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中文 > 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 > 二百一十四章 送回家

二百一十四章 送回家

  虎子娘回到家里,对着虎子爹打了一个眼神,想让他避开虎子,进屋再说。

  “娘,芙蓉怎么样了?”虎子赶紧拦住他娘。

  虎子自然是看明白了爹娘的眼神,所以他才拉住娘的手臂,不让他们回屋子。

  “算了算了,就在这说吧。”虎子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对虎子娘说道。

  虎子娘瞧着虎子一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模样,也是颇为无奈,只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闷闷地开口道:“芙蓉她娘的意思,叫我们以后度别去打扰他们一家。”

  “什么?”虎子脸色刷白,不可置信,“那、那芙蓉怎么说?”

  “什么芙蓉,芙蓉!”虎子娘对于虎子的态度有些懊恼,“根本就没有见到!”

  虎子一听,泄了气。

  他们的事情,都闹得人尽皆知了,为何芙蓉不要他负责?

  虎子怎么想,都想不通。

  “那就过段时间,等这件事的风头稍微过了,我们带些礼物,再去拜访吧。”虎子爹沉默了片刻,最终开口说道。

  芙蓉回到家,把自己一直关在屋子里,无论伍氏如何劝,她就是不出门。她对于小琪的恨意,已经达到了让她暴走的边缘了。

  仔细琢磨这件事,芙蓉已经可以肯定,将她打晕的,一定是雷昊宇。从雷昊宇劝小琪应下她的答应的时候,她就应该想到了,雷昊宇一定是留了后手。

  只怪她太天真了些,以为雷昊宇只是个有钱的纨绔子弟,忽略了他自身的本事。

  小琪烤了一天的羊,累得几乎抬不起胳膊,晚上的羊还在准备,就听到舒慧说,第二日中午和晚上又有人预约了,不仅如此,一连十日都预约满了。

  想到这几日都不能回黑风山,小琪有些担忧。

  姥爷的身子骨还没好,姥姥又是个闲不住的,指不准又在家里闹什么幺蛾子。也不知道魏氏和辛老四能不能招架得住。

  夜里小琪总算可以休息会,才有空静下心好好想想以后的日子。

  要让她一辈子当烤羊师傅,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要把手艺教出去,小琪担心,烤羊店才刚刚开张,一来教授徒弟时间来不及,二来若是味道稍有偏差,让第一次来的客人失望而归,对烤羊店以后的生意也有所影响。

  最重要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味美轩的程兴昌现在堂而皇之地兜售她研制的卤味,小琪必须得还击,若是每日每夜地做烤羊,她也腾不出手来。

  “你就打算一直这么做烤羊?”雷昊宇突然坐在小琪的旁边,递给她一杯白水。

  小琪理所当然地接过水,一饮而尽。

  过了许久,她才开口道:“不。”

  雷昊宇嘴角勾了勾,缓缓说道:“想不想试试雷五的手艺?”

  “雷五?”小琪不太明白雷昊宇的意思。

  “雷五,你去烤一只羊。”雷昊宇的目光没有从小琪的脸上移开。

  雷五守在门口,见到小琪微微愣神的可爱模样,丝毫没有注意到雷昊宇言语中的寒意。

  他一得令,只看了小琪一眼,就匆匆地往厨房去。

  “没听说雷五会做饭。”雷五离开后,小琪才开口道出了心里的诧异。

  “他过目不忘。”雷昊宇淡淡说道,似乎不太愿意和小琪讨论雷五的事情。

  舒慧赶制了两天,第二套旗袍也做了出来,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一次一上身就十分合适。今天,她不仅烤羊订单接得手软,连做衣服的单子,都让她目不接暇。放在以前,最旺的时候,也从没有过这么多单子。

  若是要做衣服,又要管烤羊店,舒慧觉得不多招些人,她都有些忙不过来了。

  见到雷昊宇和小琪并排坐在店里休息,她也缓缓地走了过来,坐在了小琪身边。

  “雷少爷,”舒慧坐下之后,便开口道,“看样子,烤羊生意已经上了正轨,我想能不能多招些人?”

