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盛世医女喜种田 > 第358章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第358章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我知道在大人看来,这事情与我无关,实在轮不到我来在意。但是,这宫里哪个不是踩高捧低,人走灯灭。当初丽妃姐姐正是当宠的时候,多少人巴结着,她这一去,灵堂凄冷,竟然连个悼念的都没有…

  …欣贵人当初与丽妃姐姐关系并不亲厚,却能做出这样的义举,在这深宫之中,着实让人感动。”

  丽妃说道这里,眼中还落下了几滴泪水:“让百里大人笑话了,想到当年的事情,又看到百里大人的样貌,忍不住就触景生情了。”

  “不敢,娘娘乃是重情之人,下官敬佩。”百里永夜连忙低了低头,随即看向梅馨雨。

  “下官明白了,娘娘是重情之人,念在欣贵人当初义举,所以才会在夜宴之后想要去帮助欣贵人。只是若说帮助,送些东西去就好,娘娘如今身份金贵,何必亲自前往呢,听说还逗留了不少的时间。”梅馨雨擦了擦眼泪,看着手中的帕子:“事已至此,我也就不瞒大人了。我就是身份再金贵,顶上不是还有皇后娘娘母仪天下吗?送些钱物这样的帮助,不过只能帮助一时,这宫中的风水轮流转,谁知道明

  天我又会如何呢,百里大人,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下官不敢妄言。”百里永夜连忙跪倒在梅馨雨面前。这梅馨雨着实胆大,这样的话都敢对自己说,不知道藏的是什么心思。“百里大人不必如此,倒是我一时话多,吓着百里大人了。”梅馨雨使了个眼色,兰香连忙扶起了百里永夜,随即接着说道:“我自知钱物帮助不过一时,而且欣贵人素来清高,我怕她觉得我是在接济她,少

  不得要登门去劝一劝她要振作,想要帮她复宠。”

  “复宠?”百里永夜没有想到梅馨雨竟然连这样的话都肯告诉自己。

  “是的。只要她受了宠,日子自然会好起来,毕竟我再如何为她帮忙,都不如她自己上进来的好。”

  “但是欣贵人拒绝了?”百里永夜试探着开口。“是的,她拒绝了。”梅馨雨叹了口气:“她也是个死性子,说什么年老色衰,不愿再争斗,只想安安静静的了度残生,我劝说许久,见她心意已决,也只得离开了。谁曾想当晚她就,就……”梅馨雨说道这里

  ,脸上露布满了忧伤:“百里大人,你可要快些找出凶手,替欣妹妹报仇啊。”

  百里永夜连忙俯身:“下官一定尽力追查,不让娘娘失望。”

  “陛下驾到!”百里永夜还没有起身,就听到门外太监的声音。

  “陛下怎么突然来了。”梅馨雨立刻理了理衣裙露出了平日的笑容迎了出去。

  万俟云天笑呵呵的走了进来,看到梅妃的脸,立刻收了笑容:“呦,这怎么了,眼睛红红的,这是哭过了?”

  “谢陛下关心,也没什么,就是看到百里大人,忍不住想到了丽妃姐姐,不免心伤。”

  “百里永夜也在啊。”万俟云天微微扬眉,百里永夜连忙给万俟云天行礼,万俟云天摆了摆手:“不是在朝堂上,你也不必拘谨。”万俟云天大马金刀的坐在了主位上。

  “你来梅妃这里是查案?”万俟云天一坐下,看着百里永夜微微皱眉,随即又看向梅妃:“欣贵人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梅馨雨闻言微微一笑,坐在了万俟云天的身边:“我不过是夜宴那日见欣妹妹身子虚弱的厉害,就去探望了一下,谁曾想她就出了事情。”

  万俟云天眉头皱的更紧了:“唉,这个欣贵人啊,以前也没觉得怎么样,如今想起来,她十天倒有九天是病着的。百里永夜啊,案子查的怎么样了。”万俟云天的目光毫无征兆的落在了百里永夜的身上,那目光似乎含着巨大的威慑力量,百里永夜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但是他正了正身子,坦然的抬头看着万俟云天:“已经有了些眉目了,还需要继

