “他们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