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腹黑天才宝宝:爹地,妈咪要劫婚 >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发现小五背叛金樽的云翳 洛轩昂的愤怒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发现小五背叛金樽的云翳 洛轩昂的愤怒


  云翳本来还想追问洛轩昂什么,可洛轩昂却已经挂断了电话,云翳眉头狠狠地皱了皱,眸光隐晦莫名地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失神,尽管云翳心里依旧充斥着N多待解的问题,但他并没有浪费时间,而是赶紧发动引擎,再度朝着黑龙所在的地方赶去,一路上,云翳电话更是没停,当黑龙却不知何故就是没有接听,云翳又换着给小五打电话,可小五同样没有任何回应,这样的情况让云翳越发忧心忡忡,他的心更是跌入了谷底,隐隐觉得事情不太妙。

  不过,云翳还是竭尽全力克制着自己,尽量不让自己胡思乱想,等云翳抵达的时候,一进门就发现了不对劲,毕竟满地的狼藉提醒着云翳,这里先前也进行过一场激烈的冲突,云翳脸色越发阴沉,他当即就把手摸向腰间,云翳是金樽的人,自然身上也带着@枪@,一般若不是紧要时刻,他们也不会随意使用枪@支@,毕竟他们是F国的人,如今又是在A国拱北地界,为了避免给金樽惹麻烦,大家行事都格外低调,可眼下发生的一切却让云翳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云翳小心翼翼地走进客厅,而后不断地喊着黑龙跟小五的名字,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云翳用力地嗅了嗅,确定鼻翼间没有闻到任何血腥味,他那颗提在嗓子眼的心也才平稳地落进了肚子里,至少这证明黑龙跟小五暂时还是安全的,并没有惨遭不测,可就算是这样,云翳也不敢掉以轻心,他打量了一眼四周,而后就看向楼梯口,云翳眸光格外深沉,谁也不知道此刻云翳到底在琢磨什么,最终云翳还是径直朝着二楼走去,毕竟他需要摸清楚这里的情况……

  云翳每一步都走得很慢,也很稳,他需要凝神戒备着四周,毕竟云翳身手可没有黑龙好,能让黑龙都栽跟头,云翳不觉得自己一个人单枪匹马也能搞定,所以他只能慎之又慎……

  等云翳走到二楼最右边第二个房间时,房门是半掩着,云翳甚至可以听到某些含糊的声音,如同嘴被捂住的感觉,云翳心思微动,他将枪拿在手里,深呼吸了一下,而后用力一踹门,房门开启的那一刻,云翳就看到了被五花大绑起来的小五,云翳再度确认了一下四周,确定房间里并没有隐藏别的人,他快步走到小五身边,半蹲下身体,一边给小五松绑,一边面色凝重地追问起小五来,“黑龙人呢?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御臣风又去了哪里?”

  云翳脑海里充斥着N多问题,他只能询问小五了,毕竟小五也是当事人之一,至少他所掌握的线索要比云翳多得多,在云翳拿掉堵住小五嘴的布条时,小五赶忙跟云翳说道,“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先前我跟黑龙一起带着御辰风来到这里,御臣风明明服用了我的药,睡得跟猪一样沉,可黑龙离开后,没多久,我再去查看御臣风时,却没看到人了,可监控又没有被破坏,古怪的是,御臣风却无知无觉地不翼而飞了,我将整个住处都找了不下三遍,也反复查看过监控,就是不知道御臣风到底是用什么手法离开的,我没办法,只能打电话通知黑龙,黑龙来之后也查看过监控,他也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两个维修工人上门检查,说是屋主上个礼拜报修过,我跟黑龙也没怎么在意,想着反正是在东屋那边,又不会来西屋,也就没在意,谁曾想,这两个人却是伪装的,他们将我捆起来,丢在这里,黑龙则是让他们抓走了,我不是没问过那两人,究竟是什么人派来的,可他们只是冷笑,却什么线索都没留下,云翳,黑龙该不会有事吧?”

  小五联想起之前的事情,而后脸色苍白地跟云翳解释起来,一听小五这话,云翳手中的动作也是一顿,黑眸更是闪过了一抹锐利的寒芒,转瞬即逝,不过,云翳并没有在小五面前流露出任何端倪来,而是在解开小五束缚后,就缓缓起身,他拧眉看向小五,而后如此跟小五说道,“这件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眼下黑龙情况如何,我也说不好,如今我们在明处,敌人在暗处,这样好了,你先回去通知Boss,我留在这里再查看下情况,你把黑龙跟御臣风不见的事都告诉自会有所决断,眼下的事情已经超出了我们所能处理的范围……”

  云翳想了想,而后就当着小五的面说了这样一番话,闻言,小五立刻点头,他并没有产生任何疑心,可当小五径直越过云翳身边,后背朝着云翳的时候,云翳却已经将自己的@枪@对着小五的后脑勺了,小五脸上的血色当即就褪散得干干净净,整个人都显得很是惶恐不安,小五磕磕巴巴地跟身后的云翳说道,“云翳,你~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那这玩意儿指着我,我没骗你啊。”

