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二百二十二章 隐瞒

二百二十二章 隐瞒

  舒慧睡眠浅,听到外面大厅有动静,也赶紧下了床。

  这段时间,小琪虽然没有下山,但是也把事先准备好的旗袍图样都给了舒慧。所以舒慧每日的必修课,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把旗袍的风采穿出来。

  也就是因为如此,舒慧接的旗袍订单,已经排到了两年后了。

  见到小琪出现在大厅,舒慧完全没有注意到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高兴地大步走了过来,看似下手重其实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小琪的脑袋:“你还知道下山啊?这都一个多月,春暖花开了,你才下来?!”

  “唉……”小琪叹气,“如果知道是这种情况,我宁愿一直躲在山上。”

  听到小琪如此丧气的话,舒慧才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

  她站直身子,视线一转,望向雷一。

  雷一耸耸肩,瘪瘪嘴,表示不想说。

  舒慧正想开口询问雷六,雷六就已经跃跃欲试地准备再次重复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听闻雷六的解释,舒慧“噗呲”一声笑出了声儿。

  “我说小琪,这是好事啊,你犯什么愁?”舒慧眉眼带笑,心情欢愉。

  小琪努嘴,抬了抬头,有些嫌弃:“你若是喜欢,你拿去好了,我才不喜欢天天出门,就被人堵着。”

  “笨丫头,”舒慧作势又要去拍小琪的脑袋,“你名声出去了,那我们火锅店的名声也出去了,你现在已经十一岁了,也快到了找婆家的时候,若是出了名,你以后就可以嫁得好啊。”

  舒慧的话一出,房间里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

  雷五因为对小琪有了心思,所以周身的气息都变得紊乱,充满杀意。

  而雷一,是因为他察觉到主人雷昊宇对小琪似乎有那么点喜欢,所以也不愿意听到舒慧这番说辞,总觉得是玷污了小琪。

  至于当事人小琪,作为一个现代人,崇尚自由恋爱,自由婚配,听到这种话,脸色自然是不太好的。

  但是舒慧作为一个古人,肯定是理解不了自己的心情的,所以小琪只是默默地看了她一眼,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说话。

  见到小琪实在提不起劲儿,舒慧只得打住这个话题,把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大事,都一五一十地告诉给了小琪。

  “什么?你说诸亮一直没走,还把生日蛋糕的做法给琢磨得差不多了?!”小琪听到舒慧提起,诧异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对于一个古人,打破常规做菜的思路,然后自己琢磨做出甜品,这简直就是个天才!

  “是啊,他一直在等你,”舒慧见小琪总算是缓过来了,便打开了话匣子,“你不是给了他一张纸条吗?那还是我代笔的那个,他看了之后,说有个什么不太明白,一定要当面问你,所以就没有离开,整天来我们火锅店门外等着。”

  舒慧看了看时辰,又肯定道:“最多不到一个时辰,他应该就来了。”

  “那你说他做生日蛋糕……?”小琪反问。

  “他每日在火锅店外面,就琢磨着你那日做的蛋糕,他去询问了很多围观的人,那些人说来说去,都说你只用了白糖和面粉,然后他就自己尝试着,前几次还都烤焦了,这几次他让我品尝的,我觉得,和你做的味道快差不多了。”舒慧如实说道。

  “哟,看样子我不在,他和你倒是拉近了关系。”小琪打趣。

  舒慧是个寡妇,经常用这种事情打趣她的人多去了,而且小琪的性子她也知道,并无坏心,所以听到小琪如此说,她就只是笑了笑,白了小琪一眼,并没有反驳。

  “小琪,陪慧姐进里屋去,我总觉得,这身衣服有些地方做得不太合适。”舒慧突然想到什么,挽着小琪的胳膊,就往屋子里拉。

  进了屋子,小琪才松开舒慧的手,让她转一圈看看,她对做衣服实在不在行,也没有看出舒慧穿着旗袍有什么不好的地方。

  舒慧瞧着小琪一脸认真,轻轻地啐了她一口:“说你聪明,但是你看你现在又笨的很!”

