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大唐妖怪图鉴 > 第176章 再见于江都的雨夜(完结篇十一)

第176章 再见于江都的雨夜(完结篇十一)


  虽然到处都是战乱的景象,但舞马南下江都的旅程一路顺遂,只因进阶到三阶觉醒徒以后,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给他制造难以解决的麻烦了。

  不顺利的是寻找宇文剑雪的过程。

  南下的旅程中,舞马选择了宇文剑雪最有可能行进的路线,遍访了沿途每一个驿站客栈,不停寻问是否有人见过一个身着白衣、容貌绝美、肌肤胜雪、神色冷清,脸上分明写着【生人勿进】四个字的妙龄女子。

  这样的特征足够明显了。可惜,没有一个任何人瞧见过。

  这种毫无收获的追寻让南下的旅程变得异常沉闷,连当初铁了心要同舞马一起南下的黑土狼也变得沉默不语起来。

  两个毫无说话欲望的人,伴着一路不曾停歇、微微渗着寒凉的雨,赶着一次方向明确目标却不明确,对手明确朋友却不明确,地点明确时间却不明确的约定,在满眼的雨雾朦胧、烟波浩渺之中,抵达了江都。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  众  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彼时的江都还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气象,杨广在离宫之中建造了百余间精致别院,每间别院安置一位美貌妃子,每天由一间别院做东,杨广带着萧皇后和一众妃子一间别院一间别院轮流饮酒作乐,每天都要通宵达旦。

  而离宫之外,在隋军精锐部队的镇守之下,四周并无跳脱的义军,江都尚且是安全的。只是将士们太久地远离关中,思乡的情绪在营地每一个角落浓郁又紧张地弥漫着。

  舞马每日走在江都铺着青石的街道上,都能感受到那来自军营之中、发自每一个关中兵士内心世界的思乡气息,像从天空坠落至人间的云彩一样,以灰蒙蒙雾的形态,无力又沮丧地在青石板上缓慢飘荡着,用脚踩上去是棉花一般的触感。

  舞马晓得,这样的思乡情绪酝酿下去必然汇成足以吞噬杨广的洪水猛兽,而宇文剑雪报仇雪恨的关键也在于此。宇文剑雪不必着急,无需冲动,只需保持足够的耐心,等待洪水决堤的那一刻。

  但舞马找不到宇文剑雪。在江都滞留的几个月的时间里,舞马寻遍了江都的每一寸土地,却始终没有找到那个脸上写着生人勿进的女子。

  舞马一度以为宇文剑雪耐不住复仇的冲动,冒冒失失闯进离宫被捉了、被绑了,但潜入离宫里面,几番打听搜寻,连大牢也未曾放过,却终是无果。

  舞马试着写了几封情真意切的信,便如同昔日两人一起北上草原的时候,宇文剑雪写给他的那一封。

  第一封如是:

  【剑雪,分别已经很有段时日,听刘文静讲,你偷偷去了江都。听闻这个消息之后,我很快就待不住了。你还记得罢,我答应过要帮你报仇。

  这个约定即便我死了,化为鬼魂,也有坚定执行下去的强大效力。

  我带着黑土郎一路南下来找你,沿途问了很多客栈,都说没见过像你这般模样的。到了江都,找遍了所有地方,也没瞧见你的踪迹。

  我在很多地方留下了只有我们两个才能读懂的记号——那是你一定无比熟悉的介字。我们两个在那个地方变得熟识起来,从此紧紧绑住了,不是么。

  言归正题,我给你写这封信的目的只有一个,便是请你稍安勿躁,先同我见面汇合,再来谋划复仇之事。

  离宫之内,高手如云,守卫森严,杨广本人更是天下少有的武道高手,绝非你一个人可以力敌的。但我看过天象,再过一些时间,帝星便有陨落之兆,那时正是出手的机会。不过,也绝非你想象中那般简单,而是需要配合天时地利,认真谋划一番的。

  总归,请你尽快与我见面。】

  信写好之后,最大的问题是寄去哪里,怎样让宇文剑雪看到。找不见收信的人,便只能孤芳自赏。

  黑土狼对于舞马写信的行为嗤之以鼻,舞马却仿佛从江都青石板上回乡的浓稠云雾中得到了某种清晰的密信,坚定地认为宇文剑雪一定可以看到自己写得信。哪怕是从江都城某一个角落里遥遥感应到的。

  于是,在千辛万苦寻找宇文剑雪无果的一个个漫长夜晚,他坚持把信写了下去。

  第二封信:

  【江都的雨下起来真是没完没了,我已经有些受不了了,身上没有一刻不是潮湿的,连睡觉都好像泡在潮湿的棉花里很不舒服。我也试图用火烤着把衣服被褥烘干,可不多一会儿又湿了回去。

  我是没有办法了,不晓得你是如何解决这个苦恼的。若是有好办法,还请切莫藏私,速速回信。】

  第三封信:

  【你说江都每天都在下雨,会不会终于有一天把老天下干呢?然后像个饥渴的女人一样,大旱十年。】

  第四封信:

  【黑土狼看着我的眼神越来越古怪了,大抵是在对我执着于写这些无法寄出去或者寄出去也找不到收信人的信们的行为表示无法理解。求求你快点出现吧,我不太想被看作是神经病——虽然我的确病入膏肓。】

  ……

  第七封信:

  【今天在离家不远的小巷口,看见一位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她带着忧伤,有着彷徨,像梦一般地凄婉迷茫,寂寥地踏在江都的雨巷,背影美极了,很像你。

  我当然抢到她前面问话,一看正脸,虽然的确很漂亮,但与你相比实在差的太远了。倘使将她比作江南路边因雨而生的白色小花,那么你就是遥远天山顶峰独自迎着凛冽寒风盛开的圣洁雪莲。

