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成傲娇皇夫的心头宝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第二百六十八章


  ‘‘好,不错。’’这正是她想要的味道,她吃了心情也好了些。

  丫鬟心里松了口气,退了下去。

  正巧碰上回来的清云。

  ‘‘清云姐姐。’’这是丫鬟对清云的尊称。

  ‘‘你们下去。’’清云还没进到熙宓的闺阁,便看到了一片狼藉,她叹了口气,熙宓这个脾气啊,可怎么是好。

  刚才夫人还找自己谈话,说是等到小姐进宫后便让她一起入宫陪着,也是要照应约束小姐几分。

  ‘‘咳,清云你还知道回来,我还以为你要一直待到母亲那里。’’熙宓阴阳怪气的说着。

  ‘‘小姐,您下次可不能再这样无遮掩的乱发脾气了,若是到了宫中皇上看到你这个样子,会怎么想。’’清云劝着。

  ‘‘是是是,这是母亲让你给我这么说的吧,我就知道。’’熙宓放下桂花杏仁羹。

  ‘‘那母亲有没有在你面前夸我,今日选秀给她争了脸。’’熙宓邀着好听的话。

  ‘‘是呀,夫人说了,小姐聪慧,是任何秀女比不上的。’’清云没好气的夸了夸她。

  ‘‘那就好,母亲是这样想的就好。’’熙宓笑了笑。

  她最爱听的便是母亲的夸奖了,清云熟悉她也是知道的,所以,也会由着她的性子。

  ‘‘小姐赶快收拾一下行李,看有什么需要的,明日一早,便要进宫去了,另外,进了宫,小姐也要去太后宫中拜访,太后最喜欢的便是你了,你一定要讨好太后。’’清云眼睛转了转,她想了想,说着。

  ‘‘好,我会去姑母殿中问候的,不过,清云你可是知道,表哥只是给我封了一个宓妃,怎么能这样,还是和跟我一起的便是那些秀女相似的。’’熙宓说起这个就稍微的来气,她真是不服气,自己是太后的侄女,皇上的表妹,怎么不能有个贵妃当当了。

  ‘‘是,小姐您虽然是妃,不过,到了宫中,若是皇上宠您,往上晋封那也是有的,现在看来是一样,可是,以后便不一样了啊。’’清云安抚着她。

  就算熙宓同意自己只是个妃位,宫中的太后以及夫人,都不会同意的。

  毕竟,后位空缺。

  曾经便是都有一个流传下来不成文的规定,熙族之女必定为后。

  当今的太后熙沁不也是直接入宫就被封为了太后么。

  而这次小姐为什么不是,这还是要从血脉上来讲。

  太后熙沁的父亲是嫡出的,而她自然是正脉嫡出的小姐。

  可是熙宓是庶脉嫡出的,这差别可就是打了,说白了就是旁支。

  可是毕竟正脉嫡出的千金还是幼童,自然不能,也不符合规矩。

  望眼一看,这熙族就只有熙宓这一位是年龄合适,身份是嫡出的千金了,所以便只有她可以,但却不能直接被封为皇后。

  顶多是一步一步的晋升。

  ‘‘那是,整个皇城的名门闺秀当中,只有我认识表哥最早,也是最早接触,与表哥的感情早已不同,肯定会的。’’熙宓扬起小脸,自己也骄傲满满。

  ‘‘是,小姐说的是。’’清云迎合着,她从小接触着熙宓,把她的性格了解的差不多。

  她是被养的跋扈,只不过是因为是老爷夫人老来得女太过于宠溺,实际上平常只不过是爱耍小性子,不懂得事理罢了,只要顺着她的意,说她想听的,就很好哄了。

  这也是为什么清云能够在熙宓身边待这么久的原因。

  入宫

  各个新晋的秀女都是从皇宫东门入的,马车接连不断的在这边停下。

  招待这些秀女的嬷嬷们已经恭候多时了,只待找到伺候的那个主子带到分配的宫殿里便是。

  ‘‘这什么破地方,为什么本小姐不能从正门入。’’熙宓由着清云扶着满满从马车上下来,身后还跟着两小车的物件,那都是她需要的东西,一个都不能少。

  ‘‘小姐,慎言。’’清云赶紧制止她,让她少说两句。

  ‘‘哟,这不是熙宓小姐,雪儿有礼了。’’在她身后的马车也接二连三的停了下来,绯雪儿一身莲花点缀的底白蓝的衣裙,她望向这边的喧哗,眼里稍微有了兴味。

  ‘‘你是谁,怎能直呼本小姐的名讳。’’熙宓看她这一身素净的,也是瞧不上两眼的。

  ‘‘我是丞相之女,也是和熙宓小姐你一同选秀的,当时,我们还碰过面。’’