  舒慧娇呢完,便摇着细腰,走到衣柜前。打开衣柜,在里面摸索了半天,才从衣柜里面拿出一个荷包。

  关上衣柜,舒慧大步走到小琪面前,把荷包地给她,认真嘱咐:“这钱,是这一个月火锅店的分红,雷少爷那一份,我已经给陈大哥了,账本也都过了陈大哥的目,你且放心,完全没有猫腻。”

  小琪接过荷包,直接塞进胸口的荷包里:“慧姐,我自然是信得过你。”

  舒慧心里感激,若不是小琪,她根本不可能日进斗金。

  “这荷包里装的是银票,因为数量太大,我怕拿着太重,就全部换成了银票。”舒慧轻轻地摸了摸小琪的脑袋,轻声嘱咐道,“你个小丫头,一个人出门在外,还是要多些心眼,那个雷少爷,虽然出手阔绰,但是我们毕竟只是村妇,人家是皇城雷家的少爷,小琪你慢慢长大了,一定要懂得保护好自己。”

  舒慧情真意切,对小琪的嘱咐,就如同对待亲生女儿那般。小琪听着,心里一暖,险些落泪。

  她知道舒慧是为自己好,她也知道,她和雷昊宇,身份地位千差万别,舒慧也是担心自己被雷昊宇利用了。

  毕竟还没成年的小丫头,是最单纯,最好骗的。

  小琪对着舒慧笑了笑,咽下喉咙里的那股心酸,轻轻地“嗯”了一声。

  想到外面说不定还有人在围堵自己,小琪决定,让雷一去把虎子哥请到火锅店来,她就不用跑一趟了。

  舒慧刚打开大门,就见到诸亮笑眯眯地站在门口。

  想到小琪在里屋,舒慧来不及多想,赶紧转身往里走。

  “诸亮来了。”舒慧见小琪在发呆,轻轻地说道。

  “我去瞧瞧。”小琪回神,起身就往外走。

  诸亮手里提着一个大盒子,装着自己做好的蛋糕,想让舒慧尝尝,怎么知道她一见到自己,就跟见到瘟神一样,转身就走。也不知道为何,诸亮就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明明这段时间,舒慧对他都是眉眼带笑的,怎么今日就这么不待见自己了?

  难道她是觉得我天天来,不务正业的,打扰他们开店了?诸亮低着头,心里琢磨着。

  “诸师傅。”小琪跟着舒慧,走出门,来到诸亮面前。

  听到小琪的声音,诸亮的心情大好,一抬头,又见到舒慧也站在面前,他才知道,刚才自己是想多了,舒慧一定是帮自己去找小琪出来了。

  蓦地,诸亮的心里,万花绽放。

  “小琪,我总算是等到你了。”诸亮松了一口气。

  “诸师傅,你找我是有何事?”小琪开门见山,直接询问。

  诸亮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就想问问你,你说的牛奶是何物?”

  小琪这才想起,那日她给诸亮的建议里,确实提到了牛奶。

  “就是母牛的奶啊。”小琪解释。

  诸亮诧异,反问道:“那奶那么腥臭,加在蒸蛋里,会好吃吗?”

  在现代,买来的牛奶都是可以直接食用的,但是这个时代,就算取到了牛奶,也要加工后才能用。

  听到诸亮的问题,小琪沉思了片刻,缓缓道:“牛奶取来之后,要过滤、杀菌……很多过程之后才能食用的。”

  “那小琪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弄?”诸亮一听,眼睛都放着光。

  说实话,小琪真不知道,哪个现代人会知道牛奶怎么处理?小琪也只知道一些理论知识而已。

  “不知道。”小琪如实说道。

  但是小琪越是否认,诸亮越是觉得,小琪是不愿意告诉自己。每个人都是靠手艺吃饭,诸亮也不怪小琪。

  “小琪,”诸亮把手里的盒子递给她,“你尝尝。”

  小琪已经猜到,这里面装的,一定就是诸亮自己尝试着做的生日蛋糕。

  能和一个天才做学术交流,小琪觉得是她的荣幸。

  将诸亮领进店里,小琪赶紧打开盒子。

  盒子一开,蛋糕的香味扑面而来。

  若就是凭借这香味,小琪就已经可以给这蛋糕打七分了。

  只是卖相上,虽然没有烤焦,但是面包表面有些塌陷了。

  诸亮不会做奶油,尽管尝试了很多次,还是打不出小琪的那种效果,所以他只烤了里面的芯,也就是戚风蛋糕。

  小琪扯下一块,尝了尝。一边尝,一边点点头:“手艺已经不错了,只是奶油没有打泡发。”

