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从长坂坡开始 > 第0602章 益州有志士(二更8k)

第0602章 益州有志士(二更8k)


  无论你能力如何,也要讲究一个先来后代,否则凭什么从龙之功最重。

  这也是激烈一些人的手段,人家从你起于微末的时候就跟随你打天下。

  到时候有了起色,你给他的封赏都很少,还如何能够服众?

  任人唯贤不过是一句口号罢了,大多数时候还是要任人唯亲,否则你怎么确保你们是时刻统一战线,利益都是捆绑在一起的。

  世家相互之间进行联姻,也是有这方面的政治考虑。

  刘备对于短短两年时间拿下荆州的事情,感到很震惊。

  毕竟困居新野之前,对于如何拿下荆州,都是一筹莫展。

  现在他也已经把目光放在了益州,对于关平方才所言,拿下益州,建立新的讲武堂,表示很满意。

  只不过刘备他现在依旧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进入益州,但是谍子已经先撒进去了。

  曹操南下给了刘备一个机会,故而现在刘备也觉得自己要按兵不动。

  他相信曹操是个闲不住的人。

  孔明言曹操很可能会对关西诸将亦或者是汉中张鲁动手,那个时候便是自己的机会。

  如今只需休养生息,安稳荆州为主,发展壮大等待机会。

  “定国,既然都说到这里了,那荆楚讲武堂,你准备要如何训练?”

  刘备作为即将出任的校长,也希望能落到实处。

  “大伯父我是这样想的,都是军中子弟,教授的书籍有孙子兵法、太公六韬、黄石公三略、管子的一部分,以及泛胜之书。”

  刘备摸着胡须道:“其余兵书我倒是能理解,但是这泛胜之书,莫不是你在江东看上瘾了?”

  关平嘿嘿一笑,随即说道:“讲武堂并不是要混在一起,而是分为步兵科,骑兵科,弩兵科,工兵科,辎重科。”

  “工兵科和辎重科是什么?”诸葛亮看向一旁的关平。

  “工兵简单而言就是为先锋,为大军修桥补路的专业士卒,而不是用一些百姓。

  同理辎重兵也是如此,运输粮草自然也需要精兵,剔除劳役。”

  “定国,汝知此法花费巨甚。”

  诸葛亮明白关平的意思,从此以后就不需要征发劳役了,要养许多士卒。

  这都是需要巨量的钱粮支撑,大多数人战时为兵,闲时为农。

  “如今天下大乱,自然是需要职业当兵的人,那些百姓即使上了战场,也会因为没有训练,遇到伏击便溃退。

  修桥补路与运输粮草,都是重中之重,焉能假手于他人。

  钱没了,在赚就是了,反正这些世家大族手里有钱,足可以帮我们供养士卒。”

  “定国,切不可再行益阳之事。”

  诸葛亮赶紧劝阻了一句,打土豪分田地的事情,还是勿要在说。

  就算你威逼利诱,在临湘县那样,让几个豪族为了郡守的职位,争相奉献土地人口出来。

  用二桃杀三士的法子,都比你亲自动手宰了他们要高明许多。

  “诸葛军师,你方才还说我是小财神。

  莫不是以为我离了江东的赌坊,就真的没法子从荆州世家手里搞钱了吧?”

  诸葛亮拿着羽扇指了指关平,叹息道:“待到子仲从南方运矮马与牛回来,在说其他吧。”

  关平从来没有觉得搞钱有多难,如今荆州经历战乱,只要和平下来,就该发展经济了。

  赌坊并不是一个很好的支撑,属于掠夺式手段。

  跟其余诸侯搞贸易才是最为赚钱的。

  后来就算是三国之间相互打仗,也不影响蜀锦出口其余两国,卖的销量就是高。

  蚩尤血这个暴利项目,还没有被关平完全打开市场呢。

  这强宗豪右的韭菜,还得割上好一阵呢。

  “行了行了,既然是定国所谏言,孔明只管等着看就是。”

  刘备摸着胡须笑了笑,这是以前都未曾想到过的局面。

  “定国,你这讲武堂的校训可是想好了?”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关平说完横渠四句之后,又笑呵呵的举起手臂道:

  “儿郎们快集合了,匡扶汉室的时间到了!”