  ‘‘哦,本小姐知道了,你下去吧,清云,我们进去,这宫里我熟悉,不用这些嬷嬷带就可轻门熟路。’’熙宓脸上敷衍了两声,她扶着清云的手就进了东门,也没人拦她,都知道这位是太后的侄女熙宓小姐。

  在倒数几个马车的小姐都纷纷艳羡,她们除了参加宴席进过几次,其余的时间,便是再也没有到这里来了。

  ‘‘得意什么,还不是封了妃,以为自己多大有多大的门面呢。’’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嘟囔,眼睛里带着不福气,她是云太妃族中的嫡女,若说这关系,那她自小也是在云太妃身边待过看到夜王哥哥的。

  可惜这次落她们前面那些人一比,被封了嫔,不过自己的再加把劲,卯足力或许就蹦到妃上了呢。

  云绮月想着。

  ‘‘这里的嬷嬷会带各位到相对应的寝殿,请吧。’’领头的太监让周围的肃静一下,他尖着嗓子说着。

  绯雪儿见到远处已经没了熙宓的身影,勾了勾唇,这一看便是个蠢货。

  ‘‘辛苦公公了。我这里有一些碎银,权当是孝敬公公您了。’’剩余在场的只有绯雪儿低声的给这太监说着。

  还让自己的丫头静儿塞了点银子给他。

  这太监的老脸也喜笑颜开了些:‘‘客气、客气。张嬷嬷还愣着什么,还不赶紧的,你看绯小姐在这里都等了这么长时间了。’’

  ‘‘是。’’张嬷嬷说着。

  绯雪儿也不拒绝,直接不客气的跟着张嬷嬷进了东门。

  ‘‘哎,那我们呢。’’这边的云绮月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太监不让前边的赶快进去,在这浪费什么时间呢。

  ‘‘莫急,要按照顺序一个一个来。’’太监不慌不忙的说着。

  ‘‘赵芩小姐,沐歌月小姐,里面请,这是领你们二人的嬷嬷。’’太监说完,拿着名册对照了对照,看了看没有假的,让进去。

  轮到云绮月的时候,正好是已经晌午太阳正强烈的时候。

  她额头上擦拭的脂粉都要给热化了,她没好气的开口:‘‘还没好,你没见后面还有人呢。’’

  ‘‘这位小姐,您莫急,这嬷嬷还没有回来,您也是要等嬷嬷回来了,才能引着您进宫啊。’’太监指了指都已经派走了的嬷嬷们,她们又不是人手分配一个,只是把最紧要的几个人安排妥帖了,再来继续领其他的。

  ‘‘你可真是小瞧我了,我姨母可是云贵妃,自幼便在宫中久住过,见过夜王,甚至也见过当今皇上,这宫内,我去过的不下十次。’’云绮月说着说着,小脸有些得意忘形了,自己的这个身份在这里摆着呢。

  ‘‘奴才失礼,烦劳小姐你稍等片刻,这人手不够,奴才也是无可奈何,只能派人去催促嬷嬷们尽快回来。’’太监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官话说着。

  ‘‘你,我说宫内我熟悉,我要进去,不用嬷嬷领着便可。’’云绮月脸上稍微有些难堪了,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地位不凡,非一般的名门小姐的。

  ‘‘不可,这是皇宫,要庄重,哪里是随便乱进的地方。’’太监心里哼了一声,熙族那个小姐自己拦不住,但就凭眼前这位只不过和宫中的嫔妃有几分小关系的,还在这卖弄什么。

  ‘‘狗奴才。’’云绮月本就是被这么大的太阳光晒着有些急了,现在更是烦躁极了,宫中的奴才只知道守规矩,刚才那熙宓进去,也没见有人拦着。

  ‘‘是,奴才蠢,先在一旁候着了,免得妨碍了小姐的眼。’’太监呵呵假笑着,直接推到了阴凉地的地方,离云绮月远极了。

  云绮月还要开口说:‘‘你回来,我还有事情要问。’’

  太监直接假装没有听见,不再搭理她了。

  云绮月没办法,只能干站着了。

  而另一边,早已经从东门进来到达寝殿的几个小姐。

  熙宓所居的春阁离着议政殿很近,恰恰旁边挨着的便是贵妃白芸儿的芙蓉殿。

  她刚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那鎏金牌上写着的芙蓉殿,看着气派。以为是那里,还欣赏了好久,连里面有几小栋宫殿,她观摩的都差不多了。

  可是谁知道那跟在身后的嬷嬷说了句。

  这是什么芸贵妃的住处,她也是好一阵的憋屈,什么嘛,难道这不是自己的?