  “对对对,就是那个白色的,我打不好。”诸亮一听,赶紧点头附和道。

  “差了牛奶,做出的蛋糕总还是差个味道。”小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若诸亮吃过现代的生日蛋糕,那他一定会知道,她那日胜过他的蛋糕在味道上,只能达到预期理想值的百分之六十。

  听到小琪再次提到了牛奶,诸亮牙齿一咬,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大跨步站到了小琪的面前:“小琪,我认识一户农家,他们家的牛才生了崽,若是你愿意教我,我就去找他匀些牛奶给我。”

  见小琪盯着自己没有说话,诸亮赶紧拍着胸口道:“你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的秘方告诉别人,也不会以此为赚钱的手艺。”

  小琪尴尬地动了动嘴,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牛奶,不是不想教啊!

  “那、那个……”小琪抿了抿嘴唇,想要拒绝。

  “小琪,你就答应吧,我也想试试,你嘴里说的好吃的蛋糕是什么味道的。”舒慧见诸亮都要跪下了,赶紧帮着他求道。

  “其、其实我也没有真正试过……”小琪知道若不解释清楚,怕是会让舒慧和诸亮都误会她是在捂才,“我也只是听其他人提起过牛奶的处理方法,还从未亲自试过。”

  一听小琪如此说,诸亮有些低落,不过想到小琪那出神入化的庖厨手艺,他眼巴巴地盯着小琪,说道:“小琪,我相信你,你肯定可以的,要不我去找点牛奶,我们来试试?”

  看着一个快和自己爹差不多年纪的男人,这幅可怜兮兮,险些就要跪舔自己的模样,小琪着实狠不下心来。

  她沉思了片刻,只得松口道:“那、那我试试,若是不行,你可别怪我……”

  诸亮一听,知道有戏,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已经笑成了一条缝儿。

  再三和小琪道谢之后,诸亮就匆匆地离开了,赶紧去找牛奶去了。

  瞧着诸亮那风风火火的模样,舒慧和小琪,相顾一眼,都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

  虎子平日里做面比较忙,所以一直到晌午后,他才匆匆地来到了火锅店。

  毕竟是男女有别,所以小琪为了避人口舌,带着虎子来到了厨房后院。

  “小琪,这是这段时间的钱。”虎子从口袋里摸出一个荷包,递给小琪。

  小琪见虎子眼神闪烁,不动声色地掂了掂荷包,并不着急揣在怀里。

  虎子已经有接近两个月没有给她分红,按照第一个月卖面赚到的钱,这荷包里的钱,明显就少了一大半。

  “虎子哥,你最近家里,是否遇到了什么难事?”小琪把荷包拿在手里,看似不经意地话着家常。

  虎子本以为给了钱就可以离开,哪里知道小琪会问他。

  他本来就心虚,现在愈发紧张,身子一紧,支支吾吾地开口道:“没、没有……”

  小琪这个人,不看重能力,但是最看重人品,也是最厌恶别人欺骗自己。

  见到虎子如此模样,她更加肯定,虎子一定是瞒着自己,克扣了一些钱。

  “虎子哥,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小琪背过身,不再看虎子。

  虎子听小琪好似转移了话题,赶紧咽了咽口水,仔细捉摸着小琪的问题。

  过了好半晌,虎子才回答道:“小琪,若是没有你,我们家的包子铺,早就开不下去了。”

  “那这么说,我也算的上是你们家恩人了吧?”小琪接过话,声音里透着寒意。

  虎子没有那么多心眼,只要小琪不过问钱的事情,他就能够心平气和地和小琪聊天。

  “当然啦,小琪你就是我虎子一辈子的恩人。”虎子拍着胸口,坚定地说道。

  “虎子哥,你进过学堂,那肯定比我知道得多,就连我都知道,滴水之恩应涌泉相报,为何你要以怨报德呢?”小琪蓦地转身,一双冰冷的眸子,冷冷地落在虎子的脸上。

  听出小琪言语中的质问,虎子脸色惨白,杵在原地:“小、小琪,我、我没有!”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