  这个烤羊店虽然说是有两个老板,但是实际上所有的钱都是雷昊宇出的,舒慧就只出了一个店面而已。所以,就算舒慧想要做点什么,第一时间她都会去征求雷昊宇的意思。

  雷昊宇沉吟:“烤羊店的事情,你全权处理,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找陈叔就可以。”

  有了雷昊宇的这句话,舒慧就有了底。以前当老板自由惯了,现在事事都要请示别人,她还有些不适应。现在雷昊宇都如此说了,那代表着以后她可以自己拿主意。

  几人坐着休息,倒也十分和谐。

  直到几个伙计,把雷五做的烤羊和羊汤端了上来,小琪的思绪才收了回来。

  烤羊的色泽、和散发出来的想法,和小琪做的相差无异。

  就连羊汤,都如同加了奶一般,奶白奶白的。

  小琪直接用手,撕了一块烤羊肉下来,塞进嘴里,这一尝,她大惊。

  雷五做的味道,和她做的,如出一辙!

  小琪赶紧把嘴里的肉吞了下去,望着恭恭敬敬站在桌边的雷五,陈赞道:“雷五,没有看出来,你的手艺如此厉害!”

  雷五心里如吃了蜜,脸上却平静如常,接过话:“还是小琪小姐的调料好。”

  本是一句普通的话,雷昊宇却怎么听怎么不是滋味。

  他冷冷地阻止小琪还想继续的陈赞,对雷五命令道:“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烤羊店负责烤羊。”

  对雷五说完,雷昊宇又温柔地望着小琪,说道:“有雷五在烤羊店,你就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

  小琪并没有着急开口,默默地低着头,权衡利弊。

  但是对于雷五而言,这无疑是个天大的噩耗。若是一直留在烤羊店做烤羊,那就代表着,他不能时时刻刻陪在小琪身边了。

  早知道如此,刚才他就不应该拼尽全力。

  雷五不明白,为何雷昊宇突然要给他改变任务,明明,他就是留在小琪身边最久的,也是最得小琪心的侍从。

  他手心冒着冷汗,背脊发紧,憧憬着小琪能够主动留自己在身边。

  “也好,黑风山有雷一他们在,我也不担心。”小琪沉默了片刻,缓缓开口道,“雷五,以后可就辛苦你了,我要回黑风山一趟,烤羊店就麻烦你了。”

  雷五猛地抬头,小琪后面说的话他都听不清楚,只看到小琪满脸含笑,嘴唇一张一合。他似乎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地低下头,声音低沉充满苦涩地说道:“诺。”

  雷昊宇本想让小琪在烤羊店休息一晚上再回去,但是心里惦记着家里人,小琪吃过晚饭,便匆匆地回黑风山了。

  到了黑风山,天都已经全黑了,两个房间都灭了灯。

  还没来得及推开房间,小琪就听到姥爷急促地咳嗽声。

  “不是都看过病了吗?怎么还一直咳咳咳。”姥姥代氏低沉的咒骂声随即响起。

  “咳咳……”魏德仁越是心急,咳得越厉害。

  “好了好了,你要不要喝水,我让辛老四给你倒一杯进来。”代氏越发心烦。

  “不、不用了,他们都睡了,我们也早点睡吧。”魏德仁深吸了几口气,总算止住了咳嗽。

  代氏又嘀嘀咕咕说了几句,房间里才彻底安静了。

  辛老四和魏氏的房间早就没有了声音,小琪便在厨房里,把枯草堆在一起,将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辛老四来厨房煮早饭,见到女儿蜷缩在角落里,心疼地赶紧上前,轻轻地推了推小琪的胳膊:“小琪,你快去房间里睡。”

  这几日做烤羊实在太累,小琪被辛老四叫醒,还迷迷糊糊地,就起身往魏氏的房间走。

  一进屋子,衣服也没脱,就直接爬上了床,盖上被子,继续睡过去了。

  小琪再次醒过来,是被屋子外的争执声吵醒的。

  她一听姥爷气急败坏地咳嗽声,就赶紧撩开被子,匆匆地下了床,推开门跑了出来。

  “爹,娘,怎么了?”小琪此时脑子还是一片迷糊,声音也带着鼻音。

  辛老四坐在一边,沉默不语。

  魏氏坐在魏德仁的身边,和代氏面对面。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

  小琪出来的时候,代氏还在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满是沟壑的脸上写满了不满。

  “我要回去了。”代氏见孙女出来,愈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

  对于小琪这个孙女,代氏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

  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代氏知道,这个孙女是个有出息有主见的,还在外面赚钱养父母。但是在代氏的观念里,女儿迟早是要嫁人的,就算她再有用,以后也不是他们魏家的人。所以,对小琪,她并没有太多好脸色。