  接着便来到一个里面有着春夏秋冬四阁的大宫殿,是四妃所住的。

  ‘‘什么?!本小姐连一宫的主位都没有,还和其他人一起住着?’’若不是旁边有清云熙宓都发飙了。

  ‘‘小姐有所不知,只有二品以上的才能成为主位,居住为殿,剩下的,便只能住阁,您是春阁,绯小姐为夏阁,赵小姐为秋阁,沐小姐为冬阁。’’嬷嬷说着。

  这些小姐们虽然是已经封了位分,可是还没有行册封,行完册封后,才能真正喊一声娘娘。

  ‘‘行,你下去吧。’’熙宓看着这四个阁,只觉得憋屈。

  自己自己府中,虽然也不是有好几所闺房,可是,那也是一个独立的院子啊。

  所以说,现在她就要和其他三个不知是什么名字的在这里同住。

  ‘‘小姐您别气,这春阁也不比府中的小,那三个阁都离这还有些距离,也不是时常就见的。’’清云一进殿便打量了一下,这里除了四个阁,还有假山,花园,小厨房里也是应有尽有的,甚至还有几个专门的唱戏台,在往那边走便是奴婢们所住的。

  ‘‘行了,行了,你去,招呼着把我的东西带进来,要全部,若是马车进不来,就找几个奴才给搬过来。’’熙宓撇了撇嘴,看了两眼,说着。

  ‘‘是,奴婢马上去。’’

  熙宓进到春阁,她嘟嘟囔囔的说着:‘‘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贵妃,竟然能独居一个殿,那岂不是,里面的全部都是她的了吗。’’

  她手紧了紧,她也要当贵妃,更要当皇后的,谁也别给她争。

  绯雪儿一路跟着领头的嬷嬷,她临走的时候也赏赐了银子,扫视了扫视夏阁:‘‘那熙宓可不会善罢甘休的住到这里的吧,你说呢?’’

  她问着静儿。

  ‘‘奴婢哪里清楚,不过啊,奴婢只知道,小姐聪慧,总会高升的。’’静儿说着。

  ‘‘高升,你进来的时候也是看到那芙蓉殿了吧,一个医女,不过是那名声在外白鹤的女儿,竟然能够当上贵妃。还有,这宫中前几日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茗妃,还是一个奴婢出身。’’绯雪儿眼睛看着外面的景色。

  ‘‘虽是这样,可是这两位娘娘是没有傍身的望族,闹不出什么打的风浪,唯一能够依靠的,便是皇上了,若是失了宠,那,连个翻盘的机会都没有。’’静儿分析着。

  ‘‘正日如此,皇上才会轻而易举的封了她们那么高的位分,没有什么压力。

  你看和我一同选秀进来,同是妃位的,哪一个不是权贵赫赫,百年望族。父亲是尽心辅佐皇上,得到皇上的器重,更是皇上登基在旁的功臣,所以,我才可以和她们并论。’’绯雪儿说着。

  ‘‘小姐是玲珑心窍的,奴婢自己没有您想的那么全面。’’静儿恭维着。

  ‘‘有时候,不得不想的全面些,我倒是羡慕那熙宓,可以肆无忌惮。而我,进宫是为了我绯族的利益,可不能乱出差池,否则,便是连累家族的啊。’’绯雪儿眸中意味不明。

  ‘‘是,小姐肩上的重担,老爷夫人都懂。’’静儿点点头。

  ‘‘砰砰、砰。’’一声声噼里啪啦的响声从别处传来。

  打破了绯雪儿和静儿的话。

  ‘‘小姐,奴婢去看看怎么回事。’’静儿伏身行礼后出去看了看。

  ‘‘我不是说,要全部,为什么,只有这一车的东西,另外一车的呢?你们私吞了?去找,去找,找不回来,你们就不用来见我,直接见太后吧。’’

