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再活一万次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赢了,也输了

第三百九十四章 赢了,也输了


  随便会不会假装不知道?

  陈问今推测,随便也只能假装不知道吧。

  “什么意思?”电话那头,在房间里的随便反问小吉,很显然,他尽管有猜测,却只能这么说。

  肖霄停下了嗑瓜子的动作,聚精会神的等着听小吉如何说法,王帅拿着饮料,一时也停止了动作。

  陈问今还喝着,却在揣测小吉的说词。

  “刚才我突然醒了,看见坦克在眼前,吓的一声大叫。”小吉说着,声音沉了下去。“明明没发生什么事情,可是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吓的大叫!”

  “太突然,正常。”随便接了句话,然后继续沉默。

  “随便,上次坦克亲过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接受不了有第二次了,其实那时候跟你说了这事,你就知道我根本就不爱他,我自己也知道。可是你还要劝我说,只是太早了。”小吉顿了顿,又继续说:“这一次,你又说,这很正常。”

  “是太早了,也是太突然了。”随便还是这话。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我也知道你喜欢我!为什么还要假装不是!”小吉突然情绪激烈的质问。

  “本来就不是,本来就没有,这种话你不应该说,也不能说!”随便的情绪也骤然变的激烈。

  王帅颇为意外的看着陈问今,没想到随便竟然还值得期待?

  “没有吗?好!那你别动!不许动——”电话里传出些响动,片刻,又听见小吉说:“你不是说我吓的大叫是太突然了吗?现在我突然坐在你身上了,我怎么不会害怕的大叫?你怎么不会害怕的大叫!你干嘛要自欺欺人!我根本不爱坦克!当初就是因为大家都劝我,我也感激他一直喜欢我,所以才当他女朋友!我很努力了,我也很认真的尝试了去爱他!但不爱就是不爱,怎么骗得了自己?”

  “坦克这人很好!他很好!你可不可以别乱想了啊——”随便几乎是咆哮着喊出这话。

  “是!坦克人是很好!很好我就该爱他吗?很好我就可以爱上他了吗?我从头到尾就不爱他!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讨厌浑身肌肉的男人,看着就很吓人,看着就觉得四肢发达头脑简单!我讨厌他整天逞英雄逞能!他又不是千杯不醉,挡酒就挡酒,干什么张口就是九杯?他喝的下吗?结果自己醉成死猪似得,我还不是要替他喝?还得喝的更多了!本来敬王帅时说好了我只喝一口,他逞能!结果别人来敬酒,就说坦克够情义喝九杯,嫂子一杯喝不了,半杯不能少吧!他逞能,撑不住,我兜底!还不如他刚开始就别替我挡酒!”

  “他也是好心,坦克这人重情义重面子,刚才又是他特别好的朋友开口说九杯,他怎么拒绝?”随便觉得小吉拿这说事太不公平。

  “最好的朋友还让他那么喝?那是好朋友还是在欺负坦克傻啊?你不要跟我讲道理!我说这件事情,不是要讨论坦克对不对!我是想说——从头到尾我都不喜欢他!外表我不喜欢,性格我不喜欢,他做事情的方式我也不喜欢!你只说他是好人,可是你让我怎么爱他!”小吉说着说着,变成了叫喊,最后,又成了哭喊。

  王帅听的有趣,这才是他觉得更具有戏剧性的发展,不由感叹的说了句:“小吉说的也是事实,她跟坦克确实不合拍,玩不到一起说不到一起,想法也南辕北辙。”

  “不合适可以理解,那就应该先分手,然后再跟随便在一起呀,现在这样也太没责任心了!”肖霄也认可小吉的自述,不过,却非常不齿这种做法。

  陈问今深以为然,小吉这分明就是需要随便的态度作为支撑她跟坦克分手的勇气。

  电话那头,随便沉默有顷,终于说了句:“你们本来就在一起,也应该继续在一起,必须在一起!我们只是朋友,我只是因为坦克的托请才照顾你,我们之间根本没有什么!”

  “你敢说自己不喜欢我?”小吉咄咄逼人,也不知道是酒精的刺激,还是她本来的性情。

  陈问今回想着小吉之前跟晓华在一起,也是小吉主动的,倒是不奇怪她此刻显露的进攻性。

  “我不喜欢你!”随便大声的回答罢了,又说:“起来,我该走了。”

  “……好,让我起来也可以。今晚你不是要替我挡酒吗?我喝了那么多,你也当我面喝点酒吧,喝完了,再说一次喜不喜欢我!那时候我才信!”小吉突然这么要求,随便短暂犹豫,然后说:“你想让我喝多少?”

  “九瓶吧!”

  “行!”

  电话那头,响动听着就是小吉挪开,随便起来,然后关门出去。

  王帅饶有兴趣的感叹说:“平时真没看出来,小吉这女的厉害着呢。果然是人不可貌相,随便未必玩的过她。”

  “随便干嘛要答应小吉的要求呀?”肖霄觉得至今为止,随便的表现都没什么可以指责的,根本不应该答应喝酒。

  “随便这是很自信,他自信喝了酒照样能够坚持本来的立场和态度。”陈问今能理解随便的想法,却也担心的说:“但他会不会高估了自己,只有结果能揭晓。”

  “随便是挺厉害,那次你不是一人踩两边吗?后来随便苦练了很久,有一天凌晨的时候成功办到了。但他也没跟别人说,只是那天有别人在游戏厅完看到了,后来别人让他表演一次看看,他也没答应。再后来也没见他继续练过跳舞机了,我还以为他会找你挑战呢,一直也没等到。”王帅说起这事,还颇为遗憾。

