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我的佛系田园 > 第1031回

  她的反击,使本家的某些长辈十分恼怒。

  他们没见过敢向婆家长辈报复的外来媳妇,不给她一点教训怎么行?于是一时冲动向老三投诉,忘了他不仅护短,且刚刚处理完公司事务,大权在握。

  护短,在外人面前护住自己人。而现在,在他媳妇和本家某些人之间,该选择偏帮谁,一目了然。

  和枕边人相比,其余的都是外人。

  那些气愤的长辈本来指望老三为了息事宁人,不惜出面教训教训他家那位小媳妇。没想到他的心偏得这么明目张胆,差点连累自家小辈的工作被撸了。

  六叔是个见风使舵的人,听着老三的语气不对,立马转了话题。

  对方毕竟是自家长辈,既然不再咄咄逼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农伯年不会赶尽杀绝,顺坡下驴:

  “……我知道他很努力,但帮忙填张表格不会花他太多时间。嗯,那就好,时间嘛,挤挤就有了……”

  和对方结束通话,农伯年弯身抱起小闺女,问他的孩子娘:

  “怎么回事?”

  “能有什么事?”罗青羽牵着俩儿子,哼道,“还不是为了太爷太奶到咱家的事?你回公司更是一件大事。把他们吓得,以为咱俩要挟天子以令诸侯……”

  接着,她把干妈最近受到的压力一五一十告诉他。不添油加醋,也不欺上瞒下,绝对经得起他派人查证。

  农伯年当然不会查,有这时间多陪陪家人不香吗?

  关爱长辈而已,计划尚未成熟,难免波及甚广。大家忍耐些,等时间长了,说不定这计划就完善了,或许将来还能把它推广开来。

  尊老是中华传统美德,理应代代相传,以德服人,更能彰显出农氏的大家风范。

  所以,这事他就不插手了,让她自己去搞吧。

  “对了,为什么老是叔辈的人出面找麻烦?”抱过年哥递来的小闺女,罗青羽不解地问道,“如果他们真想拿辈分来压你,让那些伯父出面更有权威吧?”

  “你下棋的时候,先出动兵还是将?”农伯年抱起两个撒娇不想走路的儿子,解释说,“同样的道理,叔辈先出手,若栽我手上,伯父们自会出来求情……”

  这么一来,那些叔辈便欠了他们的人情,将来要还的。

  如果是他妥协,伯父们便能坐享其成。

  而得罪老三的是叔辈,将来他没理由找伯父们晦气。让叔辈充当马前卒,是存了试水的心思,看他有多能耐,伯父们再针对他的实力作出有力的反击。

  总之,伯父们的目的是坐山观虎斗,等老三和叔辈两败俱伤,他们便可以给他致命一击。

  可他们没想到,是小青给的回应。

  这丫头行事风风火火的,不按牌理出牌,想出来的计划虽有些粗糙,但粗人自有粗人磨。她是打着孝顺的旗号作出报复,纵然计划失败,也无伤大雅。

  所以,他就不管了,等本家那边反应吧。

  “回家吃饭喽。”

  夜风微凉,月色清亮,在山间的小路上,夫妻牵着三胞胎的小手,三三两两把家还。

  ……

  以为此事就这么过去了?不可能的嘛。刚才那只是开胃菜,真正的大餐在后头呢。

  今天晚上,在大谷庄的禅意小院,家人欢聚一堂开怀畅饮。

  曾孙子回来了,太爷太奶最是高兴,多喝了两杯小酒。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眨眼之间,八点钟过去了。

  大谷庄这边气氛融洽,农家本家那边怨声载道,争执连连。

  那小青居然在八点钟又找人打电话过来,简直太过分了!有她这么目中无人、胆大妄为的外来媳妇吗?!

  打电话过来骂了问安的员工一通,员工们说着千篇一律的解释措辞。害得大家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憋屈得无以复加。

  “学升的手机还没开吗?充电不用这么久吧?他那什么破手机啊?”

  农学升的儿子、儿媳妇大把钱,什么样的手机买不到?至于省成这样吗?

  “不仅他的手机没开,阿乔的也一样,我看他们是存心的!和阿年那小子一样偏心偏得没边了。大嫂,这事你得好好管管,再这样下去,我们要被逼疯了!”

  农学升和叶乔的手机不通,之前和阿年通着话,现在也关机了。要说这里边没有猫腻,谁信啊?八成是小青怂恿他关的机。

  唉,这女人果然是个祸水!

  自从她成了农家的媳妇,老三的性情就变了,变得越发不可理喻,不再像以前那么好说话。

  尤其是现在,居然帮着小青报复自家长辈,活脱脱的养不熟的白眼狼。

  “大嫂,我们是关心两位老人的身体状况,这就得罪她小青了?什么人啊这是?”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你会不会说话?谁是鬼啊?”

  “……”

  看着一众平辈、晚辈们齐聚本家,大伯娘抚着额头,表示脑壳很疼~。她只有一张嘴,说不过这么张口。另外,小青那边今早发来太爷太奶的身体状况报告。

  两位老人家一切安好,太奶下午还和她视频通话来着。得知老三到家了,老人看着可兴奋,可精神了。

  “别吵了。”大伯娘头大如斗,心浮气躁道,“小青这么做还不是跟你们学的?现在知道找我了,先前你们打电话去骚扰阿乔,怎么没人跟我说一声啊?”

  早干嘛去了?就许他们打扰人家干妈,就不许做女儿的以牙还牙?

  被她这么一说,在座的各位心里略虚,但很快就有人辩解:

  “我们不是打扰,大家想一想,老太爷这两年的身子本来就不太好……”

  “闭嘴。”大伯娘白他一眼,打断他的话,“我今天刚跟他们通过话,那气色比在家里好多了。”

  刚才说话那位是某家的上门女婿,是在座最年轻的一位。四十左右的年纪了,干啥啥不行,溜须拍马第一名那种。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我的佛系田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