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拒嫁三王爷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新的一天

第七百二十三章 新的一天

  只不过是带着学习了解的态度去看的,那心态与看其他的杂文没多大的区别。

  张宴丰朋友点名要看的这一本,用现代话来就是一本惊恐的。

  并且那惊恐程度还不低。

  “嗯!”

  张宴丰依然保持着手紧紧抱住他家阿姐,把自个的头也枕在他家阿姐嘎吱窝边的姿势,他就是知道血腥.惊恐才要看的呀。

  他虽然不识字,但是会看图呀,那些图画有很多惊恐的画面,还很血腥,但也就是因为这才吸引了张宴丰朋友对其的兴趣。

  “好”

  既然自家弟应着呢,张家大哥也不再犹豫。

  接着房间里面就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被迫听了这惊恐故事的张宴洋,很想把自己的耳朵捂住。

  她不想听,她真的不想听。

  对于她来生活已经够恐怖了,她哪得那没事有事去找一些惊恐的来看呀?是想把自己给下的,晚上不敢睡吗?

  可她不能离开,也不能把耳朵捂住。

  她哪怕不能像张宴洋朋友那般听得津津有味,也得漫不经心的听着。

  其他的事他做不了,这种简单的陪伴她得尽力的做到。

  唉,还是不由得在心中感叹,也就她家弟才能够对这类的故事这么的感兴趣了。

  噢,不,还有她家大哥,瞧大哥的声音虽然轻了,但是大哥也是把这书读了进去的了,读的深情并茂的。

  这样的状态的大哥可不多见了,那就多看几眼大哥吧,毕竟她家大哥也长得挺好看的,多看看也挺养眼的嘛。张宴洋在努力的转移着自己的注意力,嗯,坚决不把那故事的内容听进去。

  屋外的朱姓二人:“……”

  那亮着灯的屋子里面好似很是温馨呢,他们也想进去看看,是张家大哥在故事吗?他们也想进去听听。

  可是没被邀请的人只能默默的站在屋外,凭借着他们那较好的听力来听一听。

  “大哥,这几日的事,你觉得你做的可是畅快?”朱高裕心里不爽,自然也见不得旁人爽,朱高贤就成了他第一个攻击的对象。

  朱高贤:“……”

  良久,坐在轮椅上的朱高贤道了句:“阿裕呀,这可能是大哥生平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儿了。”

  “呵呵”现在知道后悔了,早干嘛去了呀?

  “阿裕,大哥就是你的前车之鉴呀,以后切记不要再走大哥的老路了。”朱高贤最后幽幽的对朱高裕来了这么一句。

  朱高裕非常的不屑:“呵呵,我怎么可能会走你的老路?大哥不用为我担心,还是担忧担忧您自个儿吧。”

  他的大哥与他的五弟算是彻底的杠上了,他就坐等着看好戏喽!

  不过……坐等着看好戏换做其他的情形他很喜欢,但是今日这事儿他可不能那么轻易的就便宜他五弟,还有赵家的!

  “走吧!”

  “……去哪儿……”

  朱高贤看着突然走过来的梁丘谨有些茫然。

  梁丘谨不再多,直接走去给朱高贤治病的那间屋子。

  朱高贤见状,忙把被他丢到老远的阿春召唤了过来。

  是了,有了阿春,他三弟给他弄来的那丫鬟就被朱高贤给送走了。

  他可不想再让一个丫鬟成在自己的面前晃悠来惹自己心烦了,也惹得宴洋他们心烦。

  早早的送走为好。

  朱高贤此时的心情其实有些复杂,梁丘谨这人他接触了几对其大概有个了解,其很多时候就是那孩子心性。算是是善恶分明的那种人吧。

  今日的事过后,他已经不再对他的腿抱什么希望了。

  还能抱什么希望?把人大夫都彻底的得罪了,你抱那么大的希望有啥用呢?

  再比起腿,他的心更难受,很多事情做过了,好事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办法弥补。

  这就是他此时的状态,腿不腿的其实完全可以放在一边了,也就这种时候他才明白,他的腿根本就不是他最在乎的东西。

  也是他瞎了眼了,连带着心也瞎了才为了这双腿去做了一些事儿。

  不过现在梁丘谨主动的还要继续为他治病,他也不会傻傻的拒绝。如果拒绝了能够挽回他之前所做的那些事儿,能够挽回他在他所在乎的饶心中的形象,那他肯定会拒绝的,可惜他知道不能,那还是尽力的做对自己有益的事儿吧。

  “梁丘大夫辛苦了。谢谢你还愿意继续为我治病。”朱高贤进到屋子就对梁丘谨到了一个谢。

  “这是我答应了宴洋的事儿,你不用谢我。”答应了宴洋的事儿,他就从来没有反悔过。

  “嗯”

  梁丘谨其实很累了,今儿个折腾了一整,他心力憔悴,但是朱高贤的腿如果今不泡的话,那于他病情是不利的,这泡药澡讲究的就是长期坚持。

  可没得,才泡了一次就不泡了,或者三打鱼两晒网,那对于他的病情是大大的不利的。

  既然要治,那咱们就好好的治下去。答应了宴洋会把朱高贤给治的活蹦乱跳的,那他就一定会做到,绝不食言。

  朱高裕虽然一直都用不怎么友善的眼神看着他家大哥,但是还是跟着他们进去。偶尔提供一下帮助。虽然朱高贤表示他并不需要这帮助。

  张宴丰朋友的房间里面读故事的声音慢慢的放缓,直到完全的消失。

  “睡了?”

  “嗯”

  “大哥,你也回房歇息去吧,离亮也没几个时辰了。”

  “嗯”

  张家大哥俯身把他俩的被子往上拉了拉,然后拿着他的书就离开了。

  家伙虽然睡着了,但那一双手依然紧紧的抱着她的腰,张宴洋也不敢有大的动作,只能缓缓的把身子往下移动。

  大手轻轻的放在张宴丰朋友那脸蛋上。

  脸上五个手指印还非常的明显。可能得需要好几才能痊愈。

  “宴丰呀,阿姐不会让你这受委屈白受的~”

  第二张宴洋起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顶到正中间了。

  在床上撑了一个懒腰,新的一开始了。

  低头看着那个头枕在她的肚子上,腿与她的身体垂直的家伙,张宴洋笑了笑。

  然后把家伙从被子里面掏了出来,把他的那光滑的头摆在他的枕头上。

看过《拒嫁三王爷》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