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我真是非洲酋长 > 192.暗夜之雄(3/10)

192.暗夜之雄(3/10)

  从偏三轮停车点到快餐厅门口之间有十多米距离,马龙猛的出手撕布机和两个手下没反应过来,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寸头青年已经翻着白眼要倒地了。

  旁边青年急忙抬脚踹上去,马龙余光瞥到顺势转身弯腰。

  他出拳如电闪,青年腿刚踢出被他用拳锋硬生生给摁住,只见双拳闪烁带着残影打在青年腿上,砰砰砰的声音中他弯下的腰背迅速抬起,而双拳则从他的腿上一路打到胸口。

  青年也是街头混斗的好手,在赫卢赫卢韦主打过几场硬仗,是夸省北部地区著名狠人。

  结果一交手他连回击的余地都没有,就被人这样一拳一拳打的往后退,最终身子被墙壁挡住无路可退,只能在那里跟发疟疾似的连连颤抖。

  马龙一口气打出几十拳,他旁边有个靠墙搁置的桌面,打过青年后他侧身一步迈出到桌面前又是一拳击出,拳力如攻城锤,一拳正中,实木桌面在咔啦的脆响中被打了个对穿!

  撕布机倒吸一口凉气!

  最后这一拳是告警:我手下留情了!

  快餐厅前停着一辆越野一辆老吉普,吉普车门推开四个身手矫健的壮硕身影从中跳出,他们都是铁兽的人,这次撕布机准备充分。

  四人看到马龙动手就下车,只是马龙动手太快,等他们下车那两个兄弟已经被打完了。

  他们见此气血翻涌,齐刷刷抽出砍刀厉喝着从四面跑来。

  马龙一脚踢在墙壁上借反震力飞扑上去,像豹子扑羚羊。

  他一脚当前狂暴发力,强壮的身影稍瞬即逝,那青年砍刀没有挥出,眼睛一花被踢得从地上倒退飞起,人在空中便晕了过去。

  落地瞬间马龙就此跳起,他蜂腰一拧反身挥拳,居高临下一拳打在旁边青年举起的砍刀刀面上!

  如槌撞铜钟发出巨响,青年手臂一震竟然握不住砍刀,另一侧刀面拍在他头上,他眼前一黑往前跑了两步又软倒在地。

  这时候撕布机急忙喊道:“停!给我停手!”

  两个照面倒下四个好手,对手多强大他心里很有B数。

  杨叔宝是第二次见到暗夜精灵动手,上次马龙击倒无面者这次击倒混子,全是一招制敌,简直凶残!

  剩下两个刀手是识货人,听到撕布机的命令他们立马后退。

  马龙指向他们手里的砍刀又指向地面,两个刀手不甘的怒视他一眼,马龙反目瞪去,眼神中戾气像暴风,两人心里一哆嗦下意识的将砍刀给扔掉了。

  见此马龙重新走向先前被打那两个人,两人只是失去战斗力但还有意识,看见他走来下意识躲避。

  但他们哪里躲得过去,就像猛雕抓小鸡,马龙伸手抓向寸头青年,撕布机对杨叔宝怒吼道:“嘿中国人了,你别太过分!”

  马龙没有再出手,他是从寸头青年腰里抽出一把手枪扔到了地上,然后他又去如罚站的小学生般贴墙站立的青年跟前,同样从他身上搜出一把手枪扔在地上。

  结束搜身他看向撕布机,伸手指了指他腋下。

  撕布机的额角又跳动起来。

  上次他带了两个人受了一顿毒打,这次他带了六个人还是受了一顿毒打,敢情他是白白多带了四个人?

  杨叔宝问道:“你把我约过来就是为了挨揍的吗?”

  撕布机气的不想说话,但缴枪是不可能缴枪的,今天就是被打死也不能缴枪。

  马龙冷着脸向他走来,没有表情,没有眼神波动,像一具机器人。

  撕布机拉开衣服从腋下抽出手枪扔在地上。

  看着地上的枪杨叔宝迅速反应过来,暗夜精灵这是给他找动手的理由,他脸色难看的说道:“你是想来杀了我?把我们一锅端?”

  麦森还没有反应过来,他坐在摩托上怔怔的看着这一幕:老子走过南闯过北火车道上压过腿洗手间里喝过水,什么场面没见过?

  这场面真没见过!

  简直是泰森吊打小朋友。

  一拳一个小可爱。

  撕布机无能狂怒:“我是来跟你们谈事的!是谈判!不是,就是普通交谈!是交谈!”

  杨叔宝比他嗓门更大:“你来交谈带四个刀手两个枪手自己也带手枪?说,你们铁兽是不是想趁机杀了我?”

  撕布机吼道:“当然不是,我们去哪里都带枪,这是自卫用的。”

  杨叔宝轻蔑的笑了:“我信你个鬼。”

  这时候麦森终于反应过来,他跳下车去说道:“给我个面子,你们都给我个面子,看在上帝的份上先别动手,听我说、听我说,这怎么回事?”

  杨叔宝说道:“你还看不出来吗?铁兽想在这里搞一场大屠杀,我的伙计看出来了,所以他抢先动手解除了他们的武装。”

  撕布机气炸了:“到底谁是流氓?你这完全是混蛋逻辑!听着,我就是来跟你们谈判的,我想让你们放弃对罗恩他们的指正,我没想动手!咱们到底谁是帮派分子?”

  说着他都要委屈的哭了。

  他,撕布机、铁兽高层、赫卢赫卢韦有名的打手——从来没被人这么欺负过,被人打了还要被扣个屎盆子在头上。

  “谈判还带四个刀手两个枪手?”杨叔宝抓住这点不放。

  撕布机说道:“这是为了防卫!”

  杨叔宝狐疑的看向寸头青年问道:“你是为了自卫?”

  寸头青年很委屈:“是,真的。”

  麦森居中调解:“杨,他们确实是来谈判的,不过你们带刀带枪来真是太过分了。”

  他也有点后怕。

  杨叔宝点头道:“既然理查德这么说那我就相信了,希望下次再谈判你们有谈判的样子,别再产生误会。”

  麦森给了他台阶,他就得往下走。

  其实事情闹到现在这地步也出乎他的预料了,他没想到暗夜精灵这么彪悍,几个回合把所有人都给打了一遍。

  他的本意确实是想展示肌肉,包括上次他揍板寸青年也是这目的,就是想警告撕布机不要招惹自己。

  儒家‘以和为贵’、‘忍一步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那一套在非洲不适用,南非的帮派之间只认拳头,他们欺软怕硬。

  这点从撕布机对他的态度就能看出来,进入餐厅后他再没展示傲慢的态度,很低调的说道:“今天我召集几位是为了一件小事,我有三个手下跟各位发生误会,希望能解除这误会。”

  :。:

看过《我真是非洲酋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