  续查证。”万俟云天眼中闪过一道光芒,随即就笑了起来:“如此甚好。”说着转头看向了梅馨雨:“今日内务府进贡了一壶极品琼酿,我特意带了过来,本来要与你对饮,百里爱卿也在,正好同饮。”

  “谢陛下。”百里永夜俯身,然后太监就端着一壶酒上来了,给三人一人倒了一杯,百里永夜看着杯中被琉璃映成绿色的酒,微微皱眉。

  “百里爱卿怎么了,为何不喝?”万俟云天目光忽然有些愠色的看着他。百里永夜这才发现,万俟云天和梅妃已经喝完了。

  “下官未见过如此美酒,所以一时失神,还望陛下见谅。”百里永夜微微低头,随即当着万俟云天和梅妃的面一饮而尽。

  “百里爱卿这一饮着实豪爽啊。”万俟云天高兴了,又招呼百里永夜喝了几杯,跟梅妃调笑,百里永夜趁机告退,万俟云天让他尽快破案,这才准他离去。

  “公子,梅妃今天这一番话似乎说的意有所指啊?”

  “是的。”百里永夜沉眸:“她今天一去就开始跟我拉家常,想说的不是我的长相,恐怕是当年丽妃娘娘跟四皇子的事情。”

  “这不都过去二十多年了么,她扯这个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她的意思肯定是欣贵人的死跟当年丽妃娘娘的死有关系,这里面还提到了皇后苛责,只怕也是有指着皇后的意思。”百里永夜将梅馨雨的话仔仔细细的想了一遍。

  “这宫里的人说话真是得仔细听啊。”无勾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你下去查一查丽妃娘娘当年的事情,务必要详实一些,什么细节都不要错过,梅妃既然敢说,只怕这事情肯定不会空穴来风的。”百里永夜思量着,无勾点了点头,百里永夜正走着,忽然脚下一个趔趄。

  “公子,你怎么了?”无勾连忙扶住百里永夜,公子一向身体很好,突然来这么一下,是怎么回事?

  “没事。”百里永夜推开他的手,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忽然转头看着无勾:“你去查的时候,再给我查查,我这样貌跟丽妃有几分像。”

  “公子的意思……”无勾心头一跳。

  “梅妃今日不断的提起我的长相,有指向丽妃的旧事是一个原因,但是她无端扯出来姨娘,估计有些意思,你多留心些。”

  “属下知道了。”无勾说着就要继续跟着百里永夜走,百里永夜却没有动,只是看着他:“现在就去!”

  无勾没想到百里永夜这么着急的,但公子的话他向来不敢忤逆,一闪身就消失了。

  百里永夜看着即将来临的黑色夜空,漆黑深邃的眼眸中陡然闪过一道蓝色的光芒,他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眼睛,身子又是一晃,一种难言的感觉游走过他的全身。“不好!”百里永夜猛然出声,紧接着飞快的朝着周围一条暗巷里跑去。好在天色已晚,街上也没有太多人,而那暗巷之中黑漆漆的,森冷又阴郁,百里永夜刚一踏入那暗巷,脚步就虚浮起来,一把扶住暗

  巷的墙壁,努力的向暗巷深处走去。可是越走他浑身越无力,忽然身子一软,整个人都跌倒在地,他用手死死的摁住自己的心脏,但是咚咚咚的心跳声,还是大力的传来,而他一直用捂着眼睛的手不得不拿下来一起摁下着自己疯狂的,快要

  跳出胸口的心脏。

  可是这样的摁压毫无作用,而随着这心跳不断的加速,他那一双深邃的黑色眼瞳逐渐被一种沉郁的蓝色所替代。

  黑漆漆的暗巷顶端,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正用一双鹰隼般锋利的眼眸,一眨不眨的看着百里永夜的变化。

  “果然是。”那个黑影眼中撇过一丝笑意……

  云相府中,云悠悠站在窗前,看着窗外皎洁的明月,一声不吭。

  “她这样多久了?”云舒檀在门外看着双燕。

  “从百里家回来就这样了。公子,小姐可是在百里家遇到了什么事情?”双燕担忧的看着云舒檀。

  “没有啊,就是出来之后就一言不发的,估计是因为这几天的事情刺激太大了吧。”云舒檀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可能了。

