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狂少 > 第114章 灼日
  秦星明彻底怒了,上前便一脚踹向了秦子阳。\r

  只是,显然两人实力有差距。不过瞬间,秦星明便被一掌击中胸口,倒飞而出。这一掌,显然是云烟掌,只是比起炎夏秦家的云烟掌更强大。而陈慕阳坐着,见到秦星明被击退,只是一抬手将秦星明给扶住了。\r

  “秦子阳,你真他妈招式啊,你以为我们怕你?”吴三昆起身骂道。\r

  秦子阳嘿嘿笑道:“怎么?吴三昆,你连秦家的姓都没,也就秦银霜那个傻女人看得上你,难道你也想挨揍吗?”\r

  “你他妈真找死,连俺媳妇都敢骂。”吴三昆瞪着双眼就冲过去了,只是显然,这吴三昆也不是对手,被一掌打回来,陈慕阳连忙另外一只手也把吴三昆给扶住了。\r

  一下子两个被一掌拍回来,可谓十分丢脸。\r

  而秦子阳看着还完好的陈慕阳,嘴角不屑笑道:“你又是谁啊?怎么以前没见过?算了,也不管你是谁了,既然你跟这两个家伙在一起,那就主动过来给我打一掌,今天这事就算了。”\r

  主动过去受一掌?\r

  一旁吴三昆捂着胸口,对陈慕阳开口道:“陈兄,别理这杂碎,他也就敢欺负我们了。在秦家,他也就是条狗。”\r

  被吴三昆这么一骂,秦子阳眼神怒了,只是不等秦子阳出手,陈慕阳已经挡在了吴三昆面前。\r

  “你不是说让我过去给你打一掌吗?”陈慕阳笑着道:“只是,我怕你这一掌打不到我。”\r

  秦子阳看向陈慕阳撇嘴道:“一个刚入化婴境的家伙,你以为你能有几分能耐?我打不中你?笑话,老子能一掌拍死你,你信不信?”\r

  “好啊。这里地方太小,我们到台上玩玩,也省得打扰了其它客人的雅兴。”陈慕阳将秦星明和吴三昆扶着坐下,然后一转身就上了擂台。而本来比剑的两人一看秦家人,便主动让出了位置。\r

  秦子阳对身边几人道:“你们点菜,我上去也就几秒钟的事,看我怎么把他一巴掌拍下来。”\r

  秦子阳飞身上台,而陈慕阳此刻已经站在擂台一侧。\r

  陈慕阳负手而立,看着秦子阳开口道:“我给你机会,十掌之内,你击中我,就算我输了。如果你打不中我,到时候我可会还手。”\r

  “笑话,还手?就凭你?”秦子阳一怒之下,便冲向了陈慕阳。\r

  一掌!\r

  只是这一掌攻出,陈慕阳的沙影步已经使出。\r

  沙影步加上金针加持,速度极快。秦子阳瞬间一掌落空了。\r

  “沙影步!”台下有客人已经看出来了陈慕阳的身法,开口道:“这是西北大漠的一种身法,不过化婴境使出身法居然速度能达到这么快,我还真没见过。”\r

  在炎夏,没人认得出这身法,不过这事九州,修士满地跑,自然有人认得出各路功法。\r

  一掌不中,秦子阳急了,又是一掌。\r

  “两掌了。”陈慕阳再次躲过,平静开口道。\r

  两章都空了!\r

  秦子阳有些不相信,只以为自己有点着急了,顿时稳住心气,再次攻向陈慕阳。只是,接下来连着几掌,秦子阳越打越急,却一直占不到陈慕阳的身子,就连云烟掌周围凝聚的水气,也被陈慕阳给避开了。\r

  “不可能!”秦子阳已经打出巴掌了,看着陈慕阳口中怒吼道:“既然你逼我出手,那你今天就得死在这里。秦家之人,死在擂台上,谁也怪不得谁。”\r

  死在擂台上谁也怪不得谁?似乎还真有这规矩,毕竟刀剑无眼,谁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r

  而秦子阳运转全身劲气,周围云烟环绕,随着一掌轰出,陈慕阳已经飞身而起,同时落下几道搬山咒,挡住了秦子阳的攻击,这一掌又防住了。\r

  “道法?我看你能使出多少道法,别忘记了,你说我十掌打不中你,你才还手的。”秦子阳咬牙,再次运转全身劲气,这一次,周围的云烟不断汇聚在秦子阳身上,当这一掌轰出的时候,几乎秦子阳正面的石台全部云烟给笼罩了。\r

  只是,在众人眼前,当云烟消散的时候,陈慕阳却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了秦子阳身后。\r

