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封神之我要当昏君 > 488.江山美人

  太鸾先行一步,他抵达朝歌时,百越五王及越人俘虏还没到。

  因为他得先上报消息,事关重大,南方一战而定,得看纣王做什么打算。

  要根据纣王的意思,来确定处理百越五王的方法。

  毕竟百越是狂暴大帝武丁都没打下来的地方,只要将生擒百越五王,征服百越之地的事情昭告天下,大商国威必然大盛,一举平复宣战万国之后的人心惶惶。

  如果这么做的话,少不得点齐兵马火炮开道出城受降,阵仗得做大些,所以需要太鸾提前抵达朝歌,打一个时间差,让朝歌方面有时间提前准备。

  不过闻仲精于战事,老谋深算的老大爷,觉得其间另有可为。

  人们对百越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以为不过是南方未开化的蛮子,根本不知道越军的战斗力,也不知道其中甚至有异人参与。

  因而,大部分人对这长达两年的南征,有些不理解。

  大商为对付这么弱的敌人,怎么还花了几年?是不是真的和诸侯们所说的一样,腐朽到骨子里了?

  现在百越五王被俘,固然能安稳人心,让人们看到一个依旧强大的大商,但闻仲认为并不划算。

  大商真正的敌人是诸侯。

  而这次邓秀脱困与俘虏百越五王,都显得极为诡异,是一群不知身份的人干的,神不知鬼不觉,几乎无人知晓,这也是可以做文章的地方。

  所以闻仲决定看纣王的打算,再决定战争的走势,封神大劫已起,每一步都是重中之重。

  太鸾此行,就是先问问纣王怎么做,是光明正大收服百越五王,昭告天下,还是将之隐瞒,不做公开,以待下一步谋划。

  外将入朝歌,得先去兵部,所有太鸾先去了趟兵部。

  鲁雄见着他,心中也是着急,忙道:“南方有消息了?邓秀....邓秀他....”

  “这……”

  太鸾显得有些犹豫,也不知道该不该如实相告,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说,一切以纣王的意思为准,万一纣王像闻太师所说,另有谋划呢?

  这件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太鸾道:“事关重大,还请鲁尚书容我直接禀明陛下。”

  鲁雄心里当即咯噔一下,得,邓秀没了。

  情感上的问题都是小事,陛下的舅子有好几个呢,可麻烦在于这个时间点上,很容易让人人心动荡,而且如此一来南疆战事不利,各路诸侯很可能就此出兵。

  鲁雄心里百感交集,可又能怎么办呢?秣马厉兵,备战吧。

  太鸾没再耽搁,匆匆入宫请见。

  随即,他一路至六合宫,纣王这些日子一直呆在六合宫里,自邓秀中伏的消息传到朝歌后,邓婵玉的状态就一直不太好。

  子受昨夜折腾了一夜,心里忐忑,自己对邓秀这个小舅子没什么深厚的感情,但对老婆有感情啊!

  虽然因为种种原因不能描写细致,导致后宫妃子各个都像个工具人似的,但子受和她们的感情,一直很深。

  如今,邓婵玉的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开始接受现实。

  她欠身坐在宫里的水池边,两条大长腿晃荡着,时不时踢起些水花,眼睛有些红肿。

  子受愣愣的看着房梁,又看了看水池中的大长腿,再艰难将目光移到桌案上的瓜果。

  他认真剥了个荔枝,递到邓婵玉嘴边。

  邓婵玉红唇轻启,并没有拒绝,只是这甘甜的荔枝吃在嘴里,感觉不出什么味道。

  她缓缓劝道:“陛下莫要担心臣妾了。”

  纣王关心她,邓婵玉固然很开心,但她不想要纣王因此荒废政务。

  子受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政务什么的,哪有妹子重要?爱美人不爱江山,这才是常规操作。

  而且就算不呆在邓婵玉这里,他也不可能处理政务啊!

  子受斟酌再三,道:“朕在想,邓秀啊……”

  想到邓秀,子受也掩不住愁容:“邓秀有能力,就是...性格上有些缺陷,有时候会上头脑热,导致容易中伏,这点,朕是知道的,朕一直想着,多磨炼一阵,让他独自领军坐镇一方……”

  这么好一个败军之将,怎么就这样成了第一个榜上有名人呢?心疼啊...

  邓婵玉却道:“陛下,妾身自然知晓妾身亲弟的能力,武艺领军均是上成,但这毛病一日不改,就一日不可领军,一次两次中伏也罢了,三次四次,却是他的问题了,若是因为逞强出了事,也怪不得旁人。”

  子受不知道该以何种表情面对,邓婵玉都这么说了……这话……这话听着就没错了。

  他体会不到邓婵玉有多难受,但可以当一个倾听者,他感慨道:“若是朕领军,定然是要去救人的,即使冒险,也要试一试,朕不想要朝中任何一员将领有事,不想要身边之人离开,朕这几日,实是痛彻心扉,可又想到,爱妃姐弟连心,必然更加痛不欲生....”

  子受长叹:“如此一来,人心大乱,便是三山关也有可能不稳,朕该怎么安抚呢?”

  人心大乱,正合他心意,但不能太乱,还是得防着一手,控制在一个范围内,现在与全天下为敌,多苟一个结算期就多一次昏庸值,稳赚不亏的生意,肯定要在花样作死的同时,将一切掌控在手中。

  “这……”

  邓婵玉心中有些想法,但不敢说。

  她知道传告天下的纣王十罪中,就有一条牝鸡司晨女子干政,哪怕她知道自己有办法,也不敢明着说出来,生怕又落人口实,让纣王的处境更加艰难。

  罪名都列出来了,还是听信妇言,这不是死不悔改吗?昏君,昏君呐!

  子受沉默着,他看出了邓婵玉的顾虑,只是道:“爱妃若有办法,直说便是,些许蜚语流言不必在意,今天你可以向朕献策,明天三宫后妃皆可以向朕献策,后天,这全天下的女子都可以献策,妇言为何听不得?”

  邓婵玉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陛下,臣妾家中仅有这一个男丁,还望陛下将臣妾的父亲接来朝歌,呃...手术一番.....”

  邓家不能绝后,邓婵玉又不可能招赘,便想着让自家老爹来朝歌找余化切一下,来个老树开花再续香火。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封神之我要当昏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