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绛色大宋 > 第四三六节 明着、暗着。

第四三六节 明着、暗着。


  事实上,韩侂胄四十多个妾肯定也在斗,只是韩侂胄的地位让她们不至于上升到死去活来的地步。

  刘锐笑了笑:“住几天,这些日子太累了,缓缓。”

  “恩,我也是,需要休息几天,所以离开临安到了这西山别院。”

  刘锐没走,却是把韩绛的意思安排自已的亲信传了回去。

  刘锐来还有第二件事。

  就是想亲眼看看韩绛在西山的名为研究所的工坊,新式的钢刀配方以及锻造方式,有更低的成本、更好的军械,刘锐身为军人他想亲自关注一下。

  但刘锐不想暴露身份,只是秘密的关注一下。

  几天后,扬州,大明寺。

  大明寺,还是一个寺,还是一个庙。

  金身佛像是有的,和尚也是有的。

  空见大师。

  以前叫空见,后来叫空见师傅,再然后是空见方丈,现在是空见大师。

  这地位是一点点的提高了。

  因为他管理着扬州的黑市,扬州黑市最值钱的货物便是盐,铁次之,粮再次之。

  淮盐钞因为黄河大水灾已经砸进了地板价,短引如同废纸,长引最低的一批次交易是原价的百分之十八,这已经超出了所有商人的预料。

  可是这几天,却有人把淮盐钞的价值挂在五折价出售。

  有人买吗?

  商人们纷纷议论,谁买谁傻。

  可这天下午,空见大师亲自带了一个客商来到了交易大厅,这位只看了一眼上面挂的出售价格,什么也没问,直接让随从抬出一箱黄金,要了三千二百份盐钞,而后拿上东西就走,没在这里多作停留。

  这是什么情况,许多商人看的懵了。

  仅仅半天时间,太明寺半山的一处茶楼就有人打听到了消息。

  “真有盐,还是上上等好盐,那个商人是荆湖南路的,他就在江上大滩运走了一船盐,满满一船的盐。荆湖南路的官仓没盐了,市面上盐价高的吓人。”

  这时有人奔入:“打听到了,打听到了。利州,知利州上书朝廷,利州当下盐价每斤三百二十文。”

  许多商人猛的站了起来,这盐价吓到了不少人。

  立即有人问:“是因为临洮那边打仗吗?”

  “不是,早在去年的时候盐价就涨到二百文了,今年春时已经二百六十文。”

  利州对于扬州这边的商人而言是遥远而陌生的,因为太远了,那韩绛穿越前的地名叫广元。

  这时,又有人进来了:“你们谁手中还有盐钞?”

  有商人回答:“都怕变成废纸,能换点钱算是少损失点,我还算换的早,二成半出的手。”

  来的人说道:“我家中还有一些没和原先的盐钞放在一起的,数量不多。我也去换了,却只换到了六千斤盐。”

  “怎么换的。”

  “大滩上,一盐钞换六十斤盐,再补一贯钱,装船再给六十文的工钱。”

  商人们开始计算,这价格依盐钞本身的价格肯定也是血亏,但是。

  眼下因为黄河大灾,所以两淮的盐场今年算是毁了,别说是没有盐田的荆湖两路,眼下就是两浙的盐怕是都要涨。

  说句可怕的,很可能两淮这产盐的地方,都会有人没有盐吃。

  扬州城内。

  李洱与幕僚们也在认真的研究着当下的情况。

  负责商号的林掌柜已经作完了汇报:“将军,淮河以北眼下就算有粮食百万担计,也不够,这样的大灾可以说,几万担粮食扔进去都没个响动。”

  李洱没接话,他心中清楚。

  金国这次受灾怕是有千万人,十万担粮食也就勉强够这些人吃一天。

  李洱伸手一指,一位将军站了起来:“都帅,眼下受灾的区域很大,重灾区就我等去调查宽百里,一直到海州近千里长的一段,都是重灾区。泗州极重,整个城全给淹了,就末将所部探查,怕会有百万人无家可归,再有百万人家园受损。”

  “眼下,灾民分成多股。人数最多的一股预测不少于三十万人,拖家带口正往许州去,我的探子回报说,若深秋金人救灾不利的话,怕还会有人往许州去。”

  李洱这才点了点头,这消息有用,自已部下这些人没白浪费大米。

  那位将军继续汇报:“还有一路往北去了,听闻金人济南府设下关卡不让灾民再往北。往西的一股有十多万人,往汴梁去了,我认为他们最终还是会转向宛城。眼下,还有一支,也有十多万人正在南下,头一批泗州的灾民已经在冲关了。”

  李洱轻轻的一敲桌子:“招工。”

  “这!请将军三思。”

  虽然没有正式的公文,但朝廷已经有好几封信暗示让李洱防流民。

  李洱没接话,林掌柜说道:“想必这信是当朝太国舅写的,眼下李潽又再次得势,他的党羽史弥远之父史浩曾蔑称北人为归正人,这个称呼沿用至今,在下认为很快会有正式的公文送到将军这里,所以请将军三思。”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绛色大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