  “嘿。已经十掌了。”陈慕阳开口道:“你说。擂台上秦家弟子搏斗,死了谁也怪不了谁是吧?”\r

  秦子阳眼神一惊,瞬间转身,急声道:“难道你还敢杀我?”\r

  “不可!”秦星明在下面急声道。\r

  陈慕阳迟疑了一下,回应道:“倒是没那么大的仇,今天就饶你一命。”\r

  话音落下,陈慕阳一抬手,以及分筋错骨手抓住了秦子阳的胳膊,随着咯噔一声响,秦子阳手臂便应声而碎。\r

  痛!\r

  秦子阳痛苦嘶吼着。\r

  “回去养伤吧,依照秦家的能力,能够保住你这条胳膊的,差不多一个月就能恢复原样了。”陈慕阳下了石台。\r

  而后面秦子阳脸色狰狞,一抬手就从后面偷袭陈慕阳,陈慕阳也没转身只是一抬手抓住秦子阳胳膊,随着一声脆响,陈慕阳再次开口道:“两条胳膊,一个月也能恢复原样了,不过你得受点罪了。”\r

  这就完事了。\r

  完全是碾压啊。\r

  陈慕阳丹田的神纹在跳动,使得他丹田之内的天地元气爆发也是即为恐怖,根本不是眼前秦子阳几个元婴境可以相提并论的。\r

  秦子阳怕了,不敢再和陈慕阳争论,被几个同伴扶着离开了。\r

  “陈兄,给你添麻烦了。”秦星明看着离去的秦子阳,无奈开口道。\r

  陈慕阳微微摇头道:“没什么,我们都是外戚,本来就该相互扶持嘛。要是我们在不团结,还不得被秦家那些弟子欺负死?”\r

  “就是!”吴三昆嘿嘿笑着,又牵动着胸口的伤势,开口道:“哎呦。这秦子阳,妈的,等回去告诉银霜,弄死这家伙。”\r

  秦星明笑了,陈慕阳也笑了。\r

  酒来了,这十里醉的味道的确特别,嗅之芳香,让人心醉。\r

  三个人喝完酒,脸上带着一丝透红,走在街道上。陈慕阳要去黑白商会,便和两人告辞独自离开了。\r

  黑白商会中。\r

  陈慕阳走进去的时候,上次接待他的男店员正好在。\r

  那名男店员点头一笑,就让其它人接班,然后带着陈慕阳走进了里面的包厢。\r

  包厢里,男店员先取出了几个纸卷,开口道:“幸不辱命,先生要的消息,我们帮您找到了。陈先生要找的两位,的确都在三清观之中修炼。”\r

  人在,便放心了。\r

  “看来,你们查了我的消息。”陈慕阳随口道。\r

  男店员笑着道:“陈先生有我们赏善令,黑白商会自然会查陈先生的底细。再说,这燕雀城虽大,但是陈先生这种被秦家家族赏赐宅子的外戚却是十分罕见,黑白商会要打听,自然很容易。”\r

  “查吧,我倒是也不在意这些。”陈慕阳点点头。\r

  男店员迟疑道:“陈先生,还有一件事考虑好了?”\r

  还有一件事,自然就是加入黑白商会的事了。\r

  陈慕阳轻轻点头,开口道:“考虑是考虑过了。只是,还有一些事,我需要问清楚。如果我加入黑白商会善堂,我会不会有强制的任务?黑白商会对我又有什么样的限制?”\r

  “先生放心。加入善堂,每年完成一次任务即可。”男店员开口道:“当然,如果陈先生要赚取更多的黑白珠,自然要完成更多的任务。至于其它限制,并没有,与此同时先生行事的时候,必须佩戴黑白商会的面具,身穿白衣,不得让外人发现您的身份。我们黑白商会同样会为您保守秘密。可以说,除了每年必须完成一件任务之外,其它事情,陈先生来去自如,不会有任何限制。同时,黑白商会绝不会为难先生做不愿意做的事,比如与朋友为敌这一类的事。”\r

  陈慕阳轻轻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可以加入黑白商会。”\r

  “欢迎先生。”男店员笑了起来,然后起身道:“先生,请跟我前往内室入册。”\r

  又是入册。\r

  陈慕阳起身跟着男店员走到一处地下石室之中,石室里周围晃动着一盏盏红色的烛火。\r

  男店员取出一个油灯,对陈慕阳开口道:“陈先生,滴入一滴血,这就是你的本命灯了。从今以后,你的本命灯就留在这里,只要你还活着,本命灯便会一直亮着。还有你的玉牌,落入一滴血,便会成为你的命牌,手持命牌,你可以在任何黑白商会的店铺接受任务。”\r

  陈慕阳轻轻点头,指尖凝聚两滴血,当着男店员的面分别滴入本命灯和命牌。\r

  呼。\r

  本命灯燃起红色火光。\r

  男店员将本命灯挂在墙壁之上,然后看向陈慕阳道:“陈先生可有喜好的代号?”\r

  “灼日。”陈慕阳果断道。\r

  男店员点点头,在本命灯下方落下灼日两个字,随后从石室的台上,随手取出一盏面具,开口道:“就这一盏好了,正和灼日之意。”\r

  一盏黑色的面具,面具之上却有一个金色的烈日标记,照亮了半边面具。\r

看过《狂少》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