  “悠悠啊,有什么事情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也许会好一点啊。”云舒檀走了进去,看着云悠悠。

  云悠悠却依旧看着窗外的明月:“我静一静就好了,哥哥还是早点睡吧,今日也忙的够呛。”“那你也早点睡啊,有事情不要想太多。”云舒檀看着她皱了皱眉头,但是想着他从下午回来就一直在问,云悠悠不肯说,肯定是有什么心事。女孩子家有心事好像一般都会找女孩子去商量,看来得找个跟

  她关系不错的女人来跟她说说。

  然而平辈之中跟她有接触的女人好像只有青禾公主吧。一想到青禾公主那张脸,云舒檀顿时就丧了气。算了,今天就这样,明天悠悠如果还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的话,就只能舍下脸去找青禾公主了。

  云舒檀一走,云悠悠彻底清净了,但是她的心中却依旧慌乱不堪,脑海中来来回回的只有百里长青的那句话,冬儿是永夜杀的!

  永夜怎么会杀人呢?就算他现在有谋略有担当了,但是她始终无法将杀人犯和百里永夜联系起来。

  等等,百里长青这话中也有歧义吧,当初冬儿死的时候,爹说冬儿是中了剧毒,当场暴毙的。可是百里永夜始终都是和自己在一起的,他那个时候连水上飘都不会,怎么可能动手。

  而且当时似乎是吹了风的,爹都怀疑可能是外面有高手所致,根本不可能是永夜出手的。

  难道,百里长青是在故意挑拨她和永夜的关系?

  但是,看他说话的样子似乎是不像啊。若是以前,百里长青就是说破了嘴她也不会相信百里永夜会杀人,但是最近百里永夜的变化太大了,在宗人府中的表现简直是刷新了她的认知,这次在云碧莲事件中使的手段也是简单粗暴,所以他不得不

  考虑百里长青话中的真假。

  可是她都这么想了快一个晚上了,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顿时头疼的抚了抚额头,永夜,你到底瞒着我什么呢?

  她叹了一口气,准备关窗户睡觉。

  忽然,一阵沙沙的声音作响,她心中一怔,连忙循声看去,就看到窗户外似乎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她心中一惊,连忙开门冲了出去。

  “小姐,怎么了?”一直在外面候着的双燕立刻看向她。

  “刚才有一道黑影闪过,你看到没有?”云悠悠紧张的盯着双燕。

  双燕茫然的摇了摇头:“没有啊,奴婢一直在门外站着,没看到什么黑影啊。”

  云悠悠又抬头仔细的看了看,确实是一片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有。

  “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双燕想着她下午的样子,不由出声。

  “没事,可能是最近府中的事情有些多吧。”云悠悠摇了摇头,自己可能真的眼花了,随即看向双燕:“夜深了,你去睡吧,我这也就睡了。”

  “好的小姐。”双燕说着在云悠悠的催促下这才回了房。她一回房,云悠悠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在门口看了半天,确定什么都没有之后,这才叹了口气,回了屋关上了房门。

  关了房门,只觉得还有冷风吹来,抬头就发现在自己刚才窗户只关了一半,连忙走过去关上,可是低头的时候,看到窗户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落了几根白毛。

  她捡了起来一看不由的就笑了,这毛又白又长,好像小六的毛。小六是以前朋友养的那只萨摩耶,不过,古代这个时候,恐怕还没有萨摩耶呢,这应该是外面哪只野猫的毛被吹了进来吧。

  她笑了笑,扔下毛就往床边走,可是刚看向自己的床,却直接撞入了一双蓝色的眼瞳,她整个人都僵住了,只见自己的床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卧了一只萨摩耶!哎呦喂,这可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啊,床上这只白色的萨摩耶好像是成了年的,除了眼瞳是蓝色尾巴不会摇,其他的看起来都跟普通萨摩耶一模一样。难道是因为古代,萨摩耶还没有进化,所以这眼珠子是

  蓝色的??

  云悠悠心里想着,但是眼中立刻充满了欢喜,连忙跑了过去。

看过《盛世医女喜种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