  我这样夸你,你还不肯出来么?】

  ……

  第九封信:

  【这些日子,把传说中胜过天仙、悠然淡雅的江南美女看遍了。的确没有一个比你好看的。所以,你一个吃醋吃面的关中姑娘到底是怎么生得这样好看的,请快快回答我。】

  ……

  第十三封信:

  【今天可不得了。还是在我住所的附近,我找寻一天回来的时候,在一个拐角处,看见了一个很像你的身影,我心头一缩,全身的毛孔都张开,立刻追了上去。

  那身影可够狡猾的,“她”溜的极快,转弯也够灵活,在细窄的巷子里三拐两拐就要没影儿了。害的我不得已动用了觉术,这才追上去一些。

  结果呢,眼看就要追着,在一个拐弯处好巧不巧撞到一个人。

  你猜是谁?

  黑土狼这家伙。叫他这么一搅合,人就跟丢了。

  黑土狼这家伙,自打跟我来江都什么忙都没帮上不说,净添乱了。

  原先呢,是他自个儿不放心我,非要跟着过来的。我本打算让他呆几天,看我平安顺遂,了了他的心结,就打发回去给李红玉帮忙。结果来了江都,这家伙八成是看中了哪一位江都美女,赖着不走了。

  哦,对了,李红玉你晓得罢。唐公的三女儿,我们处的不错。有她相助,我绝不会畏惧李家二郎了。当然,没有李红玉的时候,我也不曾畏惧。

  红玉的性子很好,我想你们两个倘使见面,一定会相见恨晚。这样一想,我就更加迫不及待地想带你回关中了。你呢,想不想见她?想的话,快来找我。】

  ……

  第二十封信:

  【在江都待着,很有一段时间了,感觉自己渐渐适应了这里的潮湿和连绵不断的细雨,甚至有些怡然自得了。

  每天出去寻找你的脚步也不是那么急切了。当然,这并不代表我见到你的心情不再那么迫切了。只是我晓得,再迫切的心情对于找到你也没有太大帮助。

  我开始欣赏江都的雨天和雨景,每天撑起雨伞,穿上油靴,到江都的大街上踩雨。空气很湿润很新鲜,到处都雨水清洗过的样子。

  就是这“油靴”硬邦邦的,真是不大令人舒服。

  你知道么,一千多年以后的人们会穿上各式各样的塑料,或者皮制的雨靴,又美观,又舒适,棒极了。当然了,这样的景象你是看不到了。倘使你想知道一些更清晰更有趣的细节,我可以告诉你(千万别问我是怎样知道的)。但你要诚心地求我,就像我这样诚心地找你。怎么样,快来回话。】

  第二十五封信:

  【从今天开始,下午的时间决定不再出去找你了。我觉得你大概率是在躲着我。否则,我貌胜潘安风采卓绝的名声早已在江都传了开来,你怎么会没有听说过,又怎么会找不到我。唯一的可能就是你不想见我。

  那我也懒得找你了。来一趟大隋不容易,何况这个朝代也没几天正经的日子了。我得抓紧最后的时光,享受点什么,记住点什么。

  今天下午,我叫黑土狼给我弄了些茶叶,在我租住的屋子里把一面墙壁掏空,又在临窗的地方打了个漂亮的棚子,我和黑土狼兄一边品茶,一边喝酒,一边欣赏,何其美哉。

  你想不想和我们一起?想的话,就快现身吧。唉,我感觉你一直躲下去的话,我是没法儿找到你的。

  顺便吐槽一句,这个年头的茶叶真是粗糙的可怕。假使有机会带你去到一千年以后,我一定请你喝最好的金骏眉、铁观音、乌龙、碧螺春、毛尖、龙井……不说了,说的我心里痒痒。

  另外,想说说黑土狼。他最近看我这样神经病似地写信行为似乎也颇为习惯了。每天竟然催促我早些写信,还饶有兴致地在一旁观看。

  偷看别人写信是不道德的。不过,我给你写得这些文字堂堂正正,无不可观处。想看就看罢。只不过,转载是要收版权费的。】

  就这样,舞马不停地写下去,一连写了九十封信。

  写第九十封信是在某个天气清朗的夜里,因为涉及到很重要的事情,舞马遣走了黑土狼,一个人独自写着:

  【时间过得可真快。转眼间我来江都已有五个多月了,而你依然音讯全无。

  离宫那边已然开始不大太平了。还记得几个月前,我离开晋阳时对你说的话罢——如果你想报仇,明年四月是最后的机会。】

  信写到这里的时候,舞马忽然想起那个时候,自己说完那些话,离开宇文剑雪家院子之后,从院子里飘来了宇文剑雪清冷的声音——“从今往后,在你平安顺遂的时候,很难见到我。我喜欢看你倒霉的样子。”

  想起这个,舞马恍然大悟。原来这才是宇文剑雪避而不见的道理,这些日子舞马找寻的过程也太过平顺,可惜他醒悟的太晚了。

  或许,他的顺遂很快也将结束了。

  舞马接着往下写:

  【算算时间,很快就要到杨广彻底完蛋的日子了。我很担心不等你出手,杨广的脑袋就被旁人先摘走了。那样的话,如此迫切复仇的你该多么懊悔和沮丧。我不忍心看见。

  故而,我打算独自行动了。

  由我来取下杨广的脑袋,并告诉他为什么我要杀了他。冤有头债有主,他的债主便是宇文弼的女儿,一个名叫宇文剑雪的貌美女子。

  我尽可能让他痛苦一些,好偿还他带给你的痛。

  其实,人最大的痛苦是活着的时候内心饱受的煎熬,我想杨广对此深有体会。其实,他早已受够了报应。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大唐妖怪图鉴》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