  “姥姥,你不是在我们这儿玩的好好的吗?怎么又要回去啊?”小琪赶紧反问。

  明明元宵节,他们去看花灯,玩得很开心,怎么现在一回到黑风山,代氏就又要提回去的事情。

  魏氏已经这么多年没有见过父母,就想着现在日子好了,能留他们在黑风山多享几天福,不知道代氏为何就是闹着要回去。怎么劝都没有用。

  “这又不是我的家,住着不舒服。”魏氏嘀嘀咕咕,翻了一个白眼,“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又不是没有儿子,天天在你们这住干啥。”

  一听代氏说这话,魏氏肚子里就憋屈。以前这个时候她都不开口,这一次听到魏德仁上气不接下气地咳嗽,实在是憋不住了,脸一红,急切地开口道:“什么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什么又不是你的家,我们把你们接过来住,也是想让你们能够享享福,现在两个哥哥在重修房子,哪里有时间来照顾你们,你就在我们这儿多住一段时间怎么了?”

  代氏听到魏氏说了这么多话,毫不示弱,愈发蛮横:“来你们这儿就是享福,回我家就是受苦?你两个哥哥有钱,我们日子过得好,你别说得他们养不活我们似的。”

  魏氏一听,急红了眼:“娘!我哪里是那个意思?!你怎么说话这么酸呢!”

  “好了!”魏德仁瞧着代氏还要说,赶紧吼了一声,“你少说两句,丫头还怀着孩子,你个做长辈的,能不能别说那么多气话。”

  听到魏德仁如此说,代氏心里憋屈,又开始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但是却不再和魏氏争吵。

  “丫头,我们俩一直住你们这儿也不合适,”魏德仁轻轻叹了一口气,声音里全是不舍,“要不,你让老四送我们回去吧?”

  “爹,”魏氏哽咽,“你没听郎中说吗?你的病要静养,不能再操劳了,而且你这病就是气出来,累出来的,你就在这多住一段时间吧?我、我怕你回去……”

  后面的话,魏氏实在说不出口了。

  “阿芳,你这个话,是说我在虐待你爹了?说你两个哥哥对你爹不好了?”代氏不满。

  小琪瞧着魏氏已经哽咽到抽泣,心疼不已。

  “姥爷、姥姥,大舅、二舅在修房子,你们回去,还不是给他们俩添乱。”小琪赶紧搂住魏氏的肩膀,一边劝着两位老人。

  比起二奶奶,代氏也就只是嘴巴上毒辣了些,并没有做什么太过十恶不赦的事情,所以小琪对她,还算是宽容。

  孙女都如此说了,魏德仁又不忍心离开了,他本来就不想回去,若不是女儿已经嫁人,他真的想跟着魏氏一家过。

  代氏还想反驳,在一旁默默叹气了许久的辛老四总算是开了口:“爹,娘,阿芳怀孕,你们就在这多玩几天吧。”

  “那就多住一段时间。”魏德仁开口应下了。

  代氏心里虽然不满,但是其他人都如此说了,她也不好再开口说其他。

  小琪本以为可以安静几天,没想到,代氏住不了两天,就要闹一场,喊着要回家。

  她从烤羊店回来不过十天,代氏就已经闹了不下七八次了。

  每次一闹,魏氏都是流泪伤心。小琪真担心,对魏氏肚子里的孩子不好。

  魏德仁自然也明白,所以在正月还没过完,他牙齿一咬,任由魏氏和小琪怎么劝,都不再留下来。

  辛老四无奈,只能送两位老人回忠义县了。

  离开那日,魏氏让辛老四买了许多吃食,还有新的棉被和衣服,让两个老人带着回去。

看过《穿越之厨娘也有春天》的书友还喜欢