  ……

  ‘‘小姐,是熙宓小姐不知道因为什么发脾气。’’静儿只听了一点,便回夏阁给绯雪儿汇报了。

  ’’她这一天可真是不停歇,也不嫌累。’’绯雪儿轻笑。

  静儿垂头也回以轻笑。

  而在春阁的熙宓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当做是跳梁小丑了般。

  她这么大发雷霆,自然是因为她的行李少了,她直接对着这些搬行李的太监开骂,任清云想劝都没劝住。

  ‘‘奴才知罪,奴才知罪,我们马上去找。’’小太监们求饶,心里纷纷想着这是苦差事。

  ‘‘滚,找不回来,就什么都不用说了!’’熙宓拍了拍自己气的不轻的胸脯。

  ‘‘这是哪家的千金,这么尊贵,难道,还当是自己的府中吗?’’一道有些豪爽的女声响起。

  ‘‘谁,敢说这样的话,出来。’’熙宓手也不拍了,直接呵斥一声拍了桌子。

  ‘‘本姑娘名叫赵芩,就是看不惯你这种骄纵的大小姐。’’赵芩蛮有魄力的踏进春阁,她很硬气的说着。

  也真的是不怪赵芩爱管闲事什么的,绯雪儿那边都听见声音了,她的秋阁自然也是。

  至于沐歌月的冬阁,她酷爱清静,听见了也不会管什么的。

  此时的沐歌月正在绘画,是一副稚童戏水图,旁边的雅儿一脸倾慕。

  小姐的画工是越来越精湛了,丝毫不属于宫中的画手。

  ‘‘赵芩?’’熙宓稍微迷茫的看了一眼清云,她从来不记得什么高门的小姐公子们的名字。

  如今这么一听,只觉得陌生,上京城有这一号人物吗?

  ‘‘奴婢拜见赵芩小姐。’’清云恭敬的行礼,之后没有太刻意的俯在熙宓的耳边轻声说:‘‘她是开国将军的孙女,小姐要敬重一些,不可再莽撞任性了。’’

  开国将军,在景天朝可所谓无人不知他的名号的,也是第一代辅佐景天朝皇上的元老,多少人拿他当做自己的信仰。

  ‘‘赵芩小姐有何事,这是我府上的私事,小姐还是莫要掺合便好。’’熙宓呼出一口气,收敛了一些。

  ‘‘本不是我赵芩爱掺合,只不过你这声音让我们找几个阁的人都听的一清二楚,若是不小心也就算了,我们都会理解,可是在这里责骂几个小太监,算什么。’’

  赵芩可谓是路见不平的,从小便是养就了一声正气,恰巧她也听见更目睹了,便不会无视。

  爷爷从小就教她,什么是善,什么是恶。

  ‘‘赵芩你哪里看到我在这教训他们了,我只是在跟他们说话,这有什么不对?’’熙宓皱了皱眉头。

  ‘‘可是你明明是在威胁他们,他们是宫里的人,并不是你府上的,你并不能随意支配她们,哪怕你的身份再贵重,就算支配了,也要客客气气的。’’赵芩试图跟熙宓讲道理。

  ‘‘他们虽然不是我府中的,可是身为奴才,难道不是要听主子调遣的吗,难不成你赵芩,还不吩咐一个奴才了?’’熙宓说着。

  ‘‘他们是宫中的太监,主子自然是皇上,可并不是你。’’赵芩也不怯她的。

  ‘‘皇上是我表哥,太后是我姑母,我们就是一家人,奴才还分个两家的?’’熙宓两眼瞪着那些跪着的。

  ‘‘愣着干什么,在这里听我们说话的吗,还不快去搬东西。’’

  ‘‘是是。’’太监们也是惶恐,这怎么两个小姐怎么还争了起来。

  ‘‘你们不用这么低三下四的听她的话,就算她要刁难你们,有我,我一定不会纵容。都先起来。’’赵芩对着这些太监说。

  ‘‘我看谁敢,谁要是起来了,就是抗命,我可是要找太后的。’’熙宓说着,声音比赵芩大了一倍,就像是稳操胜券一般。

  一时间,太监们也不知道怎么做了,他们倒不如退下,也不用这样左右为难。

  ‘‘起来,我赵芩给你们保证!’’赵芩手咯吱的响,她想要把拳打到熙宓那张脸上。

  教教她什么是尊重人。

  ‘‘本小姐不准。’’熙宓不善的看着赵芩。

  自己从未得罪,更没有接触过这赵芩,干什么跟自己对着干,难道,她就这么好欺负?

  ‘‘好了,你们先下去,该干自己干的事情。’’

  清云见气氛有些不对了,她让太监们下去,这两位小姐,性子本就不一样,在一起水火不容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穿成傲娇皇夫的心头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