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养鬼为祸 > 第二十五卷 第二千四百零九章:权宜

第二十五卷 第二千四百零九章:权宜

  ♂

  第二前四百零九章:权宜

  我没敢立即去动这石棺,按照刚才所见所闻,一旦错误的破除,老徒弟可就要虚体和道体双亡了,现在这上古石棺非常的诡异,上面封印和绑架了虚体,而下面透明中柱里的是道体,正常的仙家,恢复道体的时候,是和虚体契合的,而且两者之间密不可分,并且会互相之间同步,并且共同的恢复!

  但现在多出了一座石棺横断中间,活生生分离了道体和虚体之间的联系,那这样一来,我就必须要破坏石棺,亦或者隔断石棺,才能做到让两者再次合二为一,然后救出老徒弟。

  可目前看来,我拔除针管试图断掉它们之间的联系时却失败了,两者之间居然都同时快速消亡,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这石棺连接的是大阵,实则也是输送能量给两者的一个仪器不成?

  这么一想,我只能是不忍的把针管再度扎入了老徒弟的虚体上,而这一下,我发现虚体还真的比之前的能量充盈了那么一丁点,毕竟我的天眼视物还是相当精确的,稍微一丝一毫的变化都会看在眼中!

  看到我的判断正确,我却有些为难起来了,只能是把针管再度全都插了回去,而回归开始之后,还真的和我的判断一样,老徒弟的虚体和道体都在快速的恢复,看来,如果要恢复到鼎盛的阶段,怕用不了几天时间!这简直就是一位移动式的超级兵器!

  “鬼皇这么做就对了,有些事物,毕竟是不可逆的,回归本源,方是正途,既然这里只有我们两位大世界中的领袖,那不如就在这里开门见山如何呀?”李相濡看到我老老实实的放回了针管,就抱着商量的态度,想要把我再度拉入谈判桌上。

  “哼,对你,我从来就是开门见山,只不过,你却未必真的敢跟我说真话,你藏了这么多的秘密,而现在又毁了一个活跃小世界,已经是罪该万死了,我虽然不是什么卫道者,也不是什么悲天怜人的博爱者,但基于往后更多的活跃星球会遭到生灵涂炭,甚至可能以后会与我背负名声有关,你难道还指望我会放过你么?”我目光沉凝的一边说道,一边检查起了石棺。

  李相濡沉默了一会,说道:“想不到鬼皇如此的心怀天下,情操高,不过,这些都不会有太多影像,这一次抽取的活跃小世界,只是没有什么开智生灵存在的原始之地,所以即便是都灭亡了,也并没有过多的可惜,毕竟六神天大战重启,你若是不用上小世界的力量,它们人神界也会用上,好比人神界的大荒,不也是使用星辰力量后,造成的悲剧么?而你想一想,这些生灵能够在懵懂之中,为我六神天做出如此巨大的贡献,再入六道也是积了功德的,以后转世投胎,或也可降生于更好境地,所以功过两说其实不过是世人审判,我们却是做了真正的好事不是么?”

  “呵呵,狡辩,生就是生,死就是死,由生入死瞬间就是悲剧,你如此草菅生灵,藐视天下万物,早晚会招来报应!”我嗤喝道,而这时候,我已经绕了一圈石棺,但却没有看到任何突破点,最后只能是一剑扎入了石棺底部,想要撬动石棺,结果我发现瞬间无数的真仙气就从裂缝那倾泻出来,而下面的老徒弟道体竟发生了腐朽!吓得我连忙拔剑而出!看来在‘重造’阶段,如果给外界的异物侵入,就会让道体重造恢复过程结束!

  看我面色微变又致使一次失败,李相濡言语中带着一丝得意:“鬼皇,这个圣器,你是破坏不了的,整个圣器就是一体的,你想让百里道友活着,我何尝不是呢?便让他继续安眠于此吧,我们应该往六神天的未来看去,难道因为一些小事,而让整个六神天之战的计划毁于一旦么?”

  “我没兴趣跟你讨论这些,既然破坏不了,我宁可毁了,也不会让你用我徒弟来干坏事!”我怒道,我在人神界研究棺材,几乎是从一开始就接触了,血云棺,引凤棺,葬神棺,这些棺椁我无一不精通,用法更是百变千变,不过这次的石棺没有太多参考的地方,而撬开封盖,更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倒置的,棺材盖子根本不在这一面!所以现在老徒弟躺着的那一面,是底部才对!

  “鬼皇,莫要让你的一时之气,坏了我四大世界的命脉,你知道四大世家有多少亿兆生灵么?若是我们不打下人神界的通道,让生命之源再度滋养我们四大世界,早晚我们四大世界也都会成为死界,而这,恐怕会是在血海全部倒灌满你鬼神界之后不久!到时候,又谈什么悲怜生命?跟我一道创造出新的格局,为大世界的苍生谋取出路,方才是正途呀!”李相濡继续说服我。

  “如果是换一个人来说,我或许会信,但偏偏独你李相濡,我绝不相信!”我面目阴沉的说道,随后站在了百里决的面前,温声说道:“徒弟,为师无能,救不了你,但却也不能让你再受这恶魔所利用来害死更多的生命,所以今日,为师会亲自毁了你,你放心,百里家只要有为师一日,必可存在一日!”

  看我竟要毁了这里,李相濡愤怒至极:“鬼皇!你如此的冥顽不灵,难道真要等到我们四大世界都毁了,你才高兴么?!”

  “呵呵,李相濡,我不想再听到你说任何话了,有本事,你就用这艘战舰灭了我鬼神界!”我冷笑一声,随后浩劫神剑瞬间一挥,剑气顿时把周围一切都覆盖了个彻底!

  轰隆隆的声音很快不绝于耳,在我强大的攻击下,周围很多地方都给破坏了一遍,而李相濡的声音也由咆哮,变成了嗡鸣,最后消失不见。

  看来他再也不能监视这里,并隔空对话了,看着百里决静静的躺在石棺上,我叹道:“徒弟,为师要离开一会,等找到了专业的人,再来救你,方才这么说不过是权宜之策,糊弄李相濡的。”

  说罢,我猛然按照原路传送而出,而回到了原来的柱子空间,陈太仙依旧在那等着我,他显然也不会解这传送大阵,这也解释了密室不是随便谁都能进去的。

  见我出来,陈太仙自然找我死磕,不过在二劫的基础上,我的三层纳灵法自然不是他的太仙御法能够抗拒的,同等的实力,让纳灵法而太仙御法的夹缝中轻易吸收到了他的道力,此强彼弱,很快我就占了上风,加上他早就在之前和我数战中如强弩之末,根本就难以抵抗!

  我立即加快了追击,陈太仙当然难以抵挡我的无限天剑,很快身上到处又都是口子了,道力的消耗也无以为继,我相信再过一段时间,陈太仙就会死于我的剑下!

  但就在我打算先断掉李相濡一条左膀右臂的时候,忽然间轰隆一声巨响,整个大地都隆隆震动起来,我脸色一瞬间变得煞白,怕是刚才我对于密室的破坏造成了坍塌,亦或者外围遭遇了猛攻了!

  不过在我犹豫这两点的时候,忽然又是巨大的爆炸震动从外围而来,我几乎可以确定这眼珠子遭到了攻击!难道李相濡已经恼羞成怒,打算用子舰来轰击这里?或者别的什么武器?

  看来陈太仙死守拖拽住我,可能是要跟我同归于尽呢,那我还和他在这里斗剑,岂不是找死?

看过《养鬼为祸》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