  “他不会的,他只是被勾起了斗志,苦练只是为了证明他自己可以做到,而不是为了让别人知道他可以,他办到了,就算达到目标了。”陈问今那天听到随便问他为什么挑选那两首舞曲的时候,就知道随便在想什么了。

  “这人挺有个性呀。”肖霄觉得很特别。

  “如果被小吉毁了,那就可惜了……”王帅有些怜悯了,他也喜欢个性特别的人。

  “如果他高估了自己,自信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陈问今希望随便能够撑住,他不希望今晚赢的是小吉。

  片刻,门又开了,关上时,随便说了句:“是我。酒拿来了。”

  “那就喝吧。”小吉的声音听着,分明是故意压抑着情绪,表现的冷淡、冷静。

  随便喝了起来,一瓶接一瓶。

  但很显然,撑肚子就是一个难关。

  从开瓶的声音判断,是铝罐,小瓶的那种,但也够呛了。就算是连续喝三公升的水,那也不是谁都撑得下去的啊!

  过了一阵,随便终于艰难的喝完了。

  “喝完了。”

  “等五分钟,五分钟后你再告诉我、到底喜不喜欢我。”小吉的声音听着,还是刻意压着的冷静。

  “好,就五分钟!”随便一口答应。

  王帅手指洗手间,一脸询问,肖霄就起身去了,出来后,陈问今去了,王帅最后才去。

  电话那头安静着,没说话。

  电话这头,三个人坐久了,站起来随意走动,又在窗户旁边透了会气。

  电话那头,突然有了动静。

  “五分钟到了。”随便的声音。

  “等等!不能这么说,你得像刚才那样。”

  “不能那样!”

  “你怕?”小吉激将,又强调说:“你想让我死心,想让我相信,就请你按我说的做。”

  “……好!”

  听着那边的响动,随便应该又躺下了,小吉大约跟刚才一样坐在上面。

  “可以说了吧?”

  “看着我的眼睛,再告诉我一次,你到底喜不喜欢我!”小吉的声音里,透着惴惴不安的恐惧那般。

  这让随便,有些犹豫,但是,他还是开口说:“你应该跟坦克好好的,继续走下去!”

  “我问的是,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我不——”随便话还没说完,突然被堵住了似得。

  王帅三人竖起耳朵仔细倾听那边的响动,推敲着状况,肖霄却焦急的看着陈问今,那意思明摆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陈问今就推敲着解说:“应该是小吉在亲随便……听响动随便想推开,但态度并不坚决,小吉可能拿着随便的手往身上放吧……缠一块了,随便基本没有抵抗力了,所以只剩激烈的亲亲声响,衣物被单的摩擦响动也不是凌乱的了,意味着他们的肢体动作节奏趋向一致……”

  肖霄听着听着,脸都红了起来,看了眼陈问今,碰上他的目光,连忙又飞快躲开。

  听了一会,王帅突然笑着说:“直奔主题了!直奔主题了!坦克死活推不下来的小吉,现在主动把随便推了!哈……”

  又片刻,紧张的节奏突然戛然而止。

  肖霄不由奇怪的问了句:“怎么了?”

  “完事了。随便应该也没经验,经不起刺激。”王帅很有把握的推测,刚说完,就听见那边有巴掌抽打什么的声音。

  一声,又一声。

  紧接着就听见小吉急切的声音说:“你干嘛打自己呀!”

  “我们不应该这样……”随便的声音里,透着深深的痛苦。

  “你干嘛还要骗自己?明明我们彼此喜欢,明明我们才合适!以前我错了,我现在知道错了就应该改正错误呀!现在是知错就改,你不需要责怪自己。要错,也是我错了,是我跟坦克错了!”

  “坦克一点都没有错!”随便很生气的反驳,旋即又激动的说:“他如果有错!那就是错在爱上了你,就是错在不该相信我!”

  “我知道,你重情义,觉得喜欢我就是背叛了他的信任。可是感情的事情能不能不要扯上你们男人的义气?爱不爱本来就不能勉强!我会跟坦克分手,他要怪就怪我好了!”小吉俨然已经有了分手的决心和勇气。

  “不……”随便突然很愤怒的道:“不!你们不能分手!你们应该在一起!该消失的人是我!是我忘恩负义,是我卑鄙,是我对不起坦克的信任!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你也不要找我,找、我也绝对不会再见你!坦克我也不会再见他!我没脸面对他,也不能再面对你!”

  “你到底干嘛?我们都这样了,你干嘛还要这样!”小吉急了,哭着喊着,听动静大约是拉着或者抱着不让随便走。

  “我只能这样,也必须这样!”随便硬着心肠,情绪激动的说:“你知道我父亲是什么样的人吗?他不仁不义,卑鄙无耻,唯利是图,对我妈花言巧语毫无责任心!我早就发过誓,这辈子绝对不当他那样的人!如果我当了他那样的人,我就自己从楼顶跳下去!如果我们再见面,如果我们再有任何事情发生,那我就真的只能跳下去了……人不能这样,也不应该这样!错的是我们,不是坦克!”

  “不是的!错的是我!都是我!是我不该没搞清楚自己对坦克的感情性质就答应当他女朋友,是我不应该明明知道不爱他了,还没能早点跟他说清楚!都是我的错,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不要把责任都往身上背!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这没有错!”小吉叫着,喊着,抱着随便,不让他走。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再活一万次》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