  诸葛亮却是听懂了,他没想到关平举办讲武堂的立意,竟然如此之高!

  匡扶汉室通过这四句就可以理解为:维护中央统治,消灭军阀割据,保护汉家道统,开拓太平盛世!

  刘备站起身来,嘴里念叨着这四句,一时有些感慨,眼角泛花。

  他一生所追求的不就是如此吗?

  “定国。”诸葛亮也是起身向着关平拱手。

  关平方才只是想玩一个全面战争的梗,没想到他们两个的神情如此夸张。

  “胸有丘壑,这匡扶汉室之路有你必定不孤啊!”

  诸葛亮颇为感慨的说了一句。

  其实刘备麾下大多都是理想主义者,面对汉室将倾,他们都想要挽救一二。

  无论是曹操势力,还是孙权势力,他们大多数都想要取而代之。

  有些人面对汉室将倾觉得跟我没啥关系,直接就远遁。

  可有些人就是把挽救汉室当做自己的责任,一路前行。

  关平瞥了一眼刘备,又瞧了一眼诸葛亮。

  要是没有这二位,匡扶汉室也不过如此,没什么可以让人感动的存在。

  “大伯父,诸葛军师,这校训就这么定下来了?”关平躬身问了一句。

  “理应如此。”

  “那是否要书写一下,我将来要把这四句刻在石头上,让学生都能看得见。”

  “不错。”刘备点头应下此事。

  其实关平还想在门口写上一副对联:文臣不爱财,武将不惜死,天下太平。

  ~

  益州府衙内,益州牧刘璋正在观看歌舞表演,这种日子寻常百姓见都见不到。

  可是刘璋只是觉得有些枯燥,自从继承益州之后,虽然有不臣之心的人有很多。

  但靠着老爹刘焉留下的东州兵的底子,全都系数给平定了。

  如此才保证了歌舞升平的景象。

  刘备在具有荆州之后,最大的目标莫过于夺取益州了。

  至于交州只不过是因为关平提的一嘴,顺带想要伸手。

  刘备不知道的是,如今益州的形势也在不断向着有利于他的方向上发展。

  刘璋也知道自己性子温吞,故而在曹操南下荆州之时,曾陆续派遣使者阴溥、张肃、张松前往曹操处致意。

  对于前两位使者,曹老板表示了热情的接待,都给了官做。

  甚至曹老板加封刘璋为振威将军,封其兄刘瑁为平寇将军。

  但是到了张松作为使者前去慰问的时候,就比较倒霉了。

  那个时候曹老板平定荆州,不在关心和提拔后去的别驾张松,甚至杨修劝了也不管用。

  平定荆州后,曹老板的状态是看谁都看不上眼,膨胀的一逼。

  当时他觉得刘备敢投孙权,孙权必定会绑着刘备来乞降。

  结果就算他们两家联盟对抗朝廷天军,曹老板依旧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

  更何况张松这个相貌丑陋,还是没啥子本事的益州牧刘璋的手下。

  多看你一眼就是给你张松脸了!

  所以刘璋的前两个使者都得到了厚赐,唯有张松是在平定荆州之后到的,就属他倒霉。

  遭到员工怨恨,一个是钱权没给到位,二是受委屈了。

  张松就是如此。

  然后张松开始在心中怨恨曹操,力劝主公与曹操断绝关系,结交刘备。

  恰好曹操赤壁大败,形势逆转,直到现在传来消息,刘备已经彻底占据荆州。

  张松觉得机会要来了!