  小五竭尽全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但云翳还是没有放下手中的@枪#,只是目光冷冷地看着小五,再度轻启薄唇道,“小五,你的确没有骗我,但你对细节的把控还是有些粗心了,不过我想或许是时间太过于仓促,才让你没时间准备得更加完善,你脚上的那个结,明显不是别人绑的,毕竟那样也太不顺手了,而且很奇怪,为何不是面朝着你捆帮死结,而非要跟你同方向,这不是很奇怪吗?再来就是,黑龙接到你电话的时候,他也跟我提过御臣风诡异失踪的事,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怀疑到你身上,我甚至以为有可能是顶级高手潜入,是他们篡改了视频,但却不会让人一眼就看出,却忽略了‘监守自盗’的可能,毕竟还有一种可能是能在监控没被破坏的情况下,将御臣风转移的,但那就是需要你这个奉命陪在御臣风身边的人好好配合了,小五,说吧,到底对方给了你多少钱,许了你多少承诺,能够让你不惜背叛旧主,你还真是让人刮目相看啊……”

  说这话的时候,云翳脸色很是难看,毕竟小五居然伙同外人,来对付自己人,也让云翳心情很是复杂,云翳也没料到最终他等来的会是这样的结局,小五也没料到,云翳眼光居然如此这般的毒辣,连这样的小细节都能发现,虽然小五很想继续狡辩,但他好歹也跟云翳共事多年,他太了解云翳的个性了,所以小五也没有再多费唇舌,他直接认下了这件事,“没错,云翳,你说对了,御臣风的确是我跟别人里应外合转移走的,黑龙也是中了我的圈套,可我这么做也是事出有因,云翳,Boss自卸任之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而且还对金樽的事爱答不理,既然Boss都已经没有任何想要发展金樽的心思了,他为什么还要‘鸠占鹊巢’呢?但凡Boss好好地带着我们,我也不至于会被旁人撺掇,云翳,你是个有才干的人,为什么非要将自己的大好才华都浪费在洛轩昂身上呢?上个月月底他跟雅风之间的谈话,我无意间听到了,洛轩昂甚至已经起心想要解散金樽了,可他凭什么啊?难道就因为他是金樽的首领就可以随随便便的决定我们的去留吗?”

  既然已经被云翳看破了,小五也没有再藏着掖着,此刻的小五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的和善模样,御臣风的事情让小五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而且黑龙的讳莫如深越发让小五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边缘人物,并没有受到Boss的重视,不然何以每次重要的决定,总是让黑龙跟云翳知道,偏生瞒住自己,这样的对比越发让小五心生不甘,所以他才会对御臣风口中的事情感兴趣,再加上洛轩昂由此表现出来的抗拒跟避讳,更加让小五觉得这就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所以小五才会违背当年加入金樽的誓言,小五并不觉得自己此举有什么错,他只是心有不甘,也不愿意看着金樽‘关门大吉’罢了,一听小五这番话,云翳眉头越发紧皱,他怎么都没想到一向老老实实的小五,居然私底下也是一个狠人,还能联合外人来对付自家,云翳一脸恨铁不成钢地看着小五,而后语调低沉道,“小五,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你都不应该设局对付自己的同伴,我们当年曾一起歃血为盟,而且Boss才是金樽的唯一首领,不管Boss对金樽有什么打算跟安排,我们都要服从,再说了,你也跟了Boss这么多年,他何曾亏待过你,你也不用再给自己找任何冠冕堂皇的借口了,你还不如说你就是为了一己私欲,才背叛我们金樽的,至少那样我还会钦佩你是一条汉子。”

  云翳也没有给小五任何面子,既然小五干出这样的事,那就意味着他已经失去了成为金樽一员的资格,至于该如何发落小五,那就要看洛轩昂的决定了,云翳脸色很是难看地瞪了小五一眼,而后就毫不手软地砸了小五后勃颈一下,小五眼前一黑,当即就陷入了无意识状态,直接倒在地上,云翳拧眉看向不省人事的小五,而后就直接打电话给洛轩昂了,至于云翳为何没有追问撺掇小五的人究竟是谁,以及黑龙跟御臣风究竟被带到了哪里,那也是因为云翳已经猜到答案了,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再‘审讯’小五了。

  再度接到云翳电话,不明所以的洛轩昂心情也有些不爽,毕竟他还在琢磨着跟苏家皇陵地图拓本相关的事情,洛轩昂口气有些不善道,“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见到黑龙跟小五之后直接带贝贝两母子离开拱北,你还有什么需要请示的?”

  哪怕是隔着手机屏幕,云翳都能察觉到来自洛轩昂的怒火,尽管云翳也觉得自己有些委屈,但他并没有将情绪带给洛轩昂,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Boss,小五叛变了,他伙同云雀的人绑架了御臣风,我想黑龙现在应该也在云雀的人手里,我已经制服了小五,特意打电话给你就是想问看看你的处理意见?”

  一听云翳这话,好半晌洛轩昂都没有任何回应,洛轩昂估计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的属下居然会给自己准备如此大礼,怒极反笑的洛轩昂各种咬牙切齿道,“小五他还真的是一个人才啊,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知道给劳资添堵?劳资到底是怎么亏待他了,居然还联合云雀的人叛变,他是不是脑子有坑啊?”

  面对洛轩昂的愤怒,云翳也有些嘴角抽搐,毕竟路洛轩昂的问题,云翳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至于某个本该可以回答的人眼下又结结实实地晕倒在地,估计也没办法起来回答洛轩昂的质疑,所以云翳只能闭口不言,等洛轩昂好不容易发泄完自己的情绪后,云翳听到电话那端传来了一个低沉的嗓音,仿佛刚才那个濒临暴走的人不是洛轩昂似的。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腹黑天才宝宝:爹地,妈咪要劫婚》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