  “主公,如今刘玄德占据荆州,与我边境接壤,而曹贼远遁,为了益州的安危,还望与刘玄德结盟。”

  张松开口直接劝谏道:“更何况先前主公派人前往与曹操联结,如今曹操败北,周瑜虎视益州。

  主公理应先行与刘备结盟,以免将来孙刘两家联合攻打益州。”

  主薄黄权摸着胡须,并未言语,当初有益州将领袭肃领兵投降周瑜。

  加之周瑜率先攻占进入益州的门户,就很让人怀疑他惦记着益州。

  刘备名声不错,若是能够与他结盟,可保益州安稳,不受战乱之苦。

  “臣附议。”黄泉也拱手说了一句。

  结盟这事好说,反正益州有钱。

  到时候就像对待曹操那样,派使者给刘备多送些钱粮,没什么大不了的。

  张松也只是说结盟之事,并未说让刘备进入益州。

  总之与刘备结盟是有利于益州的。

  他们连曹操的百万大军都能击败,主公派人攻打张鲁,每次还都大败而归。

  就算占据地利优势,可双方士卒的精锐程度不一般。

  刘璋面色红润,听到臣子如此说了,也就点头同意,遂开口问道:“可差何人为使?”

  “法正,法孝直可为使。”张松当即抢先开口,不给旁人机会。

  “准。”刘璋打了个酒嗝。

  张松领命告退,等回到家中,差人寻来了法正。

  法正三十多岁,正值壮年,胸有丘壑,扶风郡人士,名士之后。

  十多年前,因为天下饥荒,遂和好友孟达一同进入益州避祸,依附刘璋。

  可惜刘璋不是个好主公。

  蹉跎数年后,刘璋才堪堪给了法正一个县令当当。

  这让法正一口恶气憋在心中,他十分不满意刘璋的软弱无能,没有一丝进取之心。

  就像荆州人士想要拥戴刘备和曹操一样,同样是发现刘景色没有什么进取之心。

  他们都想要拥戴有作为的主公,从而施展自己的才华。

  以法正为代表的巴蜀人士,就极度不喜欢乱世之下的刘璋性格。

  故而益州富足,可叛乱不少。

  由于刘备表现良好,便进入了他们的眼中。

  “子乔,急匆匆唤我来,可是有事?”法正进入内室,连鞋都没脱。

  “自然是好事。”

  张松压低声音,浑身上下都充满着兴奋。

  “速速道来。”

  “我举荐你出使刘玄德,刘璋已经答应,你要即可动身。

  顺便看看刘玄德是否为真的雄主,我相信孝直的眼光。”

  张松看见法正听完之后,并没有太过激动,也是点点头。

  即使孝直在刘璋这里十分不得志,但这些年的磨砺,也让他变得更加沉稳。

  无论是聪明才智,还是名士之后,在刘璋这里通通不好使。

  “如此,那我便即刻动身,前往荆州。”法正转身就往外走。

  张松看着法正远去的背影,在心中暗暗赞叹了一句。

  法正在成都的街头上走一走,只是袖子当中的拳头越捏越紧。

  蹉跎数年,法正终于等到了机会!

  心情分外的舒爽。

  为了这个机会,他足足等了十四年了!

  十四年来,他是怎么过的?

  等关上府门,法正激动的都跳起来了!

  益州发生的一切,远在荆州与扬州,甚至邺城的众人都不清楚。

  反正法正带着些许人以及厚礼便出发了。

  与此同时,孙权也收到了关平的亲笔信。

  他愿意让出自己的一部分,送给吴侯,希望吴侯勿要赶尽杀绝。

  看到这里,孙权的心情异常舒爽。

  “主公。”

  徐祚跪坐在一旁,看着孙权的脸色。

  孙权随手把竹简放在一旁,开口道:“勿要理会!”

  “主公,这是否不妥?”鲁肃在一旁劝谏道。

  孙权拿过周公瑾的奏表仔细观看,这份打益州的计划。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